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论】“新型国际关系”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17 16:45:35

【议论】“新型国际关系”


整理:乔乔

主持:庄安林


2018年3月25日,匹夫全球智理考研群内部进行了群内的第一次有组织、有主持、有仪式、有内容的大范围集中讨论。


此次讨论以“新型国际关系”为议题展开了探讨。


群里的各路英豪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以下观点便由各成员发言精选整理而成。



新闻背景


众说周知,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认识新型国际关系,必须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新型国际关系“新”在哪里?它的参照系应当是“旧型”国际关系,那么同旧型国际关系相比较,它的基本特征是什么?目前学界尚无系统探讨新型国际关系特征的成果,已发表的论文对“特征”阐述得不够清晰也不集中,因此有必要对这一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话题一

新型国际关系是否已经产生?表现在哪些方面?


潘子阳

第一个问题,我认为新型国际关系正处于进程之中,已经有了初步的轮廓但是没有完全成型。比如,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已经有了提法但是还在构建之中。

当前的国际关系体系仍是西方主导的,中国提出新型国际关系是对现有体系的改革完善,而非颠覆。表现在,其一,中国特色大国外交里面有新型大国关系,周边关系。其二,中国提倡命运共同体,其三,中国提倡一带一路倡议,其四,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其五,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统筹开放和经济发展。


主持人:庄安林

认识新型国际关系需要从内容、主题、国家间关系的定性、主要矛盾、主要行为方式等方面来展开,从这些方面来看,当前国际关系仍然出于旧性国际关系,但是新型国际关系却在建构之中,新型国际关系的主要内容是低级政治取代高级政治、主题是实现共赢式国际合作、国家间关系定性是伙伴关系、主要矛盾是合作与冲突、主要行为方式是竞争中合作,显然,这些还没有完全达到!


吴军

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是一个系统性的过程,它涵盖很多方面,我国所倡导的新型国际关系与西方所主导的旧的国际关系体系有几点不相容,低级政治固然重要,但高级政治仍旧是国际社会的主流,我们仍需要进一步磨合。


潘子阳

从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斗可以看出,美国想要通过经济贸易遏制中国崛起,这与中国提倡的新型大国关系背道而驰,低级政治取代高级政治为时尚早,当前国际社会仍是注重比较收益而非单纯的绝对收益。


吴军

从政治上,我方提倡伙伴关系,对话而不对抗,和平合作共赢,这必须基于一个前提,即国际政治行为体在理念上的相容性达到一定程度。美国同中国打贸易战,我方多次对话沟通,但效果甚微,这可以理解为理念的不相容性。


金倩

新型国际关系需要大国和小国共同的努力,但就目前来看,依然是大国为主导,所以要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必须打破这种桎梏,不然何谈“新型”呢?


话题二 

新型国际关系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主持人:庄安林

从刚刚大家的回答,我们可以看出大家主要深入剖析了新型国际关系的本质,以及认识到了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系统性工程,还有就是与我国提出新型国际关系的背景做了介绍,可以看出大家普遍认识到当前新型国际关系还没有真正形成,尤其这几天美国大肆推行“美国优先”单边主义政策,给世界起了一个不好的头,公然破坏国际贸易规则,纽约五大股指纷纷下跌就是对其的最好回应,面对如此状况,新型国际关系面临的最大挑战又是什么呢?


金倩

特朗普想要发动贸易战争其实对中国来说,并没有多大伤害,可以说无惧,关键怕的是其他国家进行效仿,如果各国都提高贸易关税,就会使贸易本国化,那样就不利于经济贸易的全球化,各国如果在经济上缺少交流,经济对话减少的话,政治上就更别谈了,那就更无法推动新型国际关系的构建了,所以说从长远来看,特朗普的贸易战是不利于国际关系的发展的。


潘子阳

第一,当前国际权力转移正逐步转移到东亚和中国,但是西方不愿意放弃国际权力,遏制新型国际关系的形成,第二,新型国际关系本身存在不足,前面讨论了偏理想化,关注的是国际关系应该是怎样而不是实际上怎样。世界仍然是权力政治,即使是国际机制的内部运作拼的还是综合国力和国家权力,大国是国际关系的决定性力量,搞不定美国新型国际关系谈何说起?


吴军

从中微观角度来分析,作为国际政治领域最重要的行为主体,国家。它的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在政治制度体系中“政治人”所代表的利益并不一致,西方国家在维护自己国家利益时,所选择的方式不一定是最好的,它可能是差一等的,甚至是下策。特朗普的对华关税政策亦是如此。


主持人:庄安林

中国贸易对于美国贸易是顺差,并不是中国单方面顺差,而是整个区域的顺差,面对种种状况,美国一方面极力对中国施压强制征收关税,另一面给自己的同盟英国、日本、韩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以豁免权推迟五月一号开始征收,可以看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如意算盘,都跑不掉,但是有区别,看是合情合理的背后,显示了生意人的精明。总而言之,美国不同意中国倡导的新型国际关系,就是要抵制,第二当前国际关系仍然处于无政府状态,现实主义的路径在各个主权国家中建构的观念就是你死我活,第三新型大国关系所表现的应然而不是实然,有些超前。


吴军

新型国际关系从根本上若不想沦为口号,必须建立在实力基础上。但这又带来一个问题,在我国的实力超过美国,成为主导国际政治局势的最大极时,我方的选择还会是这样么?国际社会目前对我国的看法大致就是这样,或许又是一个美国。


潘子阳

新型国际关系可以理解成中国外交的理想价值,比如美国打着民主人权的旗帜,我们在实际的对外政策上依然要以国家利益作为第一出发点,兼顾道义,通过政治领导力和实际的现实主义措施达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类似内儒外法,我们的内核是全人类的共同利益,面对惨淡的现实必须实行马基雅维利的外交。


话题三 

新型国际关系相较于旧性国际关系有哪些变化?新型国际关系如何更好的服务于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


主持人:庄安林

刚刚大家对于第二个问题都给出了很好的阐述,大家都表示当前新型国际关系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传统国家基于现状而又不改变现状的同时,又不想其它新兴国家谋求适当改变现状,同时理论本身有些超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应该看到新型国际关系相对于旧型国际关系的变化,从而探讨新型国际关系的合法性,那么新的变化主要突破了哪些原有的理论呢?


王爽

我认为新型国际关系构建最大的挑战是:

旧的国际关系中,国际社会处于无政府状态且目前仍旧处于,新型国际关系所强调的周边关系、大国关系、命运共同体、共赢式国际合作等都没有在其理论本质上能够触及或改变这一现状。而国际关系的构建必然需要通过外交等手段逐步实现,显然这又不能脱离无政府状态下的国际体系。且新型国际关系的构建目前提出的措施大多空洞,没有具体实践性的内容,如人类命运共同体。试问在当前国际社会无政府状态和国家利益的影响下,新型大国关系或周边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会否又变态成国家间的结盟或利益关系,以致背离初衷?


吴军

 新型国际关系在第三方看来,可能是国家战略。是谋求中国自身崛起的一个手段。我方尽管在很多领域显示了不同于美国的作风,但效果并不明显。此时的国际社会终究是美国,西方的一言堂。国际关系几大主流理论流派的相互竞争这么多年,根基深厚。在大部分国家,高等教育研究领域有话语权,我方急需以一个强大的理论与西方争夺话语权。


金倩

我认为,新型国际关系并不单单是中国利益价值观的体现,而是更多的发展中小国家的体现,因为在旧的国际关系中,小国往往是没有发言权,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小国谈什么国际关系,而中国就像是一个大哥一样,带着小兄弟们一起构建国际关系,正好也符合了中国想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政治诉求。


主持人:庄安林

我国提出了新型国际关系主要是基于我们所处的环境和状态,那么势必颠覆一些当前的国际关系理论,来更好的服务于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


潘子阳

第一个突破是道义,公平正义第一次出现在国际关系中,这是比普世价值观还要崇高的目标。第二个突破是国际权力中心转移,主导国第一次是东方大国而非西方(包括苏联俄罗斯)。第三,中国的传统儒家政治哲学的渗入,天下大同,和谐万邦,第四,新型国际关系不仅仅是一种国际政治规范,包括了国际道义,行为价值观,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超越了单纯的国际关系,上升到对洛克无政府文化分超越,向康德无政府文化过渡。第五个突破是,新型国际关系是对西方国际关系理论霸权的颠覆,是对历史终结论的终结,国际关系理论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变得更加丰富和活跃,未来不懂中国的儒家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无法学习。


金倩

是的,不破不立,要想构建新型国际关系,肯定要打破原有的一些所谓的国际主流理论,也就是大国那一套理论,所以中国想要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最大的阻碍就是西方那些国家,他们会允许中国这种做吗?


吴军

新型国际关系的合理内核在大中华圈都能找到理论渊源,尽可能在诸夏文化圈内组装自己;新型国际关系同样在广大的不发达的第三世界国家中能找到现实需要,这个必要与一些国家形成利益共同体,(采取一种合理的方式,或许可以从从文化上考虑)。新型国际关系理论相对完善,但由于各种因素的干扰实验性较弱。或许可以从反面来思考,假以合理内核,与当前大国权力政治结合。对现存国际秩序进行修正。在现存的体系中进行更可能减少阻力。


主持人:庄安林

解构和重构可以更好的应用于此,当前国际关系仍然是强国逻辑的现实主义状态,对于低级政治领域更多的是自由主义的合作而不是冲突,而对于政治军事领域仍然是冲突和战争,如果不能扭转这种局面,新型国际关系很难建立,即使建立也会会举步维艰,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主要从低级政治出发,比如一带一路、各种非传统领域的安全,中国勇于承担大国责任和美国退出各项国际组织,公然破坏国际规则形成对比,所以说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还要突破传统思维,勇于挑战当前大国逻辑的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


潘子阳

中国本身就是大国,中国面对最艰难的问题是,和平崛起,最反对中国崛起的是美国,我们提出新型大国关系,中心边缘的世界体系束缚了发展中国家发展,我们提出一带一路,周边国家挑动领土领海问题,提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周边外交。中国缺乏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话语权,提出全球经济治理改革,发挥g20作用。以上就是新型国际关系,中国自身崛起而提出的一种理想化的理论,实际上中国并不会自己束缚自己,一切都是为了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强国。


话题四 

新型国际关系如何建构人类的命运共同体意识?


潘子阳

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指引,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政治和经济上,第一,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型大国关系,周边关系。第二,提倡命运共同体理念,第三,中国提倡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丝路基金,第四,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发挥g20全球经济治理作用,第五,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统筹对外开放和经济安全。


吴军

新型国际关系作为一种应然,理论上是相对完善的。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新型国际关系是服务于我国国家利益的,我国从来没有停止追求实力与利益的增长,帮助他国经济发展实际上也是为了国内的发展,获得广泛的市场,与国际政治领域中话语权的增强。也就是说,它是传统的利益观,权力观的一个变体,内涵相对有所改变。


金倩

首先,我觉得,要让小国觉得自己能够受益于新型国际关系,拥有话语权发展自身,在理论上有着利益倾向,其次,作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主导国,中国,应该更好的发展自身力量,发挥全球治理作用,充当好领头羊的角色,别新型国际关系没有建构好,自己先垮了。


潘子阳

文化和思想上,第一,提出中国特色的新型国际关系理论,这是和在座各位息息相关,第二,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以基金会,国际组织,公众人物交往弘扬儒家和合文化,而不是政府,西方比较反对。 无论什么理论都是维护自身的利益,中国的做法是把蛋糕做大,提高分蛋糕的公平性,这就是尊重大家的利益实现自身的利益。


主持人:庄安林

中国自建国以来相继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国际关系民主化、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和平发展、和谐世界、合作共赢等原则、理念和政策主张,皆具有新型国际关系的品质,也体现了中国亲诚惠容的思想,可以说尤其近几年中国频频对于国际普遍关心的非传统安全领域提出了中国方案、中国智慧和中国担当,积极打造人类责任共同体、人类利益共同体,从而更好的建构了人类命运共同体,使得人类能够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等高级政治领域进行普遍合作,共同应对人类普遍关心的问题,应该说是一种很大的进步!


吴军

新型国际关系或者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有现实依据的,我们的做法仅仅是将它拿到台面上,本身它就是一种对外战略,而且内容也很具体。很多人说它的内容空泛,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在追求和实现国家利益的时候,我们用各种手段。新型国际关系可以说是一种手段(这种手段第三方也可获得相对收益)。我们能用这种手段实现中国对抗西方的手段,不可否认的是,合作共赢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确实是起到作用。


主持人:庄安林

今天我们主要就新型国际关系这一主题来探讨了五大议题,可以说新型国际关系关系的基础:主权国家是基本主体没有变,其次国际关系的目标模式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未来新型国际关系何时能得到世界各国的普遍欢迎以及成为国际关系的主导模式,我想在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引领下,一定会成为现实!


以上就是本次讨论的主要内容,希望能给诸君新的启发!下一次的讨论,会在匹夫全球智理考研群内公布,欢迎继续关注。


作者:匹夫全球智理考研

编辑:乔乔

本文仅供读者参考,不代表本中心观点,最终版权和解释权属于原作者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全球智理,公民担当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

友情关注:惟新不惑

在这个寒冷的时节里

因为有你的关注

而变得温暖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