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洛克线之旅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2 12:22:54

十月一日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正是国庆节的午后。都市里人们正在参加各式的活动:商业区消费者人头攒动,叫卖声不绝于耳;风景区游客们摩肩接踵,喧闹声此起彼伏,人们以可以想象的各种模式拥挤在一起,“享受”着长假带来的不一般的感受。。。。然而彼时的我,在遥远的西南腹地,在海拔4000米的高处,手指间轻捻着几根枯草,睁开被阳光照射得微微发痛的双眼,静静地望着眼前宏大而壮美的景象:黄绿相间、巨大而平缓的高山草甸伸向天边,悠闲的牦牛如黑陨石一般星星点点散落其上,更远处是云雾辽绕、覆盖着白雪的山峰巍峨挺拔、穿云而出。。。微风拂过耳旁,风中传来牧草的清香和夹杂其间不知名的花香。。。,时间凝固了,非但如此,时间已变得没有了意义——千百年来,这样的景象无休止地重复着、轮回着,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打破它的规律和节奏;那一刻,“风投”、“私募”、“福布斯”、“O2O”这些平日里时时萦绕在我们身边的词汇,想起来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人类短暂的历史与眼前这亘古不变的场景相比只是弹指一挥,沧海一粟,但我们常常忘却自身的渺小和本该拥有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尊崇之情,在自我膨胀的阴影里越陷越深,越走越远。。。。


快一年了吧,“洛克线”这三个字一直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也因它占据了我太多的心思,反倒一时想不起来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在怎样的机缘巧合下知道了在四川有着这样一条世界线的精品徒步线路的。思来想去最有可能的还是在去年丹巴党岭之旅半途而废之后,翻看成都“八千里户外俱乐部”微信时结下的缘分吧。

去年“十一”,迷迷糊糊地跟着一帮朋友来到了川西的丹巴党领和甲居藏寨。说迷迷糊糊是因为之前并没有高原徒步的经历,因而无从想象和感受高海拔徒步过程中的感受和反应,只是按照组织者的要求,怀着兴奋的心情购置和准备了一大堆装备:驮包、雪套以及很多之前根本没有听说过的东西。哪知到了川西的第五天,也就是正式徒步的第三天,老婆因前一天4100的葫芦海已超过了她的极限而高反强烈,头疼难忍,只能遗憾下撤,错过了后两天绝美的川西风光,说好的高原徒步竟成了天府之国的腐败游!之后一直耿耿于怀,又听见多识广的朋友说,走遍中国还是川西最为秀美,这样一来二去,反倒对川西上了心。

所以,在看到洛克的介绍之后,感受那片雄壮秀美的高原风光和追寻那个神秘莫测的传奇故事立刻成了我这一年来最大的、时刻莹绕心头的梦想和心愿。

其实起初徒步洛克线对我来说也真的只是个梦,因为要跨越千山万水,克服千难万险真正实现这个梦想与我而言不啻是一项庞大的工程:时间、假期、装备、体力、家事等等,每一项都有可能使这个梦想停留在“梦”和“想”的阶段!但是,事实证明,人是要有梦想的,需要目标的,一个自己感兴趣、愿意为之努力和付出的目标!目标明确之后,我这一年来锻炼身体、积蓄体能的种种努力都化为自觉行为并得以很好地坚持。

除了在体能上积极准备,在心理上和背景知识的学习了解方面我也尽力而为。行程早已了然于胸,线路也在卫星地图上查看、标识得清清楚楚,网上有关洛克线的记述更是看了一篇又一篇,一遍又一遍,直到很多地名耳熟能详,如数家珍。

行动时刻终于到来!

我早早地请好了假,预订了性价比很好的机票和酒店,告别老婆,提前一天来到成都这个承载着我梦想的地方。在成都的一整天时间里,我添置了多种抗高反的药物和未来五天的路粮,我想,这一回我绝不能让高反再次成为我的绊脚石!除了在苏州早就买好的几种常规药物外,我又购买了高原安、红景天口服液、西洋参,VC泡腾片,还走了很多家药店,买到了最为关键的塑料管装葡萄糖注射液(用来口服),这下心里有了底,只是那只硕大的驮包变成越发沉重了!


九月二十七日傍晚,来自全国各地的第一批十一名队员在向导雪狼和船长的带领下在成都火车站售票处集结完毕,正式开启了大家心中的梦幻之旅!


我们这次的线路设计是目前比较经典的行程:成都市(集结)——西昌市——木里县——嘟噜村——林场(徒步起点)——菩萨洞营地——呷日牛场营地——新果牛场营地——蛇湖营地——亚丁景区(徒步终点)——稻城——康定——成都(解散)



在动手记述此行的过程中我惊恐地发现去年以来有关洛克线的文章已经铺天盖地、连篇累牍,且多数大同小异,故临时决定不再赘述所有相似的部分,只对自己在徒步过程中感觉独特或印象深刻的几个瞬间做些描述和补充,毕竟一千个人就有一千条洛克线!(徒步过程请参见驴友“阳光之驴”的《徒步洛克线——走进上帝的后花园》 http://www.63hw.com/thread-166041-1-1.html 在此谨向阳光先生表示感谢和问候!)


一、 遥远的起点

了解洛克线的人都知道即使从成都出发到徒步起点嘟噜村也是路途遥遥、困难重重,所以虽然做好了自认为充分的思想准备我们还是经历了一段无法想象的漫长旅程!通常,从木里县到嘟噜村是包(越野)车前往,这样,一般在下午四、五点钟就可以到达村里,有充分的时间进行休整,网上图片中许多人一边欣赏落日余辉一边喝着浓香的酥油茶,细细品味藏地的风情。但今年十一前木里当地运管部门为了照顾官方公共汽车的效益,在长假前强行取缔了有“违法”运营之嫌的私家越野车,这对我们来说真是个莫大的坏消息!领队们一番交涉无果,无奈的我们只能大清早在冷风中等待老旧的公交车缓缓地驶来,载着我们驶向遥远的未知之地!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而我们还在西进的途中。。。。在一车人已经麻木而困顿的时刻,终于到了!不过到的不是今天的目的地而只是这辆公共汽车的终点站,一个离嘟噜村还有12公里的公交车站!而且接下来要如何到达村里领队心里还没有很好的方案。无数个电话沟通之后,始无前例的办法出台了,全体队员乘坐两辆土方车进村。。。。天哪!当这个决定宣布之后,我们表示震惊但更多的只能是无奈——领队已经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谁让我们是来这里自讨苦吃活受罪的呢!!一路上冒着被甩出车斗和被山石捻碎手指的危险我们来到了离村口四百米的地方,这时,土方车也无法向前开了,全体队员下车徒步前进而行李装备从车上卸下再由马匹驮进村里——洛克线的徒步,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等到各人拿到自己的行李,已是子夜时分,吃完村民仁青家的晚饭后大家匆匆用冷水洗漱一番就急急地上楼打开睡袋休息了,回想从清晨到午夜的辗转颠簸,今天,真是洛克线上漫长的一天!而此时,离开熟悉的江南故里已经超过85个小时了。




二、杂巴拉垭口

我这一生大概再也忘不了站在杂巴拉垭口下回首一望所见到的景象了!徒步的第三天,领队早早地告诫我们今天的挑战极大,要翻越洛克线上著名的杂巴拉垭口,所以我们发挥人少行动快的优势甩掉了昨天一直在前面压制我们的另一个团队,在几支队伍中率先向西挺进。八点整队伍启程,天气大好!十点四十队伍稍事休息领队让大家吃了点路粮,补充体力,因为接下来就要翻越垭口上最陡的那段上坡了。在埋头爬了半个小时之后,我感到有点累了,停下脚步准备歇一歇,不经意间回头一望,却望见了我这一生中最为震撼的美景:杂巴拉垭口的南坡。好似小说里描写的那般:这一眼,连接着我和它的前世今生,凝聚了此行全部的欣喜与难忘!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弧形,两边是高耸的山峰,正前方是平缓的山谷,山谷间植被茂密葱郁,一人多高的灌木密布在沟谷中,绿的、黄的、红的,五彩缤纷,每种颜色又相杂其间变化出更多的色彩,在蓝天和白云的映照下纤尘不染、一碧如洗,一切是那样的静逸、和谐与壮美!我贮立在垭口之下,凭高视之,恍惚间我感觉自己恰如一名飞天来客,静静地落在这个叫做地球的星体之上,细细端详和欣赏她自诞生之时起亘古未变的美丽容颜和细嫩肌肤!置身此间,我仿佛融化在天地时空中,躯壳隐逸了,只剩下心灵和思维,在山谷的上空飞扬,流连!一刹那我理解和感受到了人们不远万里前往西藏,独自面对静静贮立的高山和流水,只求获得内心一瞬间的幻化和荡涤的心情!在那个高处,我停留了整整半个小时,依然不忍转身离去。。。。


如果说杂巴拉的南坡给我降临地球的感觉,那它的北坡象是让我登上了另一颗行星!放眼望去,右边是高耸入云的央迈勇绝壁,左边是开阔的缓坡,和南坡截然不同的是,这里草木不生,有的只是裸露的岩块和从山壁上崩塌下来的碎石,天长日久,碎石风化,加上重力和风的作用,形成一个个四十五度角的大斜坡,远远看去在太阳照射下发出耀眼的白光,宛如山颠上的积雪一般洁白!居高临下,一直可以看到三十公里之外!我真的被震撼到了!这,是我生活的地球么??南坡的生机昂然、艳丽夺目和北坡的苍凉雄伟、奇峻壮美竟能同时呈现在我的眼前,神一样的杂巴拉,你是我此行的最爱!


三、顽石

徒步的第四天,早晨出发时山间笼罩着浓浓的云雾,这还是此行第一次不是万里无云的天气,我心情有点矛盾,一方面欣赏着云雾之间别样的风景,一方面又担心天气会从此变得糟糕,甚至下起雨来,错失明天亚丁那最为摄人心魄的风景!正在患得患失之间,云雾渐渐散去,真切而梦幻的景象再一次映入眼帘。目光所到之处依然延续了昨天的风格:蓝天、白云,高耸的山峰直插云霄,无数的碎石布满山谷,我依然在另一个星球上行走!我细细端详身旁的砾石,观察它的形状、纹理和呈现出来的姿态,极力想象着顽石们的身世:从诞生的那天起它们经历了怎样的沧桑巨变才等到今天我和它们相聚的这一刻?它从哪里,原本是什么样子,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到这里,最终静静地躺在它现在位置?望着沉默无言的石头,想着永远无解的问题,我用指尖触摸着它们,象抚摸地球美丽的肌肤,心灵穿越了历史的长河,眼前闪过亿万年的沧海桑田和风云变幻!




四、缘份天注定

从新果牛场出发,一路翻越多个垭口,我们抵抗着高反,在4000多米的海拔做横向穿越。四外风景如画,再次印证了洛克线是“身体的地狱,眼睛的天堂”这句至理名言!大概中午时分 ,我终于赶上了前面的队伍,他们坐在一片平坦的开阔地上享用午餐,我正想歇脚,小王提议我去路旁五六十米处一块石头前拍照,起初我不以为然,心想我这一路走来,不是一直在与山石相伴么?他解释说这块石头不比寻常,因为1935年洛克和他的团队在此留过影。听了这话我陡然来了精神,要知道,在这茫茫的旷野之中,任何人文历史和情怀都是何等的珍贵啊,况且,这次的徒步名称就叫“沿着洛克的足迹”我怎么能错过与洛克这样一生一次的邂逅呢。我跟着小王来到巨石的跟前。这是一块非常特别的岩石,底部小上面大,层层堆迭,左右对称,象极了一只巨大的蝴蝶展翅飞舞的样子,体现出造物主的鬼斧神工,难怪当年洛克和他的队友会被它深深地吸引。我绕着蝴蝶石转了一圈选好了拍摄的地点并请小王拍了两张。后来当小王发给我洛克当年的留影时我不禁一阵惊诧:两张照片无论从位置和角度来看都惊人地一致,所不同的是八十年前这块巨石前或站或坐的一队人马如已今不知所终,只留下一纸黑白的影像等待着有缘人细细的审视和回味。两张如此相似的照片难道这就是我和洛克冥冥中注定有缘的证明么?!


五、走出无人区

从蛇湖营地出发,翻过松多垭口,就到了亚丁景区的地界。站在垭口上首先看到的是梦幻般的牛奶海,随着景区越来越近,队长雪狼喊了声:有手机信号了!大家立刻欢呼起来。平时里最平常不过的手机信号和网络在过去的七八天里与我们完全无关。没有信号的日子里,时间特别地充裕,日出而走日落而歇,白天阳光明媚,夜晚星河灿烂,人与人的交流直接而率真,再也不会是指指画画对着屏幕傻笑的样子!然而我们终究无法长时间违反历史发展的规律,再次回到远古和从前,只能借着这特殊的机会重温一番古人的生活与感受。随着信号越来越强,我知道我已从蛮荒和原始中重返现代和文明了!



六、尾声

告别洛克的足迹,回家后我又认真观看了纪录片《云中孤旅》上下集并阅读了詹姆斯·希尔顿根据洛克生平发现创作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对洛克在中国的经历有了更加准确和全面的了解。。。。。当我写完以上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洛克线之旅真正地完美了,四天半的川西无人区经历一定会成为我此生最幸福和骄傲的回忆之一!洛克线,一生一次,一次一生!(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