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录:不要从小夸奖自己的孩子美丽或英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6 15:25:06



汉学家白鲁恂曾在中国度过童年时代,他通过历史学和心理学分析,认为人们的心理状态普遍处于婴儿哺乳时期的不安全感之中,进入成年人时期之后,表现为内心完全不宽容,行为方式上置对手于死地而后快。不宽容构成了最大的人性病症,而且构成一种集体意识,导致历史无法出现真正的改进。

 

为什么别人对我们的分析鞭辟入里,而我们却看不见自己的问题,原因是我们缺少看见自己的基准条件。有些人的问题意识和辨析能力没有得到基本的训练,表现为在基本问题上不会提出问题。比如“偏激”这个词,经常会有人指责他人偏激,但从不会追问,我是立足于什么基准条件来判断一个人的观点是否偏激。比如“中庸”这个词,儒家到底基于什么坐标系来界定中庸的尺度,我想他们是从来不会深思的。比如“复兴”这个词,到底基于什么价值谱系来复兴,复兴的目标是什么?人们考虑过吗。


读西方思想史的时候,大家都跟在别人后面讨论“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但欧美人关于复兴和启蒙的价值基准点是明确的。

 

文艺复兴的对象,是复兴古罗马文化,而古罗马文化之所以让人怀想,是因为这是一个繁荣的时代,不仅经济繁盛,文化丰富,而且古罗马帝国是一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巨无霸帝国。相当多的思想家对古罗马帝国充满了怀想,奥古斯丁曾经因为古罗马的衰败走向沉思,因为人们无法理解如此强大的罗马帝国为什么会走向灭亡,这种思考让奥古斯丁写下了人类思想史上著名的篇章《上帝之城》,言明人类社会任何意义上的伟大帝国都是地上之城,都带有挥之不去的罪恶,任何伟大的城市都会走向毁灭,因此罗马帝国的毁灭理所当然。人的目的并非追求地上之城,而是追求上帝之城。


一个基督教的伟大思想家反思一个以基督教立国的国家存在的问题,这是前所未有的伟大反思,是自己对自己的反思。正是立足于奥古斯丁的思考,有人终于发现了文艺复兴的问题:过度彰显人的意义,以至于人类开始整体远离上帝意志。

 

至于人们耳熟能详的启蒙运动,原初意义是上帝之光照亮人类心灵,启蒙的逻辑是上帝话语启蒙人类,而不是人类挣脱上帝话语。所以启蒙运动的第一阶段的思想家,都立足于圣经话语思考,思想史上称之为基于第一性的原理思考,所以又叫唯理论,这里的理,是上帝之理,圣经之理。上帝是完全理性的上帝,人类的理性是上帝所赋予的有限理性。这才是早期理性主义的基本概念。整个17世纪都是唯理论的时代,包括笛卡尔、牛顿、莱布尼茨、帕斯卡尔等一大批思想家以唯理论的方式工作。随后,基于对唯理论思想的反思与批评,以洛克、休谟等思想家为主,展开了经验论的思考,强调人的经验意义,并拓展了(放大了)知识的工具理性。也就是说,经验论意义上的启蒙运动是以唯理论的启蒙运动为前提条件的,从唯理论到经验论,是一个思想的整体。后人学习这一段辉煌的思想史,既不能强调唯理论而忽视经验论,也不能强调经验论而忽略唯理论。知识分子在这里应该训练自己的综合的判断能力。

 

无论是文艺复兴,还是启蒙运动,都与圣经传统有着直接的关系。圣经话语是原动力。事实上这个时代的思想家之所以如此充满热情地思考,是因为受到了马丁路德宗教改革运动的推动,而宗教改革运动是一场方法论极其明确的思想运动,她的核心价值非常简单,这就是“回到圣经”。

 

中国读者讨论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却对圣经传统一无所知,相当多的知识人甚至站在反圣经传统、敌基督的立场。这种现象不仅表明中国知识人的无知,而且表明他们的狭隘。一群灵魂没有得到有效扩展的人!这些人注定是糠皮,注定是稗草。当我看到他们的无知之处,我就有一百个理由与他们彻底决裂。

 

事实上,阅读这一段思想史,如果保持一种综合的判断方式,会发现很多极其深刻的思想源流。


比如洛克讨论问题,通常都是立足于圣经话语提出问题和辨析问题,然后提出自己的经验判断。著名的《政府论》《论宗教宽容》《自然法论文集》都是这样的思想进路。即使是一本非常大众化的《论全面教育》,洛克也强调圣经话语的前提意义。比如洛克说,不能从小夸赞一个孩子美丽或好看,因为这些外在特征并不是一个人努力的结果。由于虚荣心是人性的原罪常态,一个从小就被夸外形美丽或英俊的人,长大后变成废物的可能性极大,虚荣心会彻底毁灭一个人。这是非常不同于我们中国人的一种教育理念。我们从小不仅被告知自己美丽动人,人见人爱,而且总是被告知我们所在的文化传统博大精深,我们的历史悠久地大物博,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要形成对传统和地理的忏悔与反思。当这样一种“集体虚荣心”成为常态,我们的生活必然麻烦成堆。


所以,人对自身的认识,构成人类发展的基础。而一个人要真正认识自己,必须首先认识上帝话语,让上帝话语成为自己的认识论的基准条件和方法论。洛克《人类理解论》、莱布尼茨《人类理智新论》、贝克莱《人类知识原理》、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米塞斯《人的行为》都是这个领域的扛鼎之作。他们立足于基督信仰传统思考,建构了一套稳定的关于人如何认识自己的方法论体系。如果华人思想界无法在传统、思辨与效用的逻辑链上全面学习圣经传统, 我们的结局就只能是要么误读,要么视而不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