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圆桌会:还记得你的第一款正版游戏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1 14:37:11

  


在上周的VG圆桌会中,我们集体回忆了儿时的街机时光。看到大家的踊跃留言,我们不如把怀旧进行到底,来聊聊另一个让你回忆往昔的话题。


  花钱购买正版游戏,相信对于在座的各位来说,这一举动已经和吃饭睡觉一样习以为常。可是你还记得你是从何时开始“从正”的吗?你的第一款正版游戏是什么?又是什么原因驱动你改邪归正的?今次我们就来回忆一下人生的第一款正版游戏。



  说起买游戏的话,在GBA时代我还是买过几张的,比如《拳皇EX2》、《恶魔城:晓月圆舞曲》什么的。当时以为自己在支持正版,实际上玩的仍然是盗版。


  真正买正版应该是进入次时代之后的事情了。那时候刚有机会用电脑,第一次看Nintendo Direct就碰上了《怪物猎人3G》公布,于是这盘游戏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我自己花钱买的第一盘正版游戏。


  这游戏刚入手的时候我顿时觉得逼格提升了一个档次,开了3D之后顿时进入新世界。这游戏也是早期3DS上画面不错的游戏了,而且还认识了一帮老猎人,至今我也觉得买的非常值(虽然当时JS炒到450RMB)。



▲某次联机聚会照片


  如果说到“拥有过”的正版的话,第一盘正版游戏就要追溯到更早的时候了。当时电脑刚出现在二三线小城市,学校教学用的还是DOS系统,光驱那是见都没见过。


  这个时候,家里买了一台电脑,带光驱的,硬盘居然有10G。小孩子总是对没见过的事物比较感兴趣,当时的我也是这样。为了防止我把这玩意拆了,我爸去买了一套教学用的软件,叫《开天辟地》。这套教学软件就成了我第一盘正版游戏。


  教学软件怎么就成了游戏呢?其实是这套软件中顺便附送了一个游戏,叫《自由与荣耀》,是国内早期的一个3D即时战略游戏。



  我在无意间发现这游戏之后立刻被它吸引住了,这种人类大战外星人的设定非常符合中二期少年的口味,比看电脑老师打《红色警戒》有意思多了。虽然最后由于电脑机能的问题,最后也没能通关(载入一关等半小时),最后反而是那本附送的小说设定集把我改造了……


  我的第一款正版游戏和村长一样,是电脑教学软件《开天辟地》赠送的国产即时战略游戏《自由与荣耀》。关于这款游戏我最大的记忆就是它的视角跟我后来见到的各种即时战略游戏都不太一样,并不是四十五度上帝视角,而是更加自由的视角,不过就因为这个让我困惑了好久,没玩下去。



  自己真正买到的第一款正版游戏应该是《FIFA 2001》。对于这款游戏的记忆是,每次我进到游戏里我发现自己都完全不能控制场上的两支球队,就跟看足球比赛一样。随后我就删了这游戏。直到有一天一个邻居大哥哥来我家里,发现了摆在我桌上的《FIFA 2001》,并教给了我打开游戏的终极奥义——在比赛开始前摁左右光标选择球队!



  而我的第一套也是唯一一套限定版游戏是奥美引进的《半条命 世纪珍藏版》。记得当初买到的是一个大大的盒子,里面包括了好几碟,有《半条命》、《反恐精英》、《蓝色行动》、《针锋相对》和《军团要塞》,竟然一共5款游戏(后来知道有些是资料片)!另外还有一个M4A1的模型,现在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本来是准备把这些游戏都通关,直到另一个邻居大哥哥教我在《反恐精英》里增加机器人,并且告诉我网吧里玩这个游戏更有意思。



  突然很想感谢一下这两位邻居大哥哥。


  2004年,一个夏日,南京很热,揣着新入手的生活费,湖南路新华书店召唤着我。这回前往的主要目标是购买“鸡皮疙瘩丛书”的最新本,上次看的地下室爸爸的秘密还是很恐怖的,结果就入手了《毁灭战士3》的正版游戏。也是我人生第一次买正版,心情是雀跃的,买游戏的过程并没有多么波澜壮阔,但是因为一件事,我小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震颤。



  这款《毁灭战士3》的正版游戏竟然是特么阉割版的!而且他的阉割手段非常之令人发指!那就是把游戏中所有的尸体都删除了,只要是敌人死亡,他是没有倒下的动作的,而是整个人站在原地,然后瞬间消失,地上没有一滴血,和任何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痕迹。


  其实本来这样也没什么,毕竟我也是看过《星河战队》和《铁达尼号》的鲜艳红领巾少先队员(门口小摊经常买)。但里面的僵尸啊、恶魔等怪物,在黑暗中走出来,你打了他几枪,然后他就不见了,我是很怕的。因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死了,而是原地消失了,不知会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实在是无法克服这样的未知感觉,最后我放弃了。



  克苏鲁神话的奠基人爱手艺大叔说过:“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绪,便是恐惧;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便是对未知的恐惧。”原来我14岁的时候就已经切身体会到了。


  我的第一张正版游戏是《洛克人X8》PC版。售价79元,购入自某书城。



  然而这份正版我买来并没有玩,我在之前就已经把盗版玩了个遍了。要说我为什么会再买一份正版,并不是什么“玩了盗版,去买张正版补偿下”这种理由。那时候我还小没有这种意识,而单纯是因为没见过这种游戏会在国内有正版卖,所以是出于好奇。记得当时囊中羞涩的我还问朋友借了30块钱才得已入手。


  这个代理版《洛克人X8》还是挺良心的,游戏文字全部中文化,还附赠一本全彩的游戏攻略,写得相当详细。可惜那时候我自己已经是活攻略,这本东西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处了。


  我就很纳闷,你们一个个都是好记星文曲星么?这么多年前的事都能记得那么牢。


  对我来说,这个问题真的挺难答上来的。小时候家里怕影响读书,一直没给买电脑,曾经买过几个国产游戏带到表弟家去玩,但一来记不得名字,二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版。


  初中的时候,有同学送了我一盘《生化危机:枪下游魂》,可把我乐坏了,但回头一想,我连PC都没有,玩个蛋啊……这张盘对我来说就是谜一般的存在,非但至今未见其游戏画面,究竟是不是正版也无从考证。



▲好不容易在网上找到的图,也不确定是不是这个


  这之后就迷上了主机游戏,不过多半时间也是在蹭机,这个我在以前的圆桌中也提过。由于机主都选择了破解之路,我一介凡夫俗子思想境界也没高到省吃俭用替别人买一张正版碟。


  至于我的第一张100%确保的正版,入手途径还真和大家有点不一样。那是在大学那会儿,有幸在育碧上海实习了半年。在公司的过道上一直躺着两箱杂乱堆放的游戏,有育碧自家游戏,也有代理的,新旧不一。



▲好想全都抱回家(¯﹃¯)


  终于有一天,老大说这箱游戏准备处理掉了,一群人瞬间蜂拥而上。我一小小实习生,没和大家一块儿抢,等众人都散了,我在剩下那堆游戏中挑了一张颇有兴趣并且卖相还算过得去的——《细胞分裂 双重间谍》。



▲当时皮还那么厚,这套《手足兄弟连》拍完照就放回去了,一边的钢盔是官方周边


  不知是不是受到了“第一款正版游戏”的BUFF加成,真觉得这游戏特别好玩儿。Sam大叔手持名牌的入狱定妆照也成了我对《细胞分裂》系列最深刻的印象。


  我的第一张正版游戏至今还放在老家的书柜里,印象别提有多深了。


  1999年,苏有朋和林志颖出演的《绝代双骄》在国内播出。那时候电视台在周末有连续剧大连播的情况,有时候一天就能放近10集。于是那年的假期在表姐家里看得是不亦乐乎。当然,各位都知道,这样的连续剧,电视台肯定不会只放一遍……



  于是在2000年的时候,我在家附近的网吧里找到了一个名叫《新绝代双骄2》的游戏,然后整个假期都在和这个游戏作斗争。为啥咧?因为网吧的电脑是会还原的,而我每天最多也就在里面待5个小时,怎么都不可能打通,所以游戏的前几章翻来覆去打了好几遍。那个假期有这么一段时间,就是晚上回家看《绝代双骄》的连续剧,白天去网吧玩《新绝代双骄2》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好了,铺垫了这么多,正戏来了。2001年,我从《大众软件》上知道了一个叫《楚留香新传》的游戏。抱着从未通关《新绝代双骄2》的怨念,我是死缠烂打求我母亲买了一张69元的正版回家,打算好好玩玩。印象中这游戏确实玩了很长时间,中间还发生过许多事情。比如我因为贪玩游戏装病在家,还有我中午不午睡玩游戏,我爸一气之下把家里玻璃柜砸了等等……



▲熟悉的开始画面


  关于游戏本身,印象最深的是胡铁花在长大之后,他的招式我就再也练不上去了;然后我很喜欢里面的宋甜儿,他的图片用来当了很久的桌面;最后,最让我惊讶的是,游戏里有个设定,楚留香居然是可以不用鼻子,而是用皮肤呼吸,这不就和《MGSV》中的静静一样么?!



  最后,我在写这个圆桌的时候查资料才知道,我当时一直纠结没有结局,原来是因为游戏必须要单独买资料片才能打通。不仅如此,没有这个资料片,少了大量的剧情,道具,人物甚至武功招式的等等。原来在15年前就有游戏厂商敢这么玩了啊,而我在15年之后才知道真相……_(:з」∠)_


  之前看过一个帖子,阐述“女人为什么要给自己买个高贵的包包”——因为一个高贵的包能激发女性的自重自爱。她们会希望自己变得更好,因为这样才对得起这么高贵的包,也必须更加努力,才能把买包画的钱赚回来!前两天雷霆成为LV代言人,接受采访时她也说LV让她发现了另一个自己,可能是更真实的自己……显然这个论调是有它的道理的。


  买正版游戏这事儿和女人买包大概是一个道理,当然,这算是强行攀附,前者完全不及后者“高贵”(笑)。记得自己买的第一款正版游戏大概是GBA的《火焰纹章 烈火之剑》,很贵,贵到咬牙买下后大半天自己脑中还恍恍惚惚。


  但游戏真的好。当时看不懂日文剧情,但凭着几个日文汉字以及过场CG也能体会几分剑与魔法的复古唯美。



  最初玩《烈火之剑》时一般不关战斗动画,因为战斗动画好看,看到角色发动必杀会像夏天喝冰啤酒一样爽得嘴里发嘶嘶的声音。现在回忆起来,整个效果是这样的:角色从一个够帅够装逼的动作起手,然后只有几帧的过渡,几乎看不清,唰的一声武器已经刺中敌人,同时伴随着画面的震动、光线特效以及音效,此时双方保持那个动作,等敌人HP槽缓缓降低,最后角色潇洒回到原地,其中还有2D动画特有的变形效果让动画更有张力。



  第一次通关《烈火之剑》时,最终战一个角色死了,而BOSS只差最后一击就可被击败。我当时选择击败BOSS结束故事,而没有重新读档去争取一个完美的结局。


  《烈火之剑》,我一共玩了3周目,喜欢得跟什么似的。所幸当时周围的朋友都说这游戏好,不然可能会发生口角,弄得大家不痛快。再想想自己为这个好游戏肯花一笔“巨款”,就又是满足又是骄傲,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心中满满的正能量。


  我确实想不起来第一张正版游戏是什么了。小时候买了不少大宇的角色扮演游戏,《仙剑奇侠传》系列、《轩辕剑》系列,也买过暴雪的,98块的《暗黑破坏神2》印象颇深,至少盒子大,还能翻开。孩子不在乎什么正版意识,我费尽心思买正版游戏,只是因为觉得他们很酷。比如,很大的盒子。很酷。


  另外一个酷的地方是正版游戏附带的读物。我至今印象很深的是,《轩辕剑4》送了一本白皮小册子,叫《DOMO杂绘本》。大陆版也能送这么良心的赠品,现在想起来真的很良心。感谢。


  这本书看得我笑中带泪。


  书里是游戏设定图,和制作人员的一些杂记,排版热情奔放创意无限。比如某员工走桃花运但某员工却要还桃花债啦,某制作人员的爸爸打电话询问有没有中彩票啦,大多是一些很生活化的东西。



▲借张扫图(来自天半):就是这么热情奔放的排版


  逗乐之余也有血泪。比如动画导演林克敏描述制作游戏之苦,大意:有人说睡不着是因为不够累,又有人说太累了睡不着。总之就是很累,又睡不着。看着这些有为青年这么投入地做一件事,做一款我喜欢的游戏,很感动,也很佩服。虽然这种生活方式也许谈不上健康,但也让当时的我也很向往。


  至今《轩辕剑4》也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之一。它的音乐、美术、剧本、机体设计(杂绘本里也有不少原画),都让我感受到一种大开大合气吞山河的气魄。这本小书则开了一扇窗,让我了解了那些作品背后的人和事。




▲小时候大爱现在也很爱的机设


  顺便一提,98元的《暗黑破坏神2》里,小册子写了每个人物的故事,野蛮人来去如风,也很精彩。


  讲真,我完全不记得自己第一张正版是什么时候买的啥了。我在一个八线小县城长大,在那个年代鱼龙混杂的电子市场以我当时的知识储备要分辨什么是正版什么是盗版可谓难如登天,现在想起来,那之后很久甚至是上了大学之后买的游戏,弄不好有很多都是伪正版吧。


  但要说有明确记忆的“第一张正版”,那绝对是奥美的《魔兽争霸3》。我还非常清楚的记得,开学的时候(发售日是暑假,但哪敢那时候买啊藏都没地方藏好么)大早上跑去小城唯一的软件商店把攒了一个暑假的零花钱换成一个盒子,然后偷偷揣进书包,再赶去学校领教科书,一边排队一边和小伙伴炫耀。然而当时并没有手机,所以里头的序列号也就无从兑换了,直到那个老奥美倒闭关门,我也没拿到自己的战网序列号。更可悲的是,我完全不知道家里的老电脑其实并跑不动《魔兽争霸3》这个事实,所以即便我的书柜里藏着一套正版,我的《魔兽争霸3》游戏生涯也仍然是在网吧里度过的。



▲包装盒的图实在找不到,但这个界面,那个时代的人一定都很熟悉吧


  再后来,趁一次清理库存打折补买了《星际争霸》,然后就是《冰封王座》,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老奥美的倒闭在很大意义上象征着中国单机游戏市场一个时代的结束和溃散,那之后就是无尽的网游的天下了。直到Steam的出现。


  就像编辑们所写的那样,对于我们这群爱玩游戏的人来说,人生中的第一张正版不单单是一款游戏那么简单,它往往代表了一个故事,一段回忆。


  你的第一款正版游戏,还记得吗?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