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未必茁壮,而是学会生长

小白精读 2018-07-10 09:43:02

青史留名的一场革命,发生在了大不列颠岛。这场不血流的革命奠定了国王统而不治的宪政基础,国家权利逐渐由君主转移到议会,君主立宪制政体即起源于这次光荣革命。


一、光荣革命的真正含义


光荣革命其实是一个绵延了140多年的宗教战争的结局。结局总是平淡的。 


英国在这个时候终于达成了一个共识:新教、天主教、国教这三派不能再内斗了,要和睦相处。但这就又有了新问题,国王要是不听话怎么办?


于是人们又达成了一个新的共识,出台了一套法案,就是让新继位的玛丽和威廉必须接受的《宽容法案》,就是不管你们的信仰是什么,绝对不能在国内上演宗教迫害,要允许宗教自由。


其实光荣革命的伟大之处就在这,第一次把“宽容”这个词写进了政治框架的文本里面,让大家不会被某一种意识形态绑架而丧失自由。


但光荣革命的伟大之处绝不是一句宽容这么简单,而是宽容这个词在英国这个保守苦难的土地孕育出了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格局,正是这个格局改变了英国的历史,让这个国家从此成为一个不可战胜的世界霸主。


光荣革命之前,英国三个派别已经缠斗了140年,大家想的都是把另外两派杀掉,让我来。光荣革命确立的宽容原则却彻彻底底地改变了英国的历史轨道,让这个国家形成了一个开放式的三角格局。


什么样的三角格局呢?天主教代表传统和道统,新教代表了因信称义,国教代表理性。听起来很抽象,我下面详细解释。


这种三派的格局在当时欧洲是一种奇葩,其他国家根本没出现过这种局面。其他国家要么是天主教做主,要么是新教做主。要么是玛丽时代的那种到处杀异端的状态,要么就是亨利八世时代那种逼着所有人信仰他的局面。从来也没出现过这样的三足鼎立。


当时的法国和西班牙就是天主教一支独大。法国相对来说还比较宽容。当时法国的新教徒叫胡格诺教派,国王会给这种小众的人单独分一小块地方。


《三个火枪手》里面也有关于这些人的描写,比如让三个火枪手立下奇功的拉罗舍尔围城战,当时在拉罗舍尔那地方都是新教徒。西班牙就比较残酷了,国王成立了一个宗教裁判所,不管是信新教还是别的教派,只要不是天主教的都是异端,一律烧死。



天主教独大有一个非常大的恶果,就是这个国家往往不允许任何新鲜事物出现,只允许传统的东西存在。在这样的环境下,所有能推动社会的哪怕小规模的改革,都很难进行下去。


前段时间特别有影响力的一本书《旧制度与大革命》的作者托克维尔就在书里面反复提到一个观点:当时法国的知识分子提出的都是社会整体的变革方案,要么推翻重来,要么就彻底保持现状,没有一个中间化的道路。这样的国家最后的结局往往是爆发那种很血腥的革命,大家彼此杀光才算完。


但当时的英国却不一样。英国的大教派和小教派遍地,每个都能形成小社团。因为新教没有权威,所以大家都是散着的。这些小社团各做各的,可以去做一些环保,可以去做一些公益,也可以去主张女权,去争取少数民族的解放,大家之间互不干扰。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些小规模的改革往往就很容易推动起来了。


反过来,如果这些小教派如果有一派彻底当权了,就会形成了一个新教国家,这样行不行呢?这样更可怕。前面提到的“三十年战争”就是这样,当时德国的小公国和天主教公国之间打成一团。


最后大家谁也打不过谁了,只能达成协议,“教随国定”,就是一个公国的国王可以制定自己国家的教,让老百姓对自己效忠,有点像当年亨利八世那一套:国王可以成为这个教的领袖,从此之后跟天主教也没关系了。


在这样的国家里,国民只承认国王,不承认天主教,这就很可怕。国王既是神又能实际统治这个国家,这像不像二战之前的日本?这样的国家最终都会走向军国主义。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由德国发动的,他有着强烈的普鲁士精神。普鲁士这个国家就是因为确立了新教独大之后,把整个国家变成了一个大军营。他们有国王这样一个神,他想维持自己神一样的地位,怎么办?带着大家去打仗!


这样普通的老百姓不就都追随他了?历代普鲁士国王都从全国征集身材高大整齐的壮丁参军,而且国王还特别享受这种状态。


换个角度,如果一个国家很小,大家又都共同拥护一个宗教,除了军国主义还可能形成什么局面?是不是也很有可能慢慢变成了不容异端的邪教?所有不认同我的一律消灭掉。


有一个著名的物理学家布鲁诺,是坚定相信哥白尼“日心说”的一个科学家。他虽然是科学家,但他不是无神论,所以他跟教皇关系都还不错,两者相安无事,甚至总给教皇讲课。


但是等他到了那些小教派国家可就没人对他这么客气了。当时在日内瓦有个加尔文派,加尔文派的代表加尔文就给布鲁诺写了封信,邀请他过去讲课。结果布鲁诺一到日内瓦就被扣下,活活烧死了。


很多人一直有误解,觉得布鲁诺是被教皇,被天主教迫害死的,其实不是,教皇对科学家和艺术家很宽容。事实上他是被这些小教派给迫害死的。后来马克思对这件事有个评价:说在宗教迫害上新教是一点不比天主教差,甚至要严重十倍百倍。


所以说,在当时的欧洲大陆,主要就是这两种国家,要么维护传统到死,杜绝任何改革;要么就彻底成为一个迫害异端甚至极端军国主义的国家。只有英国在当时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不管哪种思想,哪一派都不能一家独大。



法国大知识分子伏尔泰就特别崇拜当时的英国,他亲自跑到英国去考察,发现英国是这么一个奇葩的存在。后来他写到:


只有一种宗教的地方必然是专制统治(这个主要说的是当时的西班牙);如果有两种宗教存在,那就会有内战发生(这说的他的祖国法国。当时法国国内的天主教和反天主教的双方已经斗得不可开交了。)如果同时有30种教派存在,这个国家将和平共处,甚至走向繁荣。


这就是伏尔泰发现的英国的一个大秘密,就是这个秘密让英国从一个小岛国变成了当时世界上的一流强国。

 

 二、工业革命和科学精神的诞生地:国教

 

光荣革命的威力还不止于此,我们继续往后看,这真是上天送给英国人的礼物。英国这三派势力慢慢地成长,也产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比如国教这一派。作为当年亨利八世的拥护者,这批人的核心力量主要是贵族和教士,因为他们就在国王身边,根本没办法公开反对国教。这些人其实宣誓效忠国王其实也多少有点口是心非。所以国教里面很多人都是很有权力但墙头草随风倒的投机主义者。


当时亨利八世为了筹钱打仗,不是变卖了天主教的教产吗?那些教产也是卖给了这些大贵族。就在这个过程中,就产生了英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圈地运动。这些贵族发现圈地之后地价会上涨,于是到处去圈地赶走农民,很意外地促使英国形成了一个大农业的局面,率先完成了农业革命。


农业革命之后,耕作需要大量的人力、马力加入进来,甚至需要大机器参与,这就慢慢地推动英国产生了工业革命。这是一个意外产生的历史链条,一旦这个链条打开就再也收不回来了,这就是为什么工业革命在英国率先诞生,并一直引领世界的原因。


你更想不到的是,这些墙头草随风倒的投机主义者还成了创造现代社会的必要条件。


“血腥玛丽”上台要搞天主教,这些人就马上归顺天主教,克伦威尔上台了要搞清教,他们就跟着信清教。因为他们都是有恒产有恒心的人,他们看重的是实际利益,捍卫自己的家族和社会地位,宗教这个问题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那么重要。


因为长期活在巨大的不确定政治环境中,一些贵族出身的思想家、科学家为了避险需要,慢慢地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哲学,这套哲学对英国的未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叫做“怀疑论”。


怀疑论哲学是英国国教系统里面衍生出来的非常重要的哲学系统。所谓怀疑论哲学,就是对万事存疑。请不要问我信仰什么宗教,也不要问我是哪一派的,这点我自己也不确定,正在研究,等我研究清楚了再说。


这套价值观和今天的科学价值观是不是很像?比如说转基因问题,双方斗的热火朝天,但是你仔细看看现在站在台上演的这两派,所谓挺转派和反转派,基本都不是正儿八经的科学家。大部分的科学家都不出来说话。为什么呢?


因为科学家都在专注自己的研究领域,他们其实只关注其中一面,所以很难像那些媒体人那样随意发表意见且不用负责任。


这其实是科学价值观的一个重要特点,我只说我了解的,很可能我的研究结果也是错的,但我只信奉这个研究过程本身。


怀疑论真正在英国社会形成一种风气是在光荣革命前后的那段时期。其中最著名的代表人物叫约翰·洛克。他经历过英国的内战,也参与了光荣革命,所以在当时的英国地位还挺高的。


洛克的思想,成为了公认的英国现代启蒙思想的开山祖师。


一方面,他提出了“宽容”。前面提到的光荣革命代表了宽容,宽容能在英国社会形成共识,很大程度上都得归功于洛克。洛克有一本书专门就论述宽容问题,让“宽容”这两个字在英国深入人心。


另一方面,洛克又是经验论的理论总结者。


哲学一般分经验论和唯理论,英国思想界流行的是典型的经验论。经验论就是强调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摸着石头过河。而唯理论是则强调我的思想体系能够解释所有我看见的现象,以及还没看见的现象。法国的笛卡尔和荷兰的斯宾诺莎都属于这个谱系。


在英国,经验论成为伟大的实验科学的哲学指导思想,牛顿就是在洛克去世之后,引领着英国皇家科学院形成了英国的一派科学传统。他们的指导思想就是洛克这套经验论,强调调查、实验、观察,甚至推翻自己的结论。


可是大家不觉得这一套哲学思想的历史很奇葩吗?其实不就是因为国教这帮人被迫害得怕了吗?在洛克之前,英国的大部分的大学还有皇家科学院还在为宗教工作,都在研究一个针尖上能站多少只天使。


这些问题虽然看起来很奇葩,但也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研究这个问题才不会惹到亨利八世国王,也不会惹到天主教势力,不至于被拉出去烧死。


在严苛的大环境下,这么一派谨小慎微的人,开始做起了具体的研究,当时的科学精神也是从国教这一支成长出来的。

 

工业革命的小蜜蜂和帝国传统的防波堤

 

再来看新教系统,也就是克伦威尔这一派人,它主要的特点是散碎。


英国当时的小教派到底有多少没人知道,可能得有100多个教派,每一派也就几百人、几千人。当时英国的议会很保守,基本都是贵族,下议院的见到上议院的还要行礼鞠躬。他们也形成不了什么势力,不可能上升到国家层面。


那这些小教派都在干什么呢?


他们喜欢聚在一起做点小事情,做点小公益、小慈善之类的具体事情。当时英国有一个影响力很大的小教派叫做贵格会。后来很多伟大的思想家,比如富兰克林,都是贵格派的。


贵格会的人平时聚在一起开家庭教会是一方面,他们还喜欢一起聊天,聊八卦,于是他们就催生了咖啡馆文化。因为他们平时喜欢在咖啡馆里商量一些事情,聊聊报纸、聊聊新闻。



就是在这种氛围下,英国形成了一种社团精神。这些社团精神大家现在已经司空见惯了,和今天做自媒体的差不多。一些小社群、小圈子,围绕着具体的小问题,比如怎样美妆,买点什么衣服,大家是不是一起去博物馆,或者是听音乐会等等。


但是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下,肯定不会出现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了,因为大家都有各自的兴趣爱好,忙于经营自己的小日子。这就意外的造就了英国的一种特别和谐宽松的社会环境。


新教小教派最重要的贡献是聚集了一小波非常奇葩的人,也就是最近特别火的所谓“匠人”。其实这些人主要时间都是埋头在家里研究蒸汽机改良,或者说发明纺织机器,改造罗盘、指南针,因为这些东西可以卖一笔钱。他们不会去想出一个什么体系来改变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或者改变整个社会。


在这种情况下,英国诞生了一大批哈格里夫斯和瓦特这样的手工艺人,就是这拨人引领了工业革命的诞生。现在大家会把工业革命说的特别高大上,但其实第一次工业革命最开始就是一些小工匠的革命,就是新教这波人慢慢的在家里一点一点鼓捣出来的。


最后一拨人就是信奉传统的天主教徒了,他们代表了保守势力。他们从始至终在英国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他们维护传统、捍卫家庭、捍卫伦理、捍卫国家,有点像卫道士。也正是他们的存在,使英国避免了产生一些大规模的、激进的改革。


比如著名的爱德蒙·伯克,他是从爱尔兰来的天主教徒,他一直在英国强调权威、仪式感,强调传统、家庭,还有英国的自由传统。就是因为有了他们,英国这整个盘子才不会散,不会像神圣罗马帝国那样四分五裂。


英国的保守势力到今天都还是很强大的。当年爱德华八世想要娶寡妇,就有一些保守势力的人说不行,这不符合大英帝国国王的继承传统,娶她和当国王二者不可兼容。于是他们竟然真的就逼着爱德华八世最后没能当上国王。


还有戴安娜王妃去世的时候,因为伊丽莎白二世和她关系不是很好,她去世的时候伊丽莎白二世没去看她。戴安娜的一些狂热的粉丝竟然开始呼吁要搞公投,废除君主制。


甚至有民调显示,至少有1/4的英国人会投票赞成废除君主制。但终究还是有这么一派保守势力要求坚持大英帝国尊重权威、尊重上帝的传统,君主制是不能废除的,无论如何不能搞这个公投。


最后这个公投还真没搞下去。不过这还是吓了伊丽莎白二世一大跳,如果真的废除了君主制,她可就变成一个普通的英国公民了!


保守派的主要作用就像一个防波堤一样,给整个大英帝国铸造了一个堤坝,任局势怎样波涛汹涌,也不会绝堤。


这就是平衡着英国的三派势力:天主教、新教和国教。这三派人各司其职,拼出来一个现代化的伟大英国。后来有一位哲学家曼德维尔曾经写过一本书,叫《蜜蜂的寓言》。在书中,他把英国比喻成一个蜂巢,工蜂、雄蜂、蜂后各有多长,大家共同努力把英国建设成了一个现代化国家。   


当时的英国甚至有一个外号叫“快乐的英格兰”,因为当时欧洲大陆大部分国家都很动荡。各个国家大大小小的宗教势力都在宗教迫害,彼此之间打成一团。只有英国形成了一派祥和的局面。



这就是为什么英国成为现代文明的发源地。当时英国的国家信用非常之好,法国国王为了要打仗卖国债,但是根本没有人买,老百姓都觉得这国王快要被推翻了。


而在英国,因为国民都非常相信这个国家的信用,相信这个国家会越来越好,所以英国每次打仗的时候,整个国民都会愿意去买国债,他们不希望英国战败,失去脚下的这一片乐土。


回过头来,我们可以重新理解一下大英帝国为什么曾经不可战胜了。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它在光荣革命的时候确立了一个宽容的传统,并且很意外地形成了这样一个三角的格局。

 

从大英帝国的崛起回归到我们个人的成长心法,我们或许可以得到这样一个结论:保持开放,像种几盆花一样,让自己人生的生态交替成长,最终绽放成一株大树。


多给自己培养几个好习惯,好技能,让这些技能慢慢生长。既不要贪图一劳永逸,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也不要贪多求多,每天刷新知,报班上课。


把能力当成宠物,慢慢培养,让自己的可能性慢慢盛开,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的世界早已经万物生长。


(以上就是第一章《开源的逻辑:逆袭的根本》的全部内容,周四会继续更新第二章《认知升维的逻辑:摆脱贫困的思维》,敬请期待


「FUN 送」:后台回复「逆袭心法」四个字,就可以收到我个人逆袭成长的一段经历分享哦~

「开源的逻辑:逆袭的根本」往期阅读:

突破思维障碍与边界——强者的选择

扑朔迷离的动荡年代

扑朔迷离的动荡年代(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