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全球最美自驾公路——大洋路行记

MoJazzBar 2018-07-11 13:09:05




-写在前面的后记-


当我听着山下达郎的歌,身处大洋洲陆地的最南端,漂移在这条被称为全球最美自驾公路,与世界尽头的南极遥遥相望时,蜿蜒起伏的公路,雄伟壮阔的断崖,深邃宁静的波涛……忽然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汇,只想把瞬间摄入双眸的像素原封不动地传递给什么人。此时,整个车上除了司机以外的人都在睡觉。于是,蔚蓝而辽阔的大海和我之间,便也弗如有了灵犀,相顾无言,彼此抱以长久的沉默。


大海沉默,是因为无谓,而人类沉默,是因为卑微。




这条被誉为全球最爽自驾公路、拥有最壮美的断崖风光、360度无死角的绝美海景,更是各大汽车品牌拍摄广告片的首选地的,便是澳大利亚东南部的大洋路——


坎贝尔港国家公园


十二使徒岩

沿途风光

吉布森台阶下的大海

沉船湾





-大洋路的由来-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1914-1919),约有33万澳大利亚军人奔赴前线,其中6万人死于战场,16万人负伤,伤亡率高达64%,在所有参战国中位列第一。一战结束后,死伤惨重的澳大利亚老兵带着战争的创伤回到故土,很多人选择重操旧业,一些人拿到了政府的抚恤金,其中有3000位年纪在20岁左右的年富力强的退伍军人则选择接受政府的雇佣,来到维多利亚州修建举世闻名的Great Ocean Road(大洋路)。战后的澳大利亚整体经济萧条失业率高,但参与修路的老兵依然获得了不错的福利和相对优越的工作环境。修建大洋路的过程是艰苦漫长的,前后花费了近十三年,最终于1932年全线通车。


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英语里叫做The Great War,因此一战老兵修建的这条公路被称为Great Ocean Road,以纪念一战士兵对祖国的贡献。


纪念拱门旁的石碑上写着大洋路的来历

沿途风光




-大洋路在哪?-


大洋路位于墨尔本市区西南部,东起吉朗(Geelong),途经洛恩(Lorne),Apollo Bay(阿波罗湾),Port Campbell(坎贝尔港),一直到Warrnambool,全长约276公里。整条公路北靠雄壮的奥特维山脉,南沿维多利亚州西海岸线绵延伸展,因其史诗般波澜宏伟的景色和视角,这条路也被誉为全球最爽的五条自驾公路之一。



开车行驶于蜿蜒壮丽的峭壁之上,蔚蓝的南太平洋时而跃入眼帘,时而又消失于低矮的灌木丛。沿途也散落着一些靠海的城镇和村落,大洋路建成之前,这里的发展因地域的特殊很受局限,现已成为设施完备的为游客提供周末和消夏旅行的度假村。


大洋路沿途


在墨尔本的最后一天去了大洋路,前一天卧病在床,错过了去菲利普岛看企鹅归巢,所幸第二天的大洋路行程终于恢复了体力。因时间有限,只预留了一天的行程,如果自己租车,强烈建议两天一夜尽情享受大洋路自驾带来的感官震撼。一早从墨尔本市区出发,大约行驶四小时,沿途经过Anglesea、罗恩小镇、阿波罗湾,最终抵达坎贝尔港国家公园,之前听说单程要这么久担心路上会无聊,实际上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去程虽漫长但充满惊喜。




-白皇后灯塔-


大洋路上共有两座灯塔,其中一座是奥特维灯塔(Cape Otway Lighthouse),据称是澳大利亚内陆最古老的灯塔,建于1848年。另一座位于Aireys Inlet小镇,叫白皇后灯塔(Split point Lighthouse),高34米,建于1891年,仅比奥特维灯塔晚40多年,已服役一百多年的灯塔至今仍在使用中,据说出海的海员从几十海里之外即可见到雪白的塔身和红色的尖顶,因此又被称为小红帽灯塔。


白皇后灯塔

灯塔面向大海,永远春暖花开




-纪念拱门-


经过大洋路的入口处,有一座纪念拱门,是为了纪念参与修建大洋路的一战退役老兵所建。现如今看到的纪念拱门已经是第四座了,之前的三座拱门分别毁于大火、风暴和道路的拓宽工程。而最早的拱门也不在这里,而是位于格拉西河口(Grassy Creek)。在纪念拱门的左侧,树立着一座石雕,上面写有大洋路建成的始末。


大洋路入口的纪念拱门


从Angelsea开始,可以于左侧窗口观测时隐时现的南太平洋。行驶在蜿蜒壮阔的海岸线上,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南太平洋蔚蓝的海水、终年不眠不休的潮汐、世界尽头的海天一色,让自诩最丰富的语言也忽然显得单薄匮乏。此时,一行人都睡着了,我却无法合眼,好像错失了与这场视觉飨宴的对视,就错失了人生中某样很重要的东西





-十二门徒岩-


著名的十二门徒岩(The Twelve Apostles)位于坎贝尔国家公园内,“走到这里才算真正来到了大洋路”的无形广告,让全世界的游客蜂拥而至,明明刚才公路上还空无一车。


“十二门徒”其实是一种比喻,让很多人误以为树立在大海里的石柱曾有十二座,其实事实并非如此,介绍上写到:“不要纠结于这个数字,最多的时候只有八座石柱,在2005年因海水侵蚀倒塌了一座后,剩下七座,目前仍以每年2厘米的速度在被侵蚀。”



这些石柱屹立在海里已经有两千万年的历史了,也就是说,已经可以测算出再过多久以后这些岩石将不复存在,而留在人类的记忆中的十二门徒,也终将有一日成为过往。不过,世间万物的更迭向来是迎来送往,倒掉了旧岩石,一定会有更为壮丽的替代物从新的地方升起。人类只能遵从大自然的安排。


下午强烈刺眼的阳光,让远处的岩石蒙上了一层雾气


这些岩石在很久以前被当地人称为“母猪和小猪”,这个名字虽然形象,但和实物相比未免欠缺庄严,况且如此乡土气息的名字也不便吸引游客,取材于《圣经》故事里耶稣基督的十二位传教者,被赋予了历史和人文双重意义的新名字——“十二门徒岩”,就这样诞生了。七块巨石伫立在断崖前,数千万年里经受着南极圈的风和海浪的侵蚀,,以一种永不回头的壮烈和英勇之姿,见证着世间万物的变迁,形同耶稣基督的十二位守护者。


海岸线旁齐刷刷的断崖,有如万劫不复的决心


每个站在断崖之上的人,都有一种错觉,自己离这世上最伟大的壮丽,竟只有一步之遥,仿佛跨过这一步,生命就会停滞于这不朽的灿烂里。为了防止游客有这样的轻生幻想,围栏也是加固的格外牢。远远地欣赏这些千万年屹立不倒的石柱,感受它们身上每一条有如刀刻的风化纹理,这些石块最初由海底成千上万小小的石子堆积在一起,在数千万年里凝结成壮阔伟岸的巨岩。


这一刻,南太平洋的风、阳光、海浪,以及一种凝固于时光中又超乎世外的永恒与不朽,镌刻在每一个人的记忆里。


史诗般的壮阔,是大自然教会人类仍要保有的敬畏之心




-吉布森台阶-


吉布森台阶(Gilbson Steps)是一处在悬崖峭壁上开凿出来的86节阶梯,从悬崖顶部通向海滩,台阶陡峭狭窄,呈Z字形,宽度仅有一米左右。相传这条路最初是本地土著人下海捕鱼的路线,后来在19世纪经由一位叫休·吉布森的大地主加以开凿修缮,并安装了扶手。此处悬崖和沙滩呈90度垂直,拾级而下,便可以最短的距离通向遥不可及的沙滩,并和十二门徒岩中的两座巨大石柱(当地人称为Gog和Magog)近距离接触。


遗憾的是没给台阶拍照(From 百度)

吉布森台阶下的湍急海浪

蔚蓝的南太平洋,曾抚慰着无数经过这里的人

远方的石柱是十二门徒岩的一部分




-洛克阿德峡谷-


洛克阿德峡谷,又名沉船湾(Loch Ard Gorge),这个名字的由来是1878年3月这里曾发生过的一起海难事件,当时船上54名游客中仅有两名18岁的少男少女奇迹生还,18岁的Eva Carmichael是这艘船上的爱尔兰移民家族八个人中唯一存活下来的,18岁的Tom Pearce是船上的学徒。船沉没后,Tom在一艘救生艇下漂流了几个小时,被潮水冲到岸边,不久后,他听到了水里传来哭声,见到Eva正抱紧一根木棍苦苦支撑,Tom花了一个小时才把她带回到岸边,让她躺在山洞里,给她喝白兰地。第二天醒来后,Tom爬出峡谷寻求帮助,最后被附近的两名牧人救回了安全地带。这便是“沉船湾”名字的来历。


被称为沉船湾的峡谷


在这样壮美的场景里,作为衬托,人们总是期待一些同样壮美的爱情故事。然而,两位年轻人获救后分别开始了自己的新生,现实中并没有上演泰塔尼克号里那种浪漫剧情。若干年后,家境优越的Eva回到了英国,Tom则继续当他的水手。


沉船湾峡谷里的天然钟乳石





公路两旁成群结队的绵羊


回程路上,我终于踏实的睡了一觉,回程选了条内陆公路,笔直的大道,几乎没有什么大坡度的转弯。而来时的大洋路实在太过蜿蜒颠簸,当然,除了路况的辗转,还有更多的精神上的牵绊。很多来过澳洲的人都说这辈子一定要再来,我也去过世界上很多的地方,见过各式各样的海,无论是安达曼海的舒展,还是亚古里亚海的深邃,亦或濑户内海的静美……


然而,塔斯曼海是特别的,也许是临近南极圈的缘故,让它比其他海域更澄澈,更无情,也更决绝。我想除此之外还有更深一层的内涵,在詹姆斯·库克船长的英国探险船只还未抵达这片土地时,这里曾是当地土著人的国度,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故园,但对西方殖民者来说,这一望无际的土地和广袤苍茫的草原,却成了荒蛮而寂静的流放地,直到19世纪在墨尔本附近发现金矿,才成功吸引了西方主流世界对这里的关注,而后,是大批移民的涌入。殖民时期过后两百年的澳大利亚,俨然步入文明高度发展、经济飞速进步的发达国家行列,然而无论殖民者怎样掩饰、同化,那屹立崖头的顽石和不眠不休的海潮,依旧出卖了它的主人,大海无法被同化,它穷尽自己的能量,守护着这块曾属于土著的大陆最后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