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里.古德讲座】扬升DNA、太阳闪焰、意识复兴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13 11:28:41

欢迎点击上方蓝色字体订阅“国际黄金时代团队”

---“扬升之路,我们与您同行”

扬升DNA.太阳闪焰

意识复兴

2018.2.11生命博览会(洛杉矶)

现场讲座记录

翻译:小威

刊发:星空间中文网

.

.

你们中有多少人感觉到一些你很久以前已经放弃去面对的问题,现在一再浮现出来,要你去面对呢?

好的,看来这些情况会一直增加。现在我们不得不去面对那些旧有问题,我说过的,有情感的,有质量的,一切都是意识。所以,由于这些宇宙能量的进入,你从前所保留的创伤,所造成的质量,都不会轻易放过你。情况会和去年的一样艰难。所有这些都是重要的契机。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们所有的创伤,也许你是30-40岁,创伤来自一个可能已经死去的人。但是当你受到伤害时,你会给予他们相同的业力。所以这是一个真正的机会,去关注那些业债问题,并好好去学习(宽恕)。也许你想还击,但希望你可以撤消(报复)。

.

.

完全揭露方案是否已经被确定要启动呢?部分揭露方案是否仍有可能出现呢?

答案是不。因为你们每个人,你们的意识已经扩大了。如果他们讲述一些故事,说几千年前在这里,曾有一些科技先进的外星人到访,但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你们中间许多人可能会站起来说:等一等,那么在火星上发生了什么?在月球上呢?在这一点上,他们现在不可能尝试只作出部分揭露,我们可以不用担心。


.

扬升周期开始了吗?

是的!实际上已经开始了多个星期(译注:巨形球体已于2017年中撤走,缓冲已没有了,能量已经直接照射着地球多个星期)我们很多人都一直在等待扬升,但其实它几十年前已经开始。它显然是开始自1930年代。所以我们在一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是第三/四密度的过渡期物种。你们每个人都是。所以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了。


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内在下功夫是最重要的。当我们做好内在的锻炼,我们将能更有效地完成我们来到这里的使命。我们将会发现,我们会越来越融合在一起。而且我们不仅可以防范部份揭露,我想,正如罗宾所说的,要求全面揭露的情况非常相似,特别是在这些密封起诉书中的一部份公开之后。

.

.

是否会有一次日冕物质喷射(CME)或是"太阳喷嚏"发生吗?

这与密度的过渡有关.提拉艾尔(Tear-Eir)向我解释说,它将不会是一次性的太阳能量爆发。它将会是一阵一阵的太阳高能量脉冲。其中一些已经到达地球了。所以太阳闪焰已经开始了。根据他最近告诉我的情况,他们预计,以太阳能量周期为11年来计算,当我们走出周期最低点时(现在2017-18年是低谷期),将会是高潮所在。所以我们仍有一段时间来完成这些工作。

所以是意识,我们很多人都对于"扬升"有不同的想法。我们可能会认为,将是一次太阳闪焰事件,我和大卫。威尔科克也多次谈及过。我们或许会认为,会出现一次巨大的能量爆发,然后突然间,我们就变成可以飞来飞去。我告诉他,这并不是我从Tear_Eir所得到有关这方面解释的理解。

他向我解释的是,扬升是一场意识事件,因为一切都是意识,一切都是震动。就如宇宙大爆炸,好像宇宙放了一个巨大的屁。你知道它真是这样。类似地,这一场能量事件,会导致我们的意识,经历一个急速扩张期,过后我们会变得不再一样。我的意思是,好像细菌只能理解二维空间中的东西,但若带它飞到三维空间中去看,它的理解就会完全不再一样了。有上下之分,有左有右。那么,像这样糟糕的体验,会令我们的意识再次扩大。我们将会从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所有事物。我们将会为长期存在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所以一旦意识扩张发生,我们会经历,其他很多星球也曾经历过的,我们会经过意识复兴,意识研究等进深阶段。随着新技术的出现,人们会说,我们曾经是一个好奴隶,现在我们不再有主人了,那么人类将要做什么好呢?我们会变得癫狂,吃喝至死吗?不会的!我们将有机会去探索意识。这就是安莎尔人所做的。我们越来越多地了解我们的意识,并学会利用我们的共同创造能力,我们将会学习到,如何影响事物,如何影响现实。然后我们将开始获得这些创造能力。

但我不相信,从我所知道的情况看来,这不会是一眨眼间能发生的。我们现在看到大规模的转变正在发生,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伟大觉醒。我想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们这里有许多人。

.

大众主流意识的转变

那么,这些信息真的会成为主流,并且当人们发现超过13000封密封联邦起诉书已经得到证实,并且这些起诉书已经被解密,我们开始看到阴谋集团的真实败亡。我的意思是,在阴谋集团中,有许多人确信,他们是不可能被击败的。败亡是不可能的。

如果他们真被击败了,这就是他们对自己的一个最大欺骗。但事情正在发生!事情正在发生!阴谋集团正在垂死挣扎。他们正在逃走。我的意思是,他们都被吓呆了。

我们对这个击败他们的正面联盟了解不多,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联盟,他们并不是一群秘密行动,有支付薪金的军人。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退休上校或将军,并利用抵押自己物业,向贷款公司借贷,而为联盟提供资金的。所以他们中的很多人,现在都处于贫困状态。他们正在战斗中,他们做得很好。他们参与渗透到,这个精英集团的贩卖人口网络中。而其中一些特种部队成员,更深入到他们的犯罪团队中,并与他们进行了非常详细的交谈,在一些令人不安的谈话内容中搜集证据。其中一些行动失败,但大部分他们都处理得非常专业。

但也发生了一些伪旗行为。在夏威夷发生了导弹警报误响事件,我从几位上校级人仕那里获得的推测是,这与黑暗舰队有关,我仍在等待最终确认。这是中央情报局,他们拥有整队海军的实力。在早期的评论中提到,我请萨利赫博士做了一些背景研究,他们拥有一支秘密海军,他们拥有一艘核航母,一艘核潜艇以及驱逐舰。预算资金还包括几艘收容囚犯的船只,这类疯狂的事情继续存在着。

萨利赫博士做了一项研究,发现中央情报局训练了5000名男女来操作航空母舰,所以这实际上就在那里,海军知道这些。但显然发生的是,一枚导弹从他们的黑暗潜艇上发射了。导弹被MICSSP用太空武器拦截了。它被摧毁了。期间有成千上万的人躲藏起来,他们都被吓坏了,但那是一次真实导弹事件。然后,很快的另一日,在日本又重演一次。许多人都知道,联盟成功阻止了在拉斯韦加斯引爆肮脏核武的意图,但这与鎗击案无关,是在不同的时段里,他们停泊了大卡车,掩饰了这个秘密。

所以在一些伪旗行动出现时,联盟也采取了一些安全措施。我的意思是,我们从电视上看不到任何关于它的信息,对吧?所以看到主流媒体的意识也在转移。

.

在真相社群中,我们开始看到更多的团结。我们学会了,虽然我们所相信的事情不尽相同,也承认没有人知道全部真相,但仍能为了专注地寻找事实真相而聚在一起,对吗?

所有疯狂的事情都在继续。就是那些起诉书,秘密逮捕正在发生。

.

而且,在地上如何,在天上情况也是类似。

突然被送到玛雅船上

我们最近从得克萨斯州普莱诺搬到边界地区。搬家之前,我坐在客厅,看着揭露漫画小说的草稿,正想着一些修改的意见,我突然间被传送到其中一艘玛雅人飞船上。

正如你们中许多人看过揭露宇宙,或我与大卫一起完成的更新文章,我基本上都是在一下闪光之下被传送的。过去,我经常被带到那里,玛雅人一直与冈萨雷斯合作,以帮助我缓解在20年返回计划中,得到的颞叶痴呆问题。特别是当你在同一个程序中多次服务时,电磁场和能量对神经系统的伤害。他们正在帮助我缓解一些症状。通常当我上来时,这里都是一个非常平静宁静的环境,非常安静。你都会不愿多说话的。

但这一次,有一个明显的变化。我从未看过玛雅人是那样的,一阵紧张的情绪,或者是一种恐慌。

冈萨雷斯立即抓住我的手肘,拉着我,说:你需要进去看看。你需要进去看看。

我说"发生什么事?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脚站着不动,我的手放在舱壁上。我不想再走前。但他把我推到门口。当他这样做时,我看到一些玛雅人倒在地上,他们身体扭曲了,好像什么力量扭曲了他们一样。

玛雅人手拿着一些斧头形的东西。看起来形状像双刃斧头。但边缘并不锐利。他们手握两边,看起来像是一个盾牌或一件武器。

.

.

他们走进房间,那个爬虫人看起来非常人性化,即使是这里对他们的描绘,没有真正显示出,它具有人体骨骼结构,鳞片是像我们的皮肤一样伸展过来。它真的很像人类。就像这个样子。我想这是我第一次展示这个我们描绘的图像。头部稍微伸长。而它穿着一件黑色的,有点像瑜伽裤的。而且非常贴身,它有一种金属光泽。

后来我看到他有一个斗篷。斗篷是蓝色的,它上面有一条白蛇图案,不是向横走的,而像这样由上而下走。蛇头在这边肩膀上,然后尾巴在那边,穿过背部的相反方向。有棕色的茎从它长出来,如裸露的茎。图案非常复杂。然后有非常浅绿色的大蕨叶。一路走来。由上而下,就像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我猜它是一个头。

我还以为我是被带到那里,跟那个存有接触并谈判。当刻不难发觉有某种斗争正在进行。

但是当我被推上前。那个存有,它的眼睛是,你看到是黄色的。虹膜中间有一道黑色缝隙。瞳孔就像白色皇族天龙人一样,不断开合跳动。它是有节奏地跳动,以节奏的方式开合变化。当它注意到我时,它立即转过头过,然后它的眼睛变黄了。

它开始叫我的名字,像所有这些物种都叫我的:Raw-Hanush-Eir(拉.哈努西.艾尔)。我猜,大卫曾经谈论过Chanokh(哈洛克)或Hanush(哈努西)。这是一种希伯来语,有希伯来语根,基本意思是:使者。与以诺有关联。这更多的是一个称谓,而不是以诺的任何化身。这是一种称谓。

.

当他开始使用这个名字呼叫我时。突然传来一阵巨响。然后他倒在地上。

冈萨雷斯冲上来,他告诉我,你做得很好。

我问,发生了什么事?

他说,没时间了。还没结束。

他说,我们要去另一个地方,你只需开放你的脑袋,让他们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我甚至在还未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他就转过身去,看着站在其中一个控制台上的玛雅人,点点头,我没有看到那个玛雅人做了些什么。此刻又有一道闪光。我又被传送到一个大洞穴里。那刚被杀的人,原来倒在离开我20英尺远的地上,但现在却在我面前。我看到他有披肩,披肩有点绕过头部。

冈萨雷斯在我身边,大约5个玛雅人也在那里,然后两边有高台。这是在一个大洞穴里面。在这两边的高台上,从我的角度来看,高台上的生物有这么高。我的意思是,他们很高大,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讲,就是这么大。其中一边,看起来像北欧人。我看到两个埃本人,他们的头部是梨形,鼻子上方有皱纹。另一边的生物,像爬虫类,大多数是昆虫类。

他们在双边。不停地回头看。好像他们正在寻求批准或指示,并且没有朝着同一个方向看,我看他们好像在背后找某种东西似的。然后突然间,他们同时间与我连接,并且以一种奇怪的次序,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意外的各个场景。然后停止了。我环顾四周,我看到冈萨雷斯和其他人基本上都有一样的经历。之后就结束了。

.

低温监狱

这个地方,对于外星人来说,是一个深度监狱,因违反了某种特定的协议,我不知道是哪一个,但他们几千年来签署了不同的条约和协议。这个地方是为那些违反这些协议的人而设的。

显然,玛雅人对押解这个(在非洲南部一个地底城市所捕获的)爬虫人时,过于自信了。在地下。地底深处。他们一直在追踪它,并且他们决定将它传送出去,并且当它被传送出去时,他们可以立即令它处于停滞状态,然后将它带到这个地方来。

这基本上是一次囚犯押解过程。显然出了状况。他们低估了它的能力。他们真的想让这个犯人活着。原因很奇怪。

如果他们捕获这个人,并将它停滞,就能困住意识在这个身体里,但如果将这个人杀死,他们是十分先进的,他们有能力将意识转到另一个自己的克隆身体,充分记得他们是谁,以及在什么年龄发生这些事。所以如果你杀了他们,你就输了。

而且很疯狂的是,他们有一个巨大的低温监狱,数以千计的外星人囚禁在那里数百万年之久,这是为了防止那些十分邪恶的罪犯,为了防止他们再次投生到其他肉身中,重复他们的邪恶行为。很奇怪的。

所以,我之后就被送回家了。通常当这种事情发生后,我会花很长时间,盯着墙壁。如果你进来的话,斯泰西(注:科里妻子)会说,出了一些状况。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盯着墙壁深思。试图处理这些讯息。

.

.

参与超级联盟会议

但是那几个月来,我与蓝鸟人的物理接触越来越少了。只是。主要是在梦中交流。我从Tear-Eir收到了不少的梦。他告诉我,我将要参与另一次超级联盟会议。这很令人兴奋,但他也提到,在之后的某些时刻,我也将要参加土星委员会的某种会议。我不知道大卫在那里,发现了与"一个法则"的关联。

所以到了12月16号,大约是凌晨三点半。一个蓝色球体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我已经准备好衣服穿上。就像现在这套衣服一样,像我在揭露宇宙中所穿的一样。我不想穿着睡衣甚至内衣进入会议厅,像我以前曾经发生过的。所以我自拍了一张照片,黑发的我穿着一件T恤。这就是我的样子。跟其他与会者完全不同。但是这次我准备好了。我穿得很好。

.

.

我被传送到这个空间站。


到达超级联盟基地

这是木星外围的时空异常区域。当你进入这个异常区域时。那里没有星星。周围是全黑的。当你到达时,这次我并不是那样进去的,但是如果你坐飞船进去,到达那条长长的干线,你会看到不同类型的外星航天器停泊处,然后,会进入主会议厅的较大区域。

.

.

我们作了对内部的描绘图,一个基本描绘。他们有大约96个马蹄形座位区,而每区的前面有2-3个座位。然后主要代表坐在中间的主要座位中。这是一个非常准确的描绘图,你在那里看到中间的小台阶,就是我要站上去的地方。

我到达了一个有些植物的僻静区域。我看看周围。冈萨雷斯一直与一些玛雅人站在那里。他看到我,就走过来。他非常兴奋。他为此做好了准备。我甚至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其他人似乎都知道发生什么事。就像我们这里的意识生活博览会一样,有很多人在周围。这里我们可以展示一些不同的图像。

冈萨雷斯和我走上楼梯,通过其中一道大门,进入会议区。我们从中间走下去。有一条路。在我的左边是一些水柱,看起来像是被悬浮起来的。它外面没有玻璃。它离地一英尺,悬浮在地板之上。它是一个完美的圆柱体。这是我们第一次可以用编辑照片的方式来获得一些概念。

参与会议的水生ET

.

它看起来像海象,它有腿。它有一种脚。看起来最初是它们的脚,但随后两脚连起来成为一个尾巴,看起来像是海象尾巴。它能重新变成像脚的样子。它的嘴巴两侧有一种美化的唇。它有肥胖身躯,但没有下颚。它让我想起一种大白象,但这个更大一些。它的头部侧面有喷水嘴,帮助它保持直立,并且有一个像气袋的,漂浮在它的头顶上,几乎是透明的,但显然里面有液体。当它转过头时,气袋会摇晃,并且会有一些波动。这就像在第三眼位置的前额,很明显,它不仅仅是用来沟通,而且还能够帮助他们探测周围的环境。

当我向埃默里。史密斯展示这些图片时,他说,他从前曾见过其中一种,因此我们有一段很有趣的交谈。

因此,在力场中有水。冈萨雷斯和我交谈起来,因为我对这个空间站一无所知。很明显,一种生物无论何时出现在这个空间站里,空间站会瞬间连接及扫描这个生物的生理机能。在瞬间为他提供一个与生理需求相匹配的大气环境空间,包围着他。所以我问冈萨雷斯:我们都有吗?他说:是的,他们周围的空间,都有一个无形的区域,为他们提供所需的大气环境。

我们试图在这方面作出更好的描述。

.

其中一种生物就像这样的,除了它的头,它的头骨像一只恒河猴。冈萨雷斯称它为海猴。头部看起来,像一只猴子。肩膀向前倾。肩膀不会向后。它有长长的手指,有蹼几乎到达手指尖。胸部较小,但有肋骨像蛇一样,一直伸延向下,下降到一个点,其尾部看起来像鳗鱼。就像是一条小尾巴一样的尖端。这令人有点毛骨悚然,同时我接收到一个重要的直觉,它并不友善。

我问冈萨雷斯,他说:水生物会给你带来毛骨悚然的感觉。

然后他伸进外套里,把玻璃平板取出。他开始查看,然后把它递给看我。它已经显示出我们正在谈论的这种生物的相关资料.


韩战中惊遇水生ET

在韩战时期,美国一架轰炸机,因机件问题坠机,它不是被击落的,是在太平洋的一场事故,那时是冬天,天气很冷。在我的家族中,曾有在朝鲜战争中服役过的人,他们曾告诉我那里有多冷。并立即开始下沉,

但机组人员有足够的时间,大约有十几人,取得所有救生设备,并启动救生筏。他们进入三艘救生筏,飞机迅速下沉。他们试图靠近在一起,以增加他们的生存机会。

当他们这样做时,开始听到尖叫声。他们查找和扫描周围。他们看到一些奇怪的人,看到了一些人形生物。拉住他们的头发或救生衣,试图将他们拉入水中。看到这些生物的轮廓,试图拉他们到水里。但因为穿着救生衣,他们无法被拉进水中。

他们立即认为,是遭到敌方潜水人员的袭击。所以他们各就各位,背靠背,我相信是机长及一名机员有手鎗。他们射杀了其中三个生物。

这些生物是浩浩荡荡的,他们成功保留其中一具尸体,其余的都让这些生物拉回水中并带走,以免它们为取尸体而回来。他们把其中一个拉到救生筏上。当他们获救时,可以有一个物证展示。

在8小时后,他们被海军救起了。海军没收了尸体。报告中说,这些人员因为在一个地区坠机,并且遭到鲨鱼袭击,受到刺激而精神错乱。所以这就是他们如何清理它。

当海军把尸体处理好,最有可能是,他们只认为,这是某种未知名的海怪物种。他们可能没有想到,这些水生物,可能是外星人。

所以我们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些生物对人类是如此敌意呢?

我们基本上是在摧毁他们的基因实验。他们可能完全不关心我们人类发生了什么事。在这片海洋里,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开发我们地球上丰富的遗传基因资源。他们在研究它。他们在操控它。他们在做实验。

如果我们在他们的实验中出现,他们会以极端偏激的方式来攻击我们。他们不认为我们能与我们的自然环境保持平衡,我们不是。而且他们非常敌对。

.

在超级联盟会议发言

.

.

我们直接走到前面的座位区。当他们坐下,还欠一个座位。

我指着椅子,对冈萨雷斯说,今天是你坐这椅子还是我呢?

他说:你要在那里。

他指着中间的小台阶。我看着他。

我说:这次我可没有什么可笑的衣着吧,这意味着,他们上一次看到我,很像一个小丑。

然后他说,不。

他说,你需要做的事,就像是上次在月球行动指挥中心(LOC)所做的一样吧。你需要走上这台上,只要对自己说,我已准备就绪了。

所以我走过去。我站在台上,向四周观看。我看到不同的生物。在一个为地球人代表而设的座位上。我认得是一位200人理事会的成员,这很有趣。他曾是我之前遇到过的人,但当时的相遇并不愉快。

.

.

所以我站在那里,闭上了眼睛。我想着自己,已准备好了。只要让事情好好完成。就像上次在LOC的情况一样,Tear-Eir和金三角人在我身后出现。

这是他们第一次出现在超级联合议会上。

当所有会众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台上,朝着我的方向看,Tear-Eir告诉我,我需要你转述这一切,按照我给你的方式,完整地告诉他们。不要改动它。要准确。

所以我转过身来,他开始向议会发言,像在一的法则里的说话方式。他在合一与创造者的爱与光中,向每个人问安。然后他开始发言。他说出了一堆,我真的不理解的宇宙法律声明,并且我也回想不起了。这很有趣。

他指示我开始谈及,这个联盟所参与的22个不同基因实验项目。他让我说出其中几个小组,他们的名字和他们来自的地方。

有趣的是,空间站会与你有一些什么协议的,会使你在当中得到的某些数据或讯息,不能够带回来。当你回去的时候,你那部份的记忆会被当场擦去。你不能保留某些信息。而我无法......我本来非常高兴,能得到这些生物的名字信息,真的很棒。但它被擦去了。从我的记忆中被删除了。

他让我读出了这些不同生物,以及他们对这些遗传项目,所作过的宇宙协议。我们详细地道出对这些协议的细节,并如何从他们那里直接获得。关于这些团体如何察看着他们和他们所做的工作。


超级联盟将被解散

Tear-Eir宣布:我们正处于超级联盟将被解散的周期中。

在会议厅里,气氛立即改变了。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发言,其他人也表达他们不同的想法。突然间整个会场都静了,像要求大家平静下来。你听不到其他人的发言(思想)。会场里所用的心智联系系统,现在被停止了。

Tear-Eir提醒他们,他们很快就要离开了,而另外两个守护者种族,将会来协助人类。

很有兴趣的是,我曾经谈论过的,22个遗传基因实验项目,到了某个时间点,研究对象本身将会反过来,接管整个研究。我们将成为自己的...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要接手管理自己的灵性遗传项目了。

而这正是他所要传达的信息,即现在他们将要把人类王国的钥匙交回给人类本身。

我们在遗传基因上,不再须要在遗忘的面纱下,被其他外星族群操控和实验了。我们将会作出贡献。我们将要决定,我们自己的遗传多样性,将要如何走,我们的灵性之路,将如何发展。

很多与会者并不高兴,但其中一些却不。现在有一件事是,当他们感到沮丧或震惊时,Tear-Eir让我说了一些,我脑海中出现了一些景象,某种我不明白的战争,不是传统的战争。超级联盟部队和某个银河联邦之间,曾发生过一场战争。

当这些景象浮现在我脑海时,他让我说,记住庞斯(PONCE)系统。

那时每个人都冷静下来。他提醒他们,曾有过这种情况,他们应该要离开一个实验,但他们拒绝了,然后发生了某种重大战争。这一定是有一场极大的宇宙战争,因为这场战争,立即引起了他们全部的关注。

现在,Tear-Eir让我说,人类还会有很多事情要克服。

与其他恒星系统不同。数百万年以来,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个像遗传基因宝库的地球。已往各种生物作为难民来到地球。有许多不同的实验在这里进行。但过去作为难民来到这里的生物,已经从我们的52颗本地恒星团中得到自由了,所以他们现在要来帮助我们。但...那部分迟些再谈。他们不仅会帮助我们,而且他们将成为这个新超级联盟的一部分。

我们人类将会有自己的一席位,现在我们要决定进行什么,以及允许哪些外星人进来与我们互动。我们的宇宙表兄弟和52颗本地恒星团,他们将通过这个来帮助我们。

另一件事是,这里有成千上万来自这些实验项目的ETs,自己投生成为人类,他们在我们身上进行各种实验,投生为人类是实验项目的一部分,为了符合某种宇宙法则。在一定的时间内,他们必须得到人类同意,看看我们是否愿意让他们留在我们这里,或者他们想离开。但是我们也可以做出这个决定。

在这次会议结束后,Tear-Eir说:"服务众生,服务合一",然后就消失了。


人类首次能掌握自己命运

冈萨雷斯立即走上前来抓住我。把我带出了房间。当我走下楼梯回到门厅时,他转过身来说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说:再没有外星人会伪装成我们的神了。

他拍拍了头,说,他们就是神话传说中的众神。

但他表示,这意味着人类自由了。我们的命运,有史以来第一次,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他向我解释了,这对人类的影响有多么深远。

这个银河联邦,现在这也解释了,这些巨型球体(自从2011年)进来太阳系,他们为了缓冲巨大太阳能量的影响,现在他们已经(在2017年中)撤退了。他们不再在我们太阳系中。屏障不复存在。

但是那里还有什么呢?银河联盟跟超级联盟不同,银河联盟在太阳系外围,创造了一个军事封锁。他们阻止了某些生物离开或呼求增援。他们将会继续这样做,我们的太空计划和我们的常规军队,当他们知道所有事情时,都将要负责移除天龙人的残余部队。

相对来说,只会有很少一部分,仍然留在地球上,像安莎尔人一样,他们会躲藏在一个异常时空泡泡里,以逃避这些巨大能量。他们很久以前,就经历过这种变化。所以这些能量对他们不再有利。部份天龙人也会躲藏在他们之前完成的严密屏蔽的基地中,并且他们试图躲藏一千年。

一千年的太平盛世

当冈萨雷斯说这个,听起来像是圣经预言的一千年太平盛世,对吗?他说,在这个能量转变后的一千年内,为我们的太阳提供了能量,消除它们,就像将牛奶变酸一样。它们很烂掉。这些负面生物不能在这种能量中生存。

但是禁止任何物种使用超级门户系统是违反宇宙法则的。所以我们不能阻止他们(爬虫人)从超级门户中逃走。但是这种能量会阻止他们进入我们的太阳系大约一千年。

他向我解释说,这不一定是要创造一个领域,而是通过宇宙网的自然反馈达成。同样会导致一种能量变化。这是通过宇宙网的反馈,模仿我们的太阳,直到银河转身,我们跳出位置,不再发生,然后我们再驾驭这股能量。

人类主要威胁将来自人工智能

但爬虫人的问题得到解决之后。我们的主要问题将会是人工智能(AI)。正如我们所知,爬虫人是AI先知,他们被AI感染及注入。预计太阳闪焰期间,会消除周围任何的AI残留物。

当我被告知,他们将帮助我们铲除爬虫人时。我觉得这不合理,因为球体联盟是非暴力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向我解释有关千年能量的事情了

现在最重要是什么?

现在最重要是,我们要认真专注内在。

正如Tear-Eir所说的那样。我们需要把跪下的双膝,站起来。我们就是自己一直等待的救星。我们的拯救,不是要等待来自天空的一个形像,宣布一切战争和饥荒都结束。而是来自我们自己。我们一直都是问题本身的一部分,我们一直允许或授权它继续下去,所以必须由我们自己去解决它。

为了让我们发展,能好好要求和指挥我们自己的未来,我们必须专注内心,而不是外在。外在没有人会引导你到天堂或者解决你的问题。你的问题根源在这里,解决方案也在这里。这就是最大的重点。

我们将要学习如何使用共同创造意识,来创造一个全新的未来和全新的现实。

感谢

是的,我想感谢一些人。

从我妻子斯泰西开始。我们到下个月,已经结婚25年了。没有她的支持,我无法做到这些。

并特别感谢一群艺术家们。我们拥有一个非常棒的团队。

Roger Richards是我们的商业伙伴。我们正在一起,开展很多项目。他正在房间的后面。Rene Armenta就坐在前面。我们有史蒂夫。他正在做许多揭露漫画小说的工作,以及你看到的很多美术图片和幻灯片。然后,我们有阿瑟和丹尼尔,在揭露宇宙节目中,做了很多美术工作,他们也在合作参与其他一些事情。

还有所有这些其他的名字。我们有那么多人在那里。

这个社群是什么?

我们知道我们大多数都是星际种子。但是我们完成了所有这些不同的晦涩难懂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学习东西的人,正在寻找我们的经历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我们很多人都在搞清楚为什么我们学会瞭如何做一些模糊的艺术项目。为什么我们学习做不同类型的事情,因为我们现在被调用。艺术家和创意类型。

你们已经开始影响共同创造意识和大众意识。

我不是叫你们去创作蓝鸟人的画。而是请你按照现在内心所得到的指示去做。

大多数人可能会错过。我也是受指示接受这项任务,并与大卫谈过。他花了20年。我们从未见过真相社群是如此准备好行动和工作的。所以请专注于你的兴趣,专注于开发你的才华。并试图找到一种方式,以一种积极正面的方式,影响大众意识,并引导我们走向一个意想不到的美好未来。

我认为人们低估了他们所拥有的能力,以及他们的天赋与技能,足以影响世界。

你可以自己建立像我们的团队。盖亚电视台也有很多服务机会。我一直听到很多传闻说,很多优秀的创意项目,即将启动,并即将面世。所以我现在已经搬到边界地区居往。如果你不介意用手机拍下这图片并发送给你认识可能具备这些技能的朋友,我们可以一起工作。他们可能需要搬到边界地区,但那里很漂亮,所以请看看盖亚网站。

揭露漫画小说已经非常接近完成了。如果你想跟进其进度,请看ReturnOfTheGuardians.com

佐顿.瑟得(JordanSather)正在为SecretSpaceProgram.com工作,带来大量的串流视频及文字内容,以帮助教育人们有关秘密太空计划的真相。你可以利用这个网站来打开话题,不谈论外星人,而是以谈论一些秘密先进技术作为开始。多数人会更容易接受。

今晚我会和大卫.威尔科克一起出现。我很兴奋会有下一个演讲,话题是......

.

.

我们会谈谈那艘远古飞船。那是属于一个古老的建造者种族的,进入了我们的太阳系,已经有一艘飞船品被派出去,是秘密太空计划的飞船,派去进入其内并搜集情报。情报是惊人的,我将会在今晚与大卫.威尔科克一起的联合演讲中,作详细报告。

就是这样。这将会是很酷的,千万不要错过。

附:《揭露宇宙》144级超级联盟的终结



本文转载自星空间站网

http://www.jsufo.com/thread-1906-1-1.html

相关文章:

【人类起源】13年研究后,科学家说人类DNA是外星人设计的

【外星人】画家被飞碟拜访后传达讯息,他们是来帮助人类的

【趣说】那些道教典籍中的外星人记录

【探索】证据确凿!耶稣竟是一名外星人宇航员?

【探索】世界各大宗教与外星人及UFO关系

欢迎加入光之工作者

光工报名表:https://www.beclass.com/rid=18378ee554eb657961df 


让光、爱及力量,重建地球之蓝图




(长按扫码 关注我们)

扫码邀请您进入团队微信群

你,源自心灵,生于永恒,

所以拥得一切

无所可畏,无所可悲。

--Namaste--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