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评为美国20世纪最受欢迎的艺术家,没有之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14 09:23:58

一键关注 喜欢艺术的朋友,都在这里。

关注后,可进入华人圈里最好的文化艺术微信公共平台!

诺曼.洛克威尔


艺术家诺曼·洛克威尔(Norman Rockwell)


他从16岁开始画画,一画就是66年;他无意使自己的作品成为美术馆珍藏的巨作,却是美国第一位成立个人专属博物馆的画家;



他一生创作过4000多幅作品,却并未因为高产而影响品质,其作品《祷告》(Saying Grace)曾在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得4600多万美元。


诺曼·洛克威尔《祈祷》(Saying Grace),1951年


1894年,诺曼.洛克威尔出生于纽约市,是美国20世纪最家喻户晓的名字,他是作家,画家及插画家于一身。



他的作品大多反射着美国百姓的生活文化,理想社会和爱国主义情怀。



他最为著名的便是在50年里为《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刊物(周六夜刊)所做的无数个系列反应美国大众生活百态的封面画,总计323张原创作品。



诺曼·洛克威尔《爱说闲话的人》(The Gossips),1948年


现在许多人都把这些旧插图当作古董一般收藏就因其极高的历史和艺术价值。




他为杂志封面设计的角色人物和主题系列比如:Willie Gillis(图右), Rosie the Riveter(图右) 和Four Freedom等都是被后人津津乐道的。



rockwell的绘画艺术跟美国童子军文化也分不开,在6年的时间中,他为刊物《Boy’s life》(男孩的生活)设计了无数封面,日历和插图等。




童子军的形象在rockwell的作品中占了很大的席位,因为他认为童子军代表着美国精神中的正义与善良。




他们体现着美国社会从百姓到军队的每一个阶层中的见义勇为和善举的体现。



一生中rockwell完成了4000原创作品,绝大部分是被公众收藏。


同时他也为40本书做过插图,为可口可乐设计过6张广告插图,也为长篇封面,手册,海报,邮票和卡片设计过插画,几乎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画家。



理想的美国梦与残酷现实


然而Rockwell平生一直被艺术批评家诟病,艺术批评家说他的大部分作品都过份的“甜美或讨巧”。


诺曼·洛克威尔《Rosie the Riveter》,1943年


特别是他为《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刊物做所的封面,在某种程度上呈现出太过甜美和理想主义的“美国生活”,回避着当时社会中尖锐严肃的主题。



在很长一段时间,rockwell被很多当代艺术家视为不够“严肃”的画家,和资产阶级的低级趣味联系在一起。


诺曼·洛克威尔《A Pilgrim's Progress》,1921年


所以rockwell被业内更多视为是“插画家”而非艺术家,在当时氛围里插画被看作“low art(低级艺术)”,因其跟商业的亲密关系和所谓的“浅显易懂”的艺术形式。


诺曼·洛克威尔《四大自由》(The Four Freedoms),1943年


然而在rockwell的晚年,他开始关注更多严肃的现实问题比如:种族,军队,和政治问题等。


诺曼·洛克威尔《我们共视的难题》(The Problem We All Live With),1964年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系列叫做《The problem we all live with》,其反应了美国学校里的种族融合问题。



作品讲述了黑人小女孩Ruby Bridges走在去William Frantz小学(一间全“白人”学校)的路上,却被美国法警给护送离开的一幕。



它们真实反应了1960年美国真实发生在新奥尔良的“取消种族隔离危机”事件。



温柔的爱国主义


Rockwell的作品在某种程度推进着美国当时社会的良知,公民责任和开拓精神。



通过一张插画的内容来微妙地传达积极健康的社会风气,社区包容感,相互尊重,言论自由,国家责任感,探索求知从而温润地表达着他的爱国主义精神。



比如封面作品《Pioneer》,就是关于Charles Lindbergh在1927年夏天用33小时从新泽西飞跃大西洋到达巴黎这一个人壮举和历史事件。



画中加入了哥伦布舰船,四轮载重马车还Lindbergh的喷气式飞机。这些符号都象征着古老的美国先驱者精神,勇于开拓的理想。



另外一些作品是关于退伍士兵在大后方,回到家乡后的生活百态。那些身边趣味和温情的故事也使得rockwell在这个时期的创作非常多元化,



比如《Girl staring couple on the train》,在创作过程中他说服了铁路局的人把火车停在他家附近的轨道上。



他叫上演员,服装和摄影师,摆拍了许多照片,然后回去进去草稿创作,他的铅笔草稿几乎可以媲美完成品。当他完成设计所有的细节后,他会在一幅大尺度的画布上进行最终稿的完成。



平凡的力量


后期搬到麻省郊外生活的rockwell开始采用普通人而非专业模特来进行创作,例如身边朋友,他们的孩子或邻居等。



许多作品非常完美地表达了美国人的柔软情感,诉说着美国人理想中的国家,或人们记忆里曾经美好的美国。



再或者那个不曾到来却又希望在未来实现的美国,换言之,一个理想的美国梦。



在《Chaired women in the theater》中rockwell表现了平凡人对于剧场的热爱,老女士打扫卫生不再仅仅是工作。



他们喜欢这个地方,虽然他们的社会阶层是断裂的,你也可以想象到他们偷偷看排练看电影,他们为在这里工作而骄傲。



《thanksgiving: mother and son peeling potato》也表现了平凡人的生活和赞美了亲情的价值。



rockwell通过这些普通人和他们平凡的故事来讲述着他理想中的社会价值和健康的世界观。



《roadblock》(《堵塞的路口》)这个作品是我个人认为rockwell对于平凡人生活之美描写的集大成者,用莎士比亚的话“世界是舞台,男女老少不过只是演员罢了”。



画中所有平凡的路人用自己的方式来为图中的“主角”(斗牛犬)扮演着“配角”,充满了邻里之间的温情和普通人的生活乐趣。



同样,这幅画彰显了他超强的画面叙事能力,通过他的精心“构造”和“导演”每一个人物的站位,姿态,表情动作,服装等等元素和细节。让此作品充满力量又自然发生,但却没有一处是巧合。



长大与变老


rockwell的笔下从不缺少儿童以及成长的故事,他用作品来跟观众讨论着童年中独立,叛逆,自我,孤独和离别等人生的核心问题。



在《Runaway》中展示着“离家出走”作为成长的过程中一次冒险,它代表着美国人童年的一场仪式般的记忆,扎根于着美国文化和在这个文化下生长的人们。



年轻人通过什么方式来表达独立和自我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命题,rockwell生动地记录了这些时刻。



对于走过童年的成年人来说这些作品让他们能从旁观者的角度观看那些可能属于自己记忆里的瞬间。



然而《breaking home ties》作者开始探索成长中的苦恼和内敛的丰富层次。画中穿着随意简陋的农民父亲和即将离家去上大学的儿子,



白色笔挺的西服和蓝色褶皱的牛仔衣之间的对立,外加上父亲和儿子迥异的姿态和表情,构成了两代人在离别时有些尴尬和幽默且又隐忍和内敛的复杂人物关系和内心世界。



《girl at mirror》则是一个面对着镜中自己若有所思的小女孩,不需要过多的言语,观众能够感同身受童年的对自我的疑惑和对未知未来天真地期望。


 

《can't wait》则是一个穿着哥哥童子军装的小男孩,对长大充满了迫切地希望。



插画=电影


他的作品影响了无数美国人也收获一大批忠粉,其中不乏大人物,包括了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和斯皮尔伯格(ET和侏罗纪公园)两位殿堂级导演。



乔治卢卡斯赞美rockwell是一位出色的利用视觉讲故事的人,他是在用电影的手法在创作插画。



因为他运用了几乎所有电影所需的元素从场景,站位,演员,戏服,剧本,灯光,以及摄影师等。



正如图所示,右边是rockwell为自己故事的角色挑选的模特,身着戏服在实景中,按照他对故事的构思所摆出造型和表情而拍出的照片;



下边则是在收集了无数素材后创作出最后的插画成品。



斯皮尔伯格则收藏了无数rockwell的原作,并且在自己的电影《太阳帝国》中的一幕镜头按照rockwell的一幅叫做《freedom of fear》的作品来编排的。 



借助着摄影技术的进步,为rockwell在创作上提供了更大更加自由的发挥空间。



也因为有效地运用摄影来收集素材,记录和实验构图及色彩等等,我们才有机会欣赏到rockwell那些充满戏剧张力的画面。



“那么rockwell都是怎么运用电影和舞台语言来辅助自己创作的呢?”首先:是Ensemble staging(合奏式整体演出形式)。



可能是现在电影中很难再看到的一种失传的构图和拍摄技法,早期在黑泽明或者韩国导演奉俊昊的电影作品中仍然可以看到。



其技法精髓在于运用静止的镜头,通过对演员在画面中的站位朝向,分开与组合,目光朝向,静止与运动,光线与阴影。



对话与沉默等各种微妙的编排在一个情景中“引导”观众的注意力从而在不经意中透露信息。



这幅是rockwell的插画作品《rockwell visits a country editor》,有着跟电影相似的布局和角色的位置安排。



rockwell对ensemble staging技法的运用几乎是教科书式的,不仅因为插画本来呈现的就是一个静止的镜头和单一情景。



更因为他的画面中人物层次复杂,信息量更丰富繁琐,叙事更难度更高。



首先他会为角色选择合适的演员,他们并非随机捏造而是精心设计并且有剧本作为依据地放在画面中。



人物在画面中的位置,分组,光线,以及姿态和表情等等的所有细节都是有意为之,都是为他编排情景和交待“信息”服务的,之后他会拍摄无数照片记录作为后期创作的直接参考。



面这幅作品叫做《The Jury》,个人觉得运用了跟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上图)和奉俊昊的电影极其相似ensemble staging技法。



如何在无声和静止的画布上表达张力和微妙地引导观众去看某些重要信息,那么就可以通过人物的群组又或者手势和身体朝向。



在《最后的晚餐》中,手指暗示着画面正中的耶稣,然而在《The Jury》中则用压迫式的男性手势和站立跟挺坐着的女法官做强烈对比,使故事的矛盾感和戏剧性突出。



第二是“rockwell从不直接告诉观众该看什么,他更偏向暗示与想象”。Rockwell的作品就像一张拼图,观者需要凑齐所有碎片来完成整个故事。



在他很多作品里都不难发现无数的细节和线索,但这些信息不是随便给的,而是帮助观众去更深入的走进情景和故事而特意设计的。



这些“线索”早已超出了画面的基本信息比如人物,时间和场所,更多的是这些细节告诉着我们“秘密”,下面我们就来看看rockwell是如何隐藏那些“秘密”的。



比如《Happy Birthday Miss Jones》这幅作品是致敬jones老师的,感谢她从小鼓励他画画。



通过jones老师的表情,你可以看出她对班里每个孩子和孩子们对她都充满爱,甚至包括那个调皮蛋(画面下方头顶黑板刷的),观众们可以从画面中感受到温暖。



还有这两幅作品《back to civvies》和《shuffleton's barbershop》满载着密集的细节和相对封闭的空间背景,但是可千万别忽视任何一个视觉线索。



比如左上图中讲述了一位年轻的退伍军人在曾经自己的卧室里;正对着镜中身穿童年时期衣服的自己发笑。



墙上的海报,桌上的玩具飞机,椅子上挂的制服和上面的徽章,地上的军包上的刺绣这些都在告诉我们他的过去与现在,功绩和故事。



然而所有的信息组合在一起却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没有失去童真和自我的退伍兵形象(当时在美国社会退伍兵出现无法难以回归文明世界的现象)。



这里跟电影中导演和摄影师努力寻找那一个貌似轻描淡写却承载了丰富信息的画面一样,Rockwell的这些画面包含了强大而又微妙的细节。



这些细节告诉你关于人物和故事的秘密,他鼓励观众去发现画面外的故事。



再次是“幽默从来都不缺席,切记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如果说rockwell的创作是基于他在生活中超强的观察能力和对细节的关注,才使得他的画面充满着熟悉和亲近感,那么他的幽默和古灵精怪则让他的作品散发出无限的能量和张力。



 rockwell的许多角色都自带一些喜感,或者准确地说在他“指导”演员的时候能够唤起他们心中的童趣和喜感。



可能在我看来rockwell是在通过喜剧的方式来柔化生活中的“真相”,为人们生活中所面对的恐惧,叛逆,困惑。



矛盾等带去些许的和解和抚慰,因为在生活中最艰难局面也许更需要人们用微笑和乐观以待。



在那些幽默中也许就隐藏着生活的真相,比如上图《boy on high dive》是由rockwell自己的儿子担任的模特,主角是一位面带恐惧跪在跳水高台边的男孩。



害怕和胆怯是人们对未知事物的原始反应,也许在克服了它们后的下一秒他就纵身一跃,迈出了成长的又一步。



再看看这幅作品,叫做《girl with a black eye》,讲的是在学校里跟欺负她的男孩子对打,然后眼睛被打肿了的一个小女孩。



隐射的可能是校园暴力和霸凌行为,但rockwell却用调皮的手法来鼓励了女孩的勇敢同时又嘲讽了暴力行为。



最后则是“构思=立场”。rockwell是对童子军和爱国主义有很深入理解的人,他的作品经常会通过这些内容来宣扬自己对于邻里,社区,社会和国家的价值观,责任和情怀,散发着健康正面的能量。



后来他关注的视角更多了放到了现实社会和政治宣传上,比如太空计划和1964年的JFK肯尼迪的民主党年会。Rockwell的《time for greatness》(上图)是对在肯尼迪总统(JFK)

被刺杀8个月后的一次纪念。



在画面中JKF被描写为一个有卓越远见的人物,透过背景和杂乱的牌子中往前注视着远方(未来)。Time for greatness(伟大的时刻)是肯尼迪的竞选口号,预示着他对美国的未来的愿景和对美国的承诺。



rockwell通过这幅作品讲诉着他眼中的肯尼迪和他所代表的政治立场,更重要的是为那个从未到来的肯尼迪承诺的美国而惋惜。

 


再比如这幅自画像,在画面中也散落着许多关于rockwell人生的秘密,篮子里的烟暗示着他的工作室在早年在大火中被毁于一旦,失去了上百幅未问世的作品,是一段伤心的记忆。



而伦勃朗的自画像,毕加索,梵高自画像被贴在了画架的右上角,rockwell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峙着那些对自己误读和不公的艺术评判。



他本应该与历史上的艺术大师们并肩被后来人所铭记。

是一种鼓励 |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