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全喜 | 《论自由》启示中国社会管理创新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9-28 16:12:10


  • 文章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2011 年/10 月/17 日/第 C03 版 


约翰穆勒被尊称为“自由主义之圣”,其著作《论自由》深化了启蒙运动以来关于个人自由和政治自由的论述,集古典自由主义理论体系之大成,成为历久不衰的经典之作。


1

严复巧译“群己权界”


《论自由》是英国近代自由主义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约翰穆勒的著作。本书一直是政治哲学乃至人文思想领域内享誉至高的作品,虽然篇幅不大,却是一部划时代的思想巨著。


本书清晰地阐明了自由主义的核心思想: 个人只要在不伤害他人的范围内,就应该拥有完全 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个性自由(行动自由),而这一原则的实施,有赖于对政府及社会权力的界定和限制。


这也正是本书最早的中译者严复先生将其译为“群己权界”的渊源所在。相比而言,近代另一位大思想家洛克,阐释个人权利着眼于论证政府权力来源的正当性,穆勒论证的逻辑则恰恰相反。

 

中国一百多年来的社会演变历程,恰相对应着由洛克和穆勒为两端的西方现代叙事。中国一 百多年来社会政治发展演变的曲折甚至可说灾难深重,自由与权力问题因此更为复杂。我认为,21世纪的中国面临着双重扭结的问题


一方面,我们依然还需要洛克的《政府论》,因为基于个人权利的现代国家政制构建和宪政 民主框架还有待完成,因此洛克理论仍然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而同时,中国社会自身的发 展却不会停留在早期现代阶段,而是迅速向成熟现代迈进,所以另一方面,我们就又在还没有走 完“洛克政府论阶段”的时候进入了“穆勒新政府论阶段”,因而穆勒的《论自由》同样成为我 们所必需。


约翰穆勒

我们知道,现代社会所要处理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严复所说的“群己权界”,也即自由问 题。严复将穆勒的“自由”翻译为“群己权界”,是以中国自己的语言非常准确且实质性地把自由的精义表现出来了。


两人以上形成群,群即社会,有了社会,就有了社会的权力,政治也就出现了。所谓的“群己权界”指的就是权利与权力之间的规则问题。中文“自由”一词,在传统意义中并没有“群己权界”的意思。英文“自由”一词,作为现代社会的核心意涵,关涉个人与他人尤其是个人与社会的关系,即个人与“群”的权利(及权力)边界问题。

 

在严复的语译里,群己权界构成了自由的核心原则:一个社会的权力应该是一种基于规则的 权力,其要义是通过划分政府权界,尊重并保障每个个体之人的权利。但是,如何表述与处理权 利、权力与规则三者之间的关系,不同历史时期的思想家又有着基于不同逻辑向度的展示和论证。


2

穆勒发展新版政府论


穆勒《论自由》的中心之论,在于讨论社会状态下的自由,实质上仍是通过个人自由来界定政府,虽然这个“政府”在穆勒那里已经因民主政体的有序运作而大大地等同于社会。因此,《论自由》的前三章主要是正面论述思想言论自由、个性自由的原理,在第四、第五两章,穆勒进入了全书的真正落脚点,其实也就是新版的“政府论”,为捍卫个人自由而划定“群己权界”。


穆勒的论证要旨是限制政府以及社会权力,限制权力行使的方式、范围以及强度,给思想言论和个性拓展留下自由的空间,为人性的内涵向更丰富化的发展创造条件,从而保持社会的鲜活生命力。

 


比起“自由是什么”,穆勒的自由论典型的论证是否定性的,如:“免于……强制的自由”。 我们因此可以说,穆勒从思想上拓展了自由的内涵,他的自由概念要比权利概念包含更多的内容。


基于这样一种新的自由观,我们对于政府以及社会权力的性质与功能,需要一种新的认识与界定。这种社会管理的新思考对于迈向现代社会的中国来说,至关重要,而这正是今日我们研读穆勒的价值之所在。

 

仅限全文转载并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得修改标题和内容。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高谈弘论”微信公众号:gaotanhonglun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讲席教授 

高全喜实名原创微信公众号
欢迎各位关注!

微信号:xizhangpinglun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