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线穿越在路上-我在凉山等你!

印象大凉山 2018-05-15 14:12:39

稻城亚丁的美无人不知。记得去年北疆之行时,同行的一位资深行摄者说过:国内国外我去过很多地方,稻城亚丁是唯一让我落泪的地方。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心间。稻城亚丁我会来的!
就在我还为因脚伤被迫放弃8月的狼塔C+V而“耿耿于怀”的时候,北京岩羊户外发起了:跟随洛克足迹漫步上帝后花园的穿越活动,即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
木里藏族自治县水洛镇嘟噜村走起,经过5—6天的徒步,穿越到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亚丁。习惯上这条穿越线路被称作“洛克线”,是用
美籍


奥地利

植物学家、地理学者和人类学家约瑟夫
·
洛克的名字命名的。

约瑟夫
·
洛克
1884年1月13日出生于维也纳,是一位贵族仆人的儿子。1905年21岁的洛克从奥地利移民美国,在夏威夷定居,他喜爱植物学,尽管没受过高等教育,但是他的勤奋努力使他成为了一名专家。幼时在维也纳图书馆里第一次接触到汉语,就对中国这个神秘的国度产生了兴趣。在他开始探险生涯之后,中国的少数民族人文风情更是强烈地吸引着他,于是他便热衷于在东方古国的崇山峻岭之中跋涉。
后来
洛克授聘于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社,1923年被《国家地理》杂志派往中国,任命为“美国国家地理协会云南省探险队长”。
从1922年到1949年,洛克来往于四川、西藏、云南等地,开展了长期的
科学考察和探险活动,
1924、1928、1929年,三次经永宁(泸沽湖地区)进入被他称为“古佛教王国”的木里。

1928年3月,洛克请求木里王帮助他到稻城贡嘎岭那片雄伟的山脉进行考察。木里王解释说,那一地区全名叫贡嘎日松贡布,根椐藏族的宗教,夏诺多吉(金刚手菩萨)、央迈勇(文殊菩萨)、仙乃日(观音菩萨)分别住在那里的三座雄伟的雪峰之上。这三座雪山是贡嘎岭周围山民的山神。如果哪个外乡人胆敢进入这个地区,在被抢掠一空后会被杀掉。当时贡嘎岭地区的匪首叫德拉什松彭,由于木里王允许他经过自己的地盘去攻击四川境内的其他部落,因而他们关系较好。所以他很快亲笔给德拉什松彭写了信,信中措辞强硬,声明一支美国考察队要到贡嘎日松贡布周围科考探险,并命令所有的土匪都不得打扰他们。不久德拉什松彭回信,同意洛克一行前来考察,并保证他们的安全。
6月13日,洛克一行带着36匹骡马,21个随从,离开木里,涉险沼泽、横跨河流、翻越雪山,经过千辛万苦到达稻城亚丁。
同年8月洛克第二次进入亚丁,又进行了为期10余天的考察。
洛克
先后两次进入亚丁境地,搜集了当地许多不知名的动、植物标本,绘制地图,还撰写了《贡嘎岭香巴拉 世外桃源圣地》一文长达65页,有76张图片。其中彩照有43幅,他在文章开头激动地写道:"在整个世界里,有什么地方还能有如此的景色等待着摄影者和探险者"。
同年晚些时候,洛克
打算再次探访亚丁贡嘎岭山脉。又一次寻求木里王的帮助。木里王欣然答应,并为他们第三次考察作了全部准备,还派了一名嗽嘛陪同他们。当他们尚未步入稻城境地的途中,一个信使带着木里王的一封信赶来了,而且还附有德拉什松彭写给木里王的信。木里王劝他取消计划,因为贡嘎岭首匪说他已经得知洛克到达木里的消息,如果洛克胆敢再次踏进他的地盘,他就不会听从木里王的意见,执意对他们进行抢劫,并杀死他们。他的理由是洛克一行惹恕了神山。就在他们两次对雪山进行考察不久以后,神山发怒了,大量巨大的冰雹打坏了地里的青稞。洛克深知强匪们的凶残和野蛮,便接受了木里王劝告。这样,贡嘎岭地区再一次关闭了。后来回到美国,洛克一直到临终时都有第三次到亚丁考察的愿望。

洛克把在木里穿越亚丁的所见所闻,
分作
9篇文章,并配有大量黑白和彩色照片,

美国
《国家地理》加以发表,
将这个神秘国度带给了世界,也正是因为洛克的报道,
世人才知道了香格里拉。

1949年7月,洛克离开中国,回到夏威夷,把全部的时间都用在采集植物标本和研究纳西学、纳西语言上,他把纳西文字典交给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打算在他79岁生日时看到字典的出版发行,天不遂愿,1962年12月5日,他因心脏病发作在家中离开了人世,
享年78岁。


洛克是历史上第一个深入亚丁境内进行探险的西方人,也是第一个在亚丁境内采集动植物标本、绘制地图、用彩色胶片和纪实文章将亚丁境内记载下来介绍给全世界的人。值得一提的是,洛克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表的有关亚丁的照片和文章,为希尔顿创作《消失的地平线》提供了难得的素材。这本小说与洛克在
美国
《国家地理》上的出版物迅速交溶,在欧、美、日等地掀起了波澜,并使“香格里拉”一词传遍全世界,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兴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

洛克及其随从从木里进入亚丁的这条徒步探险线路便是著名的“洛克线”,在近一个世纪以后的今天,当户外徒步探险越来越被国人青睐情况下,洛克线无疑燃起了无数驴友的探险徒步欲望。
洛克线是一条绝美的徒步穿越线路,一条线路把木里和稻城亚丁连接起来,让人美得喘不过气来。木里
位于


四川

省西南端,北邻稻城、理塘,西连


云南

的中甸、


丽江

,东靠九龙,南壤盐源。属典型的高山峡谷地貌,县内最高海拔5958米,最低海拔1470米。
亚丁位于甘孜州稻城县日瓦乡(现改名为香格里拉镇)境内,被誉为“最后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仙境”、“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
是我国目前保存最完整、最原始的高山自然生态系统之一,呈现出世界美丽的高山峡谷自然风光,是中国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的核心区,被誉为“香格里拉之魂”。其
核心为在世界佛教24圣地中排名第11位的三怙主雪山,三座雪山呈三角



鼎立:北峰仙乃日海拔6032米,为观世音菩萨
化身,像傲然端坐莲花座的大
佛;南峰央迈勇海拔5958米,为文殊菩萨化身,像一位冰清玉洁、娴静端庄的少女;东峰夏诺多吉海拔5958米,为金刚手菩萨化身,像雄健刚毅、神采奕奕的少年。三座雪山峰形各异,洁白无瑕,纤尘不染。
三大雪峰周围群峰林立,大大小小共30余座,千姿百态,十分美丽壮观。山腰茫茫林海,飞泉瀑布于其间,山脚宽谷曲流,镶嵌着明镜般的湖泊。雪峰、冰川、森林、溪流、瀑布、草甸,湖泊有机地组合,野生动物出没于其中,托出了一方安祥靜谧的净土,被世人誉为“最后的香格里拉”,
2002年被国务院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2005年稻城三神山被评为中国十大名山之一,稻城亚丁被评为中国最美的地方。
准备徒步穿越这条天堂般的线路,想必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行程一经确定,便着手准备。
  
全部家当都在这里了




一切准备就绪
,9月25日开始了我们的蹉跎旅程。11点多登上了从北京西开往四川西昌的K117次列车。现在K打头的列车已经没有任何快速的含义了,早已沦为蜗牛车。2000多公里的路程,硬是爬行了38个小时,27日凌晨2点多终于抵达西昌站。我们此次穿越的队友、
西昌藏羚羊户外俱乐部主人牧马人(电话:18481219111;群号128293865。热情、干练的凉山人,去川西徒步旅游需要帮助的可以联系)前来接站,并为我们买好了第二天开往木里的班车票(因为徒步的人很多,需要提前购买才有保障),让我们有了回家的感觉。牧马人把我们一行接至他的客栈,开了房间供大家休息,还送上了水果、饮料、月饼,十分温馨。短暂的休息后便起来用餐,准备出发。



一碗四川米线下肚,算是很好的早餐了,准备出发。从客栈到长途客运站还有1.5公里左右,需要我们“前小后大”重装徒步。



从西昌开往木里的班车,每天7:30-9:30之间发车,根据客流量大概发4-9班班车,班车大都用39座车,票价83元。班车行李舱很小,我们18个队员外加其他几个驴行朋友,行李舱和车厢过道被重装包塞得水泄不通,为此我们被强迫多交了20元的行李费。由于在行李和20元收费问题上耽搁了些时间,本应7:30发车的,延迟了15分钟。从西昌到盐源特有的水泥路面高速路加柏油路面省道,行驶还算顺利。11:20到达盐源,用时3小时35分钟。就在准备午餐的空当,发现餐厅外的格桑花正在怒放,便信手拍来,算是路途留念吧。





简单午餐后继续前行,在梅雨镇与开往泸沽湖方向的路口,我们的班车转上了216省道。216省道正在全线整修,道路状况十分糟糕,可以用翻江倒海来形容之后的行驶过程。14:30翻上一个垭口,进入木里县界。由于前方正在放炮开山,道路中断,车子被迫停了下来,被告知3:00即可通行。闲来无事,正好欣赏沿途美景。










3:00准时放行,车行20分钟,还是由于放炮开山的原因,车子再次被迫停驶40多分钟。比起盐源到木里界的糟糕道路,木里境内的道路更是糟糕透顶,路上塌方、险路相随,短短50公里爬行了4个小时,18:40才算摇晃到了木里县城。从西昌到木里,全程约230公里,爬行约11小时,蜀道难行,算是有了切身的体会。



我们被迫停车的地方正是在小金河的上方,
正好有时间欣赏美丽的小金河峡谷和小金河的蜿
蜒曲折。




木里县城很小,服务设施很不完备,饮食补给很不方便。如果进行长途穿越还是应该在西昌或成都提前做好补给工作。在木里勉强完成补给、用完晚餐已经时间不早了,更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租用的吉普车司机告知我们,第二天必须在凌晨3:30以前出发,是因为路途遥远?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管了,抓紧时间睡觉。27日正是中秋月圆时,一轮明月悬挂在山尖,仿佛伸手可及,照得这个偏远的小城镇如同白昼一般。不由得出得门来,站在宾馆的平台上极目远望:明月挂在天边,清晰可见的山脊曲折蜿蜒伸向远方,耳边只听得见犬吠的声音,好一幅山野月圆图。享受这难得静默。
次日凌晨2:30起床、吃饭,3:30准时出发奔赴嘟噜村。18个人、18个大包、18个小包、外加我们的蔬菜粮食补给,硬是塞进了3辆越野车。我们被司机的情绪和行为感染,全都压低嗓音、放轻脚步、行色匆匆,彷佛是地下工作者在执行一项极其秘密的任务。谜底稍后揭开
在夜幕中匆匆驶离木里县城,沿着华电集团为修电站而专门开辟的一条公路
前行,这条路客运公司的班车是不能走的,路况比想象的好了很多,车速也很
快。在黑暗中通过了
木里大寺路口(如若进寺还需步行3公里),穿过藏族村寨小路(藏民是不让机动车通行的),切过915(一个为电站建设者服务的网点,
有宾馆、饭店等设施
),节省了不少时间。早7:00来到一个建有餐馆、客房的地方,在此早餐,狼哥将这里命名为
916兵站
。10元一碗排骨面,非常不错的早餐。如果在西昌做好补给准备的话,第一天就可以直接开到这里休息,不必在木里耽搁一晚。





早餐后继续爬升,一个小时后,大概在8:30左右到达萨达垭口,海拔4087米。高山之巅的景色十分迷人,司机马师傅心领神会,把车停了下来,让我们拍照留影。为了节约时间,起初小跑了几步,还是感觉供氧不足,只好放慢脚步。虽说这里纬度较低,植被很好,但是毕竟是海拔4000米了,高原的感觉还是比较明显的。



上得山顶,发现了一个高高的瞭望台,不知何人为何而设,和狼哥、小蒋一起索性爬了上去,一看究竟。后面跟上来的冲哥给我们拍了这两张照片。














前车6人和司机马师傅合影。自左至右为:迁徙、小蒋、樵夫、阿雷、马师傅、冲哥、狼哥。




车行20分钟,在车的左手边突然出现了一座高耸的雪山,狼哥有多次川西徒步经历,当即便说那是贡嘎。于是乎,大家匆匆下车,珍惜这难得的目睹贡嘎雄峰的机会。我们在路途便有机会一睹贡嘎雄姿,真是人品爆棚,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愿一路顺利。




大家还沉浸在目睹贡嘎的兴奋当中,车行20分钟,不幸的事情发生了。10:30左右,我们的车子抵达水洛乡前面2公里左右的杀鸡坝,20几辆越野车排起
了长龙不得前行。经过仔细了解,才算弄清了里面的缘由。原来是一个叫做央青



的藏族女子,拦车断路,阻止前行。这位女子花费了大概80万元,买断了木里县城到水洛镇的客运经营权,为此还专门购买了三四辆大巴。但是,几年来经营状况一直不好,其中很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有很多越野车主非法运营,抢走了大量客源。按道理越野车非法运营,应该由有关部门出面干涉制止,但是几年来都不见成效,想必还是“利益”二字在作祟吧。
平时,一辆、两辆的越野车通过,央青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忍气吞声。27日,央青得知有大批驴友将在28日进入嘟噜村,她特意协调安排了4辆班车来运送客人。结果直到28日早7点多,居然没有人到木里客运站购买到水洛乡的车票,她估计是被越野车截流了。被迫无奈之下,她只好出此下策:截车,把我们这批百十人的驴友作为“人质”,把事情闹大,希望能引起有关政府部门重视,借此机会把几年来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做个彻底的解决。
至此我们才揭开了我们的司机诸多怪异举动的真正原因。原来悄无声息地半夜三更出发,正是为了躲避央青的围堵。央青将20几辆越野车堵住以后,理直气壮地给有关部门打了电话,有关部门负责人都答应尽快来现场处理,但都迟迟不见人影。大概是两边得利,无法处理的缘故吧。
最后只是由水洛乡出警,进行了简单的登记,便草草放行了,这时已经是下午3:00左右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半小时。
我们包租的三辆车中,中途两辆出了故障,故障车司机还都想办法把我们的队友送到了杀鸡坝。只有我们乘坐的马师傅的车安全无恙。但是,就是这个马师傅,他与央青的夫君是朋友,深知自己理亏,一心想借机溜掉。便一个劲儿地哄骗我们说什么从杀鸡坝到嘟噜村也就将近10公里,步行只需要两个小时云云(经狼哥实际记录,从我们等候的水洛镇附近的饭馆到嘟噜村的距离是18公里,上升、下降各
600米左右,如果听信马师傅的言辞,重装徒步进村将不堪设想)
。不管他怎么说,我们还是坚持要他把我们送到目的地。就在我们步行从杀鸡坝下撤到水洛镇打探情况的空当,不知这位马师傅用了什么迷魂汤,从我们的天涯手里骗得全部车款,溜之大吉。
接下来便是我们和其他队伍的好几十人滞留在饭馆附近不得动弹,领队天涯更是急得团团转,东奔西波给大家找寻摆渡车,最辛苦的一个人。谢天谢地,最后在天涯的努力下,租到了4辆车子,分批进入嘟噜村,最后一批队员在5:30乘车进村。

到嘟噜村后入住老村长扎巴家。我们入住时,老村长家已经安排了50多人,全部在木板地上睡睡袋,看上去实在有点太过拥挤,我和狼哥、健康行果断扎帐在村长的玉米地边。
次日才听住在村长家里的队友说,昨晚只到11:00点还有前来投宿的驴友,搅扰得一夜无法入睡。
后经狼哥了解,老村长扎巴的祖父是木里大寺的一位管事,就是他在1928年作为向导,带领约瑟夫·洛克穿越木里到亚丁的无人区,走出了这条“洛克线”。明天老村长扎巴虽然不是给我们做向导,但是作为其他队伍的向导,同时和我们一起踏上洛克线,同行5天。我们与洛克先生的向导的后人,同走洛克线,冥冥中似乎我们之间有了某种机缘,该算是一件幸事吧。

文中使用了队友的照片和狼哥的详细记载,深表感谢!



长按关注藏羚羊户外,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