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荐书】《自由在高处》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05 08:55:52

荐书  ——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

总有一些文字似钟鼓般响彻心灵原野,声音由远及近,婉转悠长;总有一些书籍如时代的缩影,历久弥新,真实深远。

那些美好的书香曾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优美的语言、精彩的画面、绚丽的色彩,还有心灵与灵魂的沟通,思想与智慧的碰撞。

每周,八小校长会为大家推荐一本自己喜欢的书,或是文学的、或是艺术的、或是旅游的、亦或是专业的,你总能从这些书中寻找到共鸣。


校长荐书



《自由在高处》2011年1月1日由新星出版社出版,作者熊培云,是《新周刊》2010年度图书大奖唯一得主、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获得者。

《自由在高处》是作者对《重新发现社会》一书的补充。旨在从个体的角度探讨身处转型期的人们如何超越逆境,盘活自由,拓展创造,积极生活。帕特里克说:“不自由,毋宁死”,熊培云说:“不自由,仍可活”。自由与自救,是本书的方向与重点。


书名:《自由在高处》

又名:You the Freedom

作者:熊培云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1-1

 

改变不了大环境,就改变小环境。小环境改变了,大环境也会随之改变。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但能决定自己几点起床。

这是我的人生,我必让它自由。每个人都应该是自己人生的领导者。那些能够带领千军万马的人,未必能带领好自己。要么成为自己,要么一无所成。


作者简介

熊培云 1973年生于江西农村。毕业于南开大学、巴黎大学,主修历史学、法学与传播学。思想国网站创始人。 过去或现在与熊培云写作相关的职业主要有:《南风窗》杂志驻欧洲记者;《新京报》首席评论员;《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东方早报》、《亚洲周刊》、《凤凰周刊》等知名媒体专栏作家、社论作者及特约撰稿人;南开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其文字沟通理性与心灵,自由、明辨、宽容、温暖。近年来在海内外华文媒体发表评论、随笔干余篇,致力于建设一个人道的、人本的、宽容的、人人皆可自由思想的中冈与世界。代表作有《重新发现社会》(新星出版社)、《思想国》(中国友谊出版公司),译著有《中国之觉醒》(法文,香港田园书园)。


目录

自序

因为无力,所以执着——我为什么要写作?

第一部分

面包与玫瑰

国家与玫瑰

挡得住德军,挡不住生活

老教授与小王子

梭罗的树林

为情侣求饶

今夜,谁在搜捕圣诞老人?

好色关乎心灵

铺路石下是海滩

诙谐社会,政治如何玩赏?

赘肉政治学

第六种自由

为什么自由先于平等?

洛克如何理解超女?

看电影,还是哭电影?

绑架为什么流行?

能养政府,为什么不能养猪?

开公司,还是开法院?

死刑是个笑话

要新闻联播,还是宣传联播?

不要活在新闻里

一个中国人的不高兴

地图知识分子

火星文入侵

背着国家去旅行

国破山河在

第二部分

自救与自由

集中营是用来干什么的?

人质为什么爱上绑匪?

奖励你,控制你

不自由的秩序如何杀人?

屋顶上的矿难

公民膝下有黄金

没什么鸟可以代表一个国家

谁来同情“体制内弱者”?

守住良心的“一厘米主权”

柏林墙上有多少根稻草?

救故乡,救公共精神

每个村庄都是一座圆明园

魏珍怎样到郝思嘉?

悲怆的明星

杀鸡儆猴,猴为什么鼓掌?

假如我改《西游记

网瘾”是如何被发明出来的?

二等于多少?

人是什么单位?

条件即逆境

预言的囚徒

人类为什么迷醉于暴力?

生活引导农民

哪里有混乱,哪里就一定有不自由

国界与自由

虽自由无以言说

被误读的《死亡笔记》

艾氏9.11

以河为界的正义

……

第三部分

演讲与独白

附录

易卜生主义

后记

相信我们的国家,比我们想象的自由[2] 

 

经典摘录

我一直坚持的一个信念是,改变不了大环境,就改变小环境,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但可以决定自己几点起床。

偶尔走失,从未离开。没有比生活更古老的过去,也没有比生活更高远的未来。

关乎心灵的东西,往往是向善的;导致人走向罪恶的,往往是人的理性抉择,是计算。

在伽利略因为“害怕皮肉之苦”而选择妥协后,他的学生安德雷亚怒气冲冲地质问他,“没有英雄的国家真不幸!酒囊饭袋!保住一条狗命了吧?”而伽利略的回答是:“不。需要英雄的国家真不幸。”

我不要天堂,我只要底线。因为没有底线,就没有自由。

河水走了,桥还在。日子走了,我还在。

打开几个网页,关掉,一天过去了。打开无数个网页,关掉,一辈子过去了。我现在要做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了:若非必要,以后一定少上网。我热爱生活,并且喜欢安静,我更想坐在阳台上读几本书,懒洋洋地过一上午,而不是坐在电脑前,与世界抱成一团。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却总是那样似曾相识。

需要追问的是,当我们花费一生中最宝贵的时间换回一大堆死后并不带走的东西,在我们和这些东西之间,究竟谁占有谁?是我们占有物品,还是物品占有我们?

我思故我在,而不是我征服故我在。我不必通过说服别人或者让别人臣服于我的观点证明我自己存在。

 

——熊培云自由在高处

 


发表