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柔软的时光里行走丽江[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8-23 16:02:46


寻 · 觅


慢生活


无敌闲话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图文/无敌


白沙古镇


白沙古镇位于丽江古城北约十公里,北临玉龙雪山,南至龙泉,西依芝山。

来到丽江,你不可能错过白沙古镇,因为白沙是丽江的根。

白沙是木氏土司家族的发源地,纳西族的古都。

唐朝时,南诏王封玉龙雪山为“北岳”, 当时的丽江王也就是后来的木氏的祖先就开始在这里修建了白沙街和北岳庙。

宋元时期白沙一直是丽江的政治、经济、商贸和文化的中心,一直到明代初1383年木氏家族迁到大研镇。

木氏家族在白沙积累了大量城镇规划的经验,后来在规划大研古城时不仅有丰富的经验,更有了广阔的心胸。木氏将玉龙雪山的泉水引致大研,依山而行,曲曲折折穿街绕城而过,将流水的妙处在大研发挥到淋漓尽致。

四方街是丽江古城最繁华也是最著名的景点,但它的原型却是白沙古镇的四方街。

现在四方街依然还是白沙古镇的中心,作为商贸交易的中心,取名四方,意为“四通八达,权证四方之意”。



现在四方街已经不再是千年前的商贸中心,但仍还是本地老奶奶卖菜的地方,原生态的小菜和着传统纳西服饰的老奶奶是四方街上的一道风景线。

四方街正南侧,立有一座两层的牌楼,匾书“世界文化遗产纳西古王国之都--白沙”。


牌楼正南是祥和安静的纳西人家。

行走在古镇的石板路上,你会感觉到,时光似乎此刻已经静止。

1000多年来,任时光荏苒,纳西人在这里春耕秋收冬藏,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古镇的一切一直依然。



连街上的狗儿也活是那么的闲懒自在,不是睡觉,就是悠然的溜达着。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围着雪山绕。

整个古镇如纳西老人一般朴素安详。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


邂逅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古镇上走走停停,看看拍拍,只有饥肠会提醒你时间的存在,该吃饭了。

打开大众点评,白沙排名第一的餐馆叫“沙.餐厅”,打开导航随之寻去。

白沙古镇的古街两旁,有很多的商铺和门面,而沙餐厅就在四方街北左手边200米处。



它是典型的纳西民居,店内还有一个若大的后院,半荒半用。

而家家店铺门前都有一小片开阔地。

在沙.餐厅隔壁是一个小诊所,门前一个身着传统纳西服装的老太太一手柱着拐杖,一手拿着扫帚晃晃悠悠的扫着地,她就这样一下让我的双眼再也离不开了。



我欣喜的略带小跑的跑到老人面前,我跟老人打招呼,老人慢慢的抬起头,停下手中的扫帚,静静的看着我,仔细的听我跟她说话。

老太太虽然是土生土长的纳西人,但汉语很流利,跟我交流非常通畅,只不过我们年轻人对老人要有足够的耐心。

老人说她今年已经94了,而他老伴今年95了。



这时从诊所里面走出一个老人,站在诊所门前走廊上,微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本能的向老人招手并大声的问候他:“老人家,你好!”

但突然、突然,我应该是愣住了,还是惊醒了,原来、原来是他!



他的故事被30多种语言、150多家媒体争相报道;

他的故事先被传到国外,国人才开始知道;

他的故事曾吸引了、荷兰皇后前来拜访;

他的故事在国外报道的次数甚至超过中国;

CCTV是追寻着BBC的脚步才找到他;

当许多外国游客不远千里慕名而来拜访这位老人时

在丽江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他。


和士秀



2017年3月8日晚十点CCTV-10播出的《本草中国》之《有情》讲述的就是他的故事。

我也是从荧屏上认识的这位老人。

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丽江三杰之一的“神医” 和士秀老先生!

哈哈,哈哈,这是我来丽江最大的惊喜,最美的邂逅!

我此时竟然正拉着他老伴的手,亲密的说着话。



再看和士秀老人已经从走廊的台阶上走了下来,我赶紧迎上去,老人双眼熠熠生辉,两颊绯红,这样的气色,非亲见是难以相信的。时光仿佛在他身上驻足了。

我大声的说;“和老先生,您好,我们不看病,只是旅行路过,没想到能遇到您,我们非常高兴,跟您聊聊天,合个影……”

他一边示意我不用那么大声,他能听清,一边引领着我到诊所里面看看。



合过影,我跟老人进诊所,上台阶时,老人还示意我要小心。

诊所是用和家的老祖宅改造的,典型的纳西建筑,古朴而简单。

和现代的诊所相比确实显得年代久远。

但一进来,我就被满屋子的锦旗和来访者留下的物件所吸引,老人还将世界各国关于他的报导的内容装裱起来,悬挂在诊所内外每一个空处,密密麻麻,提供给来寻访或采访的人,省却了他与家人的很多口舌。



对于这些物件,老先生如视珍宝,谈起这满屋子的“宝贝”时,他却如数家珍,关于它们的故事都能娓娓道来。

仿佛那些就是昨日的事情。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和士秀1923年出生在白沙,是地地道道的纳西族人。



和士秀年轻时就聪明过人,当年他以丽江地区状元的优秀成绩考上了上海海军机械学院,攻读理科。

后因身体原因又转入了南京外语专科学校,并于1949年毕业,同年他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



后来他辗转回到云南,四年后的一场大病(肺结核,对于当时来说是难以治愈的疾病)迫使他放弃在省城的工作,回乡休养。

回乡不久,他被打为“反革命”,投进监狱,可笑的是,定性为“反革命”的证据仅仅因为他去过南京。

在这人生最艰难的时候,陪他渡过的是他的纯朴的妻子闵朝星,而且她用的是所有的青春岁月,是一生!



闵朝星家距白沙仅一公里之遥,在他们还是七、八岁的小孩子时,他们各自的父母就为他们定好了终身大事,是典型的娃娃亲,虽然对于娃娃亲大家都是非议的,但时至今日,和士秀仍认为这是中国优秀的传统,也许是因为他知道,因为这个女人和这份幸福美满婚姻才有了他如今如玉龙雪山一样的盛誉,名扬四海,否则,这一切压根就不会存在。

1943年,不到二十岁他们就结婚了。

1947年,好学的和士秀忍痛丢下老婆,让她在家里耕种田地,赡养公婆,抚育已有的两个小孩,自己前往当时的民国经济中心上海和首都南京求学。

纳西族大部分的生计都是女人做的,男人琴棋书画,养鹰狩猎,读书上进,女人养家活口,这在纳西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因为这里是母系社会,女孩子就是劳动的主力。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段含辛茹苦分离的日子,竟会是他们后来遭受灾难的祸因。



1953年因病返乡的和士秀不久就被打成“反革命”,进了一年的监狱。

罪证仅仅因为他在南京读过书,上过学。

纯朴的闵朝星经常去监狱探望病魔缠身的丈夫,使他能够坚强的活了下来。

夫妻俩从此开始了患难于共的漫长生涯。

和士秀出狱回家后,疾病缠身的他,几乎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全靠她一人毫无怨言地低头做事,养家和照顾自己。

这位口弦吹弹的极好的纳西女人收起了口弦,只能为一家人的活命整日操劳。

那时闵朝星为给家里换回几角钱,常常爬上陡峭的玉龙雪山上砍柴,然后背着柴火走上十公里到大研镇去卖。

如果我不是新手握着老妈妈的那一双粗壮结实大手,根本无法相信这位瘦瘦的女人竟能杠得动生活如此的重担。

这应该是纳西族妇女因为爱而滋生出来的超人的力量吧。

今天和士秀念老人念及于此,仍老泪盈眶。


 四


闵朝星生了五个孩子,只活下来一儿一女。

1947年以前就生下的大儿子也在1960年死于病饿。

和士秀老人怆然说:“我那时疾病缠身,又天天与死神打交道,才促使我开始走上了学医和行医之路,那是给逼出来的呀!”

就是在这样,和士秀开始钻研医书,悉心搜集纳西族民间中草药方,然后跟着老婆爬到玉龙雪山上,从那采回了各种草药,先自己偿试,逐渐为乡亲治病,他久病成医,渐渐的他成为了白沙小有名气的草药郎中。

文革期间,和士秀依然遭到过批斗。

文革结束后他被平反了,并被聘到丽江地区中学、丽江财校教英语,一家人的生活好了起来。

1985年4月,经批准,和士秀的“玉龙雪山本草诊所”终于开业。



 五


1986年3月英国著名作家普鲁斯查德文撰写的《洛克的世界》刊登在美国纽约的《时代》杂志上,文中报道了和士秀的“雪山本草诊所”。

因为美国白血病患者布莱尔连续十多年服用“和士秀的诊所”中药白血病得到痊愈,使得和士秀声名远扬。

这条新闻造成的轰动效应使得国内外媒体对和士秀的报道接连不断。

据悉,和士秀先后收到将近150多家媒体的采访邀请,近四十种语言报道于全球,这其中包括:CCTV、美国NBC、时代周刊、英国BBC等国际性的知名媒体。



他甚至得到荷兰皇后、英国皇室、加拿大、美国、瑞士等全球政要以及知名人士的慕名拜访,当然也有各国名人、影视明星。日本《樱桃小丸子》 的作者——樱桃子也曾多次拜访。

老先生的事迹先后被英国国际名人传记中心(IBC)、美国名人研究院(ABI)选入并收录进《国际名人辞典》《国际500名人》等。



“因为自己也生过重病,深知病人的痛苦,所以我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减少痛苦和压力。无德不成医,是我从医的初衷。”和士秀说。



不抽烟不喝酒,生活作息规律的老先生身子骨还算硬朗,每天清晨,他都会拿出那一方写有“丽江玉龙雪山本草诊所”的木牌匾挂在门旁,“吱吱呀呀”的开门声打破了白沙古镇的宁静,老人一天的行医生活又开始了。

每天早上6点起床,8点左右开始看病,晚上5点左右关门。

望闻问切、抓药、配药几乎都是老先生亲力亲为,面对国外来访者,95岁的和士秀一口流利的英语总会吸引来更多的目光,让人觉得眼前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注定是一个传奇。



 自从和士秀开办了自己的诊所,擅长交际的和士秀就在前厅问诊,而闵朝星则安静的在后院切草、磨药,很少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当和士秀成为名人,常常接受外媒采访时,也鲜有人知道,他的背后有一位70年来默默支持他的妻子。

她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淡定神闲的,静静的活在他的旁边70多年。

有时候会会心的一笑,偷偷的一笑。



听着故事的时间飞一样的快,本来辘辘的饥肠一点也不饿了,同伴叫了几遍:菜凉了!

老人说:孩子,吃饭去吧,生活要有规律才能健康!

好吧,听您的!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沙.餐厅



沙.餐厅也是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餐厅吴老板是我们江苏的老乡。

他是南通人,四年前辞职后出来旅行,到了白沙,再也不想再回到繁华的都市,于是携妻在和士秀老人的隔壁开了这间餐厅。也许是受到老人的感染,他用我们苏式的技艺,改良了纳西传统美食,于是,一间网红餐厅就诞生了,而他与妻子也幸福安逸的在白沙扎下了根。



从前慢


走出餐厅的门,闵朝星老人正在跟两个邻居在门前聊天,淡然而安详。

现在老人们已经不再参加社会活动了,除了诊病,制药,接待客人,闲暇之时,老夫妻俩就是这样在门前与邻居、老友们晒晒太阳、聊聊天。



每当有游客或就医者离开,和士秀老人都会送到门口。

“平和心态是最佳药方”,这是老人家给来就医的人送上最多的嘱咐。

我到诊所内想与和士秀先生告别,但他正在午休,我就没有打扰他。

我来到闵朝星老人面前,登下握住她的手,跟她道别。

她有手的双手与我握在一起,喃喃的说:孩子,好好的!

回首望

秋日的暖阳酒在老人身上,一片金黄!



在这个浮华的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用一辈子的坚守来诠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承诺更令人动容的。

这是个连爱情和婚姻都进入速食的时代,走进这对老人70多年漫长而奇异的婚姻世界,不得不叫人肃然起敬。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想到这句诗,突然间鼻子酸涩难忍,泪水盈满眼眶。

是啊,我也觉得一生的时间太短,其实想来真的只够爱一个人的。

现在,所谓的最美好的时代,让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的爱,甚至都不敢爱了!

也许许多年后,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爱过谁?

也许生活如沙.餐厅的美食一样-简单、清爽,才不会有太多油腻与繁杂。


我也想:

一生只爱一个人

……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无敌作品


无敌在世界的角落

寻找自以为美的事物与一起大家分享





微信号 : yhj0898

新浪微博:@摄影师-仁者无敌

热线:18800661608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