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哲学》(Steven.B.Smith著)读书心得

某神棍的自由之家 2018-06-12 17:22:18

   假期结束前再挣扎着发一篇文章,下次估计要等考完试以后了,今天喝了口啤酒所以不保证写的内容里没有胡言乱语和错漏百出。另外如果觉得我写的没意思但写作态度还够诚恳够辛苦的话希望在关掉窗口之前拉到最下角点个赞,您的xx赞将是我继续写文章的动力,谢谢!


《耶鲁大学公开课:政治哲学》一书内容来自于耶鲁大学的一门公开课程的讲稿,由耶鲁大学的政治科学教授Steven.B.Smith所著。本书内容并没有书名所体现那么十分宽泛,不像例如各类“西方哲学史”以时间等的顺序来一一阐述各历史时期较为重要的哲学家,而是着重介绍了几位在政治哲学领域有着重要影响的人,并且有几位之间还有着紧密的关系。如古希腊时期的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这样直接的师承关系;还有霍布斯和洛克思想上紧密联系等等。内容上比较简洁,也并非一般的哲学书籍特别深奥,我觉得这有赖于内容本身作为公开课讲稿的缘故,也有一部分归功于翻译的流畅。


政治哲学最想要回答的问题就是,什么是最好的政治制度?而涉及更具体的问题就是,由谁来统治又怎样统治?涉及政治生活的冲突、教育、法律等等问题又要如何看待?……这些几千年前就由智者们提出的问题直到今日也为人们热切地讨论着,并且人类也在用现实社会的实践作为经验填补着这一数千年来为人津津乐道的高度抽象的问题。我不想过多对书中各位哲学家的思想再进行一番叙述,只想夹杂着谈一谈我对于阅读本书后的一些想法。


直击哲学层面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大多数人所关心的话题,有多少人的生活会一直思考诸如“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样的问题呢?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才是大多数人所面对和感知的生活。而“政治哲学”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哲学分支,政治的实践性和哲学的抽象性的结合让它的实际内容距离人们并不遥远,只是其考察的问题形式和方法仍然看上去深奥和高妙。


同时哲学一向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来自现实性的拷问,就好像书里提到今天许多人都把柏拉图的理想国视作法西斯等极权思想的始作俑者一样,许多在今天看来不可思议的政治思想却出自这些有着极高声誉和影响的思想家是哲学中常有的现象。然而问题就在于我们是否想象过我们的思想是如何被形塑的?我们当前的政制是否早已被过去的政治哲学家们定下了雏形?就像Smith教授在书中说道洛克的时候专门将一小节标题定位“洛克的美国”:洛克所坚持的原则与美国引以为傲的民主政治、有限政府和市场经济等问题上有着高度的共识。我们拿着从一些政治哲学家那里得来的思想,再用早已被他们所预见的框架下的政治现实来评判与其不相符的另一套政治哲学进路实际上有些可笑。又如我们今天倡导的个人自由等问题,也是在马基雅维利和霍布斯的思想中才见到的痕迹(马基雅维利的个人自由见于君主与平民的联手;霍布斯的个人自由见于自然状态下人与人的冲突关系),在此之前的政治哲学家仍旧以集体、城邦、国家为单位来思考政治活动的意义与价值。


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我们的现实政制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善好”?政治哲学伴随着一代又一代智者的努力,是否朝着一条线性的正向方向发展?相对主义和绝对主义当然会对此给出截然不同的观点。我的看法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政治哲学这个课题从面上看变得更加广阔,讲究古希腊的理性和基督教的信仰两大传统派生出了分类越发复杂的政治思想和政治制度,简单的骨架在人们几千年的历史实践和思维活动中被填上了更丰满的血肉。但只要我们试图比较并判定当下各大国的政治制度要优越于中世纪的君主制的时候,其实还是会受到观念与现实照应下潜移默化的影响。当然,也许有一种解释是决定政制走向的人能够带领人们找到越来越善好的制度……可关于真正的“善好”每个哲学家都会给出不一样的答案,同时人类漫长而曲折的历史经验并不能说明贤能者或是群众的智慧能凭借仅有的理性直接找到比原先更好的政治制度或理念,而如果“试错”的行为是成立的,那么我们无法确定我们是不是仅仅还走在试错的过程当中。或许我们只能说,一种拥有足够说服力的哲学往往是在一个自洽的逻辑中所产生的,哲学家们的思想绝难分出高下,只是谁更得人心而已。上文已经提到,政治哲学的有趣就在于,政治活动是具有实践性的,这就引领了思想家、政治家乃至普通人去思考看似触不可及的形而上与实实在在的生活结合中产生的玄妙。


对照今天我们的世界所面对的情况来看,各个国家迥异的政治体制正说明了人们仍在追求最“善好”的政治制度的路上(同时这也可以作为政制并非线性进展的依据)。顺带一提的是本书由于产生背景,未有对东方政治思想的考察,也算是一点小小的缺憾。而例如经济全球化的浪潮其实也在给现实的政治活动带来了新的挑战:多数时候以国家为政治行动单位的基本制度框架还能否承受资源在全球范围内自由流动配制的机制冲击?兴许未来作为国家边界的分析和思考框架将被打破,就像过去人们跳出族群、城邦等单位的分析框架一般(再次强调的是,即使这种分析框架也不能简单定义为“进步”而是对现实活动的补充丰富)。


“善好”的政制到底是否存在?形式是单一还是多样?我自然无法回答这困扰着多少大思想家的问题,我猜测今天的人们可能会很理智和谨慎地提出政治制度的优越与否必须扎根于其所涵盖的地域之文化习俗和社会现实当中分析,这固然算不上错,是一种更加标准化和模式化的手段,但实际上这也决定了我们要在比较低的层次上认识政治生活,而哲人们的话语总是要直击人类命运核心,两者也许都是必不可少的吧。政治哲学魅力带给人们的“喜好”、“信念”跟我们所认为的科学手段几乎没有关系,可人类真能低估观念的力量吗?无论最理想化、善好的政制究竟存在与否抑或人类能实现与否,我相信人类文明的丰富,往往正来自于对人类最理想之境遇孜孜以求的过程中的实践和思考。


当然,我无法反驳的是,对理想的实践既可能带来繁荣,也可能是罪恶和灾难。人的品质和价值,将在所有的人类活动历程中遭受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