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洛克线」 行程之初

周八文艺 2018-09-10 17:44:11

点击右上[周八文艺]关注,可查看历史消息。


【行程之初

走过洛克线(一)。



文 | 渺渺 摄 | 集体 周八连载



2014年,渺渺和他的朋友结伴走过洛克线,她将旅途中的摄影与文字整理出来,这些终生难忘的记忆呈现,一共十二期。走过洛克线,仿佛生命受过洗礼。


19286月,洛克和他的二十一位纳西族随从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地区,他把此次考察称为“最具神秘色彩和探险价值”的旅程。86年后的10月,我们也踏进了这块宁静美丽永恒之地。

背包客说这里每一公里都精彩,地理学家说这里是中国山河的异端,人类学家说这里是民族迁徙大走廊。约瑟夫洛克说这里是被上帝浏览过的后花园,希尔顿说这里是人们的理想国——香格里拉。这里有森林、峡谷、草甸、湖泊、溪流、瀑布、温泉、雪山,各类型地理景观都集中于此,徒步洛克线在户外界是相当经典。洛克说:“在整个世界里,有什么地方还能有如此的景色等待着摄影者和探险者”。今年,轮到我们来了。

走过洛克线已一月有余,这一月来,我重新恶补了洛克发表在美国国家地理上的《中国黄教喇嘛木里王国》、《贡嘎岭香巴拉,世外桃源圣地》等图文,重新阅读了《消失的地平线》,搜集了洛克线相关资料,浏览了一些前辈们的游记攻略,再次回看了《云中孤旅》纪录片。呵,这分明是要写洛克线论文的节奏,其实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洛克线写下来,而已。

也要感谢以下留影器材:尼康D700 2470,佳能G1X2代,索尼RX1001代,iPhone4S 55S。照片肯定不是最漂亮的,但却是她们与我们相遇时最真实的存在,情绪。遇见,走过。要看漂亮的稻亚照片请移步各大风光摄影论坛。

下面,还是先从科普开始吧。



念青贡嘎日松贡布。


由木里县境内的水洛乡沿白水河而上,围绕着夏朗多吉(海拔5958米)和稻城亚丁的仙乃日(海拔6032米),央迈勇(5958米)三座雪山而行,沿途由森林、河流、峡谷、草甸、湖泊、雪峰组成的高原风光,景色绝美。


这三座雪山因相距不远,各自拔地而起,三角鼎力,南北合围,合称“念青贡嘎日松贡布

”。佛名“日松贡布”意即“三怙主神山”。公元八世纪,莲花生大士为其开光,以佛教中除妖伏魔的三位一体菩萨:观音、文殊、金刚手分别归为三座雪山命名加特。仙乃日为观世音菩萨;央迈勇为文殊菩萨;夏朗多吉为金刚手菩萨。


“念青贡嘎日松贡布”在世界佛教二十四圣地中排名第十一位,位居众生供奉朝觐积德之圣地,自古以来享有崇高地位。“一生当中至少来一次转山是每一个藏人的夙愿”。




洛克线。


20世纪初叶,一个叫约瑟夫·洛克的外国人的到来,第一次打破了这里的平静,这位原籍奥地利的植物学家,在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下,从1922年起在中国的西南部考察。据他发表在1931年7月的美国《国家地理》上的文章称,1928年6月,他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与他的马队从木里首次进入了“在地图上还是空白”的“贡嘎岭地区”,看到了被当地人尊为神山的三座雪山,采集了上千种动植物标本,并且用黑色和自然色胶片拍摄到了那里“无与伦比的壮丽景色”。他由衷感叹道:“在整个世界里,还有什么地方有这样的景色,等待着摄影者和探险家的!”


约瑟夫·洛克,探险时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地区的线路,就是后人所说的“洛克线”,具体是指木里到亚丁的穿越线路。这是一条四星半以上的强度路线,主要原因是耗时比较长,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推荐的五星级线路,一次畅游,回味一生!专业活动2级(强度中+险度弱+技巧低)主要是徒步,不需攀岩,但大雪后变得极危险。整个旅程的海拔基本上在3500m-4600m内,其中扎营住宿中有5天不可能有任何热水洗澡,驴友常常形容是“地狱道天堂的穿越”。




永远的香格里拉。


1934年,英国人詹姆斯·希尔顿受洛克游记的影响而写成并由英国伦敦麦克米出版公司出版了《消失的地平线》一书,书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个振奋人心的词语——“香格里拉”。他写到,“在整个香格里拉,各种信仰和平共存,四处遍布着基督教堂、佛教寺庙、道观和儒教祠堂。人们奉行适度的原则,对任何事情都保持一种适度的原则,即使对待欢迎也不例外。


香格里拉就是一个自然景色——雪山、冰川、峡谷、森林、草甸、湖泊、财富——那里是富含金矿和纯净空气的荟萃地,是美丽、明朗、安然、闲逸、悠远、知足、宁静、和谐等一切人类美好理想的归宿”。他的描述在世界引起极大的轰动,从此“香格里拉”文化现象便成为人与自然、人与人和谐统一的典范而名扬海外。“香格里拉”的美丽、明朗、安然、闲逸、悠远、知足、和谐、宁静深深地吸引着人们,,“香格里拉”成为了他们向往的精神乐园和理想国。


现在云南有个叫香格里拉的地方是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州府中甸于2001年批准更名而来的。当四川政府意识到旅游经济的重要性的时候,香格里拉的名称命名已经不可更改了,于是四川政府就在四川境内的稻城亚丁的日瓦乡更名为香格里拉乡。




藏别牛场的清晨,第一缕阳光把夏诺多吉南坡照亮,山尖一缕羽毛状旗云遗世独立。


“加学色拉昵布神山,呵护着你灵魂,芸芸众生膜拜你神圣的庄严,千里万里体味你诵颂的经文”。


——《木里贡巴》


恰朗多吉。


又名夏诺多吉,位于四川省凉山州木里藏族自治县和甘孜州稻城县的交界处。意为“金刚手菩萨”是“三怙主”雪山的东峰,海拔5958米,在“三怙主雪山”佛位第三,夏诺多吉山峰耸立在天地之间,在佛教中除暴安良的神甚,他勇猛的刚烈,神采奕奕,跨下围斑斓的虎皮,腰间绕着罪恶的大蟒,洛克先生把它形容为展开巨翅蓄抛待飞的蝙蝠,将它比喻成西腊神话中的雷神,神山左边绿色,大理石山头为布鲁财神,右下方为马头金刚,马头金刚下方“丹霞地貌风林为八百罗汉”。



仙乃日。


是亚丁景区三大高峰之首,是四川第五大山峰,海拔6032米。


巍峨伟丽,雄剑如削,直插云霄,峰名意为“观世音菩萨”。


佛位排在第二位。周围是冰蚀峰林地貌,冰川和冰川遗迹及高山湖泊,峰向北偏10度,西对北斗星。


“来我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喜欢。”


清晨时分,我们走向你---仙乃日。那一刻,这熟悉的诗句是我们与你之间深情的互诉,山头的腰带云是献给你的圣洁哈达。




央迈勇。


藏语意为“文殊菩萨”,位于四川亚丁自然保护区内,是“三怙主”雪山的南峰,海拔高度为5958米,在佛教中排在“三怙主”雪山之首。文殊菩萨在佛教中是有智慧的化身,雪峰像文珠师利用手中的智慧之俞直指苍穹,冰晶玉洁的央迈勇傲然于天地之间。神峰下由群册环绕着宽阔峡谷间,森林、草地、溪流和睦地各守一方,一派气势莽莽的自然景观。


洛克说“她(央迈勇)是我见到的世界上最美的山峰”,CNG2004《大香格里拉》专辑和单之蔷的《中国景色》都用了央迈勇作了封面。



冷杉,云杉,松萝。


系地衣类的松萝,产于深山之普通草木,唱自树梢悬垂,全体丝状,作淡黄绿色,分歧多为数枝条。沿途的冷杉云杉上纷纷挂在丝状的松萝,随风飘拂,如帘如幕,甚是奇特。



高山草甸。


又称为高寒草甸。在寒冷的环境条件下,发育在高原和高山的一种草地类型。其植被组成主要是冷中生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常伴生中生的多年生杂类草。植物种类繁多,莎草科、禾本科以及杂类草都很丰富。密丛性短根茎蒿草属,为重要的组成植物。群落结构简单,层次不明显,生长密集,植株低矮,有时形成平坦的植毡。


“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白水河。


位于水洛乡都鲁村,属水洛河主要支流,发源于恰朗多吉雪山,由西向东汇入水洛河,南往金沙江,全长约30公里,此水由岩层深部溶洞中流出,由于岩浆作用,水呈乳白色,故名白水河,俗称牛奶河。


徒步第一天我们一路沿着白水河河谷行走。




牛奶海。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躺在地球表面的一滴眼泪。”


又叫洛绒措 ,古冰川湖,位于央迈勇神山山坳,湖水清莹碧蓝,山止成瀑,以其玲珑秀雅水色翠蓝而著名。海子边是片片草甸和碎叶丛,软软的,像块绒布小心呵护着这块宝石。词条上常常说牛奶海是扇贝形,我们翻过垭口走向它的视角看她分明是雪山间美丽的一只丹凤眼,这滴蓝色的泪直击人心。以至于你也情不自禁用泪滴来和她共鸣。



冰川。


冰川或称冰河是指大量冰块堆积形成如同河川般的地理景观。在终年冰封的高山或两极地区,多年的积雪经重力或冰河之间的压力,沿斜坡向下滑形成冰川。


在蛇湖南岸看央迈勇,山头的冰川像千层雪,属于山岳冰川。



藏雪鸡。

藏雪鸡一般栖息在海拔3000米以上至6000米左右的森林上线至雪线之间的高山灌丛、苔原和裸岩地带,喜爱结群,多呈3-5只的小群活动。




高山杜鹃。


杜鹃花起源于距今约6700万年至13700万年中生代的白垩纪时期,全世界有杜鹃花属植物约800种,我国就有650种。其中大部分分布在我国西南的横断山域的高山地区。以贡嘎山域为核心的是世界上野生杜鹃花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该区域分布的野生杜鹃花大约有68种,这里早已成为世界公认的杜鹃花分布和起源中心。每年的4-8月份是横断山地区杜鹃花盛开的季节。


这里的高山杜鹃为了适应高海拔高山环境,根系生长发达来保持植株所需的水分。



龙胆花是地球上最古老的植物之一,,被植物学家誉为“植物活化石”,盛产于高原海拔4500-5000米高山地区。性寒,味辛、苦。有清理湿热,清热镇咳功效。

在这宁静的世界里,高山龙胆虔诚得五体投地,她们以匍匐叩拜的姿势执着而生,那纯净蓝色的花朵,便是他们修炼出的圣洁舍利子。




星空。


“这一天/我开始仰望星空/发现心并不远/梦并不远/只要你踮起脚尖”。


夏诺多吉南坡的星空下,60后老男孩老王说他喜欢张杰唱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我想起了温总理的《仰望星空》还有文森特大师的staring staring night。



群峰,一片沉寂,

树梢,微风敛迹。

林中

栖鸟缄默。

稍带

你也安息。

——歌德《流浪者的夜歌》


仅以此诗悼念一路同行不幸遇难的自贡队驴友。



我们总有出发的愿望,这些旅途中的不同风景让我们心驰,这些在路上的亲密伙伴让我们铭记。《走过洛克线》,亲历中国山河的“异端”,获得一次生命的洗礼


(内容原创·未经授权·请勿使用)



《周八文艺》 第283期
商业合作、投稿方式:zhoubaweny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