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灵魂中的女人

读史明智4 2018-08-09 12:21:18



读史明智4

以铜为镜 可正衣冠  以史为镜 可知兴替

点此

关注

新青年阅读2018
经典阅读 刘瑜 龙应台 陈丹青  王朔  畅享阅读时光  
点此
关注

欢迎关注读史明智4    新青年阅读 分享 经典名篇 人文思想 时事热点 优质文化、生活常识。每天前进一点点。



    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美利坚合众国第45任总统,一个保守主义时代正式拉开帷幕。全世界都在观察这位口无遮拦、变化无常的新总统,试图去理解、把握他的思想逻辑。


  有人说,如果你想要了解这位新总统,不得不提到一位女人,特朗普团队中有许多政府要员都是她的铁杆粉丝。她,入了白宫,入了特朗普的灵魂。那么,她究竟是何方神仙?,她就是安·兰德!

       回想这次总统竞选,在最激烈的时候,特朗普面向狂热的听众,公开声明:“我是安·兰德的粉丝!”


  据说几乎不读书的他,难得地提到安·兰德的代表作《源泉》:“这是一本有关商业、美、人生、(内心)情感的书,里面几乎谈到了一切”。他还自诩为真实版的霍华德·洛克——小说中的英雄主人公,一位特立独行的天才创造者。


  此外,特朗普中意的新任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是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CEO,也是安·兰德的粉丝。他提到《阿特拉斯耸耸肩》时说:“是我最爱的一本书”,还直言不讳地说:“我的哲学就是Make Money。”




 她是俄裔美国作家、哲学家。青年时代从苏联流亡美国,以其小说和哲学闻名于世,作品在美国的发行量仅次于《圣经》。


  她的小说《源泉》1943年出版后立即成为畅销书,至今仍以每年超过10万册的数量再版。1957年《阿特拉斯耸耸肩》出版,被誉为对美国影响最大的10本书之一,全球累计销售近亿册。


▍一


    她不顾传统舆论的偏见,力倡个人主义。她认为,一个人理性的自私,也就是在不损害他人前提下的利己,只为自己活著,不仅是道德的,而且是道德的源泉。自私自利,古往今来,从东方到西方,都被和「不道德」连到一起。但安兰德却颠覆了这个概念,提出利他主义、自我牺牲,甚至为别人活著,尤其是共产主义那种毫不 利己、专门利人的说法,不仅是虚假的,更是不道德的,因为它为建立集体主义的集权社会提供了底座——只有牺牲个体,才能举起集体的旗帜;在这个光辉耀眼的旗帜下,就有了践踏一切个人权利的理由。


      而谁掌握了权力,谁就主宰了这个集体。「那个向你宣讲牺牲的家伙实际上在讲奴隶和主人,他要当主人。」他说代表「人民」,西方左派喜欢喊为「公共利益」,就因为这些概念是抽象的,没有明确的内涵,于是权力者就可以宣布代表人民,代表公共利益,然后以这种名义剥 夺具体的个人权利。


      一位古罗马皇帝说,希望人类只有一个脖子,这样他就能一刀斩断。兰德说,「集体主义」就等于把人类变成一个脖子,独裁者就可随意拴上皮 带。看看人类历史,所有的暴政,所有的政治大恐怖,哪个不是在为群体,为人民的利他主义动机下发生的?所以兰德疾呼,人与人唯一正当、良性的关系,是交换 劳动成果,不干涉他人利益。


  她认为,个人的创造能力和创造性的结果,是幸福的源泉、是价值的源泉。那些主观为个人幸福而创造着的人们,用他们的劳动成果,在客观上为社会提供了财富。这不仅带来个人幸福,也是高尚的。而那些好吃懒做者、不用自己的头脑思考(而顺应群体思维)的思想寄生者,是不道德、不高尚的。而且这种依赖和寄生,为政府主宰一切、走向集权社会提供了可能。


       因为「创造者关心的是征服自然,而寄生虫关心的是征服他人」。思想寄生者要靠人 际关系生存,而创造者则孓然独立。


       安兰德认为,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他怎样对待自己;而不是别人认为他怎麽样,或他为别人做了什麽。他自己创造的价 值,是自己幸福的源泉和尺标,而不是他人的看法和他人的需要。


  西方的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就为这种个人的创造性劳动(包括思想)提供了最合理、 最公平的交易平台。


       兰德认为,「如果人们都在公平交易的原则下生活,让理性,而不是暴力作为裁判,那麽最后一定是最好的产品,最佳的表现、最有能力的人胜出。」而用来做产品交换的金钱,不仅不是「万罪之源」,反而是创造力的象徵。英文的挣钱是make money,直译过来应该是「创造金钱」。兰德说,「这个词包含人类道德的精华」,因为在真正、正常的资本主义社会,钱所代表的,是创造性劳动,背后的价 值是个人主义和自由。


       安·兰德去世时,包括前美国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等她的崇拜者,在供人们参观的她的遗体旁,摆放了一个巨型的美元$标志,象徵她所推崇 的、建立在公平交易基础上的资本主义价值,和她为捍卫资本主义所做的贡献。


 

▍二


      矗立在曼哈顿40大街的特朗普大厦,就是“理性”与“成就”的物态象征,其器宇轩昂的外部身姿与奢侈豪华的内部装饰,没有丝毫精神与价值的成分,充满了资本主义的物欲气息。特朗普大厦虽然有形似哥特式教堂的高耸尖顶,但它并不通向上帝,只是人所创造的“客观”成就。这正是安·兰德哲学最欣赏的。她讨厌一切主观的、宗教的、乌托邦的元素,理性也罢,成就也罢,都是客观的物态所在,可以为独立于人的意志与价值偏好的客观效益所度衡。


▲ 特朗普大厦


       资本主义是一种最彻底的世俗意识形态,以工具理性的自大,排斥一切乌托邦,无论是来自激进的社会主义理想,还是保守的基督教传统。安·兰德不相信各种神魅,她以极端的无神论姿态,对各种她称之为神秘主义的乌托邦左右开弓,今天激烈批评社会主义、福利主义,明天痛斥上帝与基督教。她反对一切宗教,因为她有自己的世俗宗教:美元教,诚如《星期六晚邮报》当年讽刺的那样:“兰德小姐堪称自由企业的圣女贞德,只是用美元代替了十字架。”


      毋庸置疑,特朗普与他的政府团队们,信仰的也是这个美元教,没有任何神秘,拒斥一切超越的乌托邦,不要与我谈甚么普世价值与人类精神,唯一的度量衡,就是可以用美元来衡量的“客观”的物质“成就”


      特朗普的思维、语言,都是商人的逻辑。商人以交易为最高美德,没有什么绝对的原则,更没有绝对的是非、善恶、正义或邪恶。一切皆可交易!特朗普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态度,就是如此。不要与我谈什么政治与外交的底线,原则只是利益交换的砝码。政治是一门生意,外交要遵循交易的法则,即便道德与正义,对不起,也是可以交易的!因为商人的伦理,就是等价的利益交换,所谓正义,就是交易的平等。在全球化贸易当中。中国占便宜了,美国吃亏了,那就要推倒重来,哪怕玩一把火,以“一个中国”作为交易的砝码,也在所不惜。在特朗普这里,原则不过具有工具性的价值,是商业谈判的手段,可用可不用,无可无不可,一切原则都要服从最高的目的:自我利益的最大化。


      自由交易是资本主义商业社会的核心,世俗保守主义者特朗普唯一信奉的,就是这一法则。特朗普的性格不难理解,在反复无常的表面背后,是对自我利益的冷酷坚守。他是透明的,从不假惺惺,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为自我利益辩护。宁愿爽爽快快当一个真小人,也不吃吃力力做一个伪君子,这就是赤裸裸的商人性格。


      安·兰德一直召唤所谓的“新商人”与“新知识分子”。在她看来,传统知识分子总是以反对商 人为己职,“新知识分子们必须为资本主义而战,不是将其视为一种‘实际’事务、一种经济事务,而是怀着最为正义的自豪作为一种道德事务而战。这是资本主义理应得到的荣耀。”新知识分子是自由资本主义的思想斗士,新商人则是新知识分子的观念实践者。一个是灵魂,一个是肉身。读懂了安·兰德,也就能预测特朗普将何去何从,会打什么样的牌,有什么样的未来。


小编西风根据网络图文内容编辑,题目为编者所加,版权归原作者,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传播不易,打赏随意

↓请点击↓

真心感谢每位打赏的朋友



图书推荐

《南渡北归》:文化不灭,国就不亡!

10位日本顶尖教授联合撰写的中国史,引爆中国顶级政商圈

警钟丨人工智能时代已经到来,《未来简史》《人类简史》让你三观重塑!

仰天长叹,说不尽的“民国清流”...

 今天为什么要读胡适?丨《胡适经典文集》(7册)

全球销量前10,美国崛起史权威之作。 | 《光荣与梦想》

美国文明和欧洲文明是怎样和古希腊文明遥相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