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拾贝:洛克《政府论》

刘老师政治学园 2018-03-12 10:35:57

《政府论》是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同封建贵族斗争与妥协中产生的著名政治学和法学名著。该书批评了封建王权与宗教专制结合而成的绝对专制主权理论,同时也为资产阶级的社会民主制度作了全面、系统的辩护。全书一方面清理了资产阶级革命期间准确说是英国革命时代的各种思想,另一方面又第一次系统的完成了以“社会主权”思想为核心内容的自由主义政治学说,阐发了对后世影响巨大的思想与学说如天赋财产权利、社会契约、人民民主等,同时在实践上深刻影响和指导了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从这个意义上,洛克的《政府论》可以称得上近现代政府的“福音书”。

17世纪的英国是在政治和法学史上具有根本意义的革命所发生的时代。洛克经历了英国革命的全过程,加之他曾因政治原因逃之荷兰并在那里亲眼看到了荷兰人的自由精神和英雄气概以及宗教和政治上自由主义的实际运作和好处。洛克在英国两次资产阶级革命(1641年与1688年)之间写成的这本小册子,因为发表于1689年而被视为对光荣革命的辩护,其实这部著作的真正意义在于,他为革命之后英国近代政治制度的确立奠定了理论上的基础,同时也是自由主义政治思想最早的系统表述。

洛克的《政府论》是分为上下两篇的。上篇主要是驳斥当时英国罗伯特·菲尔麦公爵在《先祖论》中提出的“一切政府都是绝对君主制,没有人是生而自由的”论点。下篇则集中和完整阐述了洛克的“人类社会”理论。

洛克认为:“一切人都具有自我照顾和自谋生存的权利”,这是“上帝扎根在人类心中和镂刻在他的本性上的最根本和最强烈的要求。”而“自我照顾”和“自我生存”的权力,确切地说就是生命权和财务权,以及为捍卫这个权力而衍生出来的表达诉求和争辩,即结社、集会及自由言论的权力。但是,这种人人拥有自由、平等的人权的自然状态里,人与人之间是纠纷不断的。这些纠纷很容易会恶化成一场又一场人与人之间的战争。这种“看上去挺美”的自由状态,其实是一种生活质量不高,生命和财产都没有安全感的混沌和混乱的状态。这时,一种洛克称为“共同体”的组织便随着大家的自愿加入而成立了,这个共同体或者叫做国家,或者称为民族等。人们将原本由自己行使的一部分权力,授权给政府。在洛克的模式中,政府是强有力的,但不是绝对的,而是有条件的。也就是说,洛克的政府只是有限的政府;这种限制的条件是政府权威必须以保存人的生存、自由和财产的权利为目标。换言之,政府本身不是目的,而只是工具,是保障个人独立自主的工具;假若它不为这个明确的目的服务,人们就有权废除原先的契约。

在洛克看来,如果政府不能为人们提供良好的服务,人们完全可以将其推翻并且重新进行选择。政府是受人民的委托而设立的,设立的唯一目的是“维护公民的福利,保护委托者的生命和财产”。立法机关和执法机关都是为着这一目的而存在的,人们并为此放弃了他们绝对自由的权力。所以“如果政府超越或滥用政治契约中明确规定所授予的权威,这个政府就变为专制独裁;这时人民就有权去解散它,或者反抗它,甚至推翻它”。“他们可以建立任何一种他们想要的政府,并在他们想改变他的时候改变它。”

在洛克的思想中,最可担忧的不是自然状态下人们的“短寿”,而是政府对人们的自由的压制。为了防止政府滥用权力,洛克设计了一系列的制度性屏障,包括民主、法治、分权等等。其中,分权理论是洛克的一大贡献。他认为,由于权力的集中往往导致其被滥用。如果一个人既是立法者,同时又是执法者,那么这个人就一定会渐渐地变成独断专行的独裁君王。因为,当立法权与执法权同时由一个人或者是共同的一伙人掌握时,即使有再完备的限制条约,也难以抵顶“人的弱点”,这个弱点就是人性中“自私”的成分。因此,必须把制定法律与执行法律的权力分散在不同的人手里,即让立法权与行政权在机构、人事与程序上都区分开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处理与其他国家的关系的对外权)。洛克的分权理论虽然在逻辑上有缺陷,但为更完善的分权理论即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理论提供了基础。经后者的完善,分权理论已经成为现代西方国家基本的宪法原则,并在其政治制度中得到了普遍的体现。

洛克的思想具有历史的穿透性,它穿透到国家的、民族的和个人的心坎儿里,像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这就是为什么像《独立宣言》、《人权宣言》这样的历史典章毫不掩饰对洛克《政府论》的“抄袭”,这就是为什么像卢梭、伏尔泰、康德、麦迪逊、杰佛逊这样的思想巨人都折服于洛克。《政府论》中没有多少抽象的概念与理论。与他相关的关键词是:财产保护、产权、法治、自由、分权、公民同意、契约、信用、人民主权等。直到现在,这些词对于我们依旧是那样的亲切。300年来,他的政府理论一直为各国解决政府的职能问题而兢兢业业地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