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洛克线(七)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1 17:58:41




昨晚到达卡斯村时,已近11点, 钥匙和小雪正在村口的桥头等我们,在他们的引领下,没走几步,就到了投宿的藏民家。


一进屋,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有先到的队友已经围坐在桌旁吃饭,一个小姑娘热情而又麻利地给我们搬了小板凳,添了碗筷。她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我们沟通毫无障碍。


这是三天以来,吃到的第一顿真正的饭,有米,有青菜,还有汤。开吃之前,请允许我感慨一下——


幸福是什么?幸福不是每天吃香的喝辣的,也不是腰缠万贯。幸福,是你在深山峡谷中行走三天之后能吃上一顿粗茶淡饭。所以,幸福不是你拥有什么,幸福只是一种的感觉。 那谁说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认定自己有多幸福,就会有多幸福。 


饭后,幸福感爆棚。这时,才顾得上看看周围的环境。这房子可真够大的,像小时候老家的堂屋,只是房顶比我们堂屋的房顶还要高很多。房梁上有各种彩绘,房子左右一通到头,正对门是锅灶,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在烧火,大概是小姑娘的奶奶。藏家房子看起来好气派!我赞叹道。就这小姑娘还说,她家是村里最穷的呢。有队友说。



小姑娘名叫泽仁佣忠,忙活起来手脚麻利,做起生意来轻车熟路。看着她,突然就想起了去年在四川莫斯卡村认识的藏族女孩德青英措。在那儿度过的两天两夜里,她和我们形影不离。她为我们铺好软绵绵的红色锦缎的床铺;她从山上采来大黄的花茎,削好皮,蘸了白糖给我们吃;她教我们把酥油塞进野菜包子里;她拿出她的漂亮的藏袍给我们穿,看我们喜欢拍照,还跑到家里拿出珍贵的项链让我们戴上;她领着我们在村子里给孩子分发礼物,拉着我的手蹑手蹑脚地走进村头的寺庙里许愿;她和我们一起在草地上与成群的雪猪子玩耍,给它们喂食;她俯身在开满鲜花的山坡上编织花环,在夕阳的余晖里羞涩地唱完了一首藏语歌曲,然后告诉我她的理想........


所以,在遇见中,有的人,只是过客。而,有的人,一出现,就注定会刻在生命里。


洗刷完毕,近12点了。心下想着快些睡着,好恢复体力,应对明天的挑战。 不过,好像是这样的心理暗示适得其反了。也不知是几点睡着的,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梦见孙红雷牵着一匹马,周围是烟雾缭绕的原始森林,偶尔还有麋鹿跑来跑去。那匹马可真漂亮,一身泛着亮光的棕红色的毛,四条长腿从腿弯往下是白色的,脸部从鼻梁到嘴角也是白色,这匹马俊得简直无以伦比。这真是一个不错的梦。醒来后,我绞尽脑汁地回忆,也没想起来当时我在做什么,不会我就那么一直花痴一样地站着看他们吧。


看时间是6点,该起床了,昨晚泽仁佣忠说,今天早上7点开饭,赶紧起来拾掇。昨天看见驼包烂了很大一个洞,得想办法缝上。


一切收拾停当,近9点。灰导和look等待马帮到位,装备上马之后出发,行者带队打前战,六六负责中队。我紧随行者脚步。走出村口,穿过昨晚走过一次的那座石桥,右拐前行,就到了地狱谷的入口。今天的行程算是正式开始。


据了解,地狱谷全长12公里,最深处1000米,谷内的悬崖峭壁,外形奇特,极像地狱酷刑。传说,走进地狱谷的人,在名为天平秤的崖壁处,将被分出善恶之类,继而决定你是葬身地狱,还是步入天堂。天堂所指,即是我们今晚的目的地,仙乃日和央迈勇两座神山的山脚下,因为那是令人仰止的神山,而且从那儿就可以到达稻城亚丁景区。那里是洛克的香格里拉,洛克心中的天堂。


刚入地狱之门,就听见洪大的激流拍击岩石的声音,这水声似乎不能用哗哗形容,那是一种势不可挡的轰隆隆的声音。穿过一道木桥,一条约45度的斜坡蜿蜒延伸,只容一人,路两侧的岩石、苔藓、古树,比起前几日见到的原始森林的景观,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些视觉疲劳,所以少了几分新奇和激动。


昨天体力消耗过度,夜里睡眠不足等诸多因素,导致我今天从一开始走路就气喘吁吁,整个人是虚的。不一会儿就与行者拉开了距离,越是看不见前面的影子,我越是寸步难行。此时,左右怪石林立,树影阴森,寒气逼人。我想,我还是停下来,等后面的队友为好,一个人在这样的鬼谷中行走,呃,不敢。


不多时,文子、曹同学、六六赶了过来,看我今天的状态,不免担心。正好有马帮经过,我们找了一块平地,补给点食物和水分,吃了曹同学的牛肉,文子的士力架,又休息了一会儿,感觉状态好了些。此时,已经出发一个多小时,近10点半了。


因为是十一假期,慕名而来的徒步爱好者很多,我正在一步一顿地迈步,听到有人在跟我说话,你这样用手杖起不到作用的。回头看见一个小伙子在喊我。转身停下,他拿过我的手杖,让我曲臂弯成直角,比划了一下,确定手杖的高度,又帮我调了腕带,示范了握杖的手势,然后拿过另一支手杖,又耐心地重复一遍。记得以前有队友教过的,今天竟然完全把这事忘了。调整好手杖,走起路来果然轻松了不少。谢谢你!我由衷地表示感谢。


就这样又坚持走了一个多小时,坡度时缓时陡,因为状态不佳,竟也没有注意周围的景色,那些地狱酷刑的象形崖壁不知过去了没有,只看见左右的胡子树越来越多,苍翠的胡子越来越长,深谷对面,胡子树漫山遍野,这是一种越是空气新鲜越是生长旺盛的树。因为是俯视的角度,和昨天身在林中的感受完全不同。此时胡子树林,多了几分阴森和诡异。这或许是心理作用吧。记得柳宗元在《小石潭记》中曰“悄创幽邃,凄神寒骨,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想是,景还是那景,只是因为心境不同罢了。



在队友的陪同下,我又走了约一个小时,突然看见look骑着一匹马从狭窄的山路上赶过来。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昨天的感冒通的药力还没下去?


虚惊一场。look说,灰导他们经过估量今天的路线以及队友的状况,决定预备一匹马,用来救急。领队们事无巨细,考虑事情竟如此周到。


六六因为感冒,这几天又带队疲劳,扁桃体发炎,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咳嗽不停,看起来十分痛苦,出发时因为急于安排队伍,没来得及整饬装备,还是背着重装。曹同学昨天因为长时间下撤尼公村,脚上磨了水泡,想必今天也是在咬牙坚持。烟灰和look,昨晚带后续部队赶来卡斯村,然后又联系马帮,今儿老早起来在多户藏民家组织队伍,算一算,他们昨晚休息的时间也已经是所剩无几。


我建议让马先驼六六的装备,如果万一走不动了,再把包卸下,换人。不成想,马帮有马帮的规矩,一马一人,一马一包,认了之后就不能更改。这规矩自然有人家的道理,不好辩驳。于是,队友们一致让我骑马。争持不下,灰导前来,决策道,玉生烟骑马,他背六六的装备!


我真的被感动到了。这就是团队!感谢灰导,感谢look,感谢队友!


就这样,我无耻地骑上了马,开始了余下的地狱谷之旅——


第一感觉是冷。逢上几场雨,我把随身的衣物都穿上,又套上雨衣。但是挡不住雨水淋在腿上,湿漉漉的裤腿,寒气直往里钻。遇到一处陡峭的岩壁,碎石林立,马夫建议我下来自己过去。因为上身穿的太多,走起来感觉像企鹅一样,实在难受。马夫一路捡着柴火,大概过一会儿海拔上升到4000米,就没有枯枝了,他们到了营地要生火做饭。马夫捡柴火时,把缰绳递给我,示意我先牵着,我真是担心那马突然觉得我这只红色大企鹅看起来太奇怪,一头把我撞到崖下去。每当它扭头看我时,我就假装出神地望向远方,想必这样它就会饶了我吧。马夫把柴火捆好,放在后面那匹马的马背上,那是他姐姐牵的马,驼的是装备,同时姐姐还负责在后面赶我的那匹马。一路上,姐姐一直在提醒我坐稳,看我冷,还不停帮我扯开后面的雨衣。


第二感觉是无聊。马匹排着队缓慢向上向前,到了陡坡或者山坳处时,会有些紧张,不过我对马还是比较信任的,知道摔不下来,但是当马蹄突然在光滑的石头上跐溜滑一下时,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我想给走在我后面的马夫的姐姐聊聊天,但是似乎她能听懂我说话,我却听不懂她说的什么。叮叮当当的驼铃声,不绝于耳,地狱谷似乎在逢集,而我是一个赶集的人。我伸手摘了几缕树胡子,挂在手指上,让它随意飞舞或飘落。


第三感觉是轻松。呃,此段略写。


现在回想一下,感觉马背上的那段地狱谷,像一段快进镜头里的画面。完全抓不到主题。唉,我真是的,为毛不坐在马背上惬意地看风景呢?


叮叮当当,晃晃悠悠,到了一个山坳,彩色的经幡交错在岩壁和灌木丛之间,两侧还有几处玛尼堆,灰色的岩石杂乱地散布在路上。你下马自己过去吧,向上走一点就到垭口了。马夫说。


果然,也就几分钟,眼前豁然开朗,这难道就是地狱谷的出口?对面是深不可测的山谷,墨绿色的原始森林像是一个厚厚的面具罩住了山峦的面庞,深谷里鬼雾缭绕,那绿色面具忽而看得清,忽而又被遮了去。转身,是连绵的群山,峰顶白雪覆盖,寒光穿透云层,摄人心魄。我站在那儿,傻了。俯视,再也没有比眼下的深谷更深的了,仰视,再也没有比眼前的高山更高的了。


 “唉呀妈呀,太神奇了!”我傻子一样一直重复着这句话,转身看见一个和我一样穿橘色雨衣的人,正在拍照,也不管是谁,就对着人家碎碎念——唉呀妈呀,太神奇了。估计当时的我一定是一脸傻懵。傻不拉几地念了一阵儿,才想起拜托人家给拍张照片,这才看出来是队友东哥。我这眼神儿也真是没得救了。



稍稍平复了心情,从垭口下去,然后,就是今天的营地。一个小摇篮一样的山坳。行者看见我下来,大声喊我,看来他也是刚到。大概刚才兴奋劲儿还没完全消下去,我一路小跑地就下去了。


刚刚找到我们的驼包,一阵大雨哗哗地浇了下来。我顶上雨衣,快速支起帐篷。我得赶快把湿透的衣服换下来,一路上感觉都是冰凉的,如果感冒就坏了。行者想先把金字塔支起来,等队友到了好有地方取暖。但是他一个人实在支不起来,只有先钻进外帐下面避一会儿。


换好衣服,钻进睡袋,暖一暖,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听见文子、烟灰和其他队友都陆续到了。雨也停了,我钻出帐篷,神清气爽。


站在山坳里,环顾四周,这一切是那么美,那么震撼,那么不真实。这是我从未没有见过的大自然,原来它还有如此清冷、高贵的一面。在晴好的天气,我望见过雪山的山尖,洁白耀眼,遥不可及。而此刻,我就站在了雪山的脚下,近在迟尺。雪山是神圣的!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神圣”的真正涵义。


营地四周皆被雪山围住,只有一边缺了一个小口,望去,无边无际的云雾。希尔顿笔下的那个香格里拉,不知道是不是就在那云海之中,或许明天清晨,太阳出来之后,那座神奇的寺院就会出现在山巅。







6时左右,太阳出来了,仙乃日像一座洁白的莲花,美丽迷人。我站在她的脚下,突然想大喊,突然想唱歌,突然想说——我好想你!


今天是中秋节。对于我们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来说,这都将是一个意义非凡的中秋节。


我们围坐在金字塔里,把包里所有的食物都翻出来,从丽江带上来的月饼经过长途跋涉已经碎成了渣儿,你捏一撮我捏一撮,这样美味的月饼渣还真是第一次吃到。来,兄弟姐妹们,我们以茶代酒,干了这杯!


夜深了,篝火熄灭了最后一点火光。营地一片寂静,只有那匹刚刚捡到过一个苹果的黑马,还在帐篷的空隙间溜达。我难以入眠,索性走出帐外。


此刻,我一个人站在山洼里,帐篷里透着的灯光,有蓝色的、橘色的、绿色的,隐隐约约,每一顶都像一个快要入睡的孩子一样安详。四周云雾升腾,从四面八方向我涌来,我能看见黑色的山巅透过云雾露出的黑色轮廓。仙乃日俊俏的轮廓还在泛着微弱的亮光。我想拍下来,但是不能,我想用文字写下来,也是不能。而我,只能傻傻地伫立在原地,我听风从我的耳边吹过,我感觉有一双翅膀在飞翔,我看着像罗纱一样的云雾,在山间舞来舞去……




一双翅膀轻柔地划过脸庞,凉凉的,然后又打在我的发梢。哦,下雪了。


我如梦初醒。


这里,所有我见过的图片都无法展现出来,连洛克和希尔顿的文字也不行!是的,我来了,来到了这个只有亲眼看见才能感受到的神圣、空旷、深邃的地方。


这个中秋节,下着雪,在海拔4700米的雪山脚下。没有月亮。但是,过一会儿月亮或许就会升起来。因为——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2017,10,4  中秋之夜


(注:此文图片大部分源于行者)




相关阅读:

1、《那个他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2、《徒步洛克线(六)







 我在这里

种些花草

等你来

——玉生烟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