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为什么背叛洛克王国?!

DS星球 2018-07-12 09:14:58

摄影 by  Collin Armstrong

图片来源  《一个》




开学已经第二天了,小伙伴们厌学的情况都还好吗? 我先来汇报一下我这两天的情况吧。


昨天,早起,外带早饭去教室,乖乖吃午饭,吃晚饭,晚锻炼,睡觉。

今天,起不动,跑着外带早饭去教室,吃了很久的午饭,睡午觉,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吃饭,洗澡,准备早睡。


我现在处于每天保持积极锻炼的状态,新陈代谢正常,精神状态饱满,斗志不上课时很昂扬,准备早睡早起,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乖的好宝宝了!


北京的天气还有点小冷,不刮风的时候还勉勉强强算是个春天。但跟我们南方嫩嫩绿绿的烟花三月差的还是不止一星半点。仍然记得每年清明去踏青时,漫山遍野的山茶花,开得红的红,艳的艳,争着抢着要来绊你的脚,请求你多来看一眼,来欣赏它娇美的芳华和容颜。


这里的天黑跟天亮似的。我们沿着成府路一直走啊走,走过了五道口,走过了北大门口,再一路折回去,聊有意思没意思的天。我们高高兴兴地说了很多废话,因为一开始不说话的时候空气像是尬住了一般透露着一股子绝望与寂寞。


空气里有霾,鼻子里有鼻涕,被风给吹的。

昨天问了室友新学期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她们如出一辙的万念俱灰。 那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但是我知道,夏天正叮叮当当地踏着鼓点要来追上我们啦,虽然也不知道具体会是在哪一天。



二月时我还在江南,买了好多的春装就开始肆意地在伪春风里浪啊浪,开飞船都不需要桨。 但等我回到了这里问起北京土著,“北京的春天什么时候到啊?” 她告诉我,“兴许在五月。” 


哦~  所以意思是我在江南二月份买的春装,都要囤到五月份才能穿了呗~? 那也行吧。 我就静静地走在春风里等待五月。


这才不是春风呢。我们的春风是带着些许微凉拂过你的脸颊和发梢的。 我们看着星星点点的绿爬上枝头,在敲打你窗。看着叶子抽了一轮又一轮的新,焕然一绿,亮你的眼。


我们看着草色由稀稀疏疏的类似地中海秃到覆盖到你的脚踝,从操场陈旧浸水处蹦出来,跟你说着,“我在这儿!”我们急急忙忙地脱了冬装,就肆无忌惮地在那草地上跑啊跑,想趁着春风沉醉装疯卖傻地打上两个滚,抱走被踢飞到一边的球。嗐,别说,我还真干过。


可是今晚,我们没有在春风沉醉的夜里,也没有把过往都酿成美酒,再一饮而尽。


我们只是,在既没有月色又没有星光的夜里,沿着拥挤的街道,穿过如潮的路人,在脏脏的空气和城市里,一直走啊走啊走。直到回到了我们的目的地。


我们从阿杜唱到《我的滑板鞋》,从小哥哥聊到小姐姐,探讨我们都不是很懂的理想和文学,还有不需要争辩的意义和人生。我们去吃了快餐,她却强烈地违背了快餐创立的初衷,吃了超过整整半个小时。最气人的还不是吃饭慢,而是被落下的我一个人宛如是故意要去踢馆。


“点了猫山王的热饮和汉堡王的汉堡坐在麦当劳二楼,同行的朋友还在楼下点单迟迟不上来。工作人员用很是怪异的目光看着我,我现在如坐针毡,一脸尴尬。该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直到天色发黑,我们沿着明晃晃的街灯原路返回。 傍晚六点多的北京,拥挤的地铁口依然排着长队,我有点想等天再热一些,给那些排队的人送点人文关怀。 她说要不送水,我说那多费钱,而且还沉。 我说要不送自制小卡片,她说那多麻烦,别人还不一定看。 “你等地铁的样子,好像一条狗哦。” “骨科医院了解一下。” 啊,这样我们要么会被人打,要么会被当成发小广告被扔到一边去吧。 但是没关系,天都黑了,梦是可以做一做的,你别管它美不美。


两万多步的夜晚,想起了不知道谁说的一句话,“一个人走会走的很快,如果两个人走会走的很远。” 我们笑着笑着,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蹦蹦哒哒了一路,开开心心地撒泼打野。


我哄骗她摆自由女神像的pose,然后拍完赶紧跑开了大叫着“你这个傻子”。 她偷拍我飞檐走壁走花坛边边,然后大步流星地平稳落地。啊快点回去吧,我晚上还要洗澡。 啊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毛概要学。



这是属于两个drama girls的夜晚,夜空没有光辉我们就试着自己发亮,我们就像是两个快乐的鼓点,动次打次地躁动在北京的街。接下来就是等等等,等每一天的放学,沿着不同方向把街市都走一遍。等等等,等春天等夏天,我们还多的是招数要去疯癫。等等等,等时间的分针被拨到了几年以后,也许我们还是勾肩搭背的好友,还是互相想砍对方的狗头。等等等,未来就马不停蹄地来了,遇见世事难料的明天。


但是今夜,至少我们都还是快乐的。此刻,在春日想起《秋日》,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