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 Built !!!

UED城市环境设计 2018-08-06 12:04:50



这张图片出自1950年代的电影《The Fountain Head》,主人公建筑师洛克手持自己的方案图纸,他的设计堪称现代摩天楼原型,然而图纸被大大地打了一个差号,还粗暴地写着:不建!


受这张经典剧照的启发,笔者决定写一篇关于“not built”的文章。文章中提及的四个方案——1994年扎哈·哈迪德的卡迪夫湾剧院、1998年弗兰克·盖里的东河古根海姆博物馆、2006伊东丰雄的伯克利艺术馆以及2007年克里斯蒂安·科雷兹的华沙MoMA——有些许共同之处:

其一,就笔者粗浅的专业知识及审美来看,它们堪称建筑史上优秀卓越之作;

其二,它们是竞赛中标或直接接受委托的项目,被建造的几率非常之大,却功败垂成;

其三,它们如果得以建成,对其所在城市将产生深远影响;

其四,无论是否得以建造,它们在建筑师自身的从业履历中都是浓墨重彩值得书写的一笔;

其五,设计本身及其从中标到‘弃建’的过程因不同角度制造了不同广泛程度的社会舆论。


因文章篇幅较长、图片较多,笔者将这四个“not built”事件按最终不得建成的原因分为“差钱儿”和“不只是差钱儿那么简单”的上、下两篇。


纽约东河古根海姆博物馆
弗兰克·盖里



关于位于纽约东河边上的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弃建,《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David W. Dunlap有一段诗意的描述:


After months of growing fainter and fainter, the gigantic titanium cloudthat was to have been the Guggenheim Museum on the East River dissipatedcompletely yesterday, victim of the Guggenheim's financial straits and a weak economy.


数月以来,东河岸边那朵巨大的,本来可能成为古根海姆博物馆的“钛”云,逐渐变得稀薄。直至昨日,它彻底消散了,成为古根海姆财政困局和整个疲软的经济环境的牺牲品。



1998-99年,在弗兰克·盖里为古根海姆制造了毕尔巴鄂的奇迹之后,掌门人Solomon R. Guggenheim邀请他在纽约东河岸边设计该城的第二座古根海姆博物馆。



盖里的方案在外观表现上很像上世纪90年代末完工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只是更为壮观。新馆面积达到572,000平方英尺,高400英尺,广度上占据数个沿河街区。建筑的底层有广阔的开放式广场和银色巨大雨篷下蜿蜒的沿河长廊以及博物馆气势恢弘的入口和门厅,其上是不对称的、曲面的、大大小小的展厅,最上部是独立公寓和办公室。



这个庞然大物的出现势必会对周边的现状和环境带来极大的影响,尤其在沿河景观方面。尽管如此,它依然很受评论家的青睐,Herbert Muschamp为《纽约时报》撰文称“这是一座真正的建筑。如果说纽约是给未来的一份礼物,这个设计就是礼物上的蝴蝶结:一条华丽的钛做的缎带盘绕着500,000平方英尺的画廊空间。无论其有没有被建成,这一设计都堪称破冰之作,一举击穿了纽约僵化的街道景观和凝滞的思维模式。” Carter B. Horsley同意他的观点,认为“二战以来,曼哈顿在现代建筑上的表现,除却少有的几座建筑外,简直是一潭死水。如今,古根海姆博物馆将为曼哈顿带来一座体量巨大,功能多种多样,造型超级现代的建筑……这并非是说盖里的方案十全十美,但它绝对震撼,正是现在的纽约市迫切需要的,一方面昭示世界它仍然可以滋养出伟大的设计,另一方面能极大地促进曼哈顿下城的发展。”



2000-01年,盖里的方案在弗兰克·赖特设计的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古根海姆博物馆内展出,12乘5英尺的巨大模型吸引了大量人群前往参观。


古根海姆基金会当时的计划是在经过差不多2年的审核之后的3到4年内,将这座预估造价约950,000,000美元的博物馆建造起来。彼时的纽约市长Rudolph W. Giuliani对古根海姆的计划非常支持:2000年11月,他指定古根海姆基金会对方案所在地进行开发,同时承诺提供67,800,000美元支持该项目的建设,并且声称:“市民的领袖有责任把城市建设得比交到我们手上之时更伟大、更美好!”




然而,不遂人意的是,次年发生的911事件彻底改变了该区域的规划;接踵而至的经济危机让古根海姆生意惨淡,甚至不得不关闭它在拉斯维加斯的博物馆。


2002年底,时任纽约市长Michael R. Bloomberg发布“纽约市曼哈顿下城愿景规划”,规划显示在东河岸边要建一座博物馆,展览空间200,000平方英尺,大约是第五大道古根海姆博物馆的4倍,包括一个艺术教育中心及两个分别是400座和1200座的观演厅。建筑将被建造在连接Old Slip和Maiden Lane的平台上。围绕着这一巨大的建筑体量,有六英亩的开放空间以及以一个雕塑花园。


这个方案在规模上与盖里的设计相去甚远,不知市长办公室是有先见之明,还是事先听到风声:同年12月30日,古根海姆基金会发布声明:“撤销位于曼哈顿下城,布鲁克林大桥以南,由弗兰克·盖里设计的,高400英尺,不规则形建筑的提案。”(原文描述)



尽管如此,它巨大的尺度,它不可忽视的地标性,还是被很多人念念不忘。2012年底,《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吐槽市长Bloomberg关于在曼哈顿下城东部实施海港城的计划,该计划旨在为纽约市长期杜绝飓风和洪水威胁,称该计划招来怀疑、批评和困惑,并不能真正抵挡超级飓风桑迪的袭击。当时的城市经济开放部主席 Seth Pinsk指出:沿河的经济开发不是问题,问题是开发一直没有找对方向!随即就有文章提出别管市长的方案了:“是时候把盖里的方案放回东河岸边了!如果纽约市想要继续东河的开发,就不要再建造一些参差不齐的玻璃方块儿,而应该建造一座雄伟的、具有建筑美感的地标!纽约必须开始拥抱大胆的、实验性的建筑,以期能赶上其他城市的脚步!”


2014年9月,《艺术新闻》率先公布消息:古根海姆将在纽约增加一座博物馆。《观察者》以一篇《放弃入主市区10年后,古根海姆纽约市另辟新馆》再度唤起了人们对盖里的设计的怀念。直至今年,盖里因路易威登基金会的方案又火了一把,便有新闻呼吁:将东河交给盖里!


然并卵,建筑师盖里只能幽幽的抱怨一句:难道纽约已经与一座传世之作失之交臂了吗?




伯克利艺术馆及太平洋电影资料馆
伊东丰雄



2006年,伊东丰雄受邀为在伯克利为加州大学设计一座艺术馆和影像资料馆。但由于经济危机,委托人不得不在2009年放弃该方案,退而求次。


伯克利艺术馆及太平洋电影资料馆(Berkeley Art Museum &Pacific Film Archive,简称BAM&PFA)在设计手法上可以看做是多摩艺术大学和台中歌剧院的延续——既有前者“super-flat”的视觉感受,又有后者自由连续的流动空间。如若得以建成,不仅会为伯克利带来一座世界级的艺术馆,同时也会让伊东丰雄在形式上对不间断空间的追求更进一步。



伊东的方案是一个三层的,每层被平均分为16格的盒子,就像一个精致的被放大到人类尺度的蜂巢。区别于蜂巢重复性的功能空间,伊东设计的每一个格子都有不同的用途,而且这些功能有别的房间彼此并非完全分隔,而是相通着的。用伊东自己的话说是“想要给人这样一种感觉:自然融合了、融化了,空间忽而紧缩、忽而放大,随着人的移动不停地变换。”为了实现这一感觉,伊东使用的方式是将刚性的水泥钢板在形态上变成柔软的布料,墙体要么被裁去一块,要么像被一只看不见手掀起一角,仿佛是在引诱人一撇帘后的情境一样,将空间既分隔又连通。



该方案使用一种连续墙体承重的结构形式,这一形式再次强化了建筑流动的特质。连续蜿蜒的墙体,组合成网格——可以想象一下超市里装着鸡蛋的纸壳——这种细胞式的布局将荷载承担起整个建筑物的重量,中间不存在独立的柱子,而墙体的厚度仅仅有5英尺——3英尺后的水泥被压在2张钢板之间。



听上去这样的结构形式非常特殊,但对伊东而言却是自然而然的:他的建筑往往从网格开始,然后将多余的结构尽可能地抠掉,以追求一种纤弱坚韧的优雅。


“这不是一个你仅仅能够看到艺术的地方”伊东说,“它能提供多种体验,包含多种媒介形式,但所有形式都是想通的。”谈到工程实施时,他说:“我们已经在日本实践过类似的结构……不同的是这一方案中含有曲线,但是通过编织钢板制造曲面的工艺早已在船舶制造中使用过好多次了。”



伊东设计的BAM&PFA公布之后得到广泛的赞扬和支持,校方也努力通过私人募捐的方式为2亿美元的造价筹措资金。然而,当时的经济状况,让校方不得不修正项目的规模和开支,并最终放弃伊东的设计。援引BAM&PFA的总监LawrenceRinder的说法:“我们会为博物馆打造一个引人注目的新家。我们相信能够找到一格创新的并且负担得起的解决方案,以实现我们通过艺术和电影激发观者想像力的意图和使命。”最终他们找到纽约事务所Diller Scofidio + Renfro来设计新的BAM&PFA。




原本BAM&PFA会成为伊东丰雄在美国的第一个作品,这对于他作为一个世界级的建筑师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就作品本身来说,新方案作为一个美术馆的艺术性,比起伊东的设计相形见绌。后者的确具备了人们对美术馆的最高期许:待它建成之后,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




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





欢迎来稿

投稿邮箱

uedtougao@uedmagazine.net

媒体合作邮箱

Zhaomingcbc@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