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

热血未寒 2018-08-09 11:51:08

     “紧急呼叫!紧急呼叫!这里是沙星C185勘探队!我们需要援助,请任何收到该通讯的人员或船只给予答复!”通讯器里传来这样的声音,通讯员征询地看了一下艇长。

    “最好不要节外生枝,我们驻扎在这里是绝对机密,甚至使用了众神舰队都没有大规模配备的念波干扰系统,如果为了一支小勘探队暴露了的话,恐怕所有人都要上军事法庭了。”驾驶员建议道。

    “唉——”年过半百的艇长叹了口气,“军事法庭?这场内战打完,要是认真起来恐怕半数以上的沙星军人都要上军事法庭的!我可不能对着平民见死不救!那样不用上军事法庭,军队内部条例就可以要了我们的命!追踪信号来源接通联络吧。反正我们现在取消了以前用的番号标志,谁也认不出我们来。”

    “C185勘探队请注意,这里是沙星宇宙舰队某部巡逻艇,我们收到了你们的求救信号,正在赶往你处,大约20分钟后到达,请保持镇定!向我叙述详细情况!”

    “天呐!真的有人在这里!”通讯器的另一头传来一阵喜出望外的惊呼,“居然在离荒漠星系这么远的地方碰到巡逻艇,简直是疯了!”

    “好了,不要疯了!”另一个声音打断了前一个人的声音,“您好,我是C185勘探队的队长王凯利,由于内战消息,我们中断了天狼星系的勘探任务返回母星,但是,我们从天狼星带回来的标本出了问题,现在一名船员被困,飞船失去动力,而且,我们随行的一名天择者好像还发现了一些更严重的事情……”

    自元年1月26日的第15空间站的大规模巷战之后,沼泽星域的对峙双方不约而同地停止了仿佛是单纯为了消耗战力的拉锯战,整整一周时间没有爆发一起冲突。但是平静的深处显然蕴藏着更大的危险,15号空间站却仿佛并没有逃脱战争之神的诅咒,即使被前期的战斗打得报废了2/3的功能,双方侦察部队依然频繁地出没于该区域,空间站防卫指挥官莱恩克尔曾忧心忡忡地对副官说过,“15号空间站最大的特点就是处于一个空旷星域,附近没有大型基地或者天体,而且,空间站本身已经损毁过半……简单地说,就是没什么战略意义了,而这本应该是普通战争的鸡肋之地在这场交战双方都不愿意有太大损失的奇怪战争反而成了一个绝佳的会战场所了,双方可以肆无忌惮地在一无所有的空间来用胜者为王的方式来消除分歧,验证弱肉强食的宇宙真理了……”谁赢了谁就是正确的——不管后世的哲人们如何的高瞻远瞩,对于当时正在历史的洪流挣扎的人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选择前进的方向,所谓历史的转折点永远是属于过去时的单词——还带有一点自作聪明的味道,你又何尝知道,历史不转过这个弯说不定又是另一片海阔天空的景象呢?

    “应该是需要决战了吧,再继续这样下去不论对沙星还是对我们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众神号的舰桥里,年轻的议长用征询的目光看着倚为长城的众神舰队指挥官史恩上将。

    “……”一阵无语的沉默之后,寡言的将军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你在政略上有这个需要,而我在战略上又无法解决问题的话,那么一场战术决战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而且,那个人给过我们参战的承诺,如果远征舰队再像他所预言的那样绝对不会参战的话……我们的胜利就是毋庸质疑的了,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尽快摧毁对方的斗志,瓦解军心,促使他们投降,为沙星多保留一些精英战士……”

    “恩,您的这个指导思想是正确的,我认同您的判断。除此之外,军事方面的事情我完全不懂,您做主就可以了……无论结果如何,我会和您一同承受的!”周青点头道。

    “……”史恩看着周青的眼神突然露出一丝温柔的颜色,“你放心好了,请返回沙星吧,战场不适合你这样的人,你在这里,我会有顾虑的!好好保护自己,历史是属于你的!”

    “那么,拜托您了,我在沙星等待将军凯旋的消息……”深深地鞠了一躬,周青退出了房间。

    “先生,史恩上将……”奇洛克紧追几步来到周青的身侧,有些支吾地问道,“他……独掌军权……这个……?”

    “呵呵。”周青灿然一笑,“他永远不会背叛我,即使你会背叛我的一天,他也不会!所以,请放心好了!”

    “啊?”奇洛克万万没有想到从周青口听到这样的答复,在尔虞我诈的权利纷争旋涡之中,重权在握的大将为何能得到上位者如此的信任?这个沉默寡言的史恩一年前才和周青接触,为什么自己忠心耿耿十年都比不上?难道说,周青是因为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才只好毫无保留地去信任他……

    “决战的时刻来临了,阁下该返回自己的岗位了!”推开地下密室的门,史恩淡淡地说道。

    “呵呵,周青那小子终于下决心了!”神秘的男子轻轻地摇晃着手的水晶酒杯,笑吟吟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击脱离战!只要你把多泽执政官的位置找出来,我可以在20分钟内结束战斗!”

    “……跟您这样的军事天才合作,的确省了很多口舌!”史恩微微地点了点头,“直接击毙多泽是代价最小的瓦解亢龙舰队斗志的方法……”

    “代价?呵呵,我就知道你们始终解不开这个心结,没关系,我就如你们所愿吧,用最小的代价瓦解亢龙舰队吧……”神秘男子边走边笑道,忽然回过头来,“你就不想知道你和罗雨禾同为三大舰队指挥官,究竟谁比较强一些吗?为什么不真刀真枪地对一仗呢?”

    “……”史恩没有说话,坐到了神秘男子坐过的沙发上,把酒杯的残酒慢慢地倒在了地板上,“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和方博威谁比较强一些……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

    “奥?”黑暗,神秘男子的眼神一亮,转身向门外走去,“有意思,我很期待阁下的表现……”

    “2月6日,第15空间站宙域,决战!沙星众神宇宙舰队指挥官史恩敬上。”一行简单的通讯闪烁在多泽的桌面上,罗雨禾中将立在一旁,笔直的身姿如同风中的旗帜……

    “大家以为如何?”多泽轻声问道。

    “该来的总要来,拖着也不是个事情,”李星叹息道,“大家的筹码都拿到桌上来了,总要开牌的……”

    “第15空间站宙域没有复杂星区,也没有大型基地,开阔空旷,正适合堂堂正正地正面会战。不过,由于空间辽阔,兵力相当,所以,最多只能打成击溃战,不可能打成歼灭战!此外,如果再推迟两周时间,由于物资原因,我军将无法发挥100%战力!”罗雨禾说道。

    “恩,也就是说我们不得不战了……”多泽点头道。

    “阁下,或许我们可以用别的方法呢?”一边的马特问道,“如果我们能以疑兵拖住众神舰队,然后分兵突袭沙星,将议会那帮首脑一网打尽……”

    “不可能!”罗雨禾打断道,“沙星有天月基地和地月基地、南极护罩、北极护罩和行星防卫系统……不摧毁这些东西,就连远程轰炸沙星都不可能,惶论登陆了!而要想摧毁沙星文明80年建立起来的沙星防御圈,就是集合三大宇宙舰队之力,也至少需要24小时……整整24小时啊!对于跨空间战来说简直太漫长了!众神舰队可以跳跃到荒漠星系的每一个角落!”

    “恩……”多泽站了起来,“好了,不要阴谋诡计,军人的事情应该堂堂正正地在战场上解决,罗雨禾中将,请以沙星执政官、沙星宇宙舰队总司令的名义向史恩发布通信,我接受他的挑战!”

    “这个……”李星犹豫地站了起来……

    “阁下,您似乎还是不要亲临战场的好!”马特抢先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沼泽星可没有联合防御系统啊……”罗雨禾微微地瞥了马特一眼……

    “什么意思?”马特没有明白其中的关键,转头问道。

    “恩……执政官阁下似乎还是跟舰队在一起比较安全,如果众神舰队用了你的那个调虎离山之计,沼泽星的防御力绝对顶不住哪怕2000艘战舰的突击……”李星毕竟也是总长级的人物,立刻理解出了罗雨禾的言外之意……“但是,执政官阁下即使参战,也似乎不应当乘坐亢龙号为好……”

    “为什么?”多泽皱眉道,“难道怕他们突击旗舰不成?”

    “不是,阁下乘坐亢龙号的话,在下指挥起来多有不便,除非阁下决定亲自指挥这场会战!”罗雨禾答道。

    “奥……”多泽心一滞,干涉方博威指挥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只得摇头叹息道,“当然是由你指挥了,那好吧,我服从你的安排……”

    “谢谢阁下!那么就请乘坐运输母舰‘金刚号‘。”罗雨禾鞠躬道,转过脸来,正看见李星投来感激的目光……


      众神舰队,主力舰2500艘,战列舰3000艘,强袭舰2000艘,快速巡洋舰2000艘,装甲护卫舰2000艘,驱逐舰2000艘,特种舰500艘,运载母舰500艘以及其他各型舰只,舰艇总数14500艘,外加15000架空天战斗机……其舰种配置相当均衡,几乎各种舰只都配备了相当数量,正和舰队指挥官史恩上将的风格相合,史恩上将与其他诸位沙星名将相比,实力非常均衡,可以说均衡到毫无特色可言的地步,攻防之间虽不能尽善尽美却总能达到八分之上水准,让对手进不能全胜退又恐全败……惶惶不安……

    亢龙舰队,主力舰2000艘,战列舰1000艘,强袭舰6000艘,快速巡洋舰2000艘,装甲护卫舰2000艘,驱逐舰1000艘,特种舰200艘,运载母舰700艘以及其他各型舰只,舰艇总数达到15000艘,外加140000架空天战斗机……亢龙舰队最大的特点是超过舰队1/3的强袭舰配置了,其舰队指挥官罗雨禾中将被同僚笑称为教科书将军,原因就是此人的战法几乎完全是经典的教科书战役,无论是火力集中、舰队运作、阵形调配还是后勤保护,罗雨禾中将可以作到100%的符合教科书要求——或许有人要嘲笑这种死搬教条的将军简直一无是处,但是,恰恰是嘲笑他的人他在如同背课的舰队指挥下纷纷落马。一位在演习中连败三阵的将军曾经这样评价与罗雨禾的对战——“你看到他的开局就能猜到他的结尾,就像一出肥皂剧一样简单明了,随便翻开一本教科书都写得明明白白的。但是一旦开战,你却如同了魔咒一般被他生生地拉向了他设计好了的那个结尾——你死得也会和教科书上写的一模一样!”

    “如果是没有天赋的人,最好学罗雨禾将军,教科书上的东西虽然教条,但毕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经典,你若真的能作到100%的符合教科书,就算不能传世,也至少是当世少有对手的名将了!”——这是方博威一次看完三大舰队联合演习之后的评价,传到罗雨禾耳中,顿时被引为知己,罗雨禾自此三次想拜为方博威的弟子都被婉言谢绝了;远征舰队组建,罗雨禾还想放弃亢龙舰队指挥官之位降级作远征舰队先锋,却被部下孙家强抢先夺走;至方博威身死,罗雨禾痛哭流涕,将不能为“不败名将”一战引为终身遗憾……

    沙元84年2月6日凌晨2时,两大舰队共近30000艘汇集15空间站宙域,没有任何的花俏,两位指挥官都摆出了四平八稳的会战方阵,以各自的巨舰为核心,主力舰群居坐镇,火力凶猛的战列舰群组成正面基础火网,快速巡洋舰群在稍拖后的两翼位置上,很明显,以他们的速度,一旦发动,很快能够达到与战列舰群同样的基准线,装甲护卫舰群则掩护天顶天底和最外翼防止本阵遭到突袭,特种舰群和航母都位于后阵,强袭舰也作为预备军落于阵后……当然,由于双方强袭舰数目相差近3倍,直接后果是亢龙舰队留有的预备队远超过众神舰队,而其方阵的正面也显著小于对手……

    “将军,罗雨禾的正面太窄,战列舰数目更是我军1/3,火力也相去甚远,我军全线压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由方阵转半月阵,可以一口气吃掉他们!”众神舰队参谋长冯平急切地建议道。

    “恩……”史恩点了点头,未置可否,半晌,下令道,“缓慢推进,注意射程控制!战斗初期的目标是利用我军宽大的正面火力压制对方侧翼的快速巡洋舰群!”

    “将军……!”冯平一听之下,颇是不平,明里点头,好象很是赞同的样子,下出的命令完全背道而驰……

    “恩……”史恩依然是波澜不惊地点了点头,抬手示意冯平不必再说了……

    “……中将阁下,敌军接近远点射程,没有加速,阵型维持不变!”亢龙号舰桥,通讯官报告道。

    “啧!”罗雨禾皱了皱眉,“史恩啊……难缠的角色……我的战列舰数目不够,无法形成对等的正面火力……不打成对冲战,变成阵地对轰,我的亏就吃大了……把快速巡洋舰群撤下来做预备队!强袭舰群顶上!”

    “敌军侧翼在后撤!”冯平忍不住大叫起来,“战前变阵!兵家大忌!将军!乘此机会切断对方侧翼!”

    “恩……”

    “上将!”冯平等了半分钟发现“恩”字后面根本没有下文,“请给我一支1000艘的快速舰群,不截断对方侧翼,在下愿受任何处置!”

    “……”史恩转过脸来盯着冯平看了一会儿,“冯平少将,双方舰队还没有交火,你身为参谋长却已经到了赌咒立军令状的地步了,未免有些亢奋了吧?”

    “……”冯平一愣,回想一下发现自己果然有些过头,毕竟,能身居三大舰队参谋长之位的人,即使是临时顶缺的,也非无能之辈,稍稍冷静一下,恢复了理智。

    眼看冯平面露惭色,史恩微微地点了点头,“罗雨禾火力不够,最怕阵地对轰,如果打成运动战反而遂了他的心愿,他千方百计地卖破绽就是诱我出击,以目前的距离和他的控兵能力,等我们一发动,他的反冲锋也出来了……到时候,战列舰的火力优势会被他的强袭舰的速度拖成累赘……”难得一次说了这么多,史恩顿了一下,把头转回了演示屏,“罗雨禾啊……”

    仅仅2分钟时间,亢龙舰队在缓慢地推进过程干净利落地完成了变阵,3000艘强袭舰代替两翼的快速巡洋舰群冲到了第一线,强袭舰虽然火力方面比战列舰有所不如,但是,毕竟比快速巡洋舰要好很多……

    “还有60秒进入远点射程!炮火准备!重力干扰弹准备!”几乎在同时,双方观测员发出了接火警报,“59、58、57、56……”

    20、19、18、17……接火之前30秒,罗雨禾就没机会变阵了,只能跟我正面拼火力……在史恩这样的人眼中,计时器的时间自然比别人快很多,毕竟,为将者的觉悟……

    拼吧!本来也不指望史恩这样的人会中计,阵地战也不完全靠火力定胜负……与此同时,千百艘钢铁巨怪之外,罗雨禾远眺的目光仿佛看到了另一端的对手沉默的笑脸……

    “紧急警报!大规模空间波动出现!”就在即将接火的最后30秒,双方的空间检测仪几乎在同时发出了危险信息!

    “什么!什么人!这时候接近战场?”罗雨禾第一时间把目光投向由沙星念能部总长李星亲自领衔的念能遥感部。

    “沙星远征舰队正式警告交战双方,立刻停止敌对行为,退到3倍远点距离之外接受调停,不服从将遭到毁灭性打击!”李星还没张口,通讯器里先跳出了一张年轻憨厚的脸,却是大理石一般坚毅的表情,让收到信息者无法抗拒地从心底产生一股寒意……

    “……江雨……?”两大舰队指挥官几乎在同时对屏幕上的面孔发出了疑问……

    下一个瞬间,无数的光点从远征舰队刚刚显形的阵列蜂拥而出……显然,这样的攻击应该是空间跳跃前就设计好了的!借着战舰刚刚脱离超光速空间的初速度,光点们一闪又消失了……

    “什么东西?”短暂的瞬间,交战双方都无法辨别光点的实质是什么,在两大指挥官惊疑的眼神,光点瞬间出现在了自己后阵的航母舰群……

    “飞弹!?”来不及防御,笨拙脆弱的航母庞大的躯体一瞬间仿佛落满了钢铁的暴雨……

    没有爆炸!是演习空弹头!老成如史恩,镇定如罗雨禾这样的名将也不禁惊出一身冷汗,更不要提被正面击中的航母乘员们死里逃生的心情了……

    “又是一波!”观测员发出惊呼,第二波飞弹出现了,由于初速不够,稍微花费了几秒的加速时间之后再度消失……

    “紧急后退!全功率!”双方指挥官都不是庸才,马上判断出危险所在。值得庆幸的是双方都在稳步推进,战舰速度并不快,各舰驾驶员立刻熄灭主引擎,反向推进器爆发出强大瞬间推力,庞大的舰体如同受到重击,浑身一震,速度骤减……

    身体来不及从巨大的加速度中恢复,紧急发动的固定器勒得众人的骨骼发出哀鸣,两大方阵之间的空阔地带突然闪出一堆眩目的光华,反物质力量爆裂出一道火焰之河将剑拔弩张的对手隔开……

    “再次警告交战双方,请立刻后退到3倍远点距之外接受调停,不服从者将遭受我军空闪飞弹的正面打击!”江雨冷峻的声音再次响起……

    “后退!”史恩摆了摆手,制止了要说话的冯平少将……

    “不愧是经历银河战争的远征舰队……方博威上将的子弟兵……”罗雨禾叹道,言语露出一丝嫉妒的颜色,“江雨,好年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