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洛克,虔于三神

轨迹圈 2018-08-29 14:10:26

昼漫漫地夜漫漫

高下峰峦总一般

身在洞然明白里

勿於明白里头看

洛克,在前几年就听说了《消失的地平线》,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去拜读这本书,我觉得最好的了解是走进洛克,感受三怙神山的巍峨壮丽,享受路上的无限风光,倾听它的神话故事。临出发前才了解到今年是三怙神山的本命年,这就是猿粪。
作业前特别感谢茶神对队里的付出与创新,为了一次与别不同的洛克行,创造一条前所未有的洛克新老线,穿插的三天独特的线路,让洛克行更富生动,色彩丰富。


线路:10月23日——10月28日

D1: 水洛乡嘟噜村(2700)-过水洛金矿-菩萨洞(3600)--满措牛场   
D2: 满措牛场-绕夏洛多吉-藏别牛场(呷日牛场)-杂巴拉垭口下方营地(4600)-万花池牛场(4200)
D3: 万花池牛场(4200)-翻杂巴拉垭口(4600)-新果牛场(4200M) 
后来结合队员们的体能与身体素质,选择了备用线路:
D4:洛洛沟(2300)--洛多牛场(4000)  约20公里(第一天)
D5:洛多牛场(4000)--特朗措(4053)--翻4560垭口---阿拉措(4260)--洛多牛场(4000) 约12公里(第二天)
D6: 洛多牛场—4745垭口—万花池牛场(4200) 约13公里(第三天)

大家都是手机党,徒步前的照片都是手机照,将就看吧;

不啰嗦了,马上进入我们的行程:


出发前



10月20日,全部队员在西昌集合,晚上腐败合照,竟然是最整齐的一张合照,这是一支有追求的队伍:结儿、1分钱、青蛙、黑美人、豌豆、山民、林、LIKE风

第二天如期坐上了提前预定到木里的客车,一路的颠簸并没有减少我们出发的兴奋心情,到木里的路上会经过盐源,早就对闻名的盐源苹果垂涎三尺,刚好午饭就在盐源,一队吃货狠狠地败了两箱在路上山里吃。

下午两点半左右就到达木里,放下行李,各自拿着任务去买物资,买好后还有时间逛了一圈,木里,是一个很小的县城,只有三条路,不到一小时就全部逛完了。   

10月22日,早上4:30从木里出发嘟噜村,打开窗户,外面还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这就要出门了,摸早又摸黑的;每个人都想着在路上补补眠,谁不知老司机走的是抄近路,一路的过山车、飘移,连放开扶手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补眠。
一路惊险,在中午十二点就到达了嘟噜村,一路的顺畅,然而却堵在了离今晚住宿地白水河20公里处,刚好修路,不让车过,找了个接驳车,又是一翻的折腾,下午全队三点到达了白水河。

 时间尚早,闲来无事,男队们要劈柴煮水泡茶;结儿和我坐着桑丹舅舅的摩托车出去两三公里以外打电话报平安去了。

路上两位刚从洛克出来的驴友,说是没有食物了只能出山,打算在嘟噜村补给后继续走回香格里拉,佩服!!!

下午准备做晚餐的时候,下起雨来了,还越下越大,今早出发时再查了一次天气预报,这几天都很不乐观;今晚的雨也没有想要停的意思,实在让人纠心。


徒步第一天



洛洛沟(2300--洛多牛场(4000  20公里(第一天)爬升1700米

一晚的滂沱大雨,敲打在铁皮房顶上,一夜未睡好,约摸在四五点时分,雨声小了,才心安的睡了一会;天蒙蒙亮起来,打开窗帘一看,雨总算是停了,雾气妖娆,赶紧起床收拾,打开大门就看到扎西在厨房里忙乎早餐,不到十分钟就端来一锅花生粥,吃了两碗都还没吃饱,可怜今天路途遥远的
白水河离洛洛沟还有三四公里的路程,吃过早餐,舅舅和扎西分别开摩托车把我们送到了进山口,然后一个拿相机一个手机帮我们拍合照,结果只有手机合照,

7:40分开始进山,一开波这帮人就开始拉速度,还能好好看风景吗?

虽说是高海拨,山型还是挺拔秀丽的,可是我没能拍出她的美;十点多开始,老天心情又不好了,下起毛毛雨,接着是小雨,然后还来一小段中雨,老天大爷的,还有更猛些的吗?

一路沿着洛洛沟上行,扎西出发前跟我说要过24道桥,我一路走一路做记号,只是因为走在中间很无聊。

漫步在林间,处处参天大树,原始森林的奇景实在让人不由自主的停步,经过一晚大雨的洗礼,都是清新的氧气味道,平原人的最爱,呼吸吧,尽情地大力吸吧。

自然的鬼斧神工不得不让世人叹为观止,只能用眼睛去感受它的震撼,用相机是无法把它的气势拍下来。

午就一块石洞边上午餐,调整一下速度;刚说完,蛙神就领着结儿跑前队去了,然后豌豆、山民和我走在中间,林、LIKE风、一分钱在后队。

上午过完了春夏天,下午就来到了秋天

拍着拍着,就剩下我和山民偶尔在马叉;路上经过一片的枫树林,整个桥上尽是枫叶,可惜飘着雨,前不着人,后不着队,相机都收起来了,手机拍得不理想,大家YY一下吧。

秋天居然还有兰花盛开,真是没文化,人家叫紫花地丁;BT们一下兴致大发起来让你很可怕的,上了个厕所前面的人车尾灯都见不着了,喊着前面几位BT的名字没人应,后队还没来,只能追上前队收紧速度;

最后来到冬天,在凄凉秋瑟的细雨中行走,寂寞是指尖的凉和心底的痛,都怪队员走得太快了。边追边喊,终于在一个小坡处看到三个BT大神的身影,但貌似他们都没听到我的叫声,一下子翻了过去,寂寞失落感再次上身,就像被抛弃的孩子一样;当我翻上小山坡的时候,终于追上他们了,蛙神就是这么个眼神看着我这个追得死活半条命的后辈。

哇塞,五星级的大草原,山尖上已经铺满雪,上来的时候还在得意我终于能追上BT,一看轨迹,原来这里就是今天的终点:洛多牛场 ,一看时间14:50,这帮SBT,马帮的踪影都还没见着。

有牛场就有牧民,进屋喝酥油茶取暖去;
16:30,马帮也到了,17:30,后队也全部到了,中间他们去了第二天的山坡探路玩耍了。

餐由林大厨主持,吃得希尔和杜基啧啧称好。

 晚饭后围着火堂边做总结,今天第一天整队的速度没有控制好,前后队距离相差时间有点远,严重批评了前队的童鞋;同时展望明天的路程。
 晚上外面寒风萧萧,细雨飘飘,谁都不想离开这个人间大火堂,直接在另一个角落创造大通铺睡,一碌碌的木乃伊一字排开,壮观。。。


第二天



洛多牛场(4000--特朗措(4053--4560观神垭口---阿拉措(4260--洛多牛场(4000 12公里


角落里除了我们还有一位杜基的老爸床位,结儿睡在床位下边的地铺上,接着是1分钱,然后再到我,临睡前,杜基老爸会颂一遍经再睡觉。今天早上也没例外的早早起来颂经,我们闻经而醒,今天晚上还是宿这里,就简单收拾一下睡袋,听说今晚还有一支走新线的队伍宿这里。昨晚睡得还好,睡前就塞上预备好的防燥耳塞,完全听不到奏乐曲。
起来刷牙洗脸,出外寒气逼人,飘着雨夹雪,远处山顶的雪山若隐若现的,嗯,会是好天气!山民一早看到这个雾气就跟我说今天不去看湖了,在这里休整;LIKE风和1分钱在犹豫了一会还是跟上,顺便适应一下海拔,走到一半就打算回头。好吧,我们吃完早餐就往特朗措出发,一条小路绵绵而上,没有太多的爬升,十来分钟就来到了特朗湖泮,阵阵仙气妖娆

离开特朗一路往上走,天气变幻莫测,一下子来了雪粒雨,打在冲锋衣上,滑到地上,慢慢化成水;没到一会功夫,雪停了,太阳出来了,远处的特朗措也变成了一块蓝宝石呈现在我们眼下,跟随着阳光变幻着色彩。

一路玩耍到达了这个牧场已是中午时分,这里已经爬升了300米,4300左右的海拔,在这里午餐。

观神垭口:这里可以远眺三怙神山。

回头再看看身后的无名雪山,雪山中间那个牧场就是我们午餐的地方。

蛙神领头一路向上升,看着路况有点不对头,立马把正在前方爬升的蛙神喊停,我们已经偏离了垭口位置,只能直接往上切,切到一个凹处山脊,风非常的大,只能往前走到山背处等齐后队,这么个一往前就不得了了,一块孔雀绿宝石就在左眼角底下,正是我喜欢的孔雀绿啊。正常的轨迹是往雪山方向拐过去山底然后再环线走出来,这样的走法是轻松的。
人齐后,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已是下午三点了,一般上了海拔的山路灌木丛较少都不会难走,所以最后选择直接切下去。

一路都是美景,不间停的马叉

此时此刻,我们就在雪山的环抱下

阿拉措
纯洁的你,婉如少女
净澈的你,胜比碧玉

我知道照片不足以把妳的美一一印记下来,但至少存着你的妩媚

每一份阳光都给妳带来不一样的色彩。

每一面都亮瞎了我们的眼睛

很可惜,时间不足以环湖,只走了一半,天气不早,又是依依不舍的下山了

一路下坡,走在原始森林里,太阳公公偶尔施舍一线线阳光

过了小河流,准备要进入牧场,LIKE风跟我说,他手机不见了,要回头去找,天哪!回头是可恶的上坡啊,我让他再找清楚;整个包都翻遍了,确实找不着,只能上山找了,我和他一边走一边注视着地上,刚过了小溪点,LIKE风指着一个大石头说:找到了,原来刚才在这里整理时忘了拿回来!我,一块大石头下来了,还好不是在湖边整理的包包。 


进入原始森林牧场

这是一个大牧场,进去后走了一个小时才出来,森林里不断听到我们的马夫在对讲里呼叫我们,因为超出了我跟他说的回程时间,以为我们迷路了,一直着急的在对讲里呼叫,而我们一边赶着下山,都没听到对讲那头温柔的呼唤,下了山坡都在平路上才留意到声音,然后对讲里跟他回应了一下情况,他也放心了,准备好酥油茶静候我们归来,森林出来刚好接上我们昨天来时上垭口的路,但是路口很不明显,我们昨天经过时谁都没发现这里有叉口。

还是这个垭口,远处已看到山民在牧场上迎接我们回来,17:25到达洛多牧场
轨迹上显示的12公里,我们像是走了15公里。

经过昨晚的会议,今天队伍的速度控制得不错,今天的爬升直切,大家也是够呛了,晚上杜基给我们做了一大锅的当归野鸡汤,还有藏香猪,吃得大家摸着肚皮找睡袋去。
今晚饭,习惯性的留意了一下全队的饭量情况,由于今天也有点难度,大家食量都不少,只是发现1分钱没怎么吃饭,汤只喝了一点,胃口不怎么好,估计高反了;大家都去睡了,我见她迟迟不肯入袋,问她怎么不睡,她说有点冷,还摸了一下我的手,冰冷的,我让她把保暖衣服全加上继续去火堂里暖和一下,然后泡了杯姜茶给她,看着她喝完进睡袋才敢睡下来。


 第三天



洛多牛场—转角措—4745三神垭口—守望措—藏别牛场—万花池牛场(4200)

昨晚大家还是按前一晚的位置来睡,但是已经没有了为结儿睡在杜基老爸床边的忧心,我是多担心她会躲到了床底下去了,然而结儿睡得比谁都放心;
今天的线路是接上传统线的线路,由于我们和马帮都没走过,路途是这次行程里最长的一天,也是拉伸最大的一天,很多是未知数;经过一晚的折腾,1分钱很遗憾下辙了,安排好杜基陪着她一起下辙到出发点,同时帮她联系好出木里的车辆,跟桑丹聊得感情比较好,事情很快就安排好了,但我们出发时也快九点了。
 今天一早起来忙碌着其它事,忘记了第一天的日照金山,走在路上,万里无云,有人已经一边上坡一边吐槽阳光太猛烈了。

一路有雪山陪伴,我不觉得晒

过了牧场,就是一路的上升,不断的上升。。。

上升一百海拔左右,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一片五星牧场营地,但是我们更想念牧房

高原里为了能好好和太阳公公玩游戏,MM们男人们都迫不及待在这里补抹一下太阳油 

结儿从出发开始一直心心念念的火龙A,今天终于来了,让她如愿以偿了;这路真的一直上,没有下坡点,只有转折点,一个拐弯就看到了转角措,这里有一条不太明显的分叉线,可以转到桑丹说的观湖线。
中午时分,光线强得连脱下墨镜的勇气都没有,没能把转角措的美拍出来

过了转角措,却未能看到垭口处,只扔给我们一个漫漫无垭的山坡
山民经过昨天一天的休整,今天一路领先,很有一种不拉残我们不罢休的气势,以报昨天的遗憾。

经过一路爬坡的洗礼,回头看看,巍峨的雪山插入展览的天空,雄伟壮观
再看看来时的路,山神总是会给你不一样的惊喜,看到前面凹处就如看到山顶的希望,一个大拐弯却还有另一个高坡等着你,一山还有一山高

居高放眼看去,天际屹立着皑皑的雪山冰峰,在阳光下十分耀眼

只见到豌豆,“山民在哪里?”
“已经在垭口”
“。。。”惊叹五月才上完K2的山民大神,死命烂追连车尾灯都看不到。

山顶的那边,屹立在垭口的一块大石像就如一尊山神模样俯瞰着山下的动静,守侯着每一寸土地,更像是等侯我们多时老朋友,邀请我们一同观赏大好河山。神奇

中午1点到达垭口,这个垭口风一点都不大,正对着就是夏洛多吉,由于中午温度太高了,羞答答的不肯露脸
到了这里我有正经事要干呢,哈哈!在木里买经幡的时候,卓玛告诉我们一些挂经幡的顺序:马头要朝上,预示着人要往上走,图案要在外面,不能反着,并且要顺时针来挂。

皑皑仙山秘境长,无人踏雾揽苍茫
嶙峋万仞终年雪,倾下玉流穿溪滂

这里就是三神垭口,我们在这里祈祷,祝愿所有人身体健康、事事顺利,带上我的祝福并挂上三神垭口第一条经幡

垭口的右侧,男队们都忙着留下自己英姿飒爽一刻。

由于时间紧迫,三神垭口才是今天的一半路程,依依不舍地急降奔着雪山去
后一半都是下坡路了,大家脚步都放轻松了,连LIKE风也把它的长焦拿出来慢拍了

我是多么的不舍得隐你而去,却让脚步漫漫再慢慢
我是那么的怕你突然而消失,只叫相机咔嚓再卡擦

又是那么一眨眼工夫,两步之遥,一个措就这么跳到我们跟前,它就是:守望措,守望着前方夏诺多吉神山。

为了能多看你一眼,我在石堆上发了一会呆,哪怕时间就这么静止。

过了守望措,夏诺多吉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它的壮阔气魄无不让我们虔敬

一路的下坡

一路走,心情不断波澜起伏,不是因为高海拔而心跳加速,而是前方...

山,我总是无法表达对您的喜爱。每年来看一次您在生命中是多么的奢侈。

我怕经过沧田桑海会模糊了你的样子,只能用相片来记忆你曾经的模样

每每惊动人心的时刻来垒一个玛尼堆
这一堆就发现了左角落不起眼的嘟噜湖一角

真的引人注意的一个角落,没有阳光照着根本看不到;现在是15:30分,我顾着拍照又落在了后面,没能及时喊住前队,BT们急着下坡,又来了一个急切下降,正常线路是绕过这一片枯林,从嘟噜湖下边下去的。

广角镜头的原因,没能留住嘟噜湖的近貌,看这一角完全想像不出它是一个大湖,一直延伸到里面的雪山下面,躺在雪山的环抱,灵气逼人,就不花时间去惊动它了。

这是一片无法解释的枯枝怪林,像是经历了千万年的磨砺才来到这片天地

切到下面又是一个五星级大草原,马帮走到河对面,我们快下来时跟我们说走错路了,因为马夫他们都没走过,然后希尔扔下我们自个为我们去探路 ,我们却很淡定地拿出手机,刚确定好方向,希尔跑回来了,往河流右边走;高原精灵啊。

我无法估量BT们到底有多爱原始森林,原始虽爱,但要适量,飘着阵阵莎萝和植被的原始味道确实很让人向往,扑塑迷离的光线更让人痴想,但下一秒就会消失在你的一眨眼间,让人无法捕捉,路况也是如此。

一直切到谷底,已经偏离了线路,也快五点了,大家都累了,找了一个比较窄的河床过到了对面,然后有点绝望地看着上面的小坡,必需翻过去才与原线路重合,咬咬牙一下就到了藏别牛场;藏别由于地势低沉,草原营地也比较湿,却也不是最佳观景台,看看大家还没崩溃的样子,再撑半小时吧就到原定今晚的营地:万花池牛场。
刚说完,男队们一下就往万花池上奔,这是要拉残的无声抗议吗,我默默地走在后面...刚好18:00到达万花池牛场,希尔给我们留了一间干 净的石房子,牧民都下山了,石房子可以随便住,今晚万花池营地还有一支广西队和三人的摄影队;同时也再次见到了扎西帅哥,原来扎西就是广西队预订的向导,刚到不久飘起了雪粒,发现石房子是穿的,希尔和扎西他们几个马夫找来一块大胶纸,舅舅女儿二话不说就爬上了屋顶,然后为石房子披上外套,立马房子也不漏风了,女汉子啊,膜拜。
晚餐是希尔准备的,在我们住的石房子右边的另一个石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走到了饭厅,饭后走回来发现消化了一半,肚子不饱,又煮了一锅干贝紫菜蔬菜汤,这才算是吃过了晚餐。 
外面还是继续飘着雪粒,吹着刮脸的寒风,虽然石房也不暖,但谁都不想出去扎帐了,今晚还是一碌碌的在石房里摊开......


徒步第四天



昨天说的13公里路程,我怎么感觉就像走了18公里一样,真正的火龙A,我崩溃了,结儿爽歪了。
说我们队是有追求队伍真没错,煮个紫菜汤都要研究加点什么味道会更好,营养更丰富,不少人在旁边添油加醋;住个石房子都要扫得一干二净,把石台铺得像家里床一样,麻包袋铺了一层,地席又铺一层,然后防潮垫又一层,不管有多少层,我躺下就睡着了,抱着结儿睡了大半夜自己也不知道。。。
一大早被自然醒的伙伴吵醒了,被日照金山刺激到马上爬起来跑出去,哇塞

一切来得太快了,第一次广角拍日照金山,始终没能HOLD得住,拿手机拍了一张

夏诺多吉神山,意为“金刚手菩萨”,夏诺多吉神山是“三怙主”雪山的东峰,海拨5958米,在“三怙主雪山”佛位第三,夏诺多吉山峰耸立在天地之间,在佛教中除暴安良的神甚,他勇猛的刚烈,神采奕奕,跨下围斑斓的虎皮,腰间绕着罪恶的大蟒,洛克先生把它形容为展开巨翅蓄势待飞的蝙蝠,将它比喻成西腊神话中的雷神,神山左边绿色,大理石山头为布鲁财神,右下方为马头金刚,马头金刚下方“丹霞地貌风林为八百罗汉”。这是夏诺多吉的背面。

这是我们昨晚住的石房子,门太小了,几乎每个人都中头奖,左边上那间石房就是马夫住的厨房,吃完饭走回来已经消化了,今天早上都忙着打包,都没时间过去吃早餐,希尔直接把一锅面拿过来了,今天的面太熟了,就像是吃BABY的糊一样,随便和着炸菜吃了一碗,然后再吃了几片透心凉的梨,才感觉有点力气了。

左边两座是无名山,从第二天的环湖线就见到TA们,到走到山脚下,一直没离开过视线

一切准备就绪,LIKE风已经在做出发前拉伸了,随时准备要狂奔的感觉 ,好可怕

又是一个好天气,出发前来个合照吧

今天的路程不遥远,但是海拔拉升高,昨天的行程伙伴们也走得有点累了,开波就不要你追我赶的了;
我们9:40开始出发,一路上升,几乎没有叉路,广西队走在我们前面,他们走的传统线,昨天下午两点就到达了万花池牛场,他们今天状态很不错,一直在我们前面领头;
一个小时左右,终于来到了这座无名山脚下,今天总算看清您的真面目了,可是也要与您道别了,因为过了这个坡就再也见不到了。

真的要从无名雪山脚下过,昨晚下了雪,原来的线路都有点积雪,右边是碎石直上,坡度太直了,广西队已经在右边的碎石坡上,我们选择走回原线路左边缓冲上坡。

左边转上去就是无名雪山脚下,已经白茫茫一片,也有不少脚印,雪里踏着脚印走省力气,边走边听到脚底下欢快的咕咚咕咚水声响,就像在演一出交响曲。

终于上来了,每每这个时刻我就想停下来,静静地看着雪山,风停止了。

扎巴拉垭口4700,看着白白的雪,好想在这里躺下来,却不曾想过有划破它一丝的痕迹。

皑皑白雪,晶莹冰挂

四面雪山环绕,已是中午时分,找了一块避风大石头午餐,LIKE风掏出一个双黄白莲蓉月饼,由于“过期”月饼,没人赏面,我帮衬吃了四分一,今年的第一块月饼,在雪山底下吃特有感觉,因为吃了好久才咽下去,好干啊,再冲了一杯芝麻糊,大满足了。LIKE风把另外的三分一都吃完了,怪不得后面飞奔起来了。

吃完午餐就是下坡了,中午阳光普照,雪已经化成小水流一直往山下漫去。

雪化成水,自然也会有冰,下坡要特别的小心,很多石头边上都结了一小块薄冰,踩到也是很容易滑倒的,我就差点中招了

终于过了冰雪区,看着前面的下坡路,犹如看到了营地一样,走起来也更欢乐,慢悠悠的
我说:前面几个又不见人影了;旁边不知谁说了一句:看来今晚又要开会了。

看看这两个有多悠然的,我们都一致觉得下去就快到营地了,手机地图啥都不看,跟着心情去走,太任性了。

白白的原来不是雪,其实是沙石流,前面几个原来躲在这里了;又长又臭的下坡,我的老毛病又来:下坡下到呕,干呕
山民很惊讶地看着我,问我要不要休息一下,是不是高反了?
我说是严重高反了,要下辙了;山民就来话了:你高反也不能下辙,我们谁下辙你也不能下辙。我说:为什么啊?“因为你下辙就没人给我们开会了”我“......”

扔掉包,从此过上砍柴放牛、晒太阳看雪山的日子。

一个大长坡下降下来,却不是营地,大家都很失望,想到有下必有上就绝望,下到坡底大概是4200的海拔,一个小树林,然后再切到4500的垭口,这是一种无言的痛苦,力气都在杂巴拉垭口用尽了,我已经没有发力的冲劲了,死蛇烂鳝的挪,挪到一半,希尔和马帮来了,我们站在边上给他们让道,只见希尔一边轻盈上坡,一边弯下腰捡半坡路上的石头垒在旁边草丛中,防止马匹不小心踩到会滑脚,,心思细腻。
在白水河出发前一晚上,他来跟我们打招呼做交接时,我还不是很喜欢他,一直想让勤快的扎西跟我们走的,可是扎西不是马夫,是向导,我们不需要向导,然后桑丹帮我找了他表哥希尔,出发前让桑丹交接了一下,希尔这几天表现非常的好,每天一到达就赶紧去砍柴起火,然后回来问我今晚煮什么菜,也炒得一手好菜,连我们队里的林厨都称赞。

4500垭口,回头看看来时的路,一阵唏嘘,在谷底已经没有想吃干粮的欲望,只喝了一口热水就上来了。

过了4500的垭口,这下终于能看到今晚的营地了,前面的人影子都没见着了,看来今天只有我状态不好了,拉慢了速度;
有上必有下,又是一条让我呕吐的下坡路,这帮队员居然不担心领队会高反,落我走在最后了,我喜欢下坡慢慢思考人生;
下到第一个小凹口,偶遇了四川摄景三人队,今晚的营地还是我们三支队伍。
16:30终于悠到了今晚的营地:新果牛场;太让我惊讶,这帮BT,比我预期的快了一个多小时,广西队刚刚扎好营,看样子他们应该16:00就到达营地了,经过广西队营地时,我边走边想这么早该做点什么好呢。

一抬头,看到林厨已经在烧柴煮水泡茶了。环顾一周营地,今晚只有一间石房子,还是没房顶的,这么说今晚我们终于可以开帐了。

急降下来,脑袋有点发帐,轻微的头疼,都不想开帐了,歇了一会,慢慢把帐撑开,希尔过来要准备晚饭了,我让他把原先放在我帐边的公共食物都拿到石房子去,今晚要吃一顿好的,然后回帐换了一身干衣服,高原里这么一折腾快喘不过气来了,吃了一个苹果,总算缓过来了,出来看看这个世界。
长线,本该如此姿态去享受...

还不到六点钟,希尔就喊我们过去石房子准备吃晚饭,由于今天只有一间石房一个灶,希尔先帮我们把饭煮了,所以不用等六点就可以开饭了。
今晚餐是:腊肠饭、炒猪耳朵、白菜炖牛腱。希尔过来问我做什么菜时,我跟他说了一下不要炒得太干,今晚的菜棒棒的。
我们在旁边开了一炉头煮干贝紫菜木耳汤,一顿饭下来,感觉没个汤不像吃过饭。一轮风云残卷,最后剩下LIKE风、结儿和我三人还在吃,我们一直邀请希尔与我们共进饭餐,但是都被拒绝,这下子我们三人不好意思了,因为高原吃饭实在费劲啊,嚼着牙累,又怕高反了,所以只能慢慢吃。
这时候,广西队一队员进来,叫起我的名字,我好惊讶,原来他就是因为没参加拉链而未能跟上我们队伍的佛山心灵,说他被我们抛弃了,一下子我接不上话了,好尴尬啊,只能表示能在洛克偶遇上实属猿粪啊,且珍惜。



第五天


昨晚看完星星银河就回帐,一躺下来就睡着,不知是否靠着夏诺多吉神山,背后的大山岩层又有如经林一样,昨晚就像听着经文入睡,很安稳沉睡,以至于后背让一块石头顶住一个晚上睡落枕了也没擦觉出来,后面一直肩疼脖酸;

吃过早餐打包好,大概九点出发,今天虽然路程不远,但是要过两个垭口,又是一个火龙A,还是早点出发了,广西队今天比我们早出发十分钟,走在我们前面,今天一开波又是急升翻垭口,想想心好累啊,就是在营地后面的经幡一直的上升,昨晚的营地太开阔了,找个厕所也不容易,后面半坡拐过去一凹处是个五星级的厕所,大赞啊!!!

上完个厕所,回头已经看见伙伴们在山顶呼叫半山的我,好大压力啊,我拖了队伍的后腿了。
 好不容易才挪上了小垭口,又是一个横切坡,挂了一层薄薄的雪,但这个坡很让人喜欢

这个有一个拐角挺滑险的,全是碎沙,很容易滑坠,要专心走路。

回头看看来时的路,不由感叹!!!
今天就是从央迈勇神山的南坡翻过去,一个大拐弯。

淡妆素裹央迈勇,巍巍高崇雪中情
雪域仙山秘境长,莫问翔云追空去

不要以为看着横切坡就觉得没有上坡路了,横切坡还没完,就要往上升了,撕逼啊

只有一点点的积雪

继续迎来一个大经林,巍立在山顶,一路佑着我们到达蛇湖。

这里拐上去还有一个小神台,还看到转山的虔民拜祭的痕迹

对面一排开的雪山,我醉雪山了,允许我摊一会吧。
高崇入云,以为是贡嘎雪山,回来一查,原来是无名雪山

醉完还是要继续赶路,向右转,今天的第一个垭口,4600+

刚好山体挡住了阳光,没有太多的停留,继续寻找黑湖的路上...
前面的山头就像是一个金元宝呈现在你面前

遂不及防,就在顶的下面,发现了一颗黑珍珠

昨晚在想今天的路程是近距离走进黑湖,就要去一睹它的真面目:黑
上了垭口后,看着不远处的黑珍珠,一个大下坡,回来就是一个大上坡,实在有心无力,迈开脚步走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黑湖不真是黑的,太阳光照在湖面上,是一片很诱人的墨绿色玛瑙。
又是中午时分了,午餐时间到,饿得走不动了,青蛙、LIKE风、结儿和我四人挑了个五星观景台用餐,今天吃芝麻糊,边吃边看着黑湖,为了省点开水,吃完装了一杯子的雪,捣捣几下杯子就干净如新了。

吃饱感觉鸡血又回来了,今天几乎都是4500雪线上,某些小雪路已经被踩实了,气温使得雪有点融化,点点下坡就像滑雪一样往下溜,吓得一身汗,不敢跟着前人走的雪路来走,只能踏着旁边没人踩过的雪,虽然累点,但不至于会摔个仰面朝天。

白雪皑皑,笼盖四野
天似穹庐,白云连绵
大自然里面,人是多么的渺小

前方的仙乃日啊,我们终于见面好开心下坡了

可是下坡看到前方还是一片白茫茫,却没有一丝丝的喜意,因为还得上坡翻垭口,好想哭啊,唯一可幸的是可以走土路土路土路

千万年的蝴蝶石,让我想起了“蝴蝶”--化作蝴蝶飞舞,天空灿烂夺目,是生命绚丽的蓝图...

然而,时间来不及让我过去化作一瞬间的蝴蝶,却得接受最痛苦的是,相机被冻没电了。呷独牛场

幸运的是手机还有电,继续的边拍边爬坡。
走在荒原上,让人浮想连篇,感觉自己就像江湖传说里行走的无名之辈。

第二个垭口在望,看到经幡让人有了冲劲,第二个垭口没雪,与想像中的画面相差太远了,差评。

还是4700的垭口,三个人测的都不同,都误差50米,取了个中间值。
垭口没有雪,有点让人失望,背景来搭救。

第二个垭口下来,惊瞎了眼:蛇湖
却也很恐怖:一个急降坡,还是带着雪的...半融化的雪...
刚开始下的时候还觉得有点爽的,雪可以随便踩随便下,下到三分一,有一段差不多六十五度的雪泥小路,旁边是滑坡,没有支撑点,已经木有退路了,我在这里滑了几下,还好及时用登山杖撑住,尼玛啊,吓得飙汗;
这张照片是在半坡的一个突出小景台拍的,根本不敢放松任何一条神经,整个坡又是泥浆又是雪冰,又滑又没靠脚点,完全是靠登山杖支撑下来的。
出发前、半路上就心心念念不要左边下,可是到达现场,完全看不到右边有路可下,看来这几天的人都是走的左边下的,雪都盖住了右边的路,完全找不着。毫无疑问,前面的山民和林都是从左边下的,我们刚下来就看到山民快到山底了,林在中间,豌豆就在我们前面几米。
山民在谷底等上林,然后向左边走去,哇塞!这俩家伙敢情是想绕湖一圈吗?基情四射!马上喊叫他们,貌似他们没听到,这时候舅舅女儿拉着马帮来了,她一声的吼音响尽湖底,总算把俩人吼回右边路上。哎,今天又被加料了,绕了半个湖。

藏语里的“日升措,是瑜珈圣湖,密宗瑜珈
就是蛇湖---一块碧绿的大玛瑙,下午的阳光有点不太给力,蛇湖最美的一刻都没展现出来,你的容貌已经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一路下降,走到湖边,已经累得没朋友了,坐在这里看着幻变的湖面,晒着太阳,我又摊在这里了,好不容易掏了个糖吃,再找了个苹果吃,林、山民、豌豆又不见人影了;苹果还没吃完,青蛙和结儿也到了,他们没有一丝的停留,好拼!LIKE风停了一会拍了几张片就走了,又剩下我一个寂寞地静听蛇湖,仰望雪山,没人能理解我内心的挣扎......

这里是观赏仙乃日和央迈勇的最佳位置,下午的云层有点多了

16:00左右,他们到了湖的对面,看着我迟迟不动,开始呼叫了,心里臭骂了两句,然后不情愿的往雪山底下走去,到了山底下一个人影都没见到,却看见左边岩石山坡上几个移动小蚂蚁,哇槽,还要继续上坡,精神崩溃了,连最后的支撑点都没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营地会是在上面的,这个50米的爬升我真的不知道最后怎么开始爬的。

没有了体能消耗,也没有了意志力支撑,没有几步就想要停下来,大喘几口气才能再上,再见龙胆花,此刻只有你的陪伴。

16:30,死蛇烂蟮的终于挪到4500海拔的营地了,我是队里最后一个到的,然而我们是第一队到达蛇湖营地的,尼玛啊,又是这个点,专门来保持这个点数的吗?心里无数只草尼马奔过...
今天我崩溃了,坐在中间一间没屋顶的石屋门前晒太阳,还不想扎营,实在想不通啊,思考一下人生!营地里只有一间有顶的石房子,无用质疑,必须的给马夫的,我们就在一排的没顶的石房里扎营,都是先到先得啊,山民、豌豆、LIKE风三人为了体验高海拔的草地营地,专门扎到石房的另一头开阔的草坪上,冒着寒风,是为了拍星星。
  足足晒了半个小时才想动:扎营,换衣服;扎好营太阳还没下山,风大,都不想出石屋,在里面烧柴煮茶,磨磨蹭蹭的,还睡了一会下午觉,突然外面热闹起来了,原来六点了,天也黑下来了,广西队的人终于到了,最后剩下的石房子估计不够他们扎营了,后来在马夫的石房外面扎了两顶帐,近水楼台啊,马夫的石房就是厨房。
   希尔又来喊我们吃饭了,贴心!我们早到还是我们先煮的饭,青蛙一个下午没啥动静,他的帐就在我的石屋前面,我喊了他几下只听到传来一丝微弱的嗯声,一来到马夫石房就问我有没有必理痛,我哭笑不得,必理痛早在洛多牛场就用完了,最后找佛山的心灵要了一颗,我再次尴尬啊...

今晚又煮了个三菜,一个汤,还是我们三人包尾,足足吃了两碗饭才解掉今天的累。今天比昨天还要冷,吃完饭星星还没出来,跟LIKE风隔得太远了,扯高嗓门喊都听不到,但是他还是过来取了三脚架;蛇湖营地上个厕所很不容易,一来一回,又是冷到又是累的,都得爬坡。
晚上八九点外面的草地上已经铺满了白白一层的霜,躲到帐里追剧看电影去了。


第六天



蛇湖-松多垭口(4900)-牛奶海(4600)向左手上-五色海(4800)-舍身崖-洛绒牛场(海拔4150米)- 冲古寺(3900)-亚丁景区门口(隆龙坝) 22公里


昨晚感觉又被石头顶住后背一个夜晚,今天起来又是酸疼,估计麻包袋铺得不够平,又像是鼓起了一个包,很受伤啊。
还是用手机拍日照金山,今天的金山没前两天的震撼,更提不起精神拿相机,浑身不舒服的样子。
青蛙的营地五星级的美啊,刚好一块大石头挡风,我就是走慢了两步 

起来没一会,LIKE风就把三脚架拿过来,我问他拍到银河没,他说昨晚云多,星星很少,比前晚的差多了,好后悔啊。我在那里偷笑。

希尔听到我们都醒来了,就走过来了,他今天没准备早餐,因为昨晚我跟他说了,今天我们要做香煎葱花饼早餐,他既惊讶又好奇地看了我一会,然后帮我把煮早餐要用的东西都拿到我住的石房门口,期待地等着看表演的样子。
我一直留了几天口水的葱花鸡蛋饼有望可以吃到了,让青蛙保管了几天的鸡蛋,他今天终于释放了;由于前几天早上出发时间都比较紧,没时间来做飞饼,今天最后一天出山了,时间很充裕,飞吧!
林大厨还没空,我来做吧,总算找到机会可以让我大展身手了,哈哈!
我刚把面粉和好,希尔就拿来了两个炉头,好助手,然后他站在一边看着,看来是想学几招以后在带其它队时好换一下早餐口味;刚煎了一个,我吃了一小块,分了一点给希尔,问他味道怎么样,新奇东西他说好好吃;青蛙看不过眼了,说他要来煎一个,太好了,我可以让位了。


在旁边打包的林大厨实在受不了我们这样的菜厨,出手了...

大厨出手秒杀全场啊,还抛锅,这才叫飞饼,高.....
煎了几锅,喊了好几次扎在草边上的山民和豌豆过来吃早餐,结果山民迟迟不来,饼煎好,放在锅里,我们都去打包了,希尔也开始收拾这堆公共物资,吃剩的土豆和菜都留给希尔他们回去的路上吃了,最后捡到这个煎锅,我说让希尔拿回家去吧,希尔干活就是爽利,一手拿起两块饼,一手拎着煎锅,这时山民终于背着个包过来了,看来已经打包好了,一来到就问:我的飞饼呢?我们几个齐刷刷地盯着希尔黑乎乎的手抓着的那两块饼,山民立马反应过来说:没有就算了,没有就算了......


9:45出发,今天路程超短,半天就到了,足够的时间;太阳光刚好打在蛇湖上,湖边的水纹犹如蛇形婉延到湖底,也许是因此得名。
从这里回看对面走过那个垭口,那个急降坡,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强大。

我想多看你几眼

哎哟喂!翻上营地后面的一个大坡,到达4900的松多垭口,就来到了景区地带了,翻了几天的垭口,今天这个松多已经无足轻重了。
 翻过垭口,仙乃日赫然地出现在你眼前;2017年正是三怙主的本命年,计划今年走洛克线纯属巧合,也是猿粪,据说本命年能够朝拜三次神山,便能实现今生之所愿,最后在这里献上准备好的经幡,祝愿大家平安顺利。

也许是海拔原因,看到转山的虔民比较少,偶尔来一二个,要是转一圈一天时间还是不够的,这也是人少的原因之一。

今天我有点讨厌这种S蓝的天空,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
好好享受这里仅有的宁静

念青贡嘎日松贡布(藏语意为“终年积雪不化的三座扩法神山圣地”)方圆千余平方公里,主体部分是三座完全隔开,但相距不远,呈“品”字形排列的雪峰。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是守护亚丁藏民的守护神山,北峰仙乃日意为“观世音菩萨”(6032米)、南峰央迈勇“文殊菩萨“(5958米)、东峰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5958米),。
三座雪峰洁白,峭拔,似利剑直插云霄。仙乃日像大佛,傲然端莲花座;央迈勇像少女,娴静端庄,冰清玉洁;夏诺多吉像少年,雄健刚毅,神彩奕奕。雪峰周围角峰林立,大大小小共三十多座,千姿百态,蔚为壮观。山峰前镶嵌着碧蓝如玉的湖泊和草甸。雪线下冰川直插碧绿的原始森林。雪山、峭壁、陡崖、海子、冰川、草场、森林、溪流,给我们营造出一片静谧、安详的世外之境。

仙乃日是观音菩萨,藏语意为“观世间菩萨”,海拔6032米,是稻城三座神山的北峰。是三座神山中海拔最高的一座。其状巍峨,象菩萨端坐在莲花台上,照片中有水的地方叫珍珠海,传说是仙女的梳妆镜,是观看仙乃日的最佳地点。浑身浸透高贵气质的“仙乃日”,顶峰终年积雪不化,其山形酷似一个身体后仰的大佛,傲然端坐在莲花座里,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巨大的佛塔,阳光照在仙乃日神山上金光灿灿。

珍珠海(4600)在藏语中称为“卓玛拉措”,是仙乃日的融雪形成的海子。荒原中的珍珠海如一颗镶嵌在莲花宝座上的孔雀绿宝石,碧波荡漾,粼粼波光中透出无限清丽。


珍珠海,我与您擦边而过,不去为您减少那份宁静。
迎边而上,又是爬升三百米,就是4800海拔的五色海;
老天,您能施舍一点白云么...五色海,由于光的折射下,产生五种不同颜色而得名:其真名为“单增措”,它位于仙乃日与央迈勇之间,海拔4600米,湖面呈圆形。面积0.7公顷,现代冰谷下伸至湖畔,雪山倒影湖面,呈现奇幻的色彩。是藏区著名的圣湖(佛经中赞誉该湖与西藏羊巴雍措齐名),据传能能“返演历史,预测未来”。

五色海下来还有一个干涸的无名海子

延着山脊一路下降到舍身崖

舍身崖边正对着央迈勇的侧面,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下崖很容易让人分神,舍身崖-名副其实

央迈勇神山为“三怙主”雪山的南峰,海拔高度为5958米,在佛教中排在“三怙主”雪山之首。央迈勇的藏语意为 “文殊菩萨”,在佛教中是有智慧的化身,雪峰像文殊师利用手中的智慧之俞直指苍穹,冰晶玉洁的央迈勇傲然于天地之间。

央迈勇山型实在太美太酷了,美得我们留连忘返,酷得LIKE风为了留得一帅容落了根登山顶杖

大概下午2点左右到达牛场,希尔早早就与豌豆财主结好帐往回走了,我们三人到达时只见到大包和前队几个,在牛场,有当地的牧民问你需要车否,互相对比了价格,大家继续拿大麻包装好,然后轻装跟着一个领头帅哥,一会电瓶车,一会大巴接驳车,直奔到亚丁村。
从天堂回到人间的感觉真好,啤一啤可乐吧!

等上我们的大包出来,点清后,继续坐上领头帅哥的越野车驱赶到稻城;
大概下午五点半到达稻城,安顿好,洗洗七天的蓬头垢面,慰藉一下七天的胃。

终于知道一路上大家为什么不肯拍正面照的原因了。明天开始就各散东西了,有去香格里拉找陨石的、有继续牛背找云海的、有直接回成都重庆长肉的......有缘再见!!!

最后总结:以后长线徒步不能偷懒,必需继续传承好习惯每晚写日记,坚决杜绝路上追剧看电影。

全篇完


洛克游记:

木里、亚丁-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本公众号欢迎转发、转载,但转载时必须注明出处“轨迹圈(guijiquan)”,以及作者和拍摄者,感谢诸位厚爱,但请尊重原创,如对线路有疑问,也可以留言本公众号哦。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让眼睛去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