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从押注开心麻花,到投出洛克公园,跨界者郑培敏的体育资本论 (文末福利大放送)

知本家到 2018-06-16 15:23:20

2017年,当版权从“6000点”的热潮褪去,体育创业者真正的机会究竟在哪里?当“现在的体育产业如同2010至2011年的影视产业”时,究竟谁能够找对赛道,坚持下来,成为率先脱颖而出的体育独角兽呢?

生态圈对话荣正投资董事长郑培敏,或许为你找到了这些问题的答案。


“利宝系”基金管理人

荣正国际创立于1998年,是一家以国际规范的投资银行理念发展的智力密集型企业。“荣正咨询”作为股权激励咨询第一品牌,已成为业界极具特色的“精品店型”顾问机构,拥有稀缺的“证券投资咨询”牌照,并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

“利宝资本”是荣正旗下的私募股权投资品牌,也是国内专注大文化领域的知名投资机构,成功投资案例包括长城影视002071 .SZ(6年40倍投资回报,现已上市退出)、晨光文具603899.SH(5年10倍投资回报,现已上市退出)、开心麻花835099(2年20倍浮盈,已于新三板挂牌)等。

本文经体育产业生态圈(ID:ECO-SPORTS)授权“知本家到”转载,未经许可,不得二次转载。



2017年,体育圈的人被“版权”两个字,彻底整懵。

当年体育产业5万亿的春风吹过,购买版权迅速成为巨头们理论上获取用户,建立新型商业模式的“A计划”。而当乐视体育“版权帝国”轰然倒塌,市场渐趋冷静的背后,各家依然没有放弃版权争夺,只是迎来重新洗牌。

国外的头部体育IP,依然引来各路围观,众人争抢。即便买家成功购得,也不再如以往那般高调,可在宣传攻势和公关辞令背后,内心总还是忌惮“谁是下一个乐视体育”的魔咒。而体育新媒体版权市场,对待国内IP却是真的冷静。中超80亿,究竟是打折还是延期,至今也没个说法。CBA续约李宁之后,其余部分的核心权益归属,也依然没有定论。


事实上,仅靠“买”的逻辑玩体育,日子的确不好过。


国务院办公厅于近日转发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多部委《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文件,旨在加强对境外投资的宏观指导,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推动境外投资持续合理有序健康发展。其中体育俱乐部就在限制开展境外投资的名目之中。

而高价购买国外体育IP版权的持有方,一提商业变现,必定十分焦虑。风口之下的体育资产,价格被哄抬炒高,增加赛事运营成本的同时,即便能盈利,赚来的钱绝大部分也要被国外版权方拿走,对于自身的收益贡献并不大。

一位做篮球培训的创业者无奈地对生态圈表示:“感觉这两年体育产业说得最多的,就只有买版权这件事。其实这事儿跟我们普通从业者关系不大,也代表不了整个体育产业,只要这些平台做的事情别毁了行业的声誉和投资机会就好。”

带着整个行业的种种疑惑和焦虑,我们与荣正投资董事长郑培敏谈了谈资本如何看待现在的体育。

“新媒体版权买卖困境,生态关系比较恶劣”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体育新媒体版权交易的确过热,基本都是亿级、十亿级的价格。这非常像当年A股的6000点,是严重透支的。” 尽管新媒体版权买卖与股票市场还不太一样,是从版权出品方直接购买,没有过多的二手交易,但郑培敏认为在逻辑上,有相似之处。

在他看来,A股当年的价值中枢,也就是在2000到3000点之间。从2007年的6000点,一直到现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高点创造出来的泡沫都没有办法补救。而国外体育版权的价值虽然稳定,但市场炒作起来的交易价格,早已触碰“6000点”,要想回到正常合理的区间,少说也得有个七、八年的时间

按此推算,体育新媒体版权交易高点产生的时间在2014年底至2015年上半年,那么在这个时间节点高价拿下版权的运营方,需要坚持到2022年之后,才有可能赚钱。而深度运营,培育市场、寻求商业收益的这些年,将是非常痛苦并且需要毅力的。

盛力世家CEO李胜近日也公开表示,体育产业从业者分为两类,一类是“做长期的”,另一类是“想赚快钱的”,而“资本寒冬”影响的是后一类人。但体育一定是一项长期的事业,是需要百年经营的行业,必须有长时间的积累才可以。

但各家依然没有放弃争夺版权。以英超为例,上赛季包括新英、央视、聚力、乐视、百视通等26家传媒机构纷纷占位播出,腾讯体育也在开赛近两个月后,挤位转播。中国版权市场的玩家们,都把英超默认为顶级资源。即便如今都低调看待版权,新赛季的英超转播也并没有太大变化,就连已经出局的乐视体育,也在其香港平台发声,承诺将继续新赛季英超联赛的转播。苏宁也早在2016年11月,用3年50亿人民币的价格买下了2019-2022赛季英超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版权。

高价买下版权的背后,需要有完备的付费会员模式、广告赞助商、分销版权等营销合力,才有可能覆盖巨额成本乃至盈利。如果无法消化IP,“乐视体育”的结局只会死循环。“这还不像股票市场,可以通过发新股,摊薄风险。体育版权就这么多存量,一旦套住,非常被动。

郑培敏认为之后的5到8年时间都将为版权的疯狂买单,暂时没有可行的解决办法。“新媒体版权产生的价格,很多都是虚高,到最后反正也可以不执行。”

即便有新的买家接盘,但这种行为对整体中国买家的信誉和市场秩序,会造成很严重的负面影响。国外版权价格也许不会再抬高,但条件或许更为苛刻,溢价谈判也会更加强势。分期、延期付款的情况会越来越少,国内买家承担的运营成本和商业风险也将会增加,生态关系是比较恶劣的。

对于资本对版权的热炒,是否会影响体育产业的投资环境和氛围,郑培敏表示体育行业,至少VC还没有过热,只是我们看到的体育IP新媒体版权买卖这个细分领域过热了,整个体育产业还有非常大的空间。他依然对体育产业的投资前景十分乐观。

“体育+X,跨界赛道能否快速超车?”


“体育产业从业者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做好自己内容的同时,还是要积极拓展与娱乐、旅游、科技等其他领域的合作,思路还是要打开一些。中国体育产业化、市场化的道路刚刚开始,没有什么成熟范本可循,自己做出来,就是模式。” 一位多年关注体育领域的投资人语重心长地向生态圈表示。

体育+旅游


今年4月,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公开表示,总局拟推动建设100个运动休闲特色小镇,并要求有特色体育产业、有5至6平方公里的区域、与旅游结合、有体育文化内涵,每个小镇包涵30至40个运动项目,而第一批96个运动休闲小镇试点项目名单也在近日公布。

公布名单的同时,也进一步强调了体育小镇的核心,突出体育主题,因地制宜地植入山地户外、水上、航空、冰雪等消费引领性强、覆盖面广的室内外运动休闲场地设施,布局多个运动休闲项目,满足不同人群的健身休闲需求。而体育小镇建设,规划和硬件实施起来相对容易,最为关键的还是引进的体育内容以及内容能否持续运营的问题。

与旅游的结合,不是为了产业交叉而交叉,而是为了两者结合,让商业模式更夯实。“体育小镇还是要根据自身地域的特点,要有很清晰的内容定位,铁人三项,跑步,赛艇,探险,攀岩等等。” 在郑培敏看来,体育小镇专业内容的运营方非常稀缺,但这其实给了很多做赛事、做内容的体育公司非常好的市场机会。尽管体育小镇数量众多,竞争激烈,但各个省份的地理特点、风土人情不尽相同,引入什么内容,并做出差异化和独特性,未来的商业价值还是可期的。

体育+电竞



而在体育小镇热潮之外,体育行业投资里的热门选项当属电竞。相比较于新媒体版权,电竞变现容易的优势,即便炒作过热,但本身的市场容量和需求可以使其在较短的时间里消化掉。“电竞的特点还是距离互联网更近,所以资本喜欢追逐。”郑培敏提到。

在大部分投资人的眼中,或者TMT出身的投资公司,如果寄希望他们真正去理解网球、足球或者羽毛球这些垂直的体育运动项目,不是很容易。相反,他们更愿意去了解互联网基因更重的类似电竞、新媒体版权分销这些模式。并且游戏带来的盈利相当可观,这是很重要的资本前提。

但在电竞风口,郑培敏却表露出谨慎的态度。“我们是积极的谨慎,不会盲目追寻风口,会有独立的投资想法。某个领域的风口,可能说明当下估值会虚高。” 在他看来,一些财力雄厚的基金,可以支撑风口项目,允许先期“烧钱”的模式,符合自身的投资风格。而自己更看重垂直细分,相对有大众潜力的项目。

体育+娱乐


而在目前体育娱乐化趋势下,郑培敏也表示会重点考察具备内容制作能力和跨界资源的这类公司,这也是他们擅长的领域。开心麻花和锦辉传播,国内舞台剧两大巨头背后的投资方中,都有荣正资本的身影。目前娱乐产业正处于优质内容匮乏,行业调整转型期,体育正能量、积极向上的IP属性,嗅觉灵敏的娱乐产业自然不会放过。但体育电影、体育娱乐化的内核还是应当以体育为主线,这与把体育作为噱头和工具服务影视综艺内容,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这对于体育IP的增值,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和考验。

现阶段,相比较于垂直体育赛道,体育跨界的市场机遇也非常多,但这对公司的跨界商业运作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对于做体育赛事和内容,以及握有体育明星运动员等IP的公司,跨界可以让商业化的速度更快一些。

“体育创业者努力做好自己公司的内在价值”


多年投资经历,涉及大文化多个领域,在今年将投资重点转向体育领域后,郑培敏表示现在的体育产业就是2010至2011年的影视产业,行业中最好的公司股值也不过就5到10个亿,还有巨大的增值空间。投资的项目洛克公园,从初期到现在,公司的估值已经翻了10倍,扣除掉两次增资的摊薄,荣正资本也已经有七八倍的回报率了。

“洛克公园单店的运营模型非常健康,没有投资他们也能生存,资本注入可以帮助他们扩张业务规模,发展得更快一些。”谈到体育项目的投资逻辑,看重线下,有较好的现金流,可复制的商业模式三部分是他们所倚重的。


起初投资洛克公园,由于体育投资经验少,郑培敏坦言还是有一些偶然性。在之后慢慢总结出体育的投资逻辑和规律后,他发现与早期投资娱乐领域的长城影视到后来的开心麻花,如出一辙。曜为资本CEO韩大为“美国没有体育产业这一说,都是entertainment”的一句话,也让郑培敏意识到体育投资中的大文化逻辑。

相比较于特别容易浮躁的互联网或者影视投资,体育产业更加需要有耐心。娱乐产业诞生的爆款《夏洛特烦恼》、《王者荣耀》等等,从业者容易跟风去模仿,赌性特别大,在金融学里,意味着β值特别大,两极分化严重,好的内容非常好,差的又相当差。

而体育行业天然注重线下的特点,也不可能复制王者荣耀这样的奇迹。“像做体育培训、做赛事内容的公司,你不可能让他们很快就开出上百家店,只能给予时间成长。”这类公司成长速度不会太快,坚持下来一定会爆出,郑培敏补充说到。

目前在娱乐产业的创业公司中,明星杨幂的嘉行传媒估值已达50亿,新片场早在2015年就已登陆新三板,并于近日宣布完成1.47亿人民币的定向增发。娱乐创业公司资本动作频频,也势必引来对体育行业独角兽公司的期盼。但通过深入了解体育创业项目和行业,接触了很多体育创业者,郑培敏感慨目前体育产业化的程度还是很弱。

他表示,如今体育的创业者主要是由运动员和一些体育爱好者构成。由于大部分创业者商业经营的思维还需要专业的提升,具有商业天赋、企业家特质的创业者凤毛麟角。到现在,纯体育赛道起步做到上市的体育公司还没有出现。


影视行业从90年代末开启商业化,将近20年的时间才迎来爆发期,无论是时间的积累,还是商业程度都比体育成熟的多,而体育产业可以说才刚刚开始。郑培敏也希望体育创业者要保持耐心,在有情怀的基础上,重视经营之道,提升商业思维,努力做好自己公司的内在价值。“内在价值好,资本就能嗅到。即便没有风口,也能飞起来;有了风口,自然飞得更高。”

2017.9.30止
福利大放送

索票秘笈:

① 分享至朋友圈(全部可见)。

② 保留48小时以上,且点赞超过20人。

③ 截图给微信号:xukan014080(徐小姐)审核备份。


限200名

限200名

  限200名

重要的事情说三篇


本文来源:体育产业生态圈 

作者:吴嘉伟

欢迎关注知本家到

✬每周一、三、五晚 8:58分准时更新✬

联系我:zpm@realize.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