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剿匪记

娜塔莎 2018-09-14 12:56:34


我有一个缺点,就是不长记性,多好的书和文章看过就忘了,于是很早就觉悟到这辈子是没办法做学问了。但这样也有一个好处,就是一本好书可以重复看N遍,每次看都跟看新书一样惊喜。这次看的是洛克老师的《政府论·上篇》,我原来一定是看过并且笑过的,因为书上不但划着横杠还写着“哈哈哈”的字样。但我全不记得了,所以这次我又笑了一遍。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叫罗伯特的爵士,写了一本书叫《先祖论》,说,没有人是生而自由的,因为你好歹是你爹生的,你爹又是你爹的爹生的,一直追溯到亚当,亚当先生既是全人类的爹,也是全人类的君王,所以,按照上帝的意思,君权至上,君王享有对臣民的绝对权力。并且说,要证明人天赋自由除非证明亚当不是上帝造出来的!

 

就这么个逻辑混乱的东西竟然还轰动一时,大家好像都很追捧。洛克老师一看就怒了,what?!“奴隶制是一种可恶而悲惨的人类状态……难以想象,一个英国人——更不用说是一个绅士——竟会替它辩护。”(这里要批评下洛克老师真没见过世面,这种话我们中华儿女听了小两千年也没听出什么肠胃不适来,洛克老师火气也太大了。)于是,洛克老师假装读书很少的样子,只用基本的常识就把它打成了筛子。让我觉得又痛快又好笑的,就是用常识的子弹剿灭神秘的过程,而不是像我们惯常的那样,天啊、理啊、道啊、命啊云里雾里高大上的一堆,到头来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下面把洛克老师的剿匪过程列下来聊供欣赏。

 

先是罗爵士说了,因为亚当是神首先创生的,所以他天然地获得至高无上的主权。乍一看好像没问题,洛克老师开打了。

 

第一:如果先创生就意味着主权,在上帝捏出亚当之前,他已经先创生了狮子,那么请问,狮子是不是比亚当先获得主权呢?而且是更加古老的主权呢?

 

第二:如果你要否认狮子的主权,也就是说时间的先后并不是第一重要的,那么在亚当生出来之后夏娃马上就生出来了,那夏娃女士是不是也应该分到一部分主权呢?

 

第三:亚当夏娃生儿育女是在逐出伊甸园之后的事情,上帝一开始捏小人的时候没想要把他们逐出去,也没打算让他们生儿育女——没有子孙也没有臣民,就捏两个小人陪陪他而已,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上帝有必要颁布主权吗?

 

第四:这里先允许罗爵士插个嘴:“他(亚当)是外表上而非实际上的统治者。”意思是说,在没有子女之前亚当是“还未行使统治权力的统治者”。洛克老师就呵呵了,照你这意思,你还没有臣民就已经是国王了?你还没生孩子就已经当爹了?你还没写书就已经是作家了?!

 

罗爵士又说了,是神把世界赐给亚当,让他做世界的主人的。请看圣经原文:“上帝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育众多,遍满地面,治理大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各样在地上走动的生物。”(《创世纪》第一章第二十八节)上帝亲口说的,厉害吧?洛克老师又开打了。

 

第一:你看看清楚,是赐福给“他们”,不是赐福给“他”,复数哎!复数意思你懂吧?至少肯定不是给亚当一个人对吧?先不论“他们”指哪些人,只要不是给一个人,那么就不存在绝对权力这回事儿。(这里洛克老师假想让罗爵士插个嘴,说:“上帝说话跟我们普通人说话能一样吗?”洛克老师就说了:那他说话至少得让人听懂是不?我不管他平日里说什么话,他要是对人说话就得说人话是不?他没道理明明给亚当一个人偏要说成给“他们”,果真这样的话,这圣经叫人怎么读?这个上帝叫人怎么懂!)

 

第二:即便那会儿上帝当真是把整个世界给亚当了,然并卵,一场洪水把整个世界冲走了。什么鸟啊兽啊人啊,全都死光了。现在的问题是,挪亚活下来了,那么请问,上帝到底把这个世界给了亚当还是给了挪亚?貌似给挪亚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如果只承认亚当,那么洪水之后世界没有君权;如果承认挪亚,那么亚当的权威就是不可信的。

 

第三:不管亚当还是挪亚,就算上帝把世界给他们中的任何一位了,那么,他给的也仅仅只是管理权,或者说,统治权,而不是主权。这里出现了两个概念,稍作一下解释。统治权(或管理权),有限的权力,譬如说我同意以我部分时间和体力作为交换条件,跟你换取食物和生活保障;主权,无限的权力,我同意以我的全部人身自由作为交换条件,跟你换取食物和生活保障。什么时候人会拿出主权来跟别人交换呢?洛克认为只有在他不交换就死的时候。譬如在海上坐船,没吃的没喝的,快要死了,这时候如果有一大款能给吃给喝,保你性命,那么好吧,拿主权跟你交换。除非是生命受到威胁,或者对某人来说比生命更要紧的东西受到威胁,否则不可能也没必要拿主权作为交换。而上帝刚才说了,人类要“生育众多,遍布地面。”要“管理鱼、鸟和走兽”,也就是说,上帝赐给人类的是一个丰盛的而不是贫乏的世界,在这样丰盛的饿不死人的世界中,人绝无可能拿主权去作为交换条件的。

 

罗爵士又说了,夏娃是亚当身上的肋骨做的,所以夏娃从属于亚当无疑。圣经上说:“你必恋慕你的丈夫,你的丈夫必管辖你。”这就是政府最初的授予,也就是说,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亚当已然是君王了。貌似有理啊,洛克老师又说了:

 

第一:这段话是上帝发怒,把两个小人赶出伊甸园的时候说的,你见过惩罚一个人,惩罚他去当君王的吗?这惩罚是不是太有爱了?事实上,上帝是罚他去人间做苦工的,“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除了你的妻子以外没有别人帮助你,而且你一天活在世上,你一天要靠自己的劳动生活。”“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人要归于尘土。”请问,这位亚当先生有人间绝对君王的样子吗?

 

第二:妻子服从于丈夫跟君王有什么关系?如果一定要说妻子服从丈夫代表女人们对君权的服从,那么,要么证明君王是所有女人的丈夫,要么,每一个丈夫都是君王。

 

第三:就算丈夫相比于妻子有更高一等的权力(圣经中对夏娃的惩罚更重),也不代表丈夫可以把妻子杀了。如果丈夫没有杀妻子的权力,那么,以“亚当的夫权”为基础的政府就没有杀臣民的权力,也就是说,没有绝对主权。

 

现在回到罗伯特爵士的核心观点上,他认为君权的基础是父权,父权一直可以追溯到亚当,追溯到亚当意味着这一权力直接来源于神,来源于神意味着君权神授,君权神授意味着君权是绝对的至高无上的权力。可见,这个论证链条的基础就是父权。接下来,洛克老师开始针对父权发力。

 

第一:为什么父亲对你有天然的权力呢?因为你爹生了你。这没错,但是,请问你妈呢?你妈难道没有生你?为什么只有父权不提母权?你爹脑子一热埋下种子,你妈十月怀胎白天黑夜揣着你,给予你绝大部分的肉体,请问,对你而言是你爹的权力更大还是你妈的权力更大?你更多的来源于父亲还是来源于母亲?

 

第二:这里先让罗爵士辩解一下,罗爵士说“男人在生育中是较高贵和主要的参与者”。洛克老师又呵呵了。是吗?怎么高贵了?怎么主要了?刚才已经说了,肉体的绝大部分来源于母亲,难道你意思是说,人的灵魂来源于父亲?如果有人真的以为父亲是生命的创造者,那么,请父亲设计一个孩子试试。把孩子身上的各个部位数一数,“告诉我它们的用处和功能,有生命和有理性的灵魂是在什么时候开始进入这个奇怪的构造中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以及他所制造的这部机器是怎样进行思考和推理的。”做不到是吧?还有更厉害的,当这部神奇的机器坏掉的时候,“就请他去修理吧”。对啊,既然是你创造的,那你修一个试试,生病了看什么医生,给亲爹看看就行了。

 

第三:别忘了,不但有你跟你爹的事儿,还有你爷爷呢!说,儿子必须听父亲的,那么,父亲就必须听爷爷的,我们先假定你爹手里捏着一个宝贝,叫主权。现在你爷爷来了,说,把主权交出来!你爹没办法,乖乖地把主权交上去了。现在,请注意,你爹已经是一个没有一点主权的人了,生杀予夺的权力全部都在你爷爷手里。然后你来了,你爹学着你爷爷的样子对你说:“把主权交出来!”你一看,“凭啥呀?你有什么权力这样要求我呢?你把你的权力拿出来给我看看。”你爹张开手,一看,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这也就是说,基于父权的主权让渡只能延续一代,是一次性的。

 

第四:别扯这么多了,要不要试试一招灭了你?从父权推导到王权,不管怎么推,无非两种可能:第一,有父权者最后有王权,那么有多少父亲就有多少君王,因为你总不能说作为一个父亲是没有父权的;第二,有父权者最后没有王权,那还说什么,没有就对了,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小文章写完了还在深深的膜拜之中!我最为激动的,是洛克老师给我们展示了一种非常简洁的方法去剖析那种看起来很高大的神话,即依赖于常识,依赖于逻辑,依赖于基本的理性。他的反驳没有一条在我们的现实经验之外,譬如狮子的主权啦,爷爷的主权啦,母亲的主权啦等等,看似可笑却招招中的。要是洛克老师在我们国家,董仲舒大爷真不是什么事儿,分分钟歇菜。但又不敢这么想,董大爷的背后是浩浩皇权,估计洛克老师要么憋着不说话,要么才说第一句话就被抓起来丢牢里去了。文字狱是要诛九族的。洛克老师还是别来了。

貌似这个图片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