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港快线”春游记】沿着洛克走过的路 徒步玉龙雪山秘境

云南机场空港快线 2018-09-20 10:32:29

           

春天来了,是时候来一次小小的旅行,看看油菜花的灿烂,溪水的清澈和天空的蔚蓝。

“空港快线”的伙伴们在工作之余,喜欢用行走记录一些风景、一些故事、一些思绪、在这个春天,让他们带着我们看看这熟悉季节里那些不一样的地方。


沿着洛克走过的路 徒步玉龙雪山秘境

走在通往雪山的弹石路上,两边是石片和泥土混制的黄色房屋,各种花木悬挂在墙头蓬勃生长,空气中弥漫着清香,小狗和土鸡在村中闲庭信步。在玉湖村,这座玉龙雪山脚下的村子,平时游人稀少,你依然能够像洛克一样,脚步从容,感受这个纳西古村的宁静与美丽。

因为洛克,玉湖村得以被更多人知晓,在他离开几十年后,他生活过纳西小院被辟为洛克旧居陈列馆,里面陈列着那些在动荡时期被当地人保存起来的他用过的物件。正是在这个简陋的地方,他居住了27年,收集植物标本与种子,并为《国家地理》撰稿,才使神秘古老的纳西王国和木里王国得以为外界知晓,也正是这一时期的文章,激发了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创作灵感,完成了著名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成就了香格里拉的美丽传说。

我对着洛克旧居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既是对上世纪20年代的伟大探险家致敬,也是希望接下来几天徒步深入玉龙雪山能够平安,毕竟100年过去了,这条徒步线路去过的人依然不多,网上有用的资料也非常少。

在玉湖村,你依然能见到各种打扮独特的少数民族,披星戴月穿着蓝灰色大袄的纳西族,牦牛毛制成假辫子绕在头上的摩梭人,银泡闪亮刺绣缤纷的彝族,白衣飘飘的普米族...和他们交谈,很快就能找到可靠的向导,之后便可座在纳西小院悠闲的喝杯咖啡,晒晒太阳等待出发时刻的到来。

进入丽江地界,脚步自会变得慢下来,丽江人始终淡定,在约定时间过了1个小时后,向导才牵着马姗姗来迟。慢总有慢的好处吧,正是这多出来的1个小时,我们在客栈吃了更多早餐补充能量,也把装备再逐一检查。

从玉湖村向着玉龙雪山一路前行,八九点钟的晨雾弥漫在整个山谷,久久不忍散去。雾气妆点下的松树林,翠绿欲滴,但又是有层次地染撒了整座山林,黄叶子、小紫花成了最恰到好处的装饰,与我满是惊奇的脸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向导淡然的面庞,面对别人羡慕不已的景色依旧保持淡定,这是世代生活在雪山脚下从容的幸福。

向导牵马走在前面,马背上驮着我们40公斤的行李,驼铃声清脆地晃荡在山间,一路上不时有甘甜的溪水可以品尝,徒步2小时后,眼前豁然开朗,当地人叫做蚂蝗坝的高山牧场出现在面前,这里夏季是真的有蚂蟥,村民用彩钢瓦修的临时小屋在去年被泥石流撕成碎片。

沿着蚂蝗坝左侧山路向上爬,路上大大小小的碎石让双脚受尽磨难,随着海拔的爬升,周围的苍天古树多了起来,中午12点,我们艰难抵达箭竹林,箭竹林没有竹子,却有一间用石头和木头搭起来的小屋,从这里开始,山开始变得气势磅礴起来,巨大的山体仿佛一道屏障,阻止了登山者的脚步,再往上,马匹就无法通过了,我们简单的吃了点路餐补充能量后,便背上背包向着垭口走去。

在垭口,海拔已经超过4000米,整个丽江河谷尽收眼底,云南有句老话叫:“看山跑死马”,用来形容这个垭口非常贴切,看上去很近只是你的错觉,实际走起来会让人崩溃,灰白色的流沙坡异常陡峭,上面布满厚厚的碎石层,向上爬一步,就会向下掉半步,2个小时的山路,没有可以坐下休息的地方,一开始只是感觉小腿和脚掌酸痛难忍,后来两条大腿先后抽筋让人无比绝望,只能将登山杖重重插进碎石深处,用身体压着登山杖休息片刻,走十步就必须停下来休息,我们不敢大意,一个月前就有独自进山的游客在这里滑落身亡。

翻过垭口后,周围已经没有树木,当地人叫绿雪海的地方映入眼帘,十多头牦牛在景色优美的雪山腹地吃草,头牛身披厚重的黑色毛发,摇着白色的尾巴向我们跑来,好奇的打量着我们,月牙形的尖角在阳光下格外刺眼。

沿左侧山脊往上走1个小时,每一步都如此沉重,海拔4500米稀薄的空气,挑战着我们的毅力,太阳刚从山峰落下的一瞬间,狂风接踵而至,我们赶紧选在一块巨石背后的雪地上扎营,陡峭的山体和巨石挡住了风的脚步,10个小时没好好吃饭的我们躲在帐篷里,用尽最后的力气切开帐篷边的雪,化雪烧饭吃,带去的两个打火机都失灵了,关键时刻还是火柴点燃了气炉,雪水煮黄焖土鸡简直美味,就是儿时记忆中过年喝鸡汤的味道。

雪山的黑夜漫长而寒冷,放帐篷里的可乐不一会就冻成冰,我裹得严严实实起来上厕所,猛然一抬头,彻底被浩瀚的星空震撼到,整条银河就横在头顶,散发着危险而迷人的光辉,我就瘫在那一直看,好像忘记了寒冷。从这里看整个丽江河谷,丽江市也不过平板电脑那么大,从昆明飞来的飞机和与我们平起平坐,完完全全的上帝视角,也许上帝和我们一样孤独。

夜里风很大,山顶上断断续续的电信4G信号,使帐篷里的夜生活变得丰富起来,我们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今天的行程特别舒适,从住的地方向上爬升200米,到海拔4700米的垭口。你将置身于群山的环抱,如玉一样洁白的山峰,一座连着一座宛如凶猛的盘龙,这一刻你会明白这座山命名的由来。在这里,玉龙雪山主峰扇子陡暴露了桀骜不驯的本质,从垭口看过去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峡谷,掉下去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其壮观程度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待你亲自去感受。

身心同时吐纳呼吸,在灿烂的阳光下发呆做梦,喝着加雪山冰块的可乐,打开音箱享受这个慵懒的午后假期,看云从头顶的主峰一点点升起,翻滚着连成片,再被微风吹到丽江上空汇聚,这座被纳西人视为神山的山,就这样世世代代滋养着周围的万物,能这样静静的看看神山,路上吃得苦都被抛到九霄云外。

就这样在神山住了2天,享受极少有人看过的风景,我们依依不舍的收拾行囊,准备重归人类社会,之前向导说流沙波上去1小时,下来10分钟,当时感觉有点夸张,直到一次打滑让我们找到正确的走法,一路滑着下去,确实是20分钟就滑到竹箭林,一路上玩得像找不着北的孩子,把鞋子裤子弄得脏兮兮才回家。

下午到玉湖村后,骑马的游客看我们就像在看逃难的花子,我们看她们都像白白嫩嫩的肉鸡,当年哥伦布历尽千险航海抵达美洲大陆,最残酷的大自然都没有将我们征服,美洲土著简直不值一提。我们马不停蹄往那家用雪山水在院子养三文鱼的客栈赶去,点了一条作为雪山归来的奖励,艰苦的生活释放了全部味蕾,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三文鱼。


文/图 高翔

编辑:金佳琳

审核:高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