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国宝《天施大炉》于洛克·外滩源正式回归云博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14 13:01:04

国宝《天施大炉》回归

云南省博物馆迎清代宝藏

 

创造于清代的国之重器“天施大炉”在外辗转数十载后再度回归,这是近期在上海上演的又一文化盛事。 


2018年5月4日于上海洛克·外滩源宝吉祥艺术中心举行捐赠仪式,失而复得的国之珍宝浮出水面。


天施大炉 正面


“天施大炉”由台湾文物收藏家、宝吉祥集团暨宝吉祥艺术中心总裁颜铮浩先生珍藏20多年,现决定无条件移转给云南省博物馆,让文物重回历史出处,与大家共同分享中国文化与历史的浩瀚渊博。

移转仪式上,宝吉祥集团暨宝吉祥艺术中心总裁颜铮浩、云南省博物馆馆长马文斗亲自前来接受捐赠,上海博物馆前副馆长陈克伦、台湾前文化部长洪孟启、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冯明珠共同出席见证。 


宝吉祥集团暨宝吉祥艺术中心总裁颜铮浩签定证书


云南省博物馆馆长马文斗签定证书


上海博物馆前副馆长陈克伦签定证书


台湾前文化部长洪孟启签定证书


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冯明珠女士签定证书


集体合影


每一件国宝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天施大炉》作为一件意义非常的国宝,历经数十载终于回家,这件国宝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移交仪式现场


“天施大炉”经台北故宫前院长冯明珠女士(现任宝吉祥冯明珠文史研究院院长) 所领导团队细细考证,此大炉铸于清康熙年间,高119公分,腹围约230公分,重达200公斤,三足兽纹鲜活,已经超过318年历史,具有深厚的历史背景和时代意义。“天施大炉”原为云南昆明武安王庙关帝圣君庙前香炉,当时一群清军将领因感恩关圣君庇护他们平定吴三桂之乱,特合资铸此炉鼎永奉殿前。 

 

天施大炉 前足


天施大炉 右足


日本侵华期间,昆明市惨遭日军轰炸,武成路上关帝庙全毁,此炉深埋于废墟中。90年代,武成路拓宽道路,此炉被挖出,终于重见天日,而收藏家-宝吉祥集团暨宝吉祥文化中心总裁颜铮浩于1996年在昆明市收到此炉。岁月辗转,《天施大炉》铭文依然清晰可读,大鼎左耳铭文清楚记载:“大清康熙39年岁次……”,右耳则是15名捐赠信众,铭文历史皆具考证查实,实属难得,其历史意义更显弥足珍贵。

 

天施大炉 左耳


天施大炉 左耳铭文


代表受赠的云南省博物馆馆长特别表示:“此次通过收藏家颜铮浩的慷慨捐赠,在战乱中流离颠沛数十年的历史宝藏,终于可以回到昆明,在云南省博物馆永久珍藏,为历代中华儿女见证历史。”

 

天施大炉 右耳铭文


移转仪式结束后,《天施大炉》将正式回归出处,成为云南省博物馆又一镇馆之宝。

 

天施大炉 侧面


天施大炉

出土处:昆明市武成路

尺寸:

高度(从足至鼎耳):约119公分

鼎腹直径:约61公分

鼎腹深度:约64公分

鼎腹围:约230公分


研究指出:

寺庙香炉的外型系延续商周古鼎的样式而来。上古时期铜鼎用来烹煮或装盛肉类,汉代以后多转变成烧香的香炉。大型香炉多半放于室外,为了遮蔽风雨,上方经常加设有六支亭柱的鼎亭。    

本件“天施大炉”有牛腿式三足外伸,冲天腹耳上举,是明晚期以后才出现且清代常见的炉型。顶沿留有六孔,可知原亦设有鼎亭,但已与炉分离。

台北故宫器物处蔡玫芬处长提供意见,参考许雅惠〈说鼎:一个跨越时空的文化符码〉《历史学柑仔店》,部落格期刊,2017/02


结论:

1、“天施大炉”确铸于康熙39年,主要是由驻守在云南府(即昆明)绿营武官集资铸造,安奉于昆明内城“武安王庙”关圣帝君殿前。

2、有关炉上铭文除少数字有误,或长期埋于土中已不易辨识外,确实可信。

3、此炉铸造迄今已318年,保存状况良好,实属不易,且炉上铭记,班班可考,记录了康熙皇帝平三藩后绿营军兵留驻云南的事迹、武庙活动,以及清初的关帝信仰,极具地方文史资料。今日昆明市武成路关帝庙已不存在,此炉便更具历史意义。


备注:

1、云南盛产铜矿。康熙21年平吴三桂后,首任云贵总督蔡毓棠开启了清代滇铜开采,初为民营,44年改官买。“天施大炉”所载信官,大体上是跟着原湖广总督蔡毓棠入滇剿吴三桂的,其后也随着蔡毓棠调云贵总督而留驻昆明。

2、关公信仰盛于北宋末年,徽宗时期累次加关羽封号,崇宁元年(1102)封“忠惠公”;崇宁三年(1104)封“崇宁至道真君”;大观二年(1102)陆续封“武安王”、“昭烈武安王”;宣和五年(1123),封“义勇武安王”。明太祖崇文,曾废武庙,回复关公“前将军寿亭侯”封号。明神宗万历年间,恢复武庙,加封为关帝。清康熙年间,每年春秋两祭,由官员主祭。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