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国信用卡欺诈新花招:创建新身份玩高级“潜伏”

商业周刊中文版 2018-06-12 17:05:10

本文系商业周刊App付费文章,禁止转载。


撰文:Jenny Surane

仅在5年前,这种犯罪方式才被发现,但目前在信用卡贷款坏账中的占比可能高达20%


“打击合成身份欺诈可能会加大年轻人和新移民获得首次贷款的难度”


2017年5月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美国邮政检验局的特工来到南卡罗来纳州一个绿树成荫的社区,对一个打碟师的住宅进行了突击搜查,此人涉嫌用伪造身份证从第一资本金融公司获得了558张信用卡。


这幢位于Rock Hill的房子外停放着一个小型豪华车车队,房主小查尔斯·惠特洛克(Charles Whitlock Jr.)曾在Facebook上炫耀道:“我的爱车清单列好啦,哈哈!”在他的家里,调查人员发现两本手写账本,上面记录着一些姓名、看似像社会保障号码的数字、出生日期和地址——这些是他被控自2013年底以来伪造的部分身份。检察官估计,惠特洛克使用信用卡至少窃取了34万美元。他说自己是无辜的。


Charles Whitlock Jr.


信用卡诈骗反击战


上述场景是信用卡诈骗反击战前沿阵地的一部分,即合成身份欺诈。诈骗犯依靠的不是窃取现有持卡人的身份,而是创建一些新身份。不久银行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麻烦:信用报告机构Equifax Inc. 9月7日宣布,黑客可能从其系统中窃取了约1.43亿美国消费者的姓名、社会保障号码和其他个人信息。这些信息不仅对传统的身份窃贼来说可能大有帮助,对于合成身份诈骗犯来说也会很有价值,只要他们能够将盗取信息植入新身份来申请信用卡。


据咨询公司Auriemma Consulting Group提供的信息,仅在5年前,这种犯罪方式才被发现,但目前在信用卡贷款坏账中的占比可能已经高达20%。咨询公司根据大型贷款机构的不良贷款数据做出估计,2016年合成身份欺诈至少让银行损失了60亿美元。


这类犯罪活动在不断增加。金融业花了几年时间与零售商角力,要求他们升级信用卡终端,这样就能接收带电脑芯片的信用卡。这一措施出发点是为了防止犯罪分子窃取信用卡卡号,复制卡片,然后疯狂购物,并让银行为其埋单。与此同时,合成盗窃一直未引起银行的重视,直到一些早期的行骗高手或犯罪团伙——其中一位被指控诈骗金额高达2亿美元——被捕之后才被人们所关注。也许因为合成身份欺诈需要筹划很长时间,此类犯罪活动似乎没有演变成一波犯罪浪潮。不过,情况开始改变了。


合成身份诈骗犯购买被盗的社会保障号码,或猜测尚未使用的号码,将其与伪造身份组合在一起,然后使用其他人的真实地址,开始申请信用卡。看到申请人没有信用记录,银行通常会拒绝首次申请。不过,银行的查询为申请人在信用报告机构生成了信用档案。这些诈骗犯会继续申请,直到一家贷款机构最终为其开立账户。然后,放长线钓大鱼的诈骗伎俩开始了。他们可能会花费数年时间老老实实地按月给这些信用卡还款——他们可能已经将地址换成邮政信箱或自己的家庭住址——同时看着信用额度不断增加。在一个身份确立之后,他们会申请更多信用卡。他们也可能在这些账户中增加授权用户,建立新的身份,日后可以用这些身份申请信用卡。当计划成熟时,诈骗犯会用尽这些卡的信用额度,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刷爆”信用卡。消费的金额可能会达到数万美元。然后这些身份就被丢弃掉。



当合成账户成为坏账,贷款机构经常假定是优质客户遇到了困难。他们的贷款回收部门可能会浪费几个月时间联系借款人,直到最后才意识到,一切都是骗局。“过去两个月,我和三家大型信用卡发卡机构、两家大型电信公司、一家大型零售商、一家大型汽车贷款机构和一家大型欺诈咨询公司进行交流——所有人都承认合成欺诈是心头大患。”律商联讯风险解决方案公司负责欺诈和身份风险防范的副总裁保罗·比节克(Paul Bjerke)说。律商联讯主要协助银行和零售商管理信用组合的风险。美国最大四家信用卡发卡机构美国银行、花旗集团、摩根大通和第一资本的代表拒绝置评。我们多次请求Equifax发表评论,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连锁反应


对合成身份盗窃者来说,最有价值的数据是婴幼儿等无卡人群的社会保障号码,因为相当于给了窃贼一张空白的画板,他们可以任意发挥。过去几十年,银行很容易发现使用儿童社会保障号码的情况,因为号码中包含有所有人的出生日期。但从2011年开始,社会保障管理局(SSA)采取随机方式来设定号码。尽管存在这一风险,但合成身份信用卡欺诈的受害者主要是银行,当诈骗犯刷爆信用卡,人间蒸发后,银行不得不承担所有的损失。被盗社会保障号码的真正所有人,可能在申请信用卡或贷款时会遇到一些麻烦,但无需对任何违法行为负责。


美国联邦社会保障局是美国联邦政府机构,总部位于巴尔的摩,主要管理老年、伤残与遗属保险,医疗保险的缴费数据与享受资格确定,补充保险业务,黑肺病,社会保障号的发放等


SSA确实有一个数据库,借贷机构可以用来确认申请人的姓名、出生日期和社会安全保障号码。


银行一次性支付5000美元的注册费,每次查询某个人的信息时,还需要再交一笔费用。查询个人信息需要客户手写的同意书。目前,银行试图通过网络或电话来服务客户,以控制成本,他们敦促该机构“接受更现代化的数字同意书”,金融服务圆桌会议负责政府事务支付的副总裁杰森·克拉托维尔(Jason Kratovil)说,“我们也在努力教育国会。”SSA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说,大约有86家公司注册了其认证服务。该机构“不接受电子签名的同意书”。


金融业的统计数据也凸显出合成身份欺诈的严重性。信用卡冲销通常是跟随失业率的升降而同步起伏,但是美国五大发卡机构的总计冲销率却在大幅攀升。Auriemma Consulting发现,这两项指标脱节至少部分归咎于合成身份欺诈。在注意到信用分数较高的借款人的冲销率不断攀升后,银行的忧虑开始加重。据检察官提交的证词,在南卡被捕的那位DJ惠特洛克提交的750份申请中,90%是通过电话进行的,使用了上百个邮件地址。第一资本金融最终用欺诈分析软件探测到他的活动。根据检察官的证词,银行发现,多个持卡人碰巧与同一批商家和PayPal账户进行交易。检察官说,他们获取了一个男子使用多种信用卡的监控视频。他在Facebook上承诺,可以在48小时内提供三个新信用额度,两万美元的汽车贷款和不低于720分的FICO信用积分。


惠特洛克不承认邮件欺诈、电话欺诈和银行诈骗的罪名。他否认检察官的指控,他的律师凯文·塔特(Kevin Tate)说,并拒绝进一步置评。


风险解决方案提供者ID Analytics LLC的副总裁肯·美塞(Ken Meiser)表示,打击合成身份欺诈可能会加大年轻人和新移民获得首次贷款的难度。对于银行来说,“这是一个他们非常想要的市场,”美塞说,但是“这些狼藏在羊群之中”。


编辑:王冰妍、黄琬钧

翻译:徐安琪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马云专访廉价iPhoneK-Pop崛起

股灾教训理查德·塞勒哈佛“关系户”

省钱套路啃小族玩具反斗城比特币分叉

丁磊音乐节普京民心渐失硅谷保守派

老外“淘宝”硅谷金融危机知识付费吴亦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