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克传奇世界冠军戴维斯,成功转型DJ乐手,艺名“麒麟臂”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1 07:50:43

在英国多塞特的鲁尔沃斯城堡,四年一度的英国Bestival音乐节正在火爆进行中,虽然已到凌晨三点,但伴随着各种电子乐、迷幻乐疯狂蹦迪的人们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哪怕你不会跳舞,光是在旁观同样也能嗨翻天。

在这样的环境里,你很难想象让观众如此高潮的是一位从传奇体育明星转型过来的音乐人,没错,在舞台正中央疯狂磋碟嗨到没朋友的不是某个土嗨DJ,而是六届斯诺克世界冠军得主、“有趣的”史蒂夫·戴维斯!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戴维斯驰骋整个斯诺克界,不过那时人们在电视上见到的他总是脚穿一双美靴,漫不经心、不紧不慢地将一个冠军收入囊中,有媒体将他称为“‘有趣的’史蒂夫·戴维斯”,多少带些讽刺意味地给他塑造了一个形象。

去年,戴维斯宣布退役,结束了长达38年的斯诺克职业生涯。此后他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音乐事业,成功转型成了一位优秀的DJ,艺名麒麟臂(Thundermusle)。他的搭档是知名DJ卡乌斯·托拉比(Kavus Torabi),曾在多支大热乐队呆过,是位颇有经验的DJ,如今他们的组合同样是打出一片天,频繁受邀出席英国各大顶级音乐节。

“跟斯诺克一样,音乐着实让我火了一番。”戴维斯说,“不过也有很多挑战,因为我们玩的音乐算是小众,绝大多数的听众此前都没听过,所以他们能伴着自己从没听过的音乐继续嗨,让我感觉很棒。”

戴维斯作为一位体育巨星,竟然完全转型成了一位职业DJ,还如此成功,着实让人惊讶,人们总是不禁问他是如何做到的。戴维斯如此回答:“其实算是很幸运,卡乌斯和我在布伦特伍德有一个电台节目,叫《很会选(Interesting Alternative Show)》。我们俩有一次去迈恩黑德的一个叫布洛克周末(Bloc Weekender)的电子音乐节,问主办方我们能不能来表演一波,然后成了,相当开心。”

“人们说我们的音乐让他们的耳朵‘焕然一新’,然后很幸运的是BBC也来了,拍了点纪录片。然后我们的联系电话就开始响个不停,结果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就找到了我们!”去年6月,戴维斯前往萨默塞特参加全英国最盛大的音乐节,不过第一次就着实震惊了一番。

“我们比预计早到了一个小时,当时帐篷里几乎都是空的,没什么人。”戴维斯回忆,“当时我们就想:‘噢不要这样啊!希望赶紧有人来看看。’我们就先离开了,等回来时再看那个场已经满了,那个棚应该是能容纳500人,结果得有1000人还在尝试往里挤,我们就上台开始崩沙卡拉卡,嗨翻了,简直棒极了。”

此外,戴维斯表示做DJ其实是有很大心理压力的。“我曾是个非常害羞的人,虽然我已经在上万人面前打过斯诺克,但DJ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感觉。在灯光照耀下我好像是一直受了惊的兔子,在布洛克表演时,我在台上足足表演了半个小时才敢去看台下的观众。而当我望下去,我看到了一片史蒂夫·戴维斯的海洋,原来主办方给每位观众发了一个我的头像面具,大家脸上都戴着我的头像在那嗨,太迷醉了。”

虽然戴维斯和搭档已然在DJ圈混得风生水起,但当人们看到DJ台后竟是一位脸熟的体育明星,他们仍会感到十分惊讶:“你在这干啥呢?你不是电视里那个打斯诺克的吗?”对此戴维斯从不避讳,他也认为自己是越活越年轻,就像电影《返老还童》里的本杰明·巴顿。戴维斯在年轻时,他的朋友们都在流连于各个夜店,而他则把全身心放在斯诺克上。现在他的同龄人都已经开始早睡早起养身体了,而他则60多岁还在四处参加聚会。

戴维斯表示自己让人们听到不一样的音乐并收获感激,这替代了他在斯诺克取得最高成就时的那种激动的感觉。“我觉得许多体育人退役了之后都会挣扎一段时间,因为他们退役后找不到曾经的那种肾上腺素迸发的感觉了,但我现在找到了新的替代品,这两件事带给我的快乐是一样的。”

“不过也有不同,当你在斯诺克比赛中,出场就是为了胜利,而不是为了娱乐大众。而作为DJ,你的工作就是娱乐大众,人们只管跳好玩好,而你只管给他们最好的助燃剂。”

戴维斯作为斯诺克运动最伟大的球员之一,显然没有一直沉溺于自己在这项运动的无限荣耀中。“你总是得着眼于现在做的事,相比于看自己之前的比赛录像,我更想用这时间看场电影。”

至于在这么多决赛经历中挑出印象最深的一场,戴维斯不假思索地回答:“肯定是我输掉的那场。”戴维斯在这里指的就是1985年世锦赛的那场黑球大决战,他与丹尼斯·泰勒激战至决胜局的最后一颗黑球,最终他错失简单机会错失冠军。那场比赛一直进行到第二天凌晨0点22分,但仍有1,850万名观众通过电视转播收看了比赛。

“现在我回想起来,就算我输掉了那场比赛,它对我的职业生涯也没有太大的消极影响。好多人跟我分享过我打比赛的那个时刻他们在干什么,有人跟我说当时是和爷爷奶奶一起看的,现在他们过世了,那段回忆非常美妙,而我也很荣幸成为那段回忆的一部分。”

虽然输掉了那场斯诺克的世纪大决战,不过戴维斯也的确借此扩大了自己的知名度。在那场比赛前,他经常被称为“罗姆福德的机器人”——一个只知道获胜的赢球机器。但经历过这次失利,他如此淡然地面对了失败,人们看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戴维斯。

3年后,戴维斯成为斯诺克史上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获得了BBC年度最佳体育人奖的球员。他在2016年退役,但他说自己并不想念那段旧时光。“其实我早该放下了,但我是为了父亲才一直不放下斯诺克。我们总是一起打斯诺克,他在去年过世,自然也就是我该放下的时候了。”

1995年,这位总是被大家评价成“无聊”的人被爆出了一则丑闻:一位19岁的女性声称她曾和史蒂夫·戴维斯发生亲密关系,其中更是详细地将戴维斯形容为“一夜七次郎”。2005年,戴维斯和妻子朱迪离婚,两人育有两子。

关于自己的私生活,戴维斯表示自己几乎没有:“我几乎没什么私生活的时间,我就是想享受自己的退休生活。上个月我就满60岁了,很难想象这件事。”

转载自 老徐看台球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