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精英,都懂得撩拔陌生人

思想思潮 2018-04-22 10:56:01

每一个有趣的灵魂

都置顶了思想思潮


作者栏:周冲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ID:zhouchong2017)





我曾面试过一个90后的孩子。


他从小县城来,本在体制内,后来辞职离开。


浏览简历看到这一段时,不得不说,我们都很佩服他的勇气。


于是问了一个问题:“你原来的工作很好呀,稳定,地方人尊敬,出门办个事也方便。为什么要来广州呢?”


他的回答也非常棒。


“因为老家是熟人社会,而广州,是陌生人社会。”


当时面试的几个人都为他暗暗称赞。


理所当然,他留了下来。


后来熟了,逐渐了解他的成长背景,与阅读背景,才知道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想的。


他读过很多书,相信市场,也崇尚自由,一直觉得年轻人(尤其是有野心的年轻人)在择业时要切记的原则是:


去自由人更多的地方。


去与更多陌生人合作的地方。


所以果断出走,选择一线城市留下来。





中国是乡土社会。


这一点,费孝通在《乡土中国》里,已经详细诠释过了。


乡土社会里的人,因为人口流动凝固,抬眼闭眼,看见的都是那么几个人,自然习惯于与亲友街坊打交道。


我们会按关系来办事,也会按熟悉程度来帮忙。


这一点,会让我们拥有归宿感,也会有安全感,却会让个体和群体的发展严重受阻碍。


因为熟人社会里——


  • 生活重复性强,对新生的、无序的、野心勃勃的、充满变动的力量,有着本能的排斥,并会进行打压。


  • 推崇规矩,遵从年长者的经验,文化因循守旧。如此一来,反智主义就有了土壤。


  • 群己、人我的界线不分,隐私难以保全,个体会活得紧张而憋屈。


  • 重视“做人的才华”,而非专业能力。


  • 强调人治,而非法治。


  • 崇尚交情,而非合作。


但文明最大的特点,就是个体自由最大化。


自由人进入市场,信奉契约,尊重权利,保持边界,积极合作,实现双赢。


合作越多,大家就都能获益。


利益越多,发展就越好。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


王美丽是一个微商。


微商就是乡土社会的一种合作缩影。


只不过,它把从前卖花生大豆稻谷,转为了卖面膜面霜保健品;


由在村口镇尾叫卖,转在了朋友圈吆喝。


相同的是,都是在亲友之间做生意


利用关系网,通过因熟稔带来的信任,销售产品,获取利润。


这种生意做好了,也能赚钱。


但是,还有一个人,他走出朋友圈,不做亲友生意,而是与陌生人进行合作。


他在严格的契约下,与陌生人1合作商品的供应,与陌生人2合作加工,与陌生人3合作包装,与陌生人4合作运输,与陌生人合作网页设计,与几亿陌生人合作买卖。


后来,他成为中国首富。


他叫马云。





万维刚在《高手》中,曾经提到赫伯特·甘斯的一项研究。


甘斯在波士顿,曾经长时间钻研工薪阶层和精英阶层的文化差异。


后来写成了一本书,名为《里维特城镇居民》。


他发现,工薪阶层的一个特点是,只相信自己的亲友,非常不信任外部世界,甚至对陌生人有一种自发的敌意。


甘斯把这些人称之为“都市村民”


言下之意是,他们虽然住在都市里,却仍然是村民思维。


可是,精英阶层不一样。


如果说,都市村民们热衷于固态生存——生活方式固定,区域固定,人际关系固定,薪资固定,未来固定;


那么,精英阶层就向往液态生存——在规则之中灵活流动,随时可以与陌生人或群体合作,关系、财富与未来,都处于变化之中。


如果说,都市村民是一个陀螺,绕着一个点,年复一年地旋转;


那么,精英就像风,不拒绝改变,从各种地方接受信号,理解看不见的东西,一直探索未知,能从长远打算,并拥抱各阶层、各领域、各种不同姓名的陌生人。


后者因为这些质素,格局更大,做事会更成功。





我不是精英,但也推崇陌生人社会。


因为,陌生人社会里,有着更多的规则,更少的人为性干扰。


记得程益中离开《南都》以后,曾经写过一篇刷屏文《中国最大的糟粕,就是所谓的做人学问》。


在文章中,他说,他喜欢南方报业所在的广州。


喜欢广州的原因,不是因为它的繁华,也不是因为气候好,而是因为广州的民间气质。


“广州是市民社会,是契约精神,你可以一定程度上少受权力的伤害,一定程度上自主自己的生活。”


也许你对这句话不太感冒,或者说,不会像我一样,几年过去了,仍然难以忘怀。


但作为一个深受小地方关系网所困的人,当我看到其中两个词时,当即眼前一亮——


“市民”。


“契约”。


  • 市民,意味着权力最大限度的退场。


无论是政治化的,还是宗族式的,或者集体式的。


  • 契约,意味着权、责、利分明。


它是种保障,可以有效排斥人情纠葛和人情垄断,让效率更高,避免相互利用和猜疑。





理查德·科克在《超级人脉》中,写过一个故事。


法国有一个人,名叫丹尼尔狄德罗。


他的梦想,就是写出一本百科全书。


为此,他花了22年,进行闭关劳作,因为工作量大,他日以继夜,身体每况愈下。


而法国当局也开始干预,身边的好友远离,他只能独自一人,进行艰难的撰写及校对。


最终,这项工程于1772年完工。


就在狄德罗欣慰以为,自己终于完成了一部巨著,可以让天下人都受益时,出版商大量删减了其中的政治敏感内容。


出版后,因为费用惊人,只有一小部分有钱人才能读到。


更多人一直与这本书无缘。


狄德罗极其遗憾地离开人世。


然而两个世纪后,有人让狄德罗的愿望得以实现了。


这个人,就是吉米威尔士。


他的想法是,借助所有陌生人的力量,一起来完善这本书。


这本书要让每个人都能读到,而且完整,而且免费,而且多语种。


他制作了一个在线网站,人人都能编辑相关条目的专业知识。上传者只需遵守规则,就可进行撰写并上传内容。如此一来,就达到了全球知识共享。


这就是维基百科的前身。


每个人都不是孤岛。


靠一个人,或者靠亲友,难以将事情做大。


那么,为何不依靠更多陌生人,借东风,点火助势,为自己助力?


理查德·科克说得好:


人类接触与自己相异的人,了解到他们所不熟悉的思想和行为模式......无论怎样评价其重要性都不为过。





高晓松在《奇葩说》里说:


“经常有老外问我,中国人和他们的区别是什么。


我说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用潜规则生活了两千年。


我说你们一切靠严格的法律制度,相信的是truth,我们相信的是norm。”



潜规则,就是熟人社会的必然产物。明面上不好说,就暗地里进行。


不过,好在我们现在已进入社会转型期。


曾经人情至上的中国人,也渐渐学会在市场中互利互惠。


曾经习惯于与亲友合作的乡亲们,也开始学着摆脱小农思维,去与更大的世界携手。


一个在2017年赚了七位数的朋友,曾经在饭局上感慨说:“如果你想做得更有影响力,那就不要局限于熟人的圈子。”


因为,熟人世界里,只有人情。


陌生人社会里,才有机遇。


熟人世界里,你可能占到小便宜。


但在陌生人社会里,你会活成大写的自己。





资料文献

1 ,罗纳德·英格哈尔特主持的《世界价值调查》报告

2 ,赫伯特· 甘斯《里维特城镇居民》

3 ,费孝通《乡土中国》

4 ,理查德·科克 / 格雷格·洛克伍德《超级人脉》

5 ,万维钢《高手》


END


· 有一种爱叫做点赞 ·



思想思潮(ID:sxsc2018):这是个有时代正向价值观的公众号,吸引有质感有内涵的灵魂在这里相遇。有原则有底线,不媚俗接地气,致力于成为万千读者的思想乐园,受众以知识青年为主。     


作者简介:周冲,2015年离开体制,放弃公职,从事自由写作。出版《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等多部畅销书。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周冲的影像声色”(zhouchong2017),这是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以文艺的笔调,以理性的思维,剖析人间事与人间情。


往期推荐: 

東京 | 灯火阑珊下全是孤单的灵魂,唯有食物最治愈

【意识】没有三八妇女节,我们只过女神节!

【社会】打破沉默,让我们的孩子面向光明!  

【社会】性侵过后,谁来救赎我? 

【影评】《闺蜜2》:也就值我6.9买的电影票

【书评】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带你走进精神病人的世界

【信仰】我们是不是没有信仰的一代?

【影评】红海行动:总有一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

【爱情】余生那么长,和有趣的人在一起吧

【人物】鲁豫:哪怕最成功的人,都经历过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