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菲勒逝世:我们失去了最低调、有趣的富二代 | 咪咕悦读汇

吴晓波频道 2018-05-15 17:06:15


3月20日,全球最年长的亿万富翁、慈善家大卫·洛克菲勒去世,享年101岁。


他是个标准的富二代,从出生就拿了个好剧本。他是美国传奇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孙子,父母结婚的时候被誉为美国最强大的两个家族的联姻。


但他也不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不喝酒、不吸烟、不想买什么法国庄园和苏格拉城堡,一生只结过一次婚并且幸福美满。


他一手聚财,一手散财。他的遗产不仅散布美国政界、商界、艺术界、教育界,还漂洋过海遍布了好几片大陆。



纵观大卫·洛克菲勒的一生,很难用一个单一的词汇来涵盖他延续了101年的传奇,对后人来说,他留下的不仅仅是物质财富,更宝贵的是“何为人生价值”的思考。


他是洛克菲勒家族第一个出自传的人,当时有记者问他为何要出这本自传,他说:“哦,我就是觉得我这辈子还挺有趣的。”


今天的咪咕悦读汇,我们就来读一读这本违背“洛克菲勒家族的人不出自传”的祖训而作的《洛克菲勒回忆录》。


洛克菲勒回忆录(节选)

大学的选择


虽然我是17岁上的大学,那并不是因为我在学业上有多么聪明。我5岁那年进林肯学校上一年级,比大多数人早了一年,是因为我的所有哥哥们都上了学,而我不喜欢独自一人在家。由于林肯学校特别重视个人的发展,这样我才得以跟上班级,并在16岁毕了业。


林肯学校没有教给我的是规规矩矩的工作习惯,并且在教我阅读、拼写和语法方面很不成功,当然我在诵读方面的自身缺陷也是一部分原因。这一点造成了我在哈佛的第一年颇为不易,不过,通过勤奋刻苦,我还是获得了平均B的成绩。在学习方面,这一年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大卫·洛克菲勒(左三)和他的父兄们


我感觉自己不适应的是社交。我不仅比我的大多数同班同学小1岁,而且我是在备受保护的环境里长大的,与同龄人在一起时不那么世故、那么轻松自如。我的哥哥们基本上不理睬我,因此我的大多数社会交往对象是成年人。事实上,我在跟公众人物或著名艺术家交谈的时候,比跟我的同龄人在一起感觉更加舒服。

……


我现在意识到,如果我曾经在寄宿学校读过书,就像许多有钱父母的儿子们那样,那么我就能成为这个我心里羡慕不已的集体的一部分——可是我当时感觉自己是如此地格格不入,而且我在哈佛的日子就会立刻变得更加欢快,当然一切也就会大不一样了。


但是,在将近 70年以后回忆这段日子时,我相信如果那样的话,我一生的经历也就不会那么有趣,或者那么有创造性了。由于被迫应对我在哈佛早期的不安全感,要挣扎着在学业上取得进步,并获得大家的认可,因此我变得思想更加开放,忍耐力更强。


年薪3500美元乘地铁的上班族


我在大通银行的头12年里——直到我于1957年当上了副董事长,每天都乘坐列克星顿大道的地铁上班。跟许多乘公交上下班的人一样,我学会了非常熟练地将报纸叠成长条,一只手拉着吊环,一边阅读报纸,同时用两条腿夹住公文包。  

 

在高等教育和管理技能都不受重视的环境里,我并不将自己的经济学博士学位广而告之,那样会显得很小气。但是,我的确向温思罗普·奥尔德里奇提出,经济学博士学位本身意味着最低限度。


我不应当被要求必须参加银行那非常优秀的信贷培训计划,而不幸的是,他同意了。我已经30岁了,急切地想从事我的事业;我的脑子里装满了比分析盈亏表和收入报表更宏伟的想法。


大卫·洛克菲勒受舅舅之邀在大通银行工作


我对当时的这个决定非常后悔,而且在我后来试图改变银行的文化时让我付出了代价。它意味着我从来都不能与我试图说服的人们有同样的想法。它只是让许多人更加确信,反正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银行家。  

 

我一开始是对外部的经理助理,那是最低级别的官员,年薪3500美元。我们的办公室位于十八松树街的10层,我在那个占了整整一层、安排了二三十张木桌的通间里得到了一张办公桌。每张办公桌都配了两把椅子,一边一把,留给客户或秘书部的秘书用。我就是在这里度过了我在大通银行的头三年。  

 

彻底改造洛克菲勒大学


让我第一次接触教育机构管理的是洛克菲勒医学研究院理事会。父亲一直是祖父于1901年创建的这个机构的创建和发展的驱动力。

 

父亲更加支持研究院的根本使命对科学知识的追求。他明白,生物学的基础研究必须先行,研究结果的直接应用是自然而然的。


佩顿·鲁斯在发现癌症病原方面的重要研究;艾伯特·克劳德、基思·波特和乔治·帕拉德在细胞结构和功能方面的研究;奥斯瓦尔德·埃弗里、科林·麦克劳德和麦克林·麦卡蒂关于DNA携带遗传信息的发现等等,这些是洛克菲勒研究院的真正的衡量标准。


这些进步改变了科学探索和医学实践的性质,实现了祖父和父亲在 1901年创建该研究院时内心确定的使命。

 

虽然拥有丰富的历史,研究院在20世纪40年代末却站在了十字路口上。它在领导人选、科学使命和资金方面都出现了严重问题。

……


年轻的大卫·洛克菲勒


于是,很明显,我将不得不承担家族传统在这个关键性研究机构中的责任。


在此期间,我和布朗克专注于扩大大学的基础设施。我们增建了一栋9层楼的实验室大楼、一栋大学生和博士后宿舍、一个礼堂和一栋漂亮的、国际风格的总裁住宅——那是我的朋友·K·哈里森设计的。 

 

我在担任董事长期间直至1975年我的任职结束,生物科学领域在发现了基因是由DNA组成之后取得了重大进展——也就是基因革命。这一发现,正如医学历史学家刘易斯·托马斯(Lewis Thomas)所描写的那样:打开了生物革命的道路,将继续改变我们对大自然的认识。  


洛克菲勒与妻子在洛克菲勒大学


如今,在重新定义了使命、调整了管理结构、再次激活了资金渠道之后,洛克菲勒大学继续在科学技术方面起着枢纽作用,寻找着与健康相关的生命中最为复杂的问题的答案。我们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给研究院带来的新生是这个过程中关键的第一步,是我为自己在其中起到了作用而备感自豪的一步。



如果说传奇的人生经历造就了大卫·洛克菲勒优秀的道德观,那么洛克菲勒家族良好的家训,就是他保持优秀的永久动力。


历史上最富有的石油大亨

给子女的一生忠告是什么

点击封面,即可阅读



点击下图,订购咪咕阅读"财富人生包",每个月只要5元,就能看50本精选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