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菲勒:始终把为你卖命的人摆在第一位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1 06:30:11





整理丨知适


亲爱的约翰:


想像一下这样的场面:一位交响乐团的指挥,准备让买票进场的观众欣赏一场高水准的演出,但是他却转身去面向观众,留下音乐家们独自奋战、辛苦演奏,结果会怎么样?


是的!这注定是一场最糟糕的音乐会。因为指挥没把音乐家放在眼里,后者就会用消极怠惰来“感谢”他,并搞砸一切。


每个雇主就像是一位乐团的指挥,他做梦都想激励、调动起所有雇员的力量,使之尽可能多地做出贡献,帮助他演奏出赚钱的华丽乐章,让他赚到更多、更多的钱。然而,对许多雇主而言,这注定是一场难以实现的梦,因为他们就像那位愚蠢的指挥,忘了善待雇员,以致轻松地关闭了雇员们情愿付出的大门。



同他们一样,我期望所有的雇员都能像忠实的仆人那样,全心全意为我做出更多的贡献,但是,我比他们聪明许多,我非但不会无视雇员的存在,反会认真看待他们,准确地说,在我的脑子里始终把为我卖命的雇员摆在第一位。


真心而言,我没有理由不善待那些用双手让我钱袋儿鼓起来的雇员,我没有理由不去感激他们为我做出的努力与牺牲,更何况我们这个世界本该就应充满温情。


我爱我的雇员,我从不高声斥责、侮辱谩骂他们,也不会像某些富人那样在他们面前盛气凌人、不可一世,我给予雇员的是温情、平等与宽容。所有这些合成一个词就叫尊重。尊重别人是满足我们道德感的需要,但我发现它还是激发雇员努力工作的有效工具,标准石油公司的每个雇员都为公司竭尽全力工作的事实让我坚信:给予人们应得的尊重,他们就能将潜能彻底发挥。


人性最基本的一面,就是渴望获得慷慨。我本人勤俭自持,却从没忘了要慷慨相助他人。记得那次经济大萧条时,我曾数次借债来帮助那些走投无路的朋友,让他们的工厂和家人平安度过了危机。而在我的记忆中我从无催债和逼债的记录,因为我知道心地宽容的价值。



至于对雇员,我同样慷慨、体恤,我不但发给他们比任何一家石油公司都要高的薪金,还让他们享受保证他们老有所终的退休金制度,我还给予他们每年约见老板要求为自己加薪的机会。我不否认付出慷慨的功利作用,但我更知道我的慷慨将换来雇员生活水准的提升,而这恰恰是我的职责之一,我希望每一个为我做事的人都因我而富有。


雇主就是雇员的守护神,雇员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我握有选择权,我可以选择忽略他们的需求,也可以选择满足他们的需求,但我喜欢选择后者。我总试图了解雇员需要什么,接着就想办法满足他们的需求。我不断询问他们两个问题:“你需要什么?”和“我可以帮上什么忙?”我随时都在旁边关心他们。对我来说,这个职务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我能对雇员提供一臂之力。


薪水和奖金相当诱人,然而对一些人来说,金钱并不能引发他们效命的动机,但给予重视却能达到这个目的。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渴望被认为有价值、受到重视、赢得他人的尊重,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幅无形的标志,上头写着:重视我!


我无法想像一个人在工作或在家庭中不被重视的痛苦,我的目的是要让每个人在工作时都能如沐春风。所以,我就像个要侦查出破案线索的侦探,不停地搜索每个雇员对他自己感到自豪的才能。当我了解他们认为自己最值得重视的才能后,我就会给予他们重任。一个善于激励雇员做出最大贡献的雇主,时刻不应忘记提,要让雇员看到追随或效忠你是有希望和前途的,而给予重视、委以重任其实也是能让雇员有动机在工作上打拼的关键。



做和善、温暖、体贴的雇主,可以使雇员精力充沛,士气高昂。但对雇员时常表示谢意,似乎也很有作用。没有一位雇员会记得五年前得到的奖金,但是有许多人对雇主的溢美之词,会永远铭记在心,我会不吝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没有一件事的影响力,比及时而直接的感谢来得更为深远。


我喜欢在部属桌上留一张便条纸,上头写着我的感谢词。对于我花一两分钟信手写来的感激之语,可能早已不复记忆。但是我的感激之意却会产生鼓舞人心的影响,经过多少年后,他们还都能记得我这个慈爱的领导者留给他们的温暖鼓励,并视其为一个珍贵的箴言。这就是一则简单的感谢声明,能够展现强大力量的另一个明证。


我绝对会认真看待我的部属,以及他们在工作或个人方面的问题。我了解每个人能付出的毕竟有限,因此当我尽力为部属解决问题的同时,相对地,他们就可以做出更多的贡献。


约翰,现在你已经是位领导者,你的成就来自于你的能力,也来自于雇员们能力的发挥,我相信你该知道怎么做。


爱你的父亲(洛克菲勒)




每日一金句,顺便学英语


兴盛结交朋友,逆境考验他们。


Prosperity makes friends, adversity tries them.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