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饼干垒工事、打光两万发子弹:英军对抗祖鲁军团的洛克渡口之战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7-09 14:25:30

洛克渡口之战发生在祖鲁战争中最著名惨败伊散德尔瓦纳之战后,伊散德尔瓦纳也就是影片《ZULU DAWN》反映的战斗,英军由于指挥失误导致1700名英军被全歼。9.7公里外的洛克渡口变成祖鲁军队的下一个目标,两名从伊散德尔瓦纳逃出来的士兵带来了惨败的消息和祖鲁军队接近的情报。


洛克渡口位于图盖拉河支流水牛河上,图盖拉河和水牛河是祖鲁与纳塔尔的边界。洛克渡口水流宽阔平缓,这一带地区属于吉米.洛克Jim Rorke,渡口是他修建的,因此被命名为洛克渡口。战争爆发时,英军工程师在这里建造了两条拉缆渡船,并在渡口的传教点布置了仓库和野战医院。


进攻的祖鲁军有4个兵团,3000-4000名士兵。英军则只有第24步兵团2营B连和约翰.查德中尉指挥的皇家工程兵团第5战地连的小分队,总兵力139-141人,另有平民4人、殖民地步兵11人,以及第2、3纳塔尔土著辅助部队100-350人。B连有82人,连长是33岁的中尉布鲁海德。布鲁海德有严重的听力问题,因此被安排看守渡口这种没有风险的工作。除了B连的士兵,还有医院的工作人员和修养的伤兵以及代理粮秣助理多尔顿指挥的几名负责后勤的士兵。另有一队约100名纳塔尔土著骑兵,他们在开战前1小时由亨德森中尉指挥从伊散德尔瓦纳战场撤退到渡口,并自愿留守。但是开战后纳塔尔土著士兵就逃走了,他们的主要贡献是在用玉米袋构建防御阵地时承担了劳力工作。之前渡口的负责人是斯波尔丁少校,是一名文职军官。22日他离开渡口去寻找G连,任命资历较深的查德为临时指挥官。在吃午饭的时候一切还风平浪静,查德也没想过会有危险,毕竟祖鲁人和他们之间有英军大部队。

▲洛克渡口的指挥官


后来。士兵们看到了伊散德尔瓦纳方向升起的硝烟,爬上山顶也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人们听着隆隆炮声议论纷纷,对英军的失败毫无准备。1点钟发生了日食,士兵们发现从伊散德尔瓦纳山后面出现大队土著,秩序井然,以为是纳塔尔土著兵团。到三点钟的时候一名H连的士兵逃到渡口,告诉官兵们伊散德尔瓦纳的惨败。当时查德还在修路,布鲁海德立刻派人去找他。接到祖鲁军接近的消息后,临时指挥官查德召开军事会议。代理粮秣助理多尔顿指出,如果去寻找G连则需要携带伤员和辎重穿过开阔地带,在野外很可能被祖鲁军击败,因此军官们决定坚守渡口。士兵们用玉米袋垒成胸墙,防御阵地如下图,胸墙连接着一座仓库、一座医院和一座畜栏,医院构成了防线的西部。伤员们分配了枪支在建筑外墙上凿出射口,并用家具堵住建筑外门,所有的窗口都用床垫堵住。从医院东南角开始,用玉米袋垒成的胸墙连到仓库,英军为了节省时间用两辆牛车搭建了部分工事,车上堆满箱子和玉米袋。仓库同样也开凿了射击口,门和窗户堵死。仓库构成防线的东南部分,东北部分是畜栏。胸墙沿着原来的石阶搭建,较外侧高六英尺,内部及胸高。

洛克渡口防御阵地图


祖鲁军早上8点出发,急行军30公里,8个半小时后于下午4点30分到达洛克渡口。他们使用轻型短矛和牛皮盾牌,部分士兵拥有缴获的英国步枪。但是祖鲁人对枪械并不感冒,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懦夫武器,而且他们也不怎么会使用。后来在整个11小时的战斗中只有5名英军士兵被枪械打死。


4点20分执行警戒任务的土著骑兵与祖鲁前锋交战,并很快逃走。他们的逃跑吓坏了本来士气就不高的土著辅助部队,他们也跟着放弃阵地逃走了。几个辅助部队的英国军官也跟着逃走,其中一人被B连士兵打死,此时守军只剩下139人,主要是B连和医院里39名伤员,能作战的只有80人。查德不得不缩短防御阵地,用饼干盒再垒了一堵胸墙,以便不利时放弃医院退守仓库。说起这个饼干,当时作为军用干粮的饼干是用燕麦粉、小麦粉、小苏打加盐做成的,硬的能砸死人,一般来说士兵们把它煮上半个小时以后才吃,用来垒工事倒是得其所用。所幸补给站子弹较多,大约有20000发子弹,如果是野战的话以英军当时70发子弹的单兵携带量,他们必死无疑。战后清点显示他们只剩下900发子弹,平均每人打了137发。为什么英军单兵携弹量会那么少呢?一是传统,保守的旧军官们认为不能让士兵们乱放枪,他们年轻时候打仗一场战役打下来也就打个五、六十发;二是当时的大口径黑火药步枪弹很重,马提尼的.577裸铅弹头重350-500格令,一般标定为480格令,装药79格令,这就是36克,加上弹壳,重量直奔50克。70发就是3.5千克了,再多也实在是带不动。


最开始少数祖鲁士兵在视线内大声呼喝,试图诱使英军射击,查德命令不得开火。仓库顶上的哨兵发现祖鲁人大约有4000人。进攻洛克渡口的祖鲁兵团是其预备队,没有参加伊散德尔瓦纳的战斗,对其他队伍的战果非常羡慕。祖鲁人的指挥官是祖鲁王开西瓦CetshwayokaMpande的弟弟,他非常鲁莽,决定越过边境攻击纳塔尔,洛克渡口力量薄弱正是个好目标,路上他们还劫掠的几个纳塔尔村子。在这种山地里,他们的行军速度还是相当惊人,用整齐的步伐慢跑是祖鲁兵团的拿手好戏,这支军队是整个黑非洲最有纪律和战斗力的军队,也是其他部族模仿的对象。可以说,电影里的对他们令行禁止、勇猛无畏的描述并不夸张。祖鲁兵团的恩戈尼人模仿者后来还上演了人海对有机枪加强的车阵进行攻击的戏码,为马克沁机枪增添了个神奇的传说。(只是这个4挺机枪杀5000人的传说里既夸大了战果又基本都无视了参战的250名殖民地民兵和1000名土著辅兵,甚至把229人的南非警察、224人的边境警察都无视了。按说无视谁也不能无视边境警察啊,因为那四挺机枪是他们的。)


600名祖鲁人首先从南方发起进攻,距离600码时英军开火,祖鲁人阵型密集,不断有士兵被击中,但这无法阻挡祖鲁兵团的攻击。冲到距离50码处,英军突然进行排枪齐射,猛烈的火力阻遏了祖鲁人的进攻。另有上千人从西面发起攻势,西面有灌木丛,祖鲁人猛攻西北角。很快就有祖鲁战士冲到胸墙下面,有的开始挖胸墙的底部,有的试图翻越胸墙,但是没有成功,只有蹲在墙下,用短矛向上挥砍,并试图抓住伸出的枪管夺走步枪。一队祖鲁战士冲到医院门口,试图打开门窗,布鲁海德发动了一次反击,屋顶的士兵也进行火力支援,打退了这次进攻。


不久医院的屋顶窜起了火苗,祖鲁人点燃了屋顶。夜色已经降临,英军原来担心天黑了祖鲁人会有更大优势,但燃烧的屋顶照亮了战场。查德发现很难坚持防御这么长的防线,下令撤出医院的伤员,所有人员退守第二道防线,集中防御仓库。祖鲁人三面包围了医院,并进入到医院内部。英军不得不在墙壁上凿洞,转移伤员,两名伤员被杀,一名士兵被拖住也没能通过墙洞。英军逐屋穿墙,终于把伤员转移到医院东面,4人在医院中阵亡。燃烧的医院屋顶被烧塌,将医院变成一片火海,反而阻止了祖鲁人从这里进攻。


时间到了七点,天色完全黑下来,很多祖鲁战士渗透到仓库墙角,试图再次使用火攻,借着医院的火光,英军不断射击。十点钟,祖鲁人动摇了,他们从8点出发没有一刻休息,也没吃过饭,饥饿难当,势头明显减弱。最重要的是这次攻击并没有得到开西瓦的同意,完全是指挥官达布拉曼姿Dabulamanzi kaMpande的自作主张。英军也到了极限,弹药越来越少,如果祖鲁人继续进攻他们也坚持不到天亮。因为祖鲁人不留战俘而且经常肢解敌人,厨师希契Hitch甚至请求战友打死自己。但也是因为祖鲁人不留战俘的习惯迫使英军坚持到底。


到午夜时分,祖鲁人不再发动进攻,医院的火熄灭了,祖鲁人却没有借着黑暗发动进攻,英军士兵都不敢相信奇迹真的发生。战斗结束了,英军伤亡27人,其中死亡14人,另有纳塔尔骑警一人死亡,纳塔尔辅助部队两人死亡。祖鲁人死亡在5到6百人,纳塔尔骑警在记录中写到:“我们埋葬了375个祖鲁士兵,并且将对方的伤兵投入坑中。在见到医院的伤员被拖出来肢解后……我们的心情非常沉重,所以没有放过受伤的祖鲁士兵。”B连的一名战士则对西部邮报说:“我们估计(杀死的祖鲁人)有875人,但官方会告诉你只有400人至500人。”


本文为筑垒地域与文汇报联合创作,主编原廓,作者南山。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更多精彩一战、二战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筑垒地域:zhulei1941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