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洛克线 ‖ 乐游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22 15:15:38


高温假时间一确定,我就信心满满地联系了户外公司,特地要求为我们新开了一期“洛克专线”。

为了完成好这次户外行动,我积极准备,尽量走路上班,红景天也开始吃起了,想让身体尽快适应高原徒步的环境。

为了一路武装得最为合理,我把所有户外行头都考虑了一遍,以装进只有48L的小鹰包为宜。帽子、防寒服、冲锋衣、抓绒裤、秋裤、排汗衣、手套、头巾、袜子、B700睡袋,还有帐篷防潮垫等等,深感在防寒上应该能做到万无一失。我狠心把行李精了又精减了又减,毕竟还是夏天呢。然而后来事实证明,一旦进入高原,哪有四季的轮回,除了寒冷还是寒冷!

总之,准备应该是充分的,出发却有些不顺,最后两天我居然受凉,开始咳嗽起来,想起要到徒步的起点,还要坐三天的汽车,我开始紧张又焦虑!


终于,高温假的日子来临,这天大家出门很晚,一伙人中午12点才离开成都。

事实证明失策了,这天西昌的晚霞异常的美,而我们在高速上堵了许久,让我错过了邛海边欣赏落日的浪漫散步,以及西昌有名的烧烤等等。

多说一句,西昌的坨子肉太硬,不适合我这种牙口已老的中年人



为了高温假不跟我走的爷俩,我专门订了下楼就可在邛海边泡脚的酒店,让他俩在西昌享受几天。后来问起,熊孩子真的每天去泡脚好几次,幸好没被管理员抓个正着。酒店窗外见下图,正朝东方,日出日落,景色很美。

次日早上六点,在焦虑又期待的心情中,弥补了头天的海边落日散步之憾。吃过早餐,我们就直奔西昌汽车站而去。

咳嗽依旧。


西昌到木里不过200来公里,但全是山路,所以也折腾了我们一天。

大巴车上空调与热气交织,我的咳嗽开始加重,还流起了鼻涕。胃里收纳了自带的伙伴们的各种感冒药,胃口也变差了。好在伙伴们的精力体力都还可以,到木里后还去采购了黄瓜方便面等路餐,以及包裹行李的雨衣。后来几天的天气证明这是最明智的决定。

晚上入住木里藏族自治县香巴拉大酒店,条件不错,应该是当地最好的宾馆了吧!旁边就是木里县档案馆。

晚上睡得很香,FAN说我还打起了呼噜。但早上起来咳嗽仍未见好转,匆忙中奔向木里县医院,想听听医生的建议,毕竟在这里打道回府还有可能。医生是个年轻的帅哥,一番检查下来也没有明确答复我,开了药只是让我观察着。

忐忑中,我们再次坐上大巴车,往徒步起点水洛乡出发了。


木里到水洛乡200多公里,不过以土路为主,相比而言,前两天的路程真是幸福!

经不住大巴车一路颠簸,小伙伴们的兴致明显差了一些。好消息是我的胃口恢复了!中午时分,路边餐馆味道还好,几个炒菜(素菜多,因为砖头吃素)被大伙一扫而光。

当破旧的大巴车一路喘着粗气终于翻过最后一个垭口,我们到达了水洛乡,此时已是下午5点。换乘当地越野,又坐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今天的驻地——水洛乡嘟噜村。


我们入住的是当地藏民家,一栋占地宽广的三层楼房,二楼的客厅厨房餐厅一体,目测就有七八十平,想想我们城里的蜗居……第二天听开车的说,这算是村里最小的房屋了,真是让人情何以堪

主人家很热情,酥油茶大伙都喝了几碗,毕竟还在四川境内,比西藏的酥油茶好喝多了!晚上一行人全睡在客厅,可是厕所在外边另一处,这里海拔2700米,晚上已经很冷,想想半夜要上厕所可真的很惨啊,还得下楼!我给自己喂了颗安眠药,哈哈,还好没有起来


第四天,徒步正式启动。

到起点白水河还有好几公里土路,我们明智地选择了包车。考虑到身体状况,我还租了一匹马跟着,这时哪还雄心勃勃,只怕拖队伍后腿。给家人发了进山的短信,一小时后,我们就远远抛弃了嘟噜村一带的房屋,深入了荒野。

白水河的水水如其名,真的很白。这一天天气不错,阳光也不那么强烈,Panda说跟郊游似的。嗯,对小伙伴们来说的确如此,对我嘛,刚刚好。


沿白水河一路向上,经过经幡飘扬的菩萨洞,白得发蓝的小瀑布很是惊艳,大伙一阵猛拍。

这一路的海拔缓慢爬升,沿途路况良好,天蓝云白,一行人说说笑笑,都觉得这是个良好的开端。


可世上的事哪就轻易如你所愿!在经过一大片齐人高的野草丛后,娇小的FAN几乎被淹没,天空开始暗下来,眼看就要下雨,大伙都加快了行进的步伐。

这时,晚出发的马帮也追上了我们,包括我租的马,当然他们不会让它闲着,马背上也驮了些行李,所以没有装脚蹬。

为了不给伙伴们拖后腿,我决定骑马。好不容易爬上这匹没有脚蹬的马,又好不容易坐稳,马帮大姐细心交代我注意事项,只是脚不能用力,好几次险些摔了下来。


只骑了十来分钟,我觉得还是靠自己的双脚来得稳当。这时雨已经密密麻麻地下了起来,白水河水位快速上涨,在领队与马帮大姐帮助下,我们都顺利过了河。风雨中又行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今天的露营地——满措营地。


满措营地是白水河边的一小块平地,今天共有3支队伍在这里驻扎。雨一直不见停,我们只好边淋雨边搭帐篷。小伙伴们很体谅,我只负责烤火。

由于下着雨,生火,如何让火保持,都是费劲的事,看来今天的营地餐是要等很久了。英明的JDB带了炉头与套锅,我们决定先煮点方便面垫垫。可是,白水河的水此时已和黄河水差不多,一锅水,泥沙俱下,需要沉淀。其实也顾不得那么多,差不多就是和着泥沙水煮了两锅方便面......


满措营地海拔近3700,雨一直下着。在寒冷的荒野中睡觉,心里直打鼓。想来肯定会影响休息,没想到钻进羽绒睡袋,很快身上就热和起来。这个小小的温暖的窝,把冷空气和我严严实实地隔绝开来。

只是,还是老问题。夜半醒来,反复斗争后才极不情愿起身,将温暖的双脚伸到冰冷潮湿的鞋中,冒雨走到不远处。折腾完毕,热乎的身体已被寒夜的冷空气吸了个够。回到温暖的睡袋中,想起外边的雨,又开始担心白水河的水会不会漫上来。


第二天早上,河水没有漫上来,却听到九寨沟地震的消息,头一天还有茂县山体滑坡的消息,真是多灾多难的四川。

小伙伴的电信手机在这里还有信号,移动自从我进山后就一直处于休眠状态。这个悲伤忙乱的早晨,我丢失了防风衣以及手机专用的镜头


今天的目的地是藏别牛场,海拔4300米。

早上起来感觉身体状况还好,于是决定自己走路。雨渐渐小下来,嫌雨衣碍事,我们都只用冲锋衣防雨。

这一天的景色随海拔升高从原始森林向高原草场过度,视野也随之开阔起来,但云雾缭绕,所见也就不会太远。

藏别草场是我们经过的第一个高原草场,虽天公不作美,但花花草草美,加之今天的路程不长,帅哥们也都美美摆拍起来。


藏别牛场共有4个牛棚,我们到得晚,剩下最迷你的一个,见下图。

雨又密密麻麻下了起来,大伙都不想搭帐篷,决定一起睡牛棚。其实后来大家总结,还是帐篷更舒适


找马帮大姐要了些干柴,火很快升起。我仍然备受关照,小伙伴来来往往打水,拾柴火、烤柴火、被烟熏,又欢乐又难受。

干柴火很快烧光,拾来的柴火又极湿,轻易燃不起。砖头带了本冯唐的书(资格的文青才会带书徒步吧),在我们的一致要求下,只好无奈贡献出来点火


经过两天的雨淋,该湿的都湿了

安顿下来后,我们集体围坐,边闲聊边烤鞋烤袜烤衣服。夜色越来越浓,听着小伙伴们斗嘴调侃,我的困意涌了上来,疲惫不堪。为了第二天早上顺利点火烧水,临睡前我被派去要些干柴火,在泥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冒雨走遍所有牛棚才找到领队所在的牛棚,也只要来几小根。在这荒野里,其实人人都是弱者。

这一夜,继续听着雨声入睡,一样的极不情愿起夜,心里只盼望明天是个大晴天。


早上起来,觉得休息得还可以,我又信心满满了,继续自己走路。

只是雨还没停,大伙都全副武装,雨衣雪套全用上,我还加了JDB的抓绒衣,浑身裹得跟球似的。

今天的路程沿夏诺多吉南坡而上,要翻越海拔5000的杂巴拉垭口。天气好的话,在这里可以看到夏诺多吉。可惜雨中艰难笨拙前行约2小时后,到达杂巴拉垭口下方的营地(要是昨晚歇在这里多好,昨天我还走得动)。此时高反越发强烈,左额头疼得要命,也不知是不是冷的。短暂休息后,我让同伴们先走,我慢慢行进等马帮队伍,等我的马儿接上我。


可是一直走到垭口下马帮都还没撵上我,看着陡直湿滑的山坡,有两处甚至是绝壁,我的心里感到无比绝望,因为骑马上去的可能性为零,只好艰难缓慢地继续往上攀爬,平均走五步就停下歇气的节奏。

凛冽的寒风将身体的热量一点点带走,高反更强烈了,我不禁感叹:为什么要这样折腾自己啊?!

终于爬到一处相对平缓的小坡,抬眼望去,快到垭口了,这时马帮也追上了我,只是,今天出发时就选择骑马的FAN还掉在后面,这个垭口不能骑马,对她是不小的挑战,我们只有等着。等了许久,就在我手指头都快冻得没感觉时,终于看到她小小的身影冒了上来。



翻越垭口后,一路向下,目的地是央迈勇南坡下的新果牛场。

接下来的路可以骑马了,在我的要求下,今天的马儿装上了脚蹬,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碎石、滑坡、烂泥、悬崖……搞得我比走路紧张多了,而且更冷。

估计给我和FAN牵马的大姐也冷到了,说是头好疼,我把仅剩的两颗散列通分给她俩,路上溪流大的小的数不胜数,她们直接将嘴对着山坡流下的溪水服了药,看得我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

木里县到稻城,徒步的人多了,马帮队伍也多了,我们的马队是3个女人管理,马帮生活单调寂寞艰辛。毕竟这是荒原啊!青春似乎已然远去。早上看她们认真梳妆涂抹,女人的矜持美好依旧,那颗爱美的心依旧。


骑马依次超过砖头/JDB,Panda,知道谁走的最快了吧

就在超过他们不久,雨暂时停了,云雾也散开了些许,Panda拍下了这张为数不多的美景。而功略上说今天一路都是美景的……


又翻过一个陡坡后,实在太冷,马帮大姐说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可到达新果牛场,于是决定自己走路。在这里碰到多支队伍,小伙伴也赶了上来。

雨又大了起来,在一处溪流纵横处,也就是拍个照的功夫,前面的队伍就走得人影全无。雨雾越来越大,前后无人,天地茫茫,能见度也就十来米,就这样,我们迷路了……往灌木丛方向走了一小截发现不似有路,退回来后还是决定沿河流前行。

在荒野中迷路的感觉又凄凉又孤独,还有点点害怕,最后依据马儿们留下的粪便,在趟过几条溪流后终于找到了一片开阔的草场,当看到远处的人影绰绰,知道这就是新果牛场了!

找到大队伍,还是好激动


新果牛场海拔4200,位于央迈勇南坡,其实这几天的路程差不多就是围着这三座神山在转。

雨势逐渐变大,誓要下个天荒地老。不幸的是整个牛场只有一个牛棚,挤在人堆里又交了50元才凑到火边。冒雨搭起帐篷,烤火的人太多,砖头和JDB欢乐地用自带的炉头在帐篷里烤起了袜子。

这一夜睡得极差,究其原因,是帐篷外不远处的马桩栓了马,马儿脖子上的铃铛响了一整夜


第二天早上起来,依旧下雨。睡得不好,感觉身体状况很差,这糟糕的感觉持续了一天。

今天的确是最不幸的一天,马儿驮的行李掉下陡坡,恰好是砖头的包,包里还有单反相机,一路下雨,都没机会秀秀。

雨衣被扯破,为了方便我骑马,小伙伴们积极帮我把雨衣弄成了旗袍式

一路既不想吃也不方便吃,所以更冷了。路上碰到JDB,又加了他的衣服,还有一上路就给了我绒帽的砖头。无比后悔出门时的精打细算,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天气,穿得再多也没啥感觉。


这一天的海拔基本都在4000多米,风景据说很漂亮,但由于海拔高,荒草稀疏,乱石坡路段很多,除了脚下的路,我啥也看不到。

今天我最后一个出发,FAN和另一个美女租了另一个马帮的马,一早就走了。一路寂然,风雨中没人想开口。半道由于马帮大姐下坡找掉下去的行李,我和领队哆哆嗦嗦地站在坡上看着马群。领队多次催促我自己先走,四顾无人,又看看雾茫茫的天,想起头天迷路的经历,我还是决定在寒风中继续等。


约莫过了半小时,上来一人,说还没找到,还得继续找。是啊,丢了客人的行李,她们肯定比谁都着急。我和领队这才开始往前,依然寂静赶路。

今天的高反达到顶峰,心脏跳动剧烈,似要蹦出身体,思绪恍惚,每迈一步都是考验。

走了近2小时,马帮赶上来,说是行李找到了。我继续骑马翻过几个垭口,路上超过小伙伴们,最后来到蛇湖的上方,在这里本来可以看到央迈勇、仙乃日两座神山,但谁也无心想这个问题了。


蛇湖下的呷独牛场是今天的休息地。下坡依旧不能骑马,牛棚依稀可见,我机械地加快了步伐,思维都冻得麻木了,只想赶紧烤火去。细心的大姐在坡下等着我,用马儿载我过河。后边小伙伴们要过河可有得罪受。

狼狈不堪地钻进最近的牛棚,我就再也不肯挪窝了,向主人交了费用,一人100,比宾馆还贵。

这天每个人都被雨淋得极惨,里里外外都需要烤干。当然,后果就是直到我们回到成都,特有的牛棚烟熏味还久久不散,指甲缝里的黑泥灰一周后才彻底消失。


牛棚不大,却挤了11个人,一边我们,忙着烤火煮方便面。最后一晚,想把所有存货扫光,吃了几顿油腻腻的营地餐,真心腻到了。

一边藏民,一碗碗喝着酥油茶,边做饭边唠嗑。两边时不时搭搭腔,我们送了他们火腿肠,他们则赠予青菜。看到绿油油的青菜,我真的是两眼放绿光啊!

想到明天就可住上稻城的宾馆,有床睡,有澡洗,每个人都很激动,包括那边的藏胞,估计他们比我还激动,直到大家都躺下,还在絮絮叨叨聊着,中间提醒了他们两次。终于,声音慢慢低了下去,碳火也慢慢暗了下去,迷迷糊糊中,就这样熬了一夜。


第二天起来,雨停了,云雾散开,久违的阳光,我才看清周围的地形。原来我们所处的牛场两边环山,东边开阔,西边就是蛇湖的缺口,两边的山势内倾,环抱下来,有点洞天福地的感觉。大家都很高兴,纷纷出来刷牙、拍照、方便。

好时光总是短暂,不过一顿早饭的功夫,天又阴了下来。


今天需要翻越央迈勇垭口,海拔大约4900米,翻过后就是亚丁景区。

伙伴们先行一步,我还是骑马到垭口,然后再走下去。路过蛇湖时又下起了雨,周围的山都躲在云雾中,啥也没看到。

垭口照例经幡飘扬,围着大大小小的玛尼堆,马帮大姐一如既往虔诚朝拜。风极大,我下马拍了几张照就赶紧往下向牛奶海方向的路奔去,顺路还可去五色海,但看到那个陡坡,我顿时信心全失,留给以后再来吧。JDB去了,拍了些极美的相片。


牛奶海很美,从山顶看十分袖珍,走到近前却是另一番模样,不过没看出牛奶的感觉

再往下就是舍身崖,下到络绒牛场的路跟陡,慢慢地,路上的游人多了起来,真的是游人啊,穿啥的都有,还有高跟鞋

走几步就会被问还有多久到牛奶海啊,快了快了,半小时吧,我们坚定回答。要是自己再往回,不敢想像……

下到诺绒牛场时,天气转晴,我们坐在景区公路边,耐心等待神山露出真容,还是未能如愿,只惊鸿一瞥夏诺多吉,看来必须再来一次方才显出我们的诚意。


转了两次观光车,折腾到景区大门时已经下午4点,到宾馆还需一个多小时的车,开始就似乎预示了结局,又是不停转车……

这会一下又暴晒起来,想起上午还在风雨中跋涉,真的恍若隔世!

过程悲催,不过结局美满,毕竟我没有半途折返


写到这里,木里穿越至稻城亚丁的徒步正式结束,这篇流水账也该结尾啦!

最后,用砖头和Panda的话总结下:

走出风雨,走出大山,再次回归现代文明,旅途中困扰大家的终极一问(我为什么来这里)烟消云散。一路在思考终极哲学问题,没有答案,应该就是喜欢吧!纵然虐我千百遍,我仍待她如初恋。

对于我,每一次的远行都是考验。下一次还约么?我又有些信心了

花絮

之一:“天外飞仙”的稻城机场,海拔4411米,有高反的人儿轻易不要尝试哈。


之二:回到双流机场,Panda马上弥补了砖头的书,好哥们


之三:圆满的故事结局怎么能少了火锅?!




文图:鸵鸵

本期编辑:彭文晶

(2017年第95期,总第212期)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