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在泸沽湖的20年:与永宁总管阿云山的传世友谊(下)|实录

走进泸沽湖女儿国 2018-06-25 09:07:42

 提示点击上方↑走进女儿国↑关注我哒~

 

上集回顾,点此进入

左所土司的堪布(中)

四川左所的土司与丽江永宁的土司管辖范围相邻,也各自拥有一部分泸沽湖。

阿云山总管不仅为人修养好,品味高,是佛教慈悲道德的实践者,而且是一个知恩必报的人。他与洛克生死之交的几件往事令人感动。


总管深居泸沽湖海岛,除了要事一般是不出远门,而对洛克却打破常规。1928年,洛克第一次探访盐源县左所、前所,总管说:“那里的情况我不但熟悉,那里还有我的朋友、亲戚,我陪你去。”洛克高兴得几乎拥抱老总管,激动地说:“在我的采访生活、工作中,有你这样的朋友帮助,死而无憾,你既是我的生活后勤部长,又是采访、翻译、研究母系文化的高级顾问。”他俩骑着马,从里格半岛沿着大嘴湖边,边探察地质边观赏湖边山色,一路谈笑风生,他俩的心境如同春风吹拂,暖意融融,总管骑在马上对洛克说:“我好久没有出门沿泸沽湖边旅行,有这样的好心情,是你这个洋人给我提供了这个好机会。”抵达左所后,他俩受到喇土司的和总管家族的热情款待,在左所一个星期,总管不断地向洛克介绍当地的人物、社会历史情况,采访中为洛克翻译。洛克也为总管虽然汉文化水平不高,但有较强的记忆力,丰富的历史知识,健谈而机敏老练,而为之倾倒,钦佩景仰。返回途中洛克敬佩地说:“你总管为我介绍提供的社会、历史、地理资料为我节省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你是一本永宁、左所地域的活字典。”


  ▲泸沽湖竹巴龙河上故宗所建的木桥(这种木桥在金沙江流域的藏人地区很普遍)

1928年春,洛克两次到贡嘎岭探险。据说洛克到贡嘎岭探险期间,贡嘎岭一带下了一次大冰雹,有核桃那么大,不仅把青稞庄稼打得无收,人畜也遭灾。贡嘎岭的强人认为这是洛克因逆行环山和开枪打猎,惹怒了山神所致,说他是一个绿眼睛黄头发的魔鬼,要追杀惹怒山神的“魔鬼”。扬言要用洛克的头和血祭山神,准备组织人到永宁捉杀洛克,也有乘机劫掠永宁的意图。阿云山总管接到由贡嘎岭朋友那里送来的紧急信后,竭力保护这个朋友,亲自陪洛克星夜到金沙江,把洛克安全送到江对岸丽江境内。总管的这一义举,使洛克激动不已,流着泪向总管告别,总管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返回泸沽湖,又写了一封信说明洛克不在永宁,已回美国,并奉劝贡嘎岭强人不要轻举妄动来永宁干扰,否则一切后果自负等,言辞过硬的信派人送往贡嘎岭,从而平息了这场追杀洛克的纠纷。


  ▲用革囊渡金沙江的纳西水手(每次这些水手跃入冰冷的江水之前,都要吹胀捆在身上和筏子上的革囊)

1929年秋,洛克为美国国家地理协会勘察康定明雅贡嘎岭回到永宁,当时云南军阀龙云和张汝骥两军交战,永北、宁蒗、永宁被占领,战乱不停,交通要道被阻,社会治安动荡,金沙江沿岸的渡口被破坏。据说为防御乱军渡金沙江入丽江,奉科渡口也被封锁。而洛克率领的四五十人,另有丽江官员派出护送的士兵10多人,骡马四五十匹,还有行李、物资、资料、标本等,不能在永宁久留,必须尽快渡江到丽江,洛克心急如焚,而沉着稳重,遇事从容安详的老总管,选派了泸沽湖边水性好的22名水手,其中有曾经横渡泸沽湖、横渡金沙江的水手达巴都芝、汝亭定芝、旦史益世等水手。选好水手后,又派人到永宁收购了100多张羊皮,制作成革囊,收购了100多根麻绳等,渡江工具准备就绪后,总管亲自带领水手、革囊陪同洛克到金沙江奉科渡口。此季节不仅金沙江水大涨(化雪水),水流汹涌,江水也冰冷,渡江比较艰难。但总管凭借他的机敏智慧和渡江经验,作了细致,周到的安排,亲自指挥,以原始的皮筏渡江,经过两天两夜艰辛运作,水手们个个皮肤冻得发紫,有的脚抽筋,为了暖身,青稞酒都喝了100多斤。但终于把洛克及随行人员,骡马安全地送达金沙江对岸,除有一匹骡子因路窄从悬崖上跌入金沙江外,没有损失一件东西。安全渡江后,洛克站立金沙江对岸,手挥旅帽,长时间向总管和水手们致谢,连随行人员也热泪盈眶向总管和水手们告别。


  ▲在金沙江湾顶端附近渡江(洛克及其随从和物品从永宁渡金沙江到丽江,花了两天时间,有20多个纳西泅渡手帮助渡江)

洛克洋博士自从探访永宁以后,也享受了在日月和送行的礼仪。洛克每次到永宁和经永宁到木里、盐源探访返回丽江,总管阿云山及其有关人员在日月和送行,有时搭着帐篷住宿一夜,总管为洛克以野餐饯行,那是别有风味的告别。洛克在《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一书中写道:“当我离开永宁赴丽江时,总管和他的亲戚总是习惯地将我护送到这里。他说不记得从何时起,任何人离开永宁到外地旅行,第一个宿营的地方总是日月和”。1928年秋在这里摄下了有仆人、总管阿云山、西藏活佛、扎美寺堪布阿少符、洛克、李士诚、纳西人等的一副珍贵照片。可以说这是日月和总管送别友人洋人洛克的最好见证。


  ▲永宁总管阿云山(右二)在日月和为洛克送行。


  ▲今天的日月和已荒芜得再也不见昔日的荣光。

洛克还以泸沽湖海岛之家为中心,探访了西康贡嘎岭,探访了木里、盐源,探访了永宁的山山水水,走遍了每一个从来无人走过的角落,跋涉木里大山、牦牛大山、狮子山,收集了数千种植物标本和鸟类标本,受到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农业部的赞赏。


洛克对泸沽湖的眷恋之情,可以说全面反应在1947年美国出版的《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一书中。该书第五章以“永宁区域的历史和地理”为总标题,以7个小标题,竟有60多页的篇幅约8万多字,记录了永宁的社会形态、历史地理和母系氏族文化,在永宁摄下了百多幅反映土司总管家族、宗教活动、摩梭人生产生活、自然风光等珍贵照片,为后人研究摩梭人历史母系文化留下珍贵的资料。


岁月悠悠,斗转星移。自然规律不管你多么留恋多彩的世界,留恋美好的,难忘的艰辛的生活,留恋难分难舍的亲人朋友,任何人都无一例外地要结束自己辗转的人生旅程,时光的剥蚀是谁都无法抗拒的。1933年秋,阿云山总管因胆结石病突然发作,卧床不起,由于交通不便,地处边远山区的永宁既无医院又无药物治疗,总管面对床边守护的夫人格则永玛伤感地说:“要是洛克在这里,那该多好,他会想办法为我治病,可是,不知他现在何处?……”由于急性胆结石病,又无医生又无药物治疗,总管只有在痛苦的呻吟中,在眷恋朋友、眷恋亲人中,眷恋美丽的泸沽湖中溘然离世,进入佛教徒理想的最终归宿——极乐世界。终年62岁。


  ▲从阿纳瓦岛看泸沽湖。(阿纳瓦岛属于木里王,图中可见的湖滨即是木里之境。)

当洋人洛克1942年夏访问泸沽湖时,已看不到总管阿云山在海边欢迎他的音容笑貌,洛克步履沉重走入别墅和曾先后住过17年的卧室,他设计装潢的大客厅,遥看海岛周围山水依旧,近看别墅房屋依旧,人去物在,但听不到朋友语调柔和的声音,看不到朋友慈祥的笑貌,连昔日林间婉转悦耳的鸟声如今也是啁啾悲鸣,情不自禁凄然泪下。新任总管阿少云及阿云山夫人格则永玛等家族仍然热情地欢迎款待了洛克,但也弥补不了他怀念老总管的悲伤。


此后曾任台湾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国际知名学者、丽江名誉市民的李霖灿当时在泸沽湖的访问游览,他在台湾出版的《玉龙大雪山》游记中写道:“老总管和洛克博士的友谊可以说是生死不渝,当我们正在海上徘徊的第三天,洛克博士忽然降临……湖山无恙,故人已逝,那两棵他亲手种植的桉树苗早已高可参天,洛克博士一进山门便用他老态龙钟的双手一再抚摸树干,手背上的皱纹和桉树杆的光滑相映成趣,我忘不了那老头子泫然欲泣的凄怆表情”。“洛克博士一两天不大开口讲话,只终日里绕室徘徊,尤其是好到岛尾小埠上的亭子间去独自徘徊,因为这是他当日的书房”。可见洛克失去朋友的悲伤忧郁之情。洛克在悲伤中,总管老二阿少云、老三拉萨哲蚌寺活佛罗桑益世陪同洛克到里务比岛总管的安息地沉思默哀,洛克流着泪说:“当我不在你身边时,离开了人世,我失去了一个慈父般的朋友,深感遗恨,肝肠欲绝。新总管和你的夫人虽然也热情地欢迎我,但在我的生活中没有了你,什么都感到无味、没趣。你虽然离开了我,但我俩的赤诚友谊永世长存,我真诚的朋友,安息吧!”


  ▲泸沽湖及金沙江一带的纳西村庄。

洛克当年已58岁,由于途中劳累,思念朋友的伤心,生了病。木里、盐源也未去成,在海岛住了10多天,病情好些后返回丽江,但新任总管仍在日月和为洛克送行。洛克在《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一书中写道:“现在的永宁总管是故人阿云山的次子,是他父亲选择的,曾经在很多场合代表他父亲参加,他的名字叫阿琛,麽些时里兴叫阿拔杜吉。”


洛克离开泸沽湖时,在海岛小埠他曾经常喝茶休闲和作为书房的亭子左壁用英文写下了一篇留言,大意是:“若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泸沽湖,我说此话时心中实在是十分难过,然而,一个人年纪如此,不这么说又能怎么说呢?……泸沽湖依然是美丽动人,但由于没有了我的老朋友阿云山,我是在这里住也住不下去了,我只能心有余恨地在这里向泸沽湖告别。”


1962年12月5日,洛克在美国夏威夷心脏病突然发作,在书房的安乐椅上从此长眠不醒,终年79岁。


岁月蹉跎,半个世纪逖逝,泸沽湖山水依旧,碧波中轻舟荡漾依旧,舟上摩梭女的歌声依旧甜美。昔日洛克目睹满目萧然,穷村僻壤的永宁众生,如今暖衣饱食,安居乐业。永宁总管与洋人洛克两位奇人虽已作古,不能亲眼目睹当今永宁变迁,但人们永远不会忘记永宁总管阿云山与洋人洛克博士的故事和那个神仙安居的黑瓦俄小岛。



  ▲洛克的著作中关于泸沽湖和永宁的记述(部分)。

华夏大地云消雾散,中国与美国恢复正常关系后,1985年春,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女,带着美国环球地理杂志的同事10多人,带着他外祖父当年拍摄的20多幅照片,来到泸沽湖。她首先拜访了1942年洛克访问泸沽湖陪他去的里务比岛看总管墓,当时才13岁已被哲蚌寺认定为转世灵童的罗桑益世活佛,将20多幅照片恭敬地送给活佛,并向活佛讲述了洛克逝世前后的情况。洛克外孙女还拜访了曾给他祖父划过船,牵过马,做过饭的摩梭人。洛克外孙女的来访,叩动了人们那些已封存多年的记忆。当她拜访曾被洛克抱过,给过美国水果糖吃的小孩,如今已两鬓雪白的老人时,她情不自禁,热泪盈眶。她说:“我虽然看过外祖父记述泸沽湖的书,听外祖父讲过泸沽湖的神奇故事,但想象不到这里的摩梭人是这样的朴实、好客、友好,想象不到如此美丽的泸沽湖,难怪外祖父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洛克外孙女访问期间,拍摄了许多照片,还拍了电视纪录片,最后像她的外祖父洛克一样依依不舍地向泸沽湖、向摩梭人告别。


主要资料来源:马继典著《泸沽湖摩梭母系文化风情实录》,洛克著《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

THE END


整理|陈古福  编辑丛林野生君 终审|熊清华

  ❶ 走进女儿国,解码泸沽湖;
  ❷ 香格里拉的源头在这里,摩梭母系文化在这里;
  ❸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