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即是“正义”?——“科研”捕鲸之下的血腥现实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1-20 12:22:15


面对世界上最大的鱼类——鲸鱼,我们能想到的是什么?

是惊叹?还是赞美?

在日本,伴随着“鲸鱼”这个名字的还有沉重。


最近日本和歌山县太地町的渔民乘坐“第七胜丸”号捕鲸船前往日本北海道、宫城沿岸捕鲸。太地町作为臭名昭著的“捕鲸之地”,国际上对这次打着科研旗号实则商业捕鲸的行为进行严厉谴责。



日本的捕鲸历史可以追溯到8000多年前的绳文时代,在当时的近畿地区(和歌山)与北陆地区(富山)都出土过大量的鲸骨、鲸皮等捕鲸遗存物。公元8世纪,史书就有正式捕鲸的记载,到了奈良与镰仓时代,捕鲸的记录越来越多,鲸鱼已经成为当时民众餐桌上必不可少的内容。而到了江户时代,鲸肉成为江户、大阪等地人们喜欢的料理。



商业捕鲸则始于17世纪,日本大地鲸鱼博物馆的人曾对记者说,捕鲸不是一项职业,而是骄傲,是历史。日本捕鲸协会在其主页上宣称,在日本历史中,人们通过捕鲸产生了信仰。民谣、舞蹈、传统工艺等众多的捕鲸文化得到了传承,这是日本人与鲸鱼共同走过的历史见证。




在日本人的观念中,鲸鱼只是鱼类之一,鲸鱼也主要是作为一种食物而存在。日本渔民无法理解国际社会对他们捕鲸的指责。渔民认为,鲸鱼只是一种大鱼,鲸鱼肉只是一种食物。实际上,在70年代以后,日本食鲸肉的比例就在不断下降,直到目前食鲸肉的比例都非常有限。而对于食鲸肉的情况,日本《朝日新闻》在2006年有过统计,根据调查,在日本国民中,只有4%的人常常吃鲸鱼肉,有9%的人非常偶尔地吃鲸鱼肉,而有53%的人没有吃过,33%的人也永远不准备吃。


为了重振“ 鲸文化”, 日本政府开始对捕鲸业提供大力支持,每年不惜斥500万美元巨资 在国民中推广“食鲸文化”, 并在全国 设立专门的“鲸鱼美味协会”。



1946年,为了管理庞大的捕鲸产业,在华盛顿成立了国际捕鲸委员会并签署了《国际捕鲸管制公约》(ICRW,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Regulation of Whaling)。1986年,IWC终于下令,终止商业捕鲸。在IWC的规定中,现代捕鲸总共有三种:为维持生活的土著捕鲸商业捕鲸以及科研捕鲸。由于商业捕鲸被终止,土著捕鲸有严格的配额并仅限于因纽特、阿拉斯加、印尼、圣文森和格林纳丁斯等地区,而科研捕鲸却允许捕鲸国自行决定捕鲸的种类和数量。



虽然IWC的国际公约制定了详细的条款,但其科研捕鲸的漏洞依然大得足以让捕鲸船任意穿梭。从1986年到2010年,世界科研捕鲸总量为14,583头,绝大部分为小须鲸,也有布氏鲸、塞鲸和少量的抹香鲸、长须鲸。日本捕捞了其中的13,274头,其他国家科研捕鲸总量还不及日本的零头



据《日本时报》报道,2012年10月,在日本研究中心面向全国展开的一项1200人的调查中,26.8%的人认为日本应该继续捕鲸,而只有18.5%的人表示捕鲸活动应该停止,而其余54.7%则表示无所谓。



面对国际环保主义者的抗议,日本捕鲸协会称,“捕鲸是日本历史和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禁止商业捕鲸的做法正在掠夺日本文化和传统中的重要部分。”



实际上,在日本,鲸鱼肉的年销售额大约在50亿到70亿日元之间,大约合人民币3亿到4亿元左右,这部分资金也会被用来维持“科研捕鲸”活动。




很多人以为自身并不捕鲸的中国“理所当然”应站在反对日本一边,但其实并不这么简单。


事实上,自2000年以来,在IWC历届会议的争吵中,中国和韩国、俄罗斯等日本的周边国家都一直支持日本“科学捕鲸”的计划。例如,在2000年,中国代表团在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年会上支持了日本60个提案中的59个,而在2006年的IWC年会上,日本曾提出“将大会投票程序由公开转为秘密投票”及“取消小型鲸豚类保护”两个提案,中国都投了赞成票。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自然保护监测中心(UNEP-WCMC)的数据,从1975年到2012年,日本报告出口了668头活海豚,其中,330头出口到中国大陆,46头到韩国,34头到美国,27头到香港,25头到台湾,其它国家进口数量较少。

这个数据触目惊心。


每一次消费的背后都是一群人对一条无辜生命的残杀。因为我们不断增加的消费需求,让猎杀团伙日益猖獗。人与动物的矛盾激化,使物种不断濒临灭绝。


如何保护处理好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减少欲望的消费,减少对动物的残忍杀戮,我们从自己拒绝做起。


希望鲸鱼不会成为下一个长江白鳍豚。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