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布斯政治思想的本质|城与邦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8-24 11:48:06


霍布斯政治思想的本质


    作者|马达

    简介|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在读

    兴趣|法左理论

    校对|周一川

    编辑|黄麒瑄


編者志

  本文为读者投稿,译自R. E. R. Bunce《托马斯・霍布斯》第二章的〈霍布斯政治思想的本质〉一节。这篇文字简述了霍布斯对自己哲学工作的基本观点,哲学与科学的关系,在专栏之前推送中,短书评《利维坦与真空泵》曾介绍史蒂文・夏平和西蒙・谢弗对此的讨论,有兴趣的读者或可一并阅读。


▲ Werner Horvath,《霍布斯-利维坦》(油画,2001)



霍布斯政治思想的本质


  1646年,在其哲学生涯早期,霍布斯令人吃惊地宣称道,他是“第一个为两门科学奠定基础的人”。一门是“最有趣的光学,另一门是自然正义”(霍布斯,1839-1845f, VII,p471)。考虑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托马斯·阿奎纳、尼可罗·马基雅维利、弗朗西斯科·苏亚雷兹(Francisco Suarez)和雨果·格老秀斯这一长串名单,霍布斯竟然宣称自己是第一位科学地讨论政治的作家,这一论断听上去似乎有些特别。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竟然“夸口”自己比其他任何思想家都做出更多的科学贡献。为了理解这一大胆的论断,我们有必要把握霍布斯关于人类知识发展史的看法。因为只有在这一历史中,霍布斯个人的功绩才会凸显出来,他对以往权威的批驳才能够成立。此外,对于真哲学的特质,霍布斯理解的知识史也包含着一些重要的洞见。

 

  除了涉及修昔底德的著作之外,霍布斯对知识史的讨论还见于《论公民》(De cive)一书。在这里,霍布斯说道,除了那些“以优美的诗歌和晦涩的寓言形式”(霍布斯,1997,p7)存在的之外,最古老的智慧都已经遗失。在前苏格拉底时期,古代原子论者观察“事物的运动和形态,这于人大有益处;其他人则思考事物的本质和原因,这也对人无害”(同上,p7-8)。在这一时期,数学方面的进步十分突出。然而,当希腊人及其之后的罗马人转向公民哲学,即讨论国家和公民义务的一门分支科学时,他们便产生了一大批道德哲学家们模棱两可的教条,其中既有正确和吸引人的部分,也有野蛮和非理性的部分……”(同上,p9)霍布斯说道,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西塞罗以及那些追随他们的人都错误地认为,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政治和道德知识(同上,p7-8)。

 

  霍布斯大篇幅地提到17世纪五六十年代知识的历史。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认真而细致地讨论了真哲学的本质。在《利维坦》(Leviathan)的英文版中,在开始讨论知识史时,霍布斯暗示道,第一批哲学家是伴随城邦一起出现的。他说,城邦为闲暇提供了可能性,而闲暇正是哲学之母(霍布斯,1994a,p454)。在城邦之前,“人们生活恶劣;没有任何工具,换言之,没有发展知识的条件……”(同上)。通过古典史学家狄奥多罗斯·西库路斯(Diodorus Siculus),霍布斯发现,第一批哲学家都来自于埃塞俄比亚、埃及、印度、波斯和迦勒底。于是,霍布斯再次声称道,最古老的哲学家都是天生的自然科学家。他说,前苏格拉底时期的哲学家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成就,乃是因为他们吸收了“迦勒底人和埃及人的知识,即天文学和几何学”(同上,p455)。但是,晚期希腊人和罗马人偏爱伦理学,从而背离了对自然哲学的研究。“相比于自然哲学,希腊人和罗马人都更热衷于道德……”(霍布斯,1839–45b,VII,p75)。正是苏格拉底首先表现出对伦理问题的兴趣,他告诉人们,“要使公众法律服从于个人内心的判断”。他们的伦理沉思建立在各自的激情、案例,而不是理性之上(同上)。


▲ 霍布斯认为,他的学说是一门最有用的科学


  与古代人相比,现代人乏善可陈。霍布斯激烈地批判了经院哲学。按照霍布斯的看法,经验哲学根源于捍卫基督教这一虔诚的企图。霍布斯说,基督徒一开始直接诉诸自然理性,以为他们的信仰进行辩护,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开始利用古希腊哲学家的文本。当护教论者将神学与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混在一起时,他们是在用徒劳的哲学来腐蚀真宗教。基督教和亚里士多德哲学的这一联盟为经院哲学打下了基础。然而,对亚里士多德的依赖,最终证明对于科学的进步有害无益。举例来说,霍布斯认为,亚里士多德的统治地位没有给对其他艺术或哲学的研究留下任何空间,比如几何学(霍布斯,1994a,p458)。就其本身而言,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是没有前途的,因为它倾向于驳斥其他观点,而且研究的对象不是事物而是词语。因此,经院学者生产了一大堆书籍,但就是没有生产真理。经院哲学最后的结果不是科学的繁荣,而是不断重复空洞的词句。这一传统既欺骗了那些无知的人,也以同样的方式欺骗着经院学者(霍布斯,1972,p42)。

 

  几何学的成就与古希腊道德家苏格拉底以来的贫瘠的哲学构成了鲜明的对比。几何学家往往从明晰的定义开始,使用严格的方法,并且将他们的工作建立在理性而非激情之上。由于这些原因,几何学获得了迅速发展。但是,几何学的进展并非只是推动了抽象数学的发展。霍布斯对几何学的辩护奠基于它给人类生活带来的诸多良益:


……因此,那些勇敢地思考大小、数量、时间和运动之间的相似性,以及它们的比例关系的人,都是一些最为卓越的作家。正是这一点,使得我们既不同于那些栖息在美洲各地的野蛮人,也不同于另一些人,在他们的国家里,艺术和科学今天正在繁荣发展。因为从这些人取得的成就——无论是航海带来的装饰品,还是划分、区别和描绘地貌而给人类社会带来的益处,无论是通过时代的叙述和对天堂的展望,还是通过测量距离、平面和厚实而获得的东西,无论典雅的还是防御性的建筑——来看,失去了它们,我们与最野蛮的印第安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霍布斯,1994c,p74)


不同于亚里士多德及其经院信徒的哲学,几何学是有用的。有用性才是真哲学的标志。因为正如霍布斯在《论物体》(De corpore)中所言,“知识的目的就是力量”。(霍布斯,1839-1845c,p17)


没有前途的哲学,是因为它的研究对象不是事物而是词语


  尽管哲学是贫瘠的,但是,霍布斯认为,人类知识开始显露出复兴的迹象。现代自然哲学从尼古拉·哥白尼和伽利略·伽利雷那里获益良多;后来,“在约翰尼斯·开普勒、佩特鲁斯·贾森德斯(Petrus Gassendus)和马里努斯·梅森尼斯(Marinus Mersennus)的推动下”(同上,ix),它得到进一步发展。关于人的身体的科学同样得到了发展:首先是在发现血液循环的威廉·哈维(William Harvey)那里,后来是在“伦敦医学院”那里(同上)。威廉·吉尔伯特(Willam Gilbert)也写就了第一部关于磁力现象的理性著作(霍布斯,1839-1845b,VII,p57)。但尽管如此,自然哲学的复兴仍然是十分脆弱的(霍布斯,1839-1845c,I,p1)。与霍布斯同时代的一些著名人物,比如勒内·笛卡尔,就运用了错误的方法。例如,在光学方面,霍布斯在《论光学》(Tractatus opticus)中指出,尽管存在这一事实,即“在所有的哲学中,没有什么比证明和肯定人的能力更容易、更充分的了”,但是,光的本质仍然不为古代人所掌握,而且“折磨着〔现代〕哲学家们的头脑”。

 

  霍布斯的哲学史见解是深刻的。因为它使得我们可以认识霍布斯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功绩的。首先,只有依托于这一背景,霍布斯的这一宣称才是可以理解的,即他是第一个建立一门政治科学的人。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当然也写作了关于国家和正义的著作,但是,他们的著述是非科学的,因为它们不是建立在清晰的方法之上,而且也未能产生任何对人类有益的东西。其次,霍布斯关于知识史的看法反映了,他相信自己在政治科学领域的贡献足以与哈维和伽利略相媲美。哈维是第一个证明心脏将血液输送至全身的人,而伽利略则根据他关于运动的一般研究,建立了“地球运动学说”(霍布斯,1839-1846c,I,ix)。哈维和伽利略在科学方面做出了革命性发现;霍布斯相信,他关于自然正义的学说同样也是突破性的。最后,霍布斯关于古典哲学、经院哲学和几何学的评价分别提供了一种消极和积极版本的哲学。古典哲学和经院哲学缺乏方法,消解词语的意义,产生争端,诉诸人们变幻无定的激情,在改善人类生活方面一无是处,而且往往会摧毁国内的和平。相反,几何学建立在清晰的方法和准确的定义上,它致力于解决争端;它不仅建立在理性上面,而且还发明了对人类有益的技术。霍布斯的哲学借鉴了几何学的长处。

 

  然而,存在这样一种误解,即认为霍布斯把自己的功绩等同于其他哲学家的工作。其实,霍布斯认为,他的自然正义学说是一门最有用的科学。几何学、解剖学、医学和运动科学都对人类生活充满益处,但是,这些科学的发展均依赖于国内的和平。霍布斯的学说第一次科学地讨论了如何创造和维持和平。在这个意义上,霍布斯的学说是其他所有科学发展的条件,因此,他也就可以宣称,他的科学“对其他科学最为有用”(霍布斯,1839-1845f,VII,p471)。



-Fin-


译文出处

  • Bunce, R. E. R. (2009) Thomas Hobbes. A&C Black. pp.20-24.-



本文为投稿文章

“城与邦”诚挚期待诸位读者的来稿!



往期相关文章,点击即可阅读


回复以下关键词,收看往期精彩内容


政治哲学|自由主义|女性主义|资本主义|爱国主义|民族|法律|宗教|道德|革命|独裁|选举|意识形态|公民社会|中国古典|中国近代|中国政治|美国政治|欧洲政治|希腊罗马|中世纪|现代性|全球化|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马基雅维利|霍布斯|洛克|卢梭|莎士比亚|康德|黑格尔|尼采|马克思|福柯|韦伯|葛兰西|巴特勒|阿伦特|罗尔斯|斯金纳|施米特|阿甘本|严复|梁启超|影视|测试|课程介绍|书单|书评|学术歌单






本文为「城与邦」读者投稿

图片来自网络,不用作商业用途

转载或投稿请联系polis2016@163.com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即可一键关注


「城与邦」是成立于英国与北美、成员遍布世界各地的政治哲学写作小组,提供新鲜原创学术思想,激发政治哲学热情,互相督促写作。


我们期待

投稿|关注|分享|加入

「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我们思考,并怀有对政治应有面貌的热情。


↓点击“阅读原文”便可进入「城与邦」知乎专栏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