走进卓尼、迭部,重温约瑟夫·洛克走过的甘南路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08 16:39:45

1925年春天,站在四川边境的美国植物学者约瑟夫·洛克面临着两条路:一条直接去青海,另一条可去甘南。根据爱丁堡皇家植物园仍保存着的洛克日记,他最终选择了后者,并与当时的卓尼土司杨积庆成了很好的朋友。

第十九代土司杨积庆与洛克合影△

洛克出生在维也纳,10岁时随父亲去了埃及,21岁一冲动移民美国,年纪轻轻便得以在夏威夷的米尔斯学院(Mills College)教授植物学;后来,作为夏威夷国土部门第一位负责植物方面的官员,他被派驻夏威夷大学,1911年到1920年间担任夏大植物标本馆的馆长。

洛克与纳西助手△

之后,洛克请辞教职,开启了他的亚洲探险和植物考察之旅。很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在云南腾冲搜集种子时,遇到了刚从拉萨旅行归来的乔治·博瑞拉将军,他告诉洛克,自己曾远距离观察过阿尼玛卿山,发现主峰高度其实超越了珠穆朗玛峰。这个未加证实的说法大大刺激了洛克的求证心:成为第一位去求证阿尼玛卿山是否是世上最高山峰的白人。

阿尼玛卿山主峰玛卿冈日△

1924年夏,约瑟夫·洛克争取到了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The Arnold Arboretum of Harvard University)负责人萨金特教授的首肯和一万六千美元的考察资金,又一次开始中国之行,打算进入青海果洛女王统治的地盘进而深入阿尼玛卿山。

阿尼玛卿山风光△

当时的中国,兵荒马乱。1924年9月,洛克抵达上海后,只能选择迂回线路前往西北。他取道香港,来到越南海防,从海防进入云南,在云南会合了他的纳西族仆从后,,从云南府出发,经云南昭通进入四川宜宾,过成都,历尽艰险,于次年4月到达卓尼。当时的中国,军阀混战,各地动荡不安,沿途匪患、兵乱,疾病不断,洛克等人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穿藏装的洛克△

“1925年春天,站在四川边境,我面临着两条路:直接去青海,或转道去甘南” 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如今保存着洛克的日记,在日记中他说自己最终选择了后者,并与当时的卓尼土司杨积庆成了好朋友。

杨积庆(右三)和他的家人△

洛克于1925年4月抵达卓尼,受到了杨土司的热情款待,他在后来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撰写的长达46页的《在卓尼喇嘛寺的生活》(Life among the Lamas of Choni)一文中,对杨积庆有着生动的描写,说他血统半汉半藏,中等个子,修长,聪明,衣着时髦,是卓尼唯一穿着考究的人。“他对于外界有惊人的独到见解”,虽足不出甘肃,但“眼界开阔,精明能干,掌握国内外的政治局势”。

柳林镇热闹非凡,是卓尼县政府所在地。洛克住在卓尼的那两年,这里已经相当繁荣。

卓尼县城△

杨土司对许多新生事物敢于尝试,在卓尼架设了首部电话、组装了首台500瓦发电机,还创办了卓尼高等小学,也就是现在的柳林小学;同时在禅定寺创办了“卓尼喇嘛教义国文讲习所”。

卓尼县城△

对这个新派的土司,洛克很有好感,而杨土司对这个外国考察家也非常欢迎,对洛克在卓尼一带的活动尽量提供方便给予配合,当洛克资金告罄,陷入困境,他甚至慷慨解囊借债于洛克解其燃眉之急。由于土司的支持,洛克得以深入细致地考察了土司辖区山川河流及植被情况,并全程参观拍摄了禅定寺一年中各种法事活动。

卓尼禅定寺△

县城西北约半公里处台地上的禅定寺,距今750多年,是洛克当时的借居地,也就是在那里,他把老喇嘛从深山采来、土司亲手栽培的紫斑牡丹种子寄回了哈佛。这种珍贵的牡丹现在甘南已极为少见,却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和瑞士等地相继开花,被西方称作“洛克牡丹”(Rock’s Peony)。

紫斑牡丹△

禅定寺内收藏着许多精美的佛像和数不清的经卷,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以《甘珠尔》和《丹珠尔》为代表的卓尼版大藏经。约瑟夫·洛克写到:“卓尼版《大藏经》,雕刻精确,文字秀丽,历历在目,内容准确无误,独具风格,在藏文大藏经诸版本中可称善本之一……”

1926年,洛克在禅定寺藏经阁△

他为美国国会图书馆(The Library of Congress)购买了卓尼版大藏经,《大藏经》足足装了92个箱子,用马队驮至兰州,然后邮寄到美国。几经周折,拖沓一年多后才于1928年终于安然无恙运抵华盛顿。 洛克走后,1928年底至1929年初的这个冬天,禅定寺遭受兵乱两次焚烧,卓尼版《大藏经》刻板被毁。洛克所购买带走的卓尼版《大藏经》成为最后的绝版,如今作为经典藏品收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亚洲分馆。

1927年,禅定寺门口待运走的卓尼版大藏经△

洛克的书中曾有描述到一种过年时神秘的骷髅舞,只有临潭侯家寺的僧人会跳,据说看的人当场都会有非常强烈的不适反应。洛克想看,便拉杨土司一起去,土司起先拒绝,后经不住他的怂恿去了,没看多久脸色大变,先行离开。

临潭县侯家寺△

其实如今的侯家寺早不似书中那般繁盛,更无人听说过骷髅舞,可见已经失传。但可顺路去看看临潭西道堂的清真西大寺,西道堂是中国伊斯兰三大教派之一的“理学派”,在历史上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值得一提的是,它曾资助过洛克的考察。

临潭县西道堂△

尽管当时各种势力摩擦不断,但洛克凭借国际身份、外交手腕,以及之前的纳西经历,游刃有余地周旋于汉、藏、回之间,并能同时取得不同宗教首领的信任,这实在是一种本事。

卓尼大峪沟△

政教合一的制度令杨土司成为那时甘青地区各土司中势力最强者,辖区包括今甘肃卓尼、迭部全境以及舟曲和临潭部分地区,面积达35000平方公里,辖领16掌尕,48旗,520族,15000余户,近10万人。

卓尼大峪沟△

1926年的4月,洛克从卓尼出发,前往阿尼玛卿山,但由于兵乱,终未能渡过黄河接近这座他心中的圣山,只远远地眺望,进行了一次初步的测绘,得出阿尼玛卿山海拔28000英尺的结论,事后证明这个结论是错误的。逡巡数月,8月,洛克无奈回到卓尼。洛克在终于弄清了阿尼玛卿山并非世界第一高峰的事实后,开始转向植物学方面的考察。

卓尼印象△

以柳林驻地为中心,主要有两条路线:

向东,经过博峪沟抵达大峪沟,沿大峪河溯源而上,到迭山主峰扎伊克嘎,翻越此山即到了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的分水线,由此向南翻越古麻山沿麻牙沟可到下迭部诸峡谷。

1927年冬洛克一行大雪中行进岷山,前往迭部△

向西,先经过麻儿沟、拉力沟、卡车沟,再向西到车巴沟,沿车巴沟逆洮河而上,抵达光盖山主峰久波隆;穿越“石门金锁”,向西沿河谷行进即到扎尕那山,再从扎尕那山沿益哇沟到上迭部诸峡谷。

迭部扎尕那△

这一东一西两条路线连接了洮河(碌曲)流域和白龙江(舟曲)流域,基本上将卓尼和迭部藏区丰富的生态资源和秀丽山川一览无遗,若是在春末和夏秋两季来,沿途更是美得惊天地泣鬼神。

迭部祖西村风光△

洛克一路走来,被这里的自然美景所深深吸引。古洮州八景之一的“迭山横雪”跃然眼前磅礴而又旷美。南北穿越的必经之路喀拉克垭口海拔4200米。扎尕那藏乡雄居迭山山脉之间,平均海拔4000米,拥山石风光,集石林、峭峰、森林、田园及村寨为一体。

迭山山脉△

洛克到达迭部,惊叹这里绝美的原始自然风光,激动之余曾留下这样的感慨:“迭部是如此令人惊叹,如果不把这绝佳的地方拍摄下来,我会感到是一种罪恶。”,“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

迭部扎尕那△

洛克从这里给萨金特教授写信:“迄今为止,迭部是整个西北地区植物资源最好的地方,针叶林资源独一无二,有大量稀有桧属植物的种子。云南虽多高山植物,针叶林却不丰富。在这里常常有7种不同类型的针叶树树丛,从远处就可辨认出来,这种情形前所未见。”

迭部秋景△

迭部林业局的标本室里,精心收藏着无数动植物标本,从虎头山采集的山生柳,从腊子沟采集的光皮冬瓜杨,在海拔3800米到4500米才能捕捉到的中华虎皮蝶,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星叶草,毛茛芍药,翠雀蓝。

迭部虎头山△

洛克来迭部主要收集的是大果圆柏、方枝柏、密枝圆柏以及高山柏,到过扎尕那、达拉、旺藏寺、多儿洋布等地。

迭部洋布村△

1927年3月10日,洛克也终于结束两年多在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坡交界处的考察,决定离开卓尼。杨土司派骁勇善战的迭部藏兵一直护卫着他到了边界,目送他的背影消失。

在这一天的日记里

洛克写道

迭部再也不属于我了

1962年洛克去世,他的墓在夏威夷岛,一片中西交界的土地上△


图文来源:九色甘南

出去旅行,不是去看风景,而是去寻回自己—最本真的自己

起程户外运动文化

最好的风景永远在路上

户外文化传播、项目推广、户外线路定制、团队接待。微信咨询qctour0314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