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走过上帝的后花园——月亮的洛克线印象(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1 17:59:10

点击【大周宁网】关注我们哟!

源于周宁、纵横四海——大周宁网www.dazhouning.com


紧赶慢赶地,堪堪在起飞前的紧要时段到达机场。摸摸胸口,倒底没误点。我有一个毛病,从未刻意、却总在每一段出行象一只兔子蹦跶在路上,赶班车、赶飞机,宁愿冒着赶不上的风险也不想在车站和机场多待。出行对我来说,总是处于箭在弦上的精神紧绷的状态,这种状态不仅因为其中隐匿着冒险的刺激;还因为心底暗藏侥幸,就好像行程总归能够掌握在自己的控制里,事实是,这条洛克线我不仅没能掌控,反倒绷出了状态。这个事实,在出发时丝毫预料不到,若有准备,也不至于有其后意外的故事了。



九天之上,开启远方之旅。

从昆明转机,福州到西昌没有直达班机,只能选择联程。我从福州长乐机场出发,老妹从新加坡樟宜机场启程,她出发的时间并不早我多少,我到达西昌,她已经在西昌机场候着。科技真是好,负担得起成本,天涯真的都是比邻。



推着大包小包,我俩从西昌机场走出来,高海拔地区灿烂的阳光无遮无挡地似乎哗一声兜头就罩下来。空气清新、通透,裹挟着一股让人兴奋的异域他乡陌生而新鲜的气息,心底暗呼爽快。

我觉得可以坐机场往返城市的机场大巴,老妹表示打车更便捷,我说好。这是默契的同行者最基本的同游态度,可以一起吃得艰难的苦、也舍得应该的享受,在旅行消费观念上,我跟老妹没有争议,住牛棚没关系、居宾馆也愿意,所以我俩同行的路程没有不愉快。这是我跟她总有精彩旅程的很重要的原因,消费观念的不同会导致各色不一的旅行问题,这一趟行程的其后故事生动地演绎了这个道理。

带着一股出行怕挨宰的小心,我特特地问司机到达我们想要去的地方行车费几何。司机有些不耐烦,六十。再带着一股乡下婆娘的小气,巴巴地问能不能优惠点。不用看我就知道老妹在背地翻白眼,六十还还什么价。司机更加不耐烦,没得便宜。


坐车、上路,穿行过西昌城市很大范围,我有些愧,这么远的距离,六十,便宜。确实,我低估了这个城市普通市民的品性,在西昌,我们没有遇到欺骗外地游客的事端。



和网络上拣来的小黄联系,他已经早先到达西昌,替我们姐妹联系好了房间。车行直抵住宿地。行车,没事偷着乐,拿老妹的帽子开玩笑。她在樟宜机场出发临时买了帽子,新币折成人民币,六百多。我笑她买得贵,而且戴绿帽子。话说她还待嫁闺中就戴绿帽子,不过这玩笑有点雌雄不辨的可笑,女人也有绿帽子的困惑吗?后来的行程证明,她这顶帽子多贵都值得,看看我后来被高原雪山热烈的阳光灼伤成什么样就晓得这个公理。



一间小小的并没有多少特色风情的客栈房间,380元一晚,小黄说还是因为他已经在这里住多人间多日,老板看是熟客预定才便宜下来的价格。我和老妹对这价格没有异议,国庆的旅游城市,哪里不是这种时间性的物价虚高。

安顿好,兜转着找食,一家四川人开的面馆,要了哨子面。



店里一对老夫妻,闲来无事似的悠然剥蒜头,每张桌上摆放着一碟洁白肥嫩的剥好的蒜头。没吃过猪肉也总应该看过猪跑,我不用问,也晓得这就像我们南方面馆放在桌子上的醋和酱油一样的物什,佐料、自取。为表示接地气,我豪情万丈地示范给老妹和小黄看,大剌剌拈起一个蒜头,硬生生咬一口、脆落落地嚼食。第一口咬着还不错,鲜香,再一口咬着我就开始流眼泪。不叫娘是不可能的,那种辣,嚼过生蒜头才知道。




吃饱喝足,逛街。




西昌,川西高原的边城,来之前我对它的认识仅限于它的境内有中国四大航天基地之一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到达这个地方,看到城市边角就蔓延开的戈壁,生动地感受到边陲山城的苍茫与浑厚。行千里路才真读得万卷书,只要一眼,胜过呆板的教科书连篇累帙的描述。这是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但是,西昌没有少数民族的特色,和内地各样城市没有什么差异,少数民族几乎汉化,看不出鲜明的民族风貌,不像云南的许多城市确实保有旖旎的民族风情。


要说印象,最深刻的,是遍布全城每一个角落的烧烤摊子。西昌人民这么爱吃烧烤?满城蔓延焦香烧烤味。我们仨在逛街回来之后,入乡随俗地坐到一个烧烤摊子内。啤酒就烧烤,西昌这一天短暂的逗留接近尾声。




等待我们的,是第二天前往木里县的班车,至此,才叫做真的拉开洛克线的启程。


(-月亮-图文,待续)



点击“阅读全文”,了解详情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