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玉兴:价值差异与价值共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8-27 10:45:25

  价值差异与价值共识


  第一作者:何玉兴

  作者简介:何玉兴,男,1963年生,主任记者,在读博士研究生。 通信地址: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北京 100733

  人大复印:《伦理学》2000 年 10 期

  原发期刊:《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2000 年第 02 期 第 25-31 页

  关键词: 价值差异/ 价值共识/ 类型层次/ 深层涵义/



  摘要:影响价值差异的原因有很多,简要概括,主要有:社会地位的尊卑、生存环境的优劣,历史风情的雅俗,社会演进的快慢,应然使然的差距;价值共识的主要路径:进行范式修正,重视底线价值,加强中介转化,发掘传统价值,利用现代科技。


  价值在学术上成为现代人文科学中一个极为重要的概念,在生存实践中制约着人类一切选择、愿望、行为的方法和目标,也是诸多历史和现实问题的深层原因。从理论上梳理价值差异与价值共识的相关问题,具有一定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价值差异的类型层次


  即使在同一时代同一国度中,由于政治、经济、文化的差异,人们几乎像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纪。(尼.别尔嘉耶夫,1995: 240)(注:本文采用国际通行的引文标注法,括号内第一项为作者或编者名,第 2项为出版年份,第3项为著作或文集页码。若无第三项, 表明引文系报刊文章。详见参考文献。)所以,人们对价值的看法和分类、分等,可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和公认的分类。与人的存在的多重向度相应,价值也具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从狭义的功利形态,到广义的真善美,价值体现于不同的存在领域,并蕴涵了多方面的意义。


  在中国古典哲学中,春秋时有“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三层次说;(《左传》襄公24年)以后有儒家道德至上的内在价值论,墨家的功用道德论,道家的价值相对论,法家的道德无用论。(张岱年,1993:505—526)儒家的价值论居主导地位,历代都有发展,新儒家把生命意义和价值取向分为十大层面:身体活动、心理活动、政治社会、历史文化、知性探求、美感经验、人伦道德、实存主体、生死解脱、终极存在。(傅伟勋,1989:471—493;何光沪,1997:56 —70)。


  西方价值论研究中的分类更加纷繁复杂。一般分为三类,圣洁的、宗教的价值是最高级的价值,功利的、经济的价值是极低的价值,介乎二者之间的则是科学的、艺术的、道德的价值,即真、美、善;李克尔特分为真理价值与道义价值、审美价值与幸福价值、超人格的神圣价值;舍勒分为感性价值、生命价值、精神价值、 神圣价值; (哈贝马斯,1994b:61—70;鲁道夫.奥托,1995;59;H.奥特,1996:128—133)M.基洛克等分为终极价值与手段价值(汤知贺礼文,1995)斯坦因把良知分为日性与月性;法国社会学家夏尔丹提出生物圈、精神圈划分法;卡西尔从物理世界、精神世界角度分析价值;(卡西尔,1985:34)维特根斯坦分为生活形式和世界图式;(江怡,1998:88)把无庸置疑的信念称为“思想的河床”,河床中水的运动与河床本身的移动是有区别的;有的把人类生活分为两重世界,一是荒谬、邪恶的现实世界,一是价值、至善的超验世界;默茨把价值分为社会和学术两个层面;(J.B.默茨,1996: 1)布迪厄认为有多少场域,就有多少种利益,就有多少种价值;(皮埃尔.布迪厄,1998:159)后现代主义者大卫.雷.格里芬把价值区分为接受性价值、成就价值或自我实现价值和奉献价值,三者具有同样重要的地位;(大卫.雷.格里芬,1998:223) 还有抽象四分法,即认知价值、实践价值、行为价值、艺术价值;(何新,1987:29)有的分为理念价值、规范价值、实用价值,等等。


  从各领域和学科方面划分,就更不胜枚举了。如文学价值、新闻价值等等。在新闻价值系统中,又分为新闻价值、政治价值、审美价值,表现为功利关系、认知关系、审美关系;等等。


  各种划分都有道理,总的看无论是纵的分层,还是横的分类,都是有高有低。划分的目的是比较研究之间的关系和功能,以此观察、分析、解释、改造社会现象。


  比较以上各种划分,有的流于琐碎,有的失于简约,有的不够准确,但各有各的道理,其中,以理念价值、规范价值、实用价值三分法较适中,且有较大解释力。一般说,前者决定后者,后者也反作用前者,互相依存,互相制约。理念价值最恒定,其次是规范价值,变化最快的是实用价值。在治世,三者一致、和谐的地方多;在乱世,三者悖离、冲突的地方多。当悖离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失范现象,就会修正规范。理念价值要通过规范价值乃至实用价值发挥作用。在分析社会现实问题时,实用价值的影响更大一些。提倡过高的理念价值与不能遵守起码的实用价值之间的强烈反差,是诸多失范现象的原因。


  把握价值评价、价值选择的系统,才能深入了解。(M.舍勒,1995:35)价值不是孤立存在的观念,不是哲学家的玄想,而是存在于特定历史文化中的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有其特定的历史文化形式、内容和产生背景。


  二、价值差异的主要原因


  影响价值差异的原因有很多,除客观因素外,还有诸多主观因素。因为判断恶与善的标准,“不是对象的质,而是心中的知觉”(休谟,1980:118),伽达默尔说:“成见是我们对世界开放的轨道”; (王治河,1993:213)简要概括,主要有:


  社会地位的尊卑:不同社会团体的形成,就是因为他们不同的经验和利益,以及这些经验和利益所造成不同的价值系统所致,或者换句话说,不同的社会群体有不同的价值系统。(Cuff and Payne,1979)神界有上下之分(The Demiurge and Gnosis),俗世有尊卑之别, 托玛斯.莫尔《乌托邦》中,每个农户还要役使两名农奴; 杰弗逊书写“人人在被创造出来时就是平等的”句子时,南方的黑奴并不包括在“人人”之列。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说:“在过去的各个历史时代,我们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社会完全划分为不同的等级,看到由各种社会地位构成的多级的阶梯”。(马克思恩格斯,1卷:251)平等的观念只是纯粹形而上学的可能性,没有与实际生活相关的真实性。(卡尔.雅斯贝尔斯,1997:185)由于首因效应、近因效应、 晕轮效应等因素造成的社会认知偏差。(周晓虹,1997:187—192)萨丕尔认为:“不同社会所生存的世界是不同的世界,而不只是贴着不同的标签的同一世界”。


  生存环境的优劣:弗洛姆认为:“人的基本感情并不是植根于本能需要,而是产生于人类生存的特殊条件。”价值信仰随自然环境而变化。“雪”对于爱斯基摩人有独特的价值和意义,所以,他们关于“雪”竟有38种说法;萨德“一切都是相对于我们的行为及氛围而言的;在这儿被视为罪行的在百里之外被当成美德,另一半球的看法也许在我们眼里恰恰相反。”在某些情况下,皮靴优于莎士比亚的作品;(Ⅰ.伯林,1995:203)在有些部落杀死老年成员是道德的; 斯巴达人遗弃残疾婴儿是道德的;(D.D.拉斐尔,1998:14)歌德说:“谁要想理解诗人,真正领会诗人的作品,那么就应该去拜谒那曾经养育了诗人的故乡”。(勒格罗,1999:105 )法国著名女作家史达尔夫人根据自然环境对作品风格的影响把西欧文学划分为南方文学和北方文学。(吴锡民,1996:7)中国古代以地域划分治学风格,北人学问渊综广博, “看书如显处视月”,南人学问清通简要,“学问如牖中窥日”。


  历史风情的雅俗:习俗是在产生内在感情之前作为外在的规范给出的,而这些无知无觉的规范又决定着个人的感情,并且决定着这些个人感情能够而且应该在其中表现出它来的环境。(皮亚杰,1984:75)有时认为是自然的实则是习惯使然;认为是习惯的却又是出于自然。维特根斯坦认为:习惯是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和人类的文化基础,是某种思维定势的结果,是人们的行为指南。


  社会演进的快慢:用鬼神天命威慑人民,今天看来是可笑的,但在古代是有道理的,也是行之有效的;(福泽谕吉,1995:107 )弗雷泽为迷信进行了精彩的辩护,认为在一定的时空下,迷信在维护社会秩序、婚姻制度、生命保障等方面曾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日新月异的新科技改变了日常生活的模式,改变了人们的时空,也改变着人们的价值观念。经济发展越过温饱阶段后,效用函数发生日益增大的分歧。


  应然实然的差距:历史进程与价值构想之间,“实然之则”与“当然之理”之间的差距(朱熹语),形成深沉的张力,这是困扰历代仁人志士的核心矛盾,也是价值重塑过程中面临的命运。应然是实然追求的目标,而实然是应然得以实现的基础。康德有篇文章的题目就叫《论俗谚:道理说得通,实际行不通》,人人都该讲真话,但不得超越尊重现有制度的界限;伏尔泰说:“无论是谁都可以发表他认为正当的言论”,但前提是不能妨碍社会秩序。


  三、价值共识的深层涵义


  价值共识的必要性


  价值是人类生存的最重要的根基,人的生存性质和状态如何,往往是由一种稳定的价值体系和价值内容决定的。共识是指经过同意而来的社会和文化的统一,特别是在社会整体和社会集团中的人们,彼此之间透过竞争和协商出来的集体性同意。人是一种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中的动物。“思想、价值观念和信念并非无用的玩物,而是在世界上起着重要作用的催化剂,不仅产生技术革新,更重要的是为社会和文化的发展铺平道路,”(E.拉兹洛,1997:78)贝拉在分析日本传统价值时说:“人的社会行动虽然确实要受到经济因素和政治机构所规定,但另一方面也受到社会承认并通用的一定的社会价值的规定”。(罗伯特.N.贝拉,1993 )“认识一致是人类任何真正结合所必需的基础,这一结合又与其他两个基本条件有相应的联系:感情上的充分一致,利益上的某种相通。”(奥古斯特.孔德,1996:19 )韦伯认为,相反的价值和信仰不必是敌意的,即使在一些根本问题上有分歧,人们还是能够求同存异的,能够共存的。米德认为一个社会的道德价值,要看它在多大程度上使其成员通过理性的程序达到一致。(乔治.H.米德,1992:6)哈贝马斯的共识真理论指出, 陈述句子的真假值是取决于参与讨论者的“共识”而不是外在的“客观世界”。他将此原则延伸到价值范畴,即在理想沟通情境里的共识并不局限于事实陈述。维特根斯坦说:遵守规则不依赖于终极理由(江怡,1998:47)将以上论述与巴赫金的双声与复调理论结合起来分析价值共识的学理,就更具现实意义。篇幅限制,这里不展开论述,仅简要勾勒:有价值—好的—应该去做;无价值—坏的—不应该做。形成价值共识,作出价值判断的同时,也就发出了价值命令。在现实生活中,这种价值判断比法律强制更有约束力。当然,形成价值共识是一个艰难的博弈过程,然而,无论取得共识多么艰难,无论共识的范围多么狭小,无论共识的层次多么低微,没有一些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尊重和履行的东西,没有一些起码的善恶是非标准,我们就无法进行任何沟通和交往,我们就无法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


  差异、共识的辩证


  在走向价值共识的途中,我们应该认识到并不是所有的价值差异都是可以通约和沟通的,


  汪丁丁称麦金太尔的“evaluative commitment”为“共识的不可能定理”。(汪丁丁,1997)波尔坦斯基认为只有在一定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协调不同领域的价值。(李培林,1997)马克思在批评黑格尔将中介绝对化时说真正的极端是不需要也不能被中介调和的。(马克思,1卷:355)现代民主社会越来越向合理的、多元的方向发展,有越来越多的不可调和的、甚至不可比的宗教、哲学理论共存于民主制度的结构中,我们应该把多元看作一种正常状态和持久条件。哈贝马斯认为“联系本身分裂为价值领域的多元性,并且丧失了它自身的普遍性”。(哈贝马斯,1994:315 )理性的共识与合作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不同的价值和信仰之间是不可通约的。(若杰克.特纳,1999)现实社会中价值是多元的, 探讨价值共识的思路、方法、渠道也应该是开放的、多元的。维特根斯坦等提出的达成一致和调停冲突的规则是很有意义的,但他们对合理性共同基础的拒斥是没有必要的。麦金太尔对待分歧和对立的态度和胸襟是应该学习的,他认为,“每一种传统都能突显其解决各种难题,消解各种困难和学习如何进一步从其对手的批评中显示它能够提供迄今为止有关这样或那样的课题之最佳解释的能力”。(麦金太尔,1999:中文版导论)利科尔的主张大体相同:坚信各有其不可替代的长处,应该在具体研究中扎扎实实地以一种传统中的理论和技巧补充另一种传统的基本主张。不追求牵强的综合,在多元并存、多法并用的局面中,使每一种理论更深刻更丰富,使每一种沟通方式更实际更有效。关于差异与共识的辩证关系,何怀宏有一句非常精辟的话:“只有充分地认识和接受文化的多元,才能努力地寻求和恰当地界定一种共识;同样,也只有恰当地界定并且坚持某种共识,才能真正使多元文化和平地共存乃至发展。”(何怀宏,1996)差异是在共享和互利中的协调,共识是差异的补充,差异的好处是有上限的。另外,我们还应该注意优势团体霸权式的共识和邪恶与虚伪的一致性。(卢梭,1963:9)


  四、价值共识的主要路径


  “存在价值差异”,是对的,事实上真;“应该价值共识”,也是对的,道德上真;“如何实现价值共识”?这才是真需要做的。


  进行范式修正





三观不正,你会世道迷茫

思维模式不正,终会输的干干净净

欲成大事者,必先改造自己的思维模式

进而,改造你的周围和你所处的世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