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岁亿万富豪洛克菲勒离世,你不知道的洛克菲勒家族

长江商学院 2018-05-30 14:21:32

大卫·洛克菲勒


当地时间3月20日早间,美国著名银行家和慈善家、亿万富豪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在纽约家中于睡眠中安详离世,享年101岁。


这位世界最年长的亿万富翁出生于1915年6月12日,是“石油大亨”约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的最后一个孙子。


洛克菲勒家族可谓是一代传奇——洛克菲勒家族与美国乃至国际政经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美国首屈一指、最声名显赫的家族之一,迄今为止已经繁盛了六代。从洛克菲勒家族神话的创始人约翰·洛克菲勒1870年创立标准石油公司(1911年被拆分成34个独立公司,后演化出埃克森美孚等当今最强大的石油公司)开始,这个家族逐渐建立起庞大的石油和银行事业,形成了名符其实的商业帝国。


有人说,在20世纪的绝大部分时期,“洛克菲勒”就是“美国财富和权力”的同义词。


不过有意思的是,老约翰·洛克菲勒虽然聚敛了巨额财富,但自己的生活非常俭朴,而且时时刻刻都在给他的儿女们灌输他在一贫如洗的儿时形成的价值观。他不仅不让孩子们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富人(在长大成人之前,从没去过父亲的办公室和炼油厂),还在家里搞了一套虚拟的市场经济,称他的妻子为“总经理”,要求孩子们认真记账,孩子们要靠做家务来挣零花钱。为了让孩子们学会相互谦让,他只买一辆自行车给4个孩子。可以说,洛克菲勒“惜金如命”,据说他一生都把账本视为自己最珍贵的纪念物。


然而,尽管洛克菲勒节俭成性,他却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慈善家。截至20世纪20年代,洛克菲勒基金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慈善机构,他赞助的医疗教育和公共卫生是全球性的。他一生直接捐献了5.3亿美元,他的整个家族的慈善机构的赞助超过了10亿美元。中国受益尤多,接受的资金仅次于美国,1915年,洛克菲勒基金会成立中国医学委员会,由该委员会负责在1921年建立了北京协和医科大学,这所大学为中国培养了一代又一代掌握现代知识的医学人才。


小约翰·洛克菲勒继承了父亲的慈善观念,教育孩子“家族财富属于上帝,他们只不过是管家”,所以洛克菲勒家族将亿万财产几乎全部回馈社会,家族旗下的洛克菲勒基金会长期关注农业、医疗卫生等领域。

请输入标题     bcdef

虽然几乎与“财富”一词挂钩,但事实上洛克菲勒家族在慈善事业上一直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从某种意义上说,洛克菲勒家族的慈善史,是美国慈善历史的一个缩影。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以下文字节选自长江商学院朱睿教授

在《财经》杂志发表的文章《公益如何创新》


公益范畴比想象的要丰富


芝加哥大学是美国最富盛名的大学之一,迄今已有89位诺贝尔奖得主在此工作或学习。不太为人所知的是,这所大学是由洛克菲勒于1890年捐资创办的。在建校五周年的庆祝活动上,洛克菲勒在一个巨型帐篷里对现场的1500多人说:“这是我一生中最明智的投资。”


和很多超级富豪一样,洛克菲勒也是花了几年的时间,才学会用一种系统、科学而又同他的财富规模相称的方式捐钱。对这位商界巨子而言,最没有想象力的花钱方式就是把钱直接交给别人,而不是用来探索人类苦难的根源。“如果钱不是施舍给乞丐,而是用来研究产生乞丐的根源,那么,一些更有深度、广度和价值的事情就会得以实现。”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与绝大多数慈善家不同的是,洛克菲勒的公益行为更多地致力于促进知识创造,超越感恩和回报这个层面,超越个人色彩这个维度,其影响也更为深远。



19世纪后期的美国,和今天的中国一样,许多富豪热衷于向学校和博物馆捐款。比如,靠铁路发家的约翰·霍普金斯和利兰·斯坦福,先后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大学,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匹兹堡的卡内基大学和遍布世界的卡内基图书馆,让卡内基这位钢铁大王的名字流传至今。但是,洛克菲勒没有让自己的名字挂在芝加哥大学的墙上。他不允许大学里的任何建筑带有他的名字,洛克菲勒纪念教堂也是在他故去之后才命名的。


洛克菲勒不赞成分散地搞捐赠,而是慷慨资助那些在研究上能产生广泛影响的机构。洛克菲勒基金会是美国医学研究、医学教育和公共卫生的主要赞助者。洛克菲勒本人也成为历史上向医学界捐助最多的人。在他一生所捐赠的5.3亿美元中,有4.5亿美元直接或者间接地投向了医学。在推动美国医学水平上升至世界领先地位的过程中,洛克菲勒基金会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中国也是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受益者,1915年,洛克菲勒基金会成立中国医学委员会,1921年建立了北京协和医科大学。洛克菲勒基金会向中国捐赠的资金仅次于美国。



2000年,比尔·盖茨和夫人梅林达创办了全球规模最大的慈善基金会——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该基金会赞助的一个重点领域是医学,有关研究计划体现了软件工程师追求细节的特点:比如为孕妇注射疫苗以降低新生儿死亡率,研发高收益、抗病虫害的杂交香蕉品种等等。


盖茨基金会的“探索大挑战”,自2008年启动以来,已经为全球60多个国家超过1070个获奖者提供了超过1亿美元的资助。在过去六年中,共有16份来自中国的创新提案获奖。该项目致力于资助那些可以解决全球健康与发展瓶颈问题的创新项目。


纵观慈善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慈善的内容正在从低级过渡到高级、从原始进化到文明、从简单演变到复杂,从一开始的接济和救助变得更加宽泛和丰富。中国的慈善步伐也丝毫不落后。比如,马云的公益基金将致力于污染治理和中国医疗事业的发展。每个季度,阿里巴巴的高管们会专门拿出一天的时间来讨论水和树的保护。在中国香港,亿万富豪香港富商陈启宗的家族慈善基金“晨兴基金会”于今年9月向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捐赠3.5亿美元,创下了哈佛378年校史上金额最大的单笔捐赠。


但是,这还不是公益的全部定义。公益的范畴比我们的理解要宽泛得多。只要是社会问题,都属于公益的范畴。比如洛克菲勒家族还做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捐资修建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提高人们的审美趣味,让人们看到美、欣赏美、传播美,这是更高层次的公益。


让受助者独立


在《洛克菲勒传》中,洛克菲勒说过一句话让我深受震动:如果不能让受益者独立,慈善是有害的(Charity is injurious unless it helps the recipient to become independent of it)。这个理念,对投身公益事业的人士来说,应该贯穿公益行动的始终。


也就是说,金钱的额度和爱心的真诚固然令人尊敬,但是我们救助受助者的最终目的是帮助他们独立起来,不再需要我们的帮助,这才是公益最大的成功。如果救助者离开我们的帮助还不能独立,这样的公益不仅有害,对救助者来说,也是一种失败。




后记


在长江“明道全球”的一次课程中,我们曾与洛克菲勒家族开启对话。洛克菲勒家族第五代成员欧文迪(Wendy O'Neill)女士告诉我们,如今洛克菲勒家族已经不再涉足它的初始家族产业——标准石油公司,对于家族后三代成员,慈善事业已经成为家族的焦点。

我们都知道,财富是一把双刃剑,富裕家庭的孩子由于缺乏工作动力而变得自我中心,最后自毁前程的故事非常多。洛克菲勒家族通过专注慈善事业,一直强调财富的责任,以慈善事业作为传承价值观的载体,从而避免了许多财富的消极影响。这就是我的家族的慈善传统和理念。我们发现这也有助于家族团结,传递价值。


——欧文迪(Wendy O'Neill)


END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