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失柯基被害|她摔死了小狗,摔疼了人们向善的心

圆眼说 2018-06-12 14:50:54


成都女子“疑索酬不成摔死小狗”的消息,仅过去两天引发了20多万网友的关注,许多爱狗人士表示流泪看完,感同身受。不少没养宠物的网友也气愤不已,表示要帮助狗主人,人肉摔狗女,讨回公道。究竟是什么人,带着怎样恶毒的心,要下此恨手,伤害一只可爱的小狗呢?



事件始末


这一切,要从去年年底说起。 

去年12月23日,趁着天儿好,小吴(网名zero旦旦)打算来场大扫除。不料,一向调皮可爱的小柯基Lion,趁着主人不注意偷偷溜出去玩耍了。

小吴非常着急,四处寻找打听,终于知道狗狗被捡到,送到了一个叫何兴丽的女人家中。第二天一大早,她立即拨通了对方电话,然而,对方并没有告诉她家庭住址,便匆忙挂了电话。无奈之下,小吴只好加了何女士微信,也正是这一条条聊天记录,为我们还原了整个事件的始末。

加上微信后的何女士,却丧心病狂地立马提出了一系列要求,甚至威胁要将小狗冻死,饿死,还声称自己的弟弟是开屠宰场的,要发给小吴火烤狗肉的视频。 

(白色框为何兴丽,绿色框为狗主人小吴。)


无奈之下,小吴只好一次又一次祈求,答应对方:只要我的狗狗安然无恙,我可以买给你10000以内的其他狗狗。




可对方频繁反悔,多次说到要将小狗杀掉,并表示:目前女儿很喜欢小柯基,但等到女儿不喜欢了,就杀了它。




但这还不是故事的高潮。

何兴丽在尝到了操控别人的甜头以后,开始变本加厉,对这个姑娘进行了各种骚扰。一方面,要把这个姑娘介绍给自己的弟弟。另一方面,何兴丽还发消息给自己的弟弟,教唆他去猥亵这个女孩。




走投无路的小吴只好寻求媒体的帮助。

1月11日一大早,通过多方打听,记者和小吴一起来到何女士所在小区,找到其位于六楼的家。

刚一敲门,就听到屋内传来的狗狗叫声,当时,小吴确认是自己的柯基Lion,可是,无论怎么敲门,对方就是不开。 

无奈之下,小吴拨打110报警,民警到场后,门终于打开了,可是,在环视一周后,却没有发现狗狗的踪迹,何女士也坚决不承认家中有狗,两人在门口争论一番后,何女士情绪激动,带着女儿急匆匆离开了。

小吴感觉不对,立马冲下楼去,只是,眼前的一幕令她失声痛哭,自己的小柯基正静静地躺在草坪上,奄奄一息。

小吴一把抱起自己的爱宠,立即送往宠物医院治疗。经过医生诊断,狗狗口鼻腔内有大量血迹,由于伤势过重,小狗最终救治无效,永远地离开了人间。

听到噩耗,小吴心痛难耐,她还记得:

“我在门口叫它时,它还答应了我,一下子就没了,就没了。”


事后,小吴还发微博,维护何兴丽的女儿,让大家不要把矛头指向小女孩。

那么这个时候,何兴丽在做什么呢?
她去了警察局,给自己加戏渴望博得同情。她哭得极其敬业,而且边哭边说,我想赔钱私了。

在何兴丽哭的过程中,小吴的态度一直很好。这时候,她依然保持着善良。

但是回报她善良的又是什么?

是何兴丽哭完,立马就要起诉小吴泄漏自己的个人信息。



从反社会人格看何兴丽的行为


从一开始的玩弄,到后来的勒索,再到说要杀狗,到后面甚至开始骚扰这个姑娘。何兴丽要的根本不是一只狗,而是这种操控和玩弄别人的快感。从犯罪学的理论来讲,何兴丽就是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而这种人格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无羞惭感。


有网友说:何兴丽哭,不是因为她知道自己错了,是因为她怕了。


反社会人格是指个体在社会行为上具有违反社会规范的倾向,具有为利己目的而伤害别人时永不感到愧疚的异常性格,是变态人格的一种。

 

反社会人格者有很强的致罪倾向。在违法犯罪人群中具有反社会人格的人的数量较多,可达 30%以上,远高于一般人群的患病率(1%以下)。而且,在所有的变态人格中,反社会人格引起的违法犯罪行为最多,同一性质的屡次犯罪以及罪行特别残酷或情节恶劣的犯罪人中,大约 1/3 至 2/3 的人都属于此类型变态人格。


精神分析理论认为,一切心理异常都源于童年生活经验由于幼年时期的人格结构上,未能发展到超我的层面使然。超我是人格结构中遵循至善原则对本我与自我的监督与管理者,是在向父母认同的过程中,以父母行为作楷模,间接学得的道德规范与社会良心,它是在“童年早期发展起来的”,个体幼年生活不能在亲情爱意中获得人格的健全发展,是形成以后反社会人格的主要原因。


何兴丽当着自己女儿的面摔死了小狗,必定会给小女孩的内心留下阴影。小女孩可能也会效仿她的母亲,虐待小动物,甚至是延伸到比自己弱势的人身上。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虐待动物而的人都是懦夫,他们没有能力去攻击或是伤害强者,只好把自己所有的怒意和怯懦转化为暴力,再度施予比自己更为弱小的群体。


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在《关于教育的几点思考》中写道,许多儿童折磨并粗攀对待那些落人他们手中的小鸟、蝴蛛或其他这类可怜动物,这种行为应被制止并予以纠正,因为它将逐渐地使他们的心甚至在对人时也变得狠起来。”洛克接着说“那些在低等动物的痛苦和毁灭中寻求乐趣的人……将会对自己的同胞也缺乏怜悯心或仁爱心。


中国,向来是以人治为核心,像虐杀动物这种事一般靠的是道德约束。儒家讲的仁,便归入这种对生命的尊重和同情。有仁德的人尊重生命,尊重他人,尊重社会,遵章守纪。有了这种道德观,是非观,那么单独制定一部动物保护法就没有必要了。但是,如今的社会,道德的约束日渐衰微,代之施为的是法律。这种丑恶现象与我国反虐待动物法的缺失是分不开的,正是这片法律的空白造成了如今以伤害动物取乐、牟利甚至无端栽害动物的行为,即使他们引起民众强烈的愤慨,受到道德的谴责,也照样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这种状况不仅与世界上许多已有反虐待动物法的国家和地区有相当大的差距,而且也和国内民众强烈要求保护、爱护动物的认识有了差距。


这件事之所以引起人们的公愤,人们都一致对这个丧失道德的女人口诛笔伐而不是一场单纯的对爱狗人士嗤之以鼻。是因为我们从小伴着老人口中“善有善报”“吃亏是福”的中华传统观念教育长大。然而这件事颠覆了我们原有的价值观,让人们感到震惊,恶心与愤怒。2017年我们经历了太多这样的事,杭州保姆纵火案,江歌案,再到今天的小狗走失被害事件,受害的一方都抱有最淳朴的善意,可他们的善良一次次被践踏,体面一次次被撕碎。


在这件事面前,不仅仅是反对虐狗,更是反对所有僭越人类道德底线的卑劣行为。同样,我们不是单纯性地去呼吁针对动物的立法性保护,更重要的还要将目光投向挣扎在被侮辱与被歧视的境遇下的弱势群体。 

不只关心狗狗的生死,更关心当下这个社会对于那些超越“底线”行为的态度

参考文献:

[1]陈和华.论反社会人格与犯罪[J].犯罪研究,2005(01):30-36.

[2]许迎春,田义文,朱保建,王琳玥.论我国反虐待动物的立法的必要性与可行性[J].求实,2006(S3):103-104.


让你悦看越享看

圆眼带你看世界,大事小情全在列。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

别忘了分享给朋友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