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夫散文:太阳在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05 02:43:12


太阳在上

作者:烈夫


站在地球上瞭望天空,距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就是高原。上了高原,就和太阳、云朵、雪山融合在一起了!你就会有一种在天上舞动,在云中行走的感觉!


点击图片查看高清大图


澄澈的天、朗碧的云。距太阳越近的地方人烟往往稀少,就会显得干净!川藏线上一路驱车,越往上走越有这样的感觉!


第一夜住在康定县。西部歌王王洛宾创作的《康定情歌》早已耳熟能详了,但康定只是一个概念,只知道这里是孕育了‘’康定情歌‘’的一方水土,所以也格外神往!放眼极目,果然还有跑马山,缠绵悱恻的溜溜云上阳光温暖,蓝天碧透!



座落在跑马山下的情歌广场,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游人穿流不息!康巴美女或汉子们身怀绝技,倾情献艺!格桑花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想每一个上高原的人,心里都藏着各自的‘’康定情歌‘’,时间久了,有些会被淡忘,有些或许散发出更恒久的芬芳!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我是个把记者当作无冕之王的新闻人。在乌鲁木齐见过《康定情歌》的作者王洛宾。那时候,他已经是高龄了,和三毛的故事传得沸沸扬扬!但他说他还要活五百年!言语间透着对音乐的自信!


斯人已逝!他创作的那些脍炙人口的情歌,只要是在有人群的地方,一定会长长久久地传唱下去!地域河山都被他的情歌融他了,又何止五百年呢!当时,我总有一个感觉,王洛宾是新疆的,但后来走的地方多了才知道,我错了,王洛宾是世界的!难怪三毛要来追他,他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稀世之宝。艺术就是这样,靠心灵的力量把至深至真的情感聚合在一起了!精神不朽、爱情不朽也许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我们总是活在当下,走着走着,某种关乎心灵窖藏的情境就会和你当下生活不期而遇!从中裂变出新的生命蕴涵!人这一辈子,经历了多少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都是有益的!反过来想,又有多少人,真正活出了生命呢!是不是有某种超越生命的东西真真切切的存在?


生命短暂,一个珍惜自己生命的人,总会时不时向自己提出这种拷问!如果一个民族,追问生命含义的人多了,那么这个民族总会有一些人走在灵魂的高处!



一个人独自行走高原!走着走着,你在看别人的风景,别人也在看你!也就有了一些属于遐想层面的故事,有了走向陌生的勇气,有了人生长河中的人生格局,人生格调方面的思考!在川藏高原,你总是不断地看到孤独的行者!有的匍匐,有的骑车!有壮汉、也有显得柔弱的少女!他们说要花掉几年的积蓄,用一年的时间,走一趟高原,目的地一一拉萨!我常常反躬自问,我能一个人背着行襄独自行走高原吗?我想:这颗种籽一定是埋下了的!


人为什么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就是因为一切都在流动、一切都在变化,每一个当下都是鲜活的、精彩的!这可能就是生活的魅力所在吧!高原的暖阳,我是你的过客,我在享受的此刻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还会来的!



关于这片土地的传说,无论是历史还是文化,有着太多的神秘和魅惑!那些深怀一颗虔心,转山转水的藏民,那些来自高原的天籁之音,跑马山上溜溜情歌。仓央嘉措的那些诗和格桑花下不朽爱情!随便一景,随性一情,都会在这高原上流淌!


人为什么要旅行,就是因为心灵渴望风景的触动:白云朵朵向前飞,载着我的灵魂,载着我的梦!在这圣洁的雪域高原上,我只看到了孤独的雄鹰!



你说红尘有爱,但也有太多的无奈!为什么太多的人把爱固化在只如初见,也许就是人性、人心太善变!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天气总是寒冷,我多想潜入你的身边,把呼吸融入你甜美的睡梦,我把手伸向朵朵白云,扯成温柔的丝被,轻轻地盖在你的身上!



在我们这个蓝色的星球,还有一片最后的净土:稻城亚丁!被誉为香格里拉之魂。


光绪三十三年,因在这里试种稻谷,定名为稻城县。而亚丁更是这个县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亚丁的三座神山集中了青藏高原的雪峰之美、冰川之美、草地之美、海子之美、森林之美、人文之美。温暖的阳光,照在冰凉的雪山上,金属般刺目的光与云团相拥在一起,在这伟岸的天和地之间幻化出稀世的人间仙境!不经意间,被这闪着泪光的洁净冰峰所感动,让你泪流满面!

人类来到这个星球有上万年了吧!高原上的地质沉积岩,远古的时候就是从汹涌澎湃海底隆起,亿万年间,它们就安安静静睡卧在哪里,一幅超常的稳态。这片净土在香格里拉的极地高原上,是不是因为人至罕见,所以才成为圣域高原上的一片净土!人啊人!也不知道把多少地方污染了!由此我也想到久居在这里的藏人,为什么如此虔诚,如此相信来世!说来话长了,人是需要有信仰的,因为信仰,让我们生活得有敬畏之心,生活得不那么肮脏、可耻!


川藏公路也是一条传经之路,五天时间行进了两千公里,一路的佛寺庙堂,特别是那些不计其数的玛尼石堆,那些朝山转湖的信徒们,路过时总要丢下一颗石子,为善良祈祷,为平安诵经!



暖阳之下的‘’风马旗‘’格外耀眼,这些彩带是不是为匆匆的旅人们观赏布置的呢?后来我才确切地知道,是高原藏民为佛事活动自发准备的!每一座山都是令人敬畏的神山,每一根布条都寄寓着佛徒们的心灵祈愿!其实在这片土地上,无论纵到天,横到边,总有太多的难以言释的心灵震撼!你会觉得太阳下面的高原上有一种比生命还要高贵的东西,一种永恒之美!



高原随处可见的风马旗,一道炫彩靓丽的风景。风马,藏语称为“隆达”,隆为风,达为马。“风马”的确切意思是:“风是传播、运送印在经幡上的经文远行的工具和手段,是传播运送经文的一种无形的马,马即是风。”风马旗上的五种颜色从上到下的顺序,严格固定且不能随意创新。蓝色表示蓝天,象征勇敢机智;白色表示白云,象征纯洁善良;红色表示火焰,象征兴旺刚猛;绿色表示江河,象征温柔平和;黄色表示大地,象征仁慈博爱。


人与自然总是在试图重构一种关系,否则我们就不会认同:人生就是一场没有终极目标的漫旅!人在自然面前实在是太妙小了!记得我在谈画的一篇文章里说过:人活不过一棵树!但无论怎样,我们都会在心里为自己确定山水的高度,让灵魂追逐它!景仰它!由此你活在一个什么层面上,你就能确切地认识自己!


稻城亚丁,有多少相遇,就会有多少离别!有位叫多吉的亚丁风景区的康巴汉子告诉我,每天都有善男信女络绎不绝来亚丁祈福、来亚丁圆梦!稻城亚丁就是这样,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都是无尽的。只要你有一颗虔心,亚丁这片蓝色星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就会和你不期而遇!在天外,也在梦里!和心爱的人一起!去那里看蔚蓝的天空,看白色的雪山,看金黄的草地,看一场春天的童话,看清晨的第一抹阳光!启迪心智从别的一条路上重新出发!



多少看一点西域史的人都知道,美国有一个人类学家摩尔根说:塔里木河流域是世界文化的摇篮,找到了这把钥匙,世界文化的大门就打开了!其实文化寻根就是始终贯穿于文化绵延的这个过程,两极延伸使我们的文化越来越博大厚重!英国的考古学家斯坦因说:如果生命有第二次,我愿生活在西域的龟兹地区,世界上的多种文化在那里交汇!后来我想,为什么假设第二次呢!在第一次的时候你也可以在龟兹终老一生呀!结果他把很多文物盗走了!生命没留下,留下了传说!我这次在川藏高原,又有两个外国人的往事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是美国人洛克,上世纪初叶,他在这片高天厚土上踏磡寻觅,就象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他把他的发现回国后发表在了美国的地理杂志上!何曾想到也是一个英国人希尔顿看了洛克的文章,文学的才情疯狂暴发。



那时候英国的资本主义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是不是有点象今天的空气雾霾、食品有毒。于是他把他的理想承载在了中国的这片高原上!并且给这片神秘的地土地起了一个很好的名字:香格里拉!写成的小说叫《消失的地平线》,后来这部小说以及影视衍生品几乎轰动了世界!今天我们的稻城亚丁,就是香格里拉的核心区。在这片蓝色星球的最后一片净土上,你可以感受到信仰的力量和人类的一切美好品格!由此我也想到了藏族作家阿来,他写的长篇小说《尘埃落定》带我们穿过的历史长河,他就是在阿贝这方水土上长成的。仓央嘉措为什么经久不衰,他的爱的诗意以及此次在高原上的亲历感受会慢慢地混合在一起,沉入人的潜意识,等待岁月去慢慢发酵!



我在高原行走时,挚友候永清写來一段话:‘’与自然对话,必须是自我的自然状态。精神的绝对自然和灵魂的绝对虔诚,从而将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在生命的途程中,往往无意还是有意的分享一些自然能量,只有在精神与灵魂驱向同一目标时,这种获取才有最大的公约数。天道酬勤,拼搏进取的人生,神灵也会眷顾。‘’



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我为什么上高原,又为什么潜深海!前两天在央视一套看了王石和董卿的一段对话。王石说他前些年登珠峰,距最高顶还有四十米的时候,氧气没了!接下来他说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他用了几个小时登上了珠穆朗玛峰的最高峰!下来以后,他身体出现了幻觉,实际上就是死亡的回光返照!那些年里,他把世界上的几座高峰都登上去了,六十岁那年他又去哈佛念书了,今天我又看到一条新闻,他重出江湖和湖南的颠覆性制造业狂人张跃合作做事了!有时也在想,人这辈子除死以外还有大事吗?感觉是有的,生命之上,一定有事!在距珠峰四十米时断氧,王石其实就是和死亡面对面,他若没有舍命一搏的意志,他就不再会去登那几个小时!成功的人,也许都有卓立独行的生命态度!他们的秉性或意志,都在生命之上!



在四川丹巴县的卡帕玛群峰深处,座落着一个村庄一一甲居藏寨!大渡河像一条飘带,从她的臂弯流过,在近年来的最美乡村角逐中多次位列前矛!说起这个村寨的历史,可能要追朔到唐朝了!


经历了上千年的岁月磨洗,不仅土司制度消亡了,当年的翻身农奴把歌唱,天天家里来贵客。每天都有世界各地的游人在这里转山转水!与藏寨人家同吃同住,喝着青稞酒,唱着情歌,醉倒在雪山下!如果能把贾雨村请来,也许能说出一部新时代的《红楼梦》,在这儿,最不缺的就是形形色色的爱情故事!恩格思说:人类的不断奋斗就渴望把人最需要的东西还给人自己!他还说:爱情是文学环绕的轴心!爱情这种东西拿到当下来环绕就不一定是文学艺术了,搞不好就环绕成金钱了!



在这样一个古风尤存的小村子里把心灵掰开,在高原的阳光映照下,涤除凡尘,还灵魂一抹纯净!冥想沉醉,一洗红尘,也算一种灵魂的救赎吧!谁又去过天堂呢!我想天堂不过如此!



烈夫简介


籍贯湖南益阳。现定居北京,北京画院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王培东先生工作室画家,第一上海书画创作院执行院长,北京富迪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五色书画网总经理。中国传媒大学研究生毕业。


在三湘大地和天山南北的旷野,沙漠,河川,以人性的视角关注品味着历史和时代的斗转星移。在新闻,文学,书画,影视方面跨界游走,认为整个社会科学领域的知识是相通的,只不过承载形式不同而己。譬如书画,最终的高度依旧是作者所抵达的人生境界。


著有长篇小说《风浪》《红痣》撰写画论《人生学养与画品气格》《中国大写意永远在路上》发表在国家重点期刊。山水,花鸟作品在北京,山西,新疆,黄山多地展出。


策划《魅力龟兹.精彩库车》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期待下期


五色书画网——只经营当代艺术家真迹


咨询电话:185-2171-8592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