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普及】3月24日 《知识论》——总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13 16:37:46

理则学论

总论

《知识论》分51集为各位解说。第一集是有关《总论》,然后的50集再分别的把相关的问题跟各位一一的解说。

那首先《知识论》这个科目的名称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或者大家从来也没有接触过。不过这个问题在我们中国哲学中讲的是比较少,或许这是让各位觉得不太熟悉的一个原因。但是这门科目在西方哲学中却是相当重要的一门课。

在这门课里要谈的东西主要就是针对“知识”的问题来看一看究竟我们有没有获得知识这样的可能。我要把这个问题为各位回朔到古代希腊的时候。

那在代的希腊,大概的时期就是我们中国的孔子、孟子这一时期。可以说时期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一个时代。有不少的哲学家就在那样的一个环境中慢慢的提出来有关于“知识”这一门的问题。

如果拉图来看的话,柏拉图首先就问:我们透过我们感觉的官能,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能够获得一点“知识”呢?柏拉图很明显的说:不能!我们每个人透过感觉的官能事实上得到的是一点粗浅的、一些皮毛的一些东西,我们只有通过我们的理性(才能获得知识)。我们的理性是先前还没有来的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先看到的是什么?我们从那个时候我们会有一些“知识”

这个问题到了亚里士多德的时候,亚里士多德就很不以为然,他说:我们怎么能够把我们感官经验中看到的东西把它视为虚假的、皮毛的、不算数的东西呢?所以亚里士多德就会说:柏拉图的说法是错误的,我们透过感官经验的确可以为我们获得一些“知识”。可是呢“知识”又不是只靠感觉的官能,还要靠我们理性的思辨、推理和反省。所以在古代希腊的时候,这样的问题就有蛮多的争执。

这个问题到了第三世纪、以及到了第十四世纪,有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哲学家也对这个问题觉得非常的困扰。哲学家们要问的就是我们如果有一些“知识”的话,那这些“知识”有没有什么客观的事实作为一个基础呢?所以,只为这个问题在中世纪的时候哲学家们就讨论了将近一千年的时间,但这个问题也没有解决,哲学家们也没有得到一个共同可以接受的一个说法。

这个问题到了十七世纪的时候,有一位法国的哲学家叫笛卡尔,他就开始问:如果我们要从事哲学的探讨,那是不是我们要先问我知道什么?那我又如何的知道?所以在十七世纪笛卡尔从新把这个问题提出来,那这两个问题就很重要了这里要假定:究竟我能够知道什么?我有没有什么“知识”?那么我又是透过什么样的途径能够获得“知识”

在笛卡尔之后,英国又有一位哲学家叫洛克,他就写了一本书,专门是讨论有关于人的理解的这个问题。这样的一个问题可以说到了十七世纪的时候《知识论》就成为哲学上的一门显学。在这之后,哲学家们几乎每一位在谈论他们那个主要思想的时候就会首先问:我们如何获得“知识”?我有没有“知识”这样的一个问题。

从我刚才很简短的、从哲学史上对这问题这样的一个探讨,大家可以了解:所谓的《知识论》顾名思义就是和“知识”有关的一门学问。各位可能也会说:这样的问题还值得去讨论吗?我们大概不学哲学的人也会了解,我们多少也会知道一些什么,为什么哲学家们还要去问这样的一个问题呢?所以这样的问题也就值得我们再去反省:为什么哲学上还会对这个问题有这么多的关心?对这个问题又讨论这么多。从古代希腊一直到现在,这个问题还是一直在为哲学家们所困扰的一个问题。当然,这其中也有牵涉到很多哲学家们的一个思想流派,或者他的意识形态,或者他的一个知识体系不同的问题。所以对这样的问题就一直在讨论着。

我今天要为各位讲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先不讨论哲学家们怎么说,我们先回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里面。我们看看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关于“知识”这样一个问题是不是构成一个问题,或者说,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事实上我们都假定着我们知道一些什么,而且我们也按着我们所知道的去做。假如是这样的话,这个问题或许就比较容易去面对,就比较容易去探讨了。

我可以为各位做个比方,我们大概常常会问别人:“你知道什么吗?”;“昨天发生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或者我们也会问别人:“你认识那个人吗?”;或者我们有的时候我们也会说(尤其看到一位年长的):“那个人的知识很丰富,他的见识很广,得很多很多的情。”这么问别人的时候,我们都假定他知道什么、而且他有一些知识、或者他知识本来就很丰富,是我们很钦佩的。

另外我们还会问:“这个事情是不是这个样子?真的是这个样子吗?”或者说:“哎,你晓不晓得什么叫生物?或者什么叫物理?”等等这些学问。所以我们大概也会晓得说:有些学问我们称它为科学,或者有些事情我们在说的时候,我们所说的和事实是相符合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说这是一个“真理”或者这是“真”的等等。

这些事情时常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我们都会碰到或者我们可以这么讲,别人也知道我们要说的是什么。所以我们可以从我们的生活中来看,事实上,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都是按照我们知道的什么东西去做。因为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所以我会这么样的去做。

所以不妨想一想:那我们每天早上起来,我们会梳洗一番,然后我们出门,我们或者去上学,或者去工作。做妈妈可能是一早把小孩子叫醒之后会告诉小孩子:你应该怎么样今天要去上学,要记得回来,不要在外面玩等等。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我们每天的生活就是按照我们所知道的去做。所以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根本不晓得什么的话,事实上我们每一天的生活就根本没有办法过的所以如果从我们自己每个人的生活反省的话,我的生活一定是按照我知道的什么去做,好像这在我们的生活中事实上是不成问题的一个问题。

回到了哲学家们,我们就要问哲学家们对这样的问题怎么想呢?哲学家们对这个问题就会有很多不同的一个说法。

有些哲学家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或者有些哲学家会说:你知道的是你知道的跟我知道的不同。那哲学家们又要问:我们知道什么的话,那我们又是透过什么方式来知道的呢?又会问:假如我知道什么的话,那我知道的是不是真的?要问是不是真的时候,换句话说,要问我知道的是不是有效?跟事实是不是相符合?所以哲学家们对这样的问题就会再进一步从理性思考的方式去问。

当然我们有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哲学家们好像多此一举,把不成问题的问题当成问题。不过,无论如何当然我们的确每天生活都没有问题,我们都按照我们知道的去做。可是,在哲学上我们就要问:假如是如此的话,我们是如何的知道呢?或者说,我知道的是不是能够有效,能够经得起检验呢?当然,这些就是我们的哲学家要对这样的问题,对我们每一天生活中会碰到的问题做一个反省的时候了。

所以在我们的知识论中,在讨论这门课的时候,我们首先要看的就是:我们人的“知识”是不是有效?还有我们知识的结构是如何?它是怎么样组织起来的?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获得“知识”的过程是怎么样的?然后呢,再看我们的“知识”跟事实的关系如何?或者说,所谓的实在的关系、跟客观的世界的关系是怎么样?

这样的一些问题可以说基本上是一个相当严肃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哲学家们会花了那么多时间,花了那么多精神去讨论,因为这个问题最后要问的就是:人有没有“客观真理”的可能,假如有的话,当然我们就有各种科学的可能。换句话说,像我们有所谓的物理学、生物学,或者医学、社会学、历史等等这些科学的产生。假如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客观真理”的可能的话,这些东西事实上也不可能存在。

可是我们晓得,我们每个人长大,到了一定年龄的时候我们要到学校去上课、去学习。我们就说在学习这些,我们不都是在学数学吗?不是都在学物理、化学吗?还有历史、社会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在我们面前有的事实。这些都是我们已经有的各种“知识”这些“知识”当它成为一个有系统、有组织的方式的时候,我们就称它为科学。

所以,这样的问题,我们可以说在《知识论》中我们就回到一个问题的一个根本上。要问:是不是人的确有过的“客观真理”的可能。当然,跟这个问题有关系的就是:如何去获得“客观的真理”

我刚才也提到了,像柏拉图的说法,他说:我透过感官的经验不能够得到什么“知识”,不能够得到“真理”,我只有透过我的理性,我的理性在形上的世界所得的才是“真理”,才算是“知识”

可是,刚才我也提到了,亚里士多德就不这么认为,亚里士多德是柏拉图的学生。他听了老师所讲的之后并不以为然。所以亚里士多德又提出了他不同的一个说法。他说:透过感觉的官能我们所获得的“知识”很重要,而且是我们获得“知识”的一个前提,另外我们的理性的思辨、反省、理解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必须透过这两个途径我们才可以获得所谓“客观的真理”

所以从我刚才简单的把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对于获得“知识”的途径不同的看法,各位就会了解事实上这个问题在哲学就是一直缠绕不停,要讨论的问题。这个问题也就当然牵涉到我们哲学家如何的看人,是怎么样的看人以及我们哲学家如何去看这个世界,所以从这样的角度来说《知识论》在哲学史上是很重要的一门科学,虽然它真正的发展是到了十七世纪,像我刚才说的笛卡尔提出来:我知道什么和我如何知道这两个问题之后,这门科学才成为一个显学。可是在哲学史上(知识论)一直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知识论》也可以是其它科学的一个基础,因为假如没有《知识论》这么一门科学,它基本上能够对我们有没有真理的可能做一个肯定的话,事实上,其的科学也没有建立的可能了。所以在这里我们就会看到,在《知识论》这门科学中我们所谈的问题大概是什么样。当然,《知识论》如果是我们值得探讨的一门学问,那当然这就牵涉到所谓的《知识论》我们要怎么样去探讨。在这个地方我们会花50集的时间为各位讲说,我也希望各位能够对这个问题有一些初步的了解。

《知识论》这一门科目在哲学史上我们又可以称为“真理的标准学”,说它是“真理”的标准学主要是因为,假如我们的“知识”是有效,我们有获得“真理”的可能的话,那“真理”的判断的标准什么?所以“知识论”又可以称为“真理的标准学”,另外,我们又称为“思想学”。因为我们讲到我们有什么思想,有什么“知识”,这都是我们理智中的一些问题,所以讲到我们理智中有没有什么思想的话,或者我们理智中的思想是不是跟客观的世界符合的话,我们就可以称它是一门“思想学”。

当然,“知识论”也可以称为所谓的“认识论”。讲“认识论”大家可能会比较清楚,听了我刚才说的“认识论”,因为我们在这个科目里面也会问道:我们是如何的获得知识以及获得知识的途径,这是我们认识的一个管道、一个方法等等。所以也会称“知识论”为所谓的“认识学”。大概会有这几个不同的说法。当然到了十八世纪,德国很重要的哲学家康德的时候,他又称“知识论”为一个“批判学”。这是我们在哲学史上对知识论这一门科目可以有的几个名称。当然,在这里我会主要用“知识论”这一个名称,在以后的50集里面,我也会仔细的为各位就这个问题逐一的来解释。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